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04
  • 0

隔著近百米的距離,況且這可不是平地上一百米,而是垂直高度的一百米,誰都沒有什麼辦法。

「呃,這世上還有人愛我嗎?爸爸不要我了,他只想要那個小賤人生的孩子,外公外婆只要媽咪,爺爺奶奶都沒有帶過我,就算二叔你有帶過我一天嗎?」

陶嘉麒自責,他一個大男人還真的沒有帶過陶天歌,「天歌,我雖然沒有帶過你,不過不代表我不愛你,二叔很喜歡你很愛你的,只是我和你爸爸都是男人,男人不象女人那樣更會表白罷了,天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只要記住二叔和你爸爸都是愛你的,是這個世上最愛你的人。」

「那又怎麼樣,他明明答應過我這輩子都不會再要其它孩子的,這不還是要了,所以,他根本不愛我,連我自己親生的爸爸都不愛我,更何況別人呢?我是一個沒人愛的孩子,那還不如就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省得給自己也給別人添睹。」陶天歌還是高舉著手裡的東西,一字一句的說道,也清晰的傳到了齊墨川身邊每個人的耳中。

因為,他開了免提的。

孩子這一句句,雖然有些偏激,卻也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

蘇小荷想起自己曾經在蘇家的日子,被蘇瑤瑤和徐曼珍欺負著,那種生活也是每天都是度日如年的。

就算他們偶爾不欺負她了,可也有一種寄人籬下的感覺。

陶天歌應該就是這樣的心情吧。

每天看著陶嘉麟與安千然在一起,一定是恨不得殺了安千然。

算來算去,這個世上最遭人恨的就是小三了。

哪怕安千然這個第三者的身份情有可原,可是在孩子的內心深處,小三就是小三,沒有什麼情有可原這一說。

而且哪怕安千然很真心的對她,她也認定了安千然是假惺惺的,不可相信的。

是的,人與人之間一旦沒有了信任,那麼再在同一個空間里生活,就全都是煎熬。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想到這裡的蘇小荷黯然了。

一方面是最鐵閨蜜安千然,一方面是陶天歌。

她從前就反對安千然與陶嘉麟的,只是因為風錦沫的行為有些可憐陶嘉麟,才站在他們一邊的,現在想來,一場婚姻中,不管男方女方有什麼不可饒恕的錯誤,但是婚內出軌,就是傷孩子的心。

。 「靈均!」

比起崔安平的無奈,王孟希倒是很開心,這兩個傢伙自從認識之後可以說是臭味相投,大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感覺。

「你是怎麼找來的?」

眼瞅著兩人嘮的火熱,崔安平不得不打斷他們的對話,再嘮下去,恐怕什麼也做不成了。

「那還不簡單!整個山谷只有你們守在原地,太醒目了!」

「對了,我感覺,他們好像都不認識你,難道都沒聽說襄平的事情嗎?」

靈均很是奇怪,按道理說,崔安平在襄平盛會一戰成名,可以說是吸引了無數人的關注,怎麼回到書院,反而沒什麼浪花呢?

「靈院中,沒人關心這些普通人的事情,他們想的是變得更強,與修行無關的事情是不會理會的。」

對此,崔安平倒是很看得開,而且還很享受現在的情況,有道是槍打出頭鳥,以他現在的實力,一旦被放在放大鏡下觀察,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說的也是,現在的這些弟子們,只知道追求力量,卻從不溯求源頭,無源之水,無本之木罷了!」

崔安平大感驚訝,沒想到靈均竟然看的這麼透徹,甚至比起很多他接觸過的、拜訪過他的世家更深刻,真想知道這傢伙是從哪裏來的!

「你看,能不能讓我也……」

靈均沒往下說,崔安平明白了他的意思,只能點頭道:「行吧,反正都是自己人,有你在我們更好辦了!」

「好嘞!」

靈均雙手一拍,邁著大長腿直接走向帳篷,挨個打招呼,就連帳篷里的洛子期也被這種狗皮膏藥似的交流方式煩得不行。

崔安平心裏嘆氣,自己怎麼早就沒發現這傢伙的真面目呢?說起來,好像遇到王孟希之前,他還是很正常的,難道說……

「你這麼奇怪地看着我幹什麼?」

王孟希被崔安平上下打量的發毛,難道自己哪裏出問題了?該不會是修行出岔子了吧?

就在眾人嬉笑打鬧的時候,天色已然漸漸暗下,頭頂的一線天變得昏暗,整個山谷也黑了下來,似乎晝夜的轉換極為迅速!

很多人都發現了這種變化,心中生出了幾分恐懼,氣氛從亂鬨哄的熱鬧,逐漸變得沉寂下來,直到有尖銳地慘叫聲從山谷外傳來!

「救命!救命!」

山谷兩側的小路,有人拚命地逃了回來,可是沒等他們說什麼,便被小路上飛來的粗大箭矢穿透身體,直接釘在了地上!

惶恐一瞬間爆發,山谷里充滿了驚聲尖叫,措手不及的弟子們呼喊著從小路附近逃離,幾乎所有人都被同門慘死的慘狀嚇住了,甚至連自己也是名修行者都忘記了!

面對潰敗局勢,能夠臨危不亂挺身而出的,只有寥寥數十人,而他們也都是各自書院的佼佼者!

山谷兩側的小路上,顯出了殺戮的兇手,崔安平瞳孔微縮,那些熟悉的身形,赫然正是雪原外的異族軍隊!

只不過這隻軍隊已經死去,渾身血污,腐肉遍體,雙目通紅,如此恐怖的形象,也難怪將這些書院中長大的弟子嚇得魂飛魄散!

就在這隻軍隊即將踏入山谷的時候,頭頂的山崖發出了隆隆巨響,伴隨着駭人的震動,無數山石落下,將兩側小路悉數堵住!

「吼!」

被截斷的異族發出了怒吼,雖然只有十幾名異族進入了山谷,可他們依舊拿着手中的武器,沖向了驚慌的弟子們!

「幹得漂亮!」

崔安平沖着王孟希伸出大拇指,緊接着沖了出去,與他同時行動的,還有帳篷邊上滔滔不絕地靈均,兩人如利劍般直接衝到了這些異族的跟前!

這是崔安平第一次見到靈均出手,跟所有人不同的是,靈均的身形很是飄逸,看着好像花拳繡腿沒什麼力度,可偏偏能將對手纏得死死,真是應了洛子期的評價,狗皮膏藥!

「這傢伙,修的是什麼典籍?好像從來沒見過?」

崔安平滿是疑惑,靈均就像是個大雜燴,從他的出手根本看不出這傢伙學了多少典籍,更像是雜糅一起。

與此同時,崔安平也感覺到了跟自己一樣熟悉的浩然之氣,他知道那是薛鶚出手了,只不過薛鶚的方向與他相反,顯然是不願跟他們有交集。

出乎崔安平的意料,這些異族士兵的實力並沒有雪原之外的強,幾乎都相當於五紋靈士,以他如今的實力,很輕鬆便將對手處理掉了。

就在他將面前最後一個異族幹掉的時候,猛然聽到有人大聲提醒道:「小心!」

與此同時,一道勁風呼嘯而至,直奔崔安平的左側腋下,他不假思索地動用了左臂隱紋的力量去阻擋,卻感到一陣劇痛!

沒等崔安平反應過來,一道身影已經衝到了跟前,凌厲的刀鋒泰山壓頂,勢要把他劈成兩半!

「嗡!」

一朵梅花憑空浮現,飄散的花香瀰漫開來,那身影猛地一頓,雙目中的血紅竟是微微出現了恍惚,緊接着便再次被紅色覆蓋!

「吼!」

無情地怒吼聲伴着刀鋒落下,崔安平早已趁著先前的空隙向後翻滾出去,這才發現,自己的左臂竟然被箭矢射穿了!

強悍!沒想到這群異族士兵中,竟然隱藏着這麼強悍的戰士!單憑他剛才一箭之威,崔安平彷彿回到了靈界雪原之外的那場截殺逃亡,這傢伙絕對有靈者的實力了!

「我來!」

崔安平受傷被擊退,靈均料理了自己的對手,直接沖了過來,擋在崔安平面前,王孟希也走了上來,就連李東陽也離開了帳篷。

靈者,對於他們現在的實力來說,就是絕對的壓制,比起之前三人逃亡反殺不同,現在可是面對面的直接交鋒!無路可逃!

「吼!」

另一邊也傳來了攝人心神的怒吼,薛鶚遇上了同樣的對手,只不過比起崔安平,踏入七紋靈士的薛鶚要好一些,對手的偷襲並沒有讓他受傷。

短暫的僵持局面之後,靈均與王孟希一左一右撲了上去,一個死纏爛打,一個憑藉着千里江山圖瘋狂進攻,倒是配合的默契。

「見鬼了!這傢伙的實力怎麼這麼厲害!」

王孟希一交手才發現,他們面對的這名異族強者,絕非等閑,戰鬥經驗極為豐富,常常能夠預判到他們的下一步動作,就算是有靈均纏着,也數次對他造成了致命威脅!

「難怪崔安平會受傷,這傢伙比起那邊的,不是一個水平!」

靈均勉強支撐著,他在等一個機會,至少要讓王孟希能夠一擊致命的機會!。 開車的封晏聽到這話,心臟狠狠一顫,差點沒握住方向盤撞到了綠化帶。

他猛地停下了車,深深地看著她,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車內格外安靜,落針可聞。

他甚至都能清楚的聽到自己心臟跳得飛快。

唐柒柒張開了嘴巴,繼續說道:「封晏……我想……我想給你生個孩子,屬於我們的孩子,我們要個孩子好不好?」

她眼角的睫毛突然被淚水侵染,濕漉漉的。

她想到了很多傷心事。

她的孩子沒了。

「柒柒,你是認真的嗎?你真的要給我生個孩子?」

「生……生個……孩子……」

唐柒柒自顧自的說著,也不清楚封晏到底說了什麼。

「回家生。」

封晏當機立斷的說道。

他開的車又快又穩,爭分奪秒。

他只想早點回老宅,和唐柒柒生孩子。

這個夜是纏綿悱惻的。

是霸道粗暴的。

唐柒柒第二天睜開眼,渾身就像是散架了一般。

奇怪,每次宿醉都這麼難受的嗎?

腦袋痛也就算了,身子怎麼也疼得那麼厲害?

她正迷糊,手機響了,是周姐打來的電話。

「柒柒,這邊準備拍攝了,你還沒來,我先幫你盯著。」

「好好好,辛苦你了,我下午去公司。」

「行,我先去工作了……」

周姐正準備掛斷電話,她立刻叫住:「那個……我昨晚是怎麼回來的?」

「我送你回去的,你醉的迷迷糊糊告訴我地址,我開車送的。」

「這樣啊?真的太謝謝了,我以後再也不喝了,喝酒太難受了。」

她懊惱的抓了抓頭髮,本想一醉解千愁,可沒想到越喝越痛苦。

酒量半點沒漲,每次都是斷片的。

她掛斷電話起床洗漱,整個浴室里氤氳熱氣,皮膚在熱水裡泡過露出誘人的粉色。

她準備穿衣服,卻注意到胸口有一個小紅點,像是被蚊蟲叮咬,又像是指甲留下的痕迹。

她愣住,趕緊擦乾淨鏡子,發現不止胸口,脖子、大腿後面都有大大小小的紅點。

「這是怎麼回事?」

她愣住:「老宅有蚊蟲?」

她疑惑的穿好衣服下樓,叮囑傭人滅一下蟲。

那些痕迹也不癢不痛,自己也沒有注意,她哪裡會想到,有人夜夜拉著她做些瘋狂的事情。

她下午趕到了攝影棚,林凡的廣告一條過,後期已經開始精修了。

宣傳圖已經先放上去了。

熱度一下子起來,等吊足了人們的胃口,她才宣布壓軸走秀由林凡完成,因為封晏個人檔期的原因,沒辦法出席。

買票的人有不滿的,也有支持林凡的,也有人無所謂。

雖然動靜很大,唐柒柒這邊也及時做了補救措施,可以無償退票還發了一些小獎品。

好在林凡熱度很高,再加上宣傳片十分養眼,大家漸漸平息了。

唐柒柒也徹底鬆了一口氣,滿心籌備接下來的秀展。

本來她最後一套衣服是給封晏的,如今換了人,尺寸大小都要改,封晏的體型比他壯碩結實一點,對比之下林凡顯得有些單薄。

只是,她猶豫了很久,決定暫時不改尺寸,而是重新趕製一套。

。萬火獃滯的目光,落在自己的丹藥之上,與神農老人類似,錯亂了藥性,又沒有足夠的能量支持,這丹藥算是廢了。

噗嗤!

受不了這個打擊,萬火一口鮮血吐出,面色唰的慘白,身體的傷還是其次,心理的傷最是慘重。

他弄丟了葯族一直以來的大陸第一煉藥師之位,還是輸給了魂族魂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