• 未分類
  • 18
  • 0

……

……

。。 正逆金字塔·負一層——

不得不說艾麗莎這一招的殺傷力遠遠超出了維爾的想象。

這個大廳的直徑最起碼有數百米,但是,在艾麗莎那個恐怖魔法的影響下,不僅是那些黑色液體全部被凍成了寒冰,而且就連那些不停蠕動的藤蔓也被徹底冰封在了牆壁上。

嚴寒迅速蔓延。

依稀可見那些黑色液體里的奇怪生物也因為這個魔法的影響而不再動彈。

踩著冰面,維爾一行人緩慢的前行著。

為了防止快速奔跑導致冰面破碎,也為了躲避隨時可能發生的意外,維爾一行人前進的很小心。

不知不覺已經走了一大半的距離。

不過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似乎一切正常。

望著二十多米開外的台階,一種愉悅的情緒開始在維爾一行人之中蔓延開來。

……

到底哪裡不對?

不知道為什麼,維爾的心中忽然出現了一絲奇特的悸動。

那是危險的預感。

「停下。」

「怎麼了?」

「好像……有哪裡變了。」

皺了皺眉頭,維爾意識到了情況的不對勁——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前方台階的附近忽然多了一些那種像觸鬚一般的藤蔓植物。

是的,維爾的感覺並沒有錯。

就在維爾一行人緩緩前行的時候,這個房間似乎在悄然間換了一個方向。

本來,維爾他們前進的方向只是與大門對應的另一端,但是現在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卻拐了一個直角。

而且最致命的是——他們居然並沒有任何的察覺!

幻覺嗎?

好像不太像……

眼前的情況簡直出乎意料,就連維爾自己也沒有弄明白。

不安的種子開始悄悄發芽,一種詭異的氣氛開始在維爾一行人的心中彌散。

「方向不對……艾麗莎!」

似乎想到了什麼,維爾大喝一聲直接轉身,卻發現一直呆在身後的艾麗莎不知道什麼時候忽然消失了。

經過維爾這麼一喊,伊芙和暗鴉也留意到了艾麗莎不見的情況。

面面相覷,可是誰也沒有開口。

誰又能想到,這麼大一個活人就悄無聲息的憑空消失了?

情況不對!

「往回走!離開這個大廳!」

當機立斷,指著原本進來的那個大門方向,維爾做出了最符合當前情況的判斷。

但是——

維爾的話音剛落,原本那空無一物的大門位置卻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

「轟隆!」

伴著一聲巨響,整個大廳開始劇烈的晃動了起來,房間唯一的出口被一面散發著黑氣的古怪石門給徹底封堵上了。

此路不通。

「啊!你快看!」

忽然指了指前方,伊芙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極為難看。

在伊芙手指的那個位置,無數藤蔓忽然開始瘋狂的蠕動了起來。在它們殷紅如血的表皮上,開始緩緩逸散出一種灼熱的氣息。

「咔嚓咔嚓!」

冰晶破碎聲此起彼伏,一股股白色的霧氣開始迅速升騰。

「暗鴉!牽制一下!」

「飛散的羽啊,化作我的利箭!散落吧,黑羽箭!」

魔法迅速生效,無數羽毛宛若利箭般從暗鴉的指尖傾瀉而出。

「叮叮叮……」

剛擺脫冰晶束縛的藤蔓直接被緊隨而來的魔法羽毛給釘在了原位。

可是——

似乎是暗鴉的魔法給激怒了,其餘的藤蔓忽然開始瘋狂的舞動起來。

就像是雨後的春筍,牆壁上、石板上、天花板上……只要是能看到的地方,都有那些血紅色藤蔓的身影。它們宛若美杜莎的長發一般無序擺動,然後朝著維爾一行人的方向飛快逼近。

「庇護!」

「咚!」

十數根藤蔓直接撞在了暗鴉的魔法護盾上。

巨大的衝擊緊隨而至。

在蠻力的撞擊下,暗鴉整個人直接飛出去好幾米遠。

「快想想辦法!它們的數量太多了,我擋不了多久的!」飛快的修補著身前破碎的魔法盾,暗鴉大聲疾呼。

幻化出一柄長劍,維爾開始凝聚魔力。

「我來解……」

就在這時,腳下一陣噼里啪啦的冰塊破碎聲直接把他即將出口的話語給硬生生堵了回去。

不知道怎麼回事,腳下和牆面的冰晶忽然開始大面積的崩碎,密密麻麻的缺口一瞬間爬滿了整個冰面。無數黑氣從冰塊破碎的裂痕中逸散開來。

一時間黑霧蔓延。

遠遠地,還可以看見大廳四周的冰面也出現了一定的融化跡象。

暗罵了一聲,維爾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極其難看。

「伊芙,飛羽!朝那個方向!跑!」

甩了一個【飛羽】魔法丟在後背,維爾直接把暗鴉像抓小雞一樣提了起來。

這個時候,維爾也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大門對面石階的高台上。

因為這個徹底幽閉的空間里,只有那個石階高台出奇的乾淨,在那附近,連一根藤蔓都沒有。

……

「咻!」

數道黑影直接砸在了維爾面前的冰面上。

這是那些藤蔓。

它們交織成了一面巨大的紅色牆壁,直接擋在了維爾前進的路上。

不僅如此——

在巨大衝擊力的影響下,原本就開始破碎的冰面瞬間出現了一道長長的裂縫。

「爆炎劍·炎斬!」

一道紅芒閃過,攔在維爾前方的藤蔓直接被齊刷刷的切了下來。

在切口處,一種灼熱的氣息在瘋狂的涌動著。

對於植物來說,火焰系的劍技絕對是最有殺傷力的。

雖然火焰會影響到那些冰晶,但是現在這種情況根本不是考慮到冰晶融化不融化的事情了,反正現在那些冰晶作用也聊勝於無。

幾根被斬斷的藤蔓落在了冰面上,宛若血液一般鮮紅的液體灑了一地。

雖然離開了本體,但是它們卻宛若活物一般依舊瘋狂地蠕動著、膨脹著。

等等……

膨脹著?!

瞥了一眼下方冰面上一堆漲得像個氣球的藤蔓,維爾忽然意識到了不對勁。

「快躲開!」

「砰!」

爆炸聲瞬間響起,一股強烈的氣浪瞬間噴涌了上來。

綠色的、紅色的、黑色的液體四處飛濺,一時間,那些冰面忽然變得極為斑駁。

「滋滋滋~~~」

酸腐蝕的聲音響起。

與聲音同時出現的,還有那些長得像是三稜錐的奇怪生物——抖了抖身上的冰晶,它們宛若炮彈一般直接從那黑色的液體里躥了起來。

看著這密密麻麻宛若黑色雨點一般衝過來的傢伙,維爾的臉色直接綠了。

眼前這一幕實在太嚇人了。

按照他的猜想,這些東西最多也就跳個一兩米高,結果現在最起碼也有三四米了!而且……它們還絲毫沒有往下落的跡象!

「防護!」

張開一面魔法護壁堪堪擋下這些奇葩的怪物,維爾直接橫在了伊芙的前方。

「你們先退!」

「可你怎麼辦?」

「我沒事!你們快走!」

把手中的暗鴉對著那個高台用力一甩,維爾開始往自己手中的魔力長劍匯聚力量。

雖然這玩意兒作為魔力載體太過尷尬,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光的聖靈,請賜下審判的權柄,水的精靈,請化為手中的繁星,我將揮動裁決的利刃,予以邪惡者永恆的長眠!」直接把手中的魔法長劍直接對著藤蔓一擲,維爾的眼神猛然一凜,「炸裂吧!光雨斬·星芒!」

那柄作為魔法載體的長劍應聲破碎,無數細碎的光點瞬間綻放出一道耀眼的魔法光輝。

「轟轟轟!!!」

爆炸聲此起彼伏,一種古怪的焦臭味開始在空氣中蔓延開來。

不管是那些狂舞的藤蔓還是長得像是三稜錐的奇怪生物,都在這招魔法的轟炸下變成了一堆破碎的塵埃。

「呼~」

長長的吁了一口氣,維爾開始往伊芙所在的高台飛了過去。

……

高度緩緩下降。

在切掉幾十根包上來的古怪藤蔓之後,維爾終於有驚無險的落在了伊芙所在的石階高台上。

看了一眼大廳地面重新蔓延開的黑色液體,這三個人的臉色看起來都不是那麼好。

不得不說維爾最開始的判斷還是很有效果的。

這些液體不僅有著超級恐怖的腐蝕性,而且,任何在上方飛行的東西都會收到一定程度的拉扯。

在這裡面,似乎有一種吸引力,飛的越高,那種拉扯力就越大。

只是飛在空中四五米的高度,維爾就感覺到一種無處不在可怕牽引力,如果不是伊芙和暗鴉在最後出手強行炸掉邊角處躥上來的一堆奇怪生物,恐怕他現在就在那個黑色液體裡面洗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