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0
  • 0

錯過了一次,村裏人不願意再錯過第二次,連還沒被水泡的豆子都不管了,找到了林家,在穀苗人曾經說過的窄口上開始修建防洪線。

。 徐盛是他們此行最大的阻礙,在來此之前,林牙已經把他全部的資料記得滾瓜爛熟。

這傢伙是個老江湖,一般情況下極難失去分寸,可唯有早年間誤殺了一個一心為國奮戰的義士,而悔恨了一段時間。

即便是做山賊的,也講究一個義字。

忠義信,人總得佔一樣。

不然去哪都混不開。

而為國奮戰,更是大義中的大義。

這是這個傢伙心中唯一的弱點。

如果他有可能失去分寸,那就是可能再一次遇到了同樣的情形。

只是,有些人遇到這些心中憾事,會選擇救贖;而有些人,則選擇了掩埋。

眼下這位老山賊,似乎選擇了後者。

再加上與那個兇手的初步交手,也可能讓他心中不由得有了那麼一絲的輕視,畢竟實力是做不了假的。

種種因素疊加,讓他失去了那種從容淡定的心態。

……

「你給我死!」

徐盛眼睛通紅地沖向了白季,速度不能說是很快,只能說是白季難以用重劍做出適合的抵抗。

這時,白季臉色猛然一陣漲紅。

既然有一線機會,那麼就要發揮到極致。

【心性判定中……】

【心性判定通過。】

【你使用了血氣爆發——生命值-3、氣力值+7、身體短暫恢復至「健康」狀態。持續時間:30分鐘。】

【因為你使用了血氣爆發,生命值上限永久-2。】

剛才短暫的幾句話的時間,並不能為他的身體帶來足夠的時間恢復全部戰力。

而在這種命懸一線的時機,哪怕只是半點動作上的偏差,也可能造成最後完全不一樣的結果。

劍招——無歸!

白季幾乎是以捨命般地姿態,猛然撞向了對方的懷裡。

而他手中的重劍,也並非完全直接扔棄。

在沖向對方懷中的時候,重劍也是猛然被白季單臂甩出,一副不管不顧的兩敗俱傷打法。

當然,對方只是可能會被重劍狠狠地拍一下,而白季,則是人頭落地。

以死換傷,非常人所取。

不過,安逸日子過了一段時間的徐盛,可不願意以重傷的代價拿下這個區區武境二重的傢伙。

不值!

形式大優而不勝,豈有這樣的道理?

成了!

白季眼神中喜色一閃而過。

對方舍攻為守的那一瞬間,就陷入到了無歸的適用範圍了!

棄劍撞刀,以背為盾,以肘為挾。

在身體緊貼之時,人體的大部分部位都難以發揮。

每個人面板上的屬性只能代表正常情況下個人本體能夠發揮出的最大實力,而並非隨時隨地都能夠使出全力。

這時背靠對方的白季,手肘就成了最大的利器。

肘擊!

徐盛左手反手格住。

變招——鎖喉!

被擋的一瞬間,白季本該順勢反扣住對方的喉嚨施展重擊。

然而在此刻,白季靈機一動,反手向下抓去。

充盈於雙臂上的氣力,為此刻的白季帶來了更快的速度和更大的殺傷力。

無歸說是劍招,其實更像一種拳腳和兵刃配合而來的組合技。

爆雞!

「噗~」

痛失良雞!

兇猛的疼痛瞬間席捲了徐盛的整個身體,甚至一瞬間佔據了他全部的理智。

除非一些練了獨特功夫的橫練宗師,或是一些氣力充盈的氣功大師,幾乎沒有任何人可以受得住這等要害部位的重創。

白季趁著機會一個前翻躲開了徐盛的爆發範圍。

翻滾起身之時,白季已然看見徐盛臉色漲紅地向著自己沖了過來。

身體上的劇烈疼痛,更是讓他定死了殺心。

這種對敵的緊要關頭,把敵人幹掉之後才是安撫傷痛的最佳時機。

前後一次精神一次身體的兩次衝擊,已然讓他徹底失去了理智。

白季揚手一撒!

武林神兵——石灰包!

……

「這是……無歸。」

林牙眼神複雜,如此嫻熟的衛武刀訣,如此精妙的招式。

以武境二重的修為甚至在武境四重的強敵手下,搶到了那唯一獲勝的機會。

這種膽識,這種臨機應變能力,實在是讓人不得不有些欽佩。

如果他沒有殺那位縣令就好了……

「他是王朝的人?」

有人發出疑惑。

正常的門派都有自己的傳承,衛武刀訣雖然適用性廣泛,但是相對於那些大門大派的傳承,還是略有不如。

林牙搖了搖頭,「不知道,我沒有收到消息。」

「應該是衛武卒……」白魚若有所思,「否則常人怎麼可能勾起徐盛心中的那道傷疤?」

「沒想到衛武卒之中,竟然也有這等好漢!」

大刀猛男神情振奮,恨不得現在就找到這俠士,和他好好討論一下刀法心得。

然而林牙的眼光卻是落在了徐盛臉上的石灰上。

隨身攜帶這種下三濫玩意,能是那些常年在戰場上廝殺的衛武卒干出來的事情么?

這怎麼看……

「喂!林牙你在看什麼?」明玉堂的小姐姐看到林牙的眼神,有些不樂意地為那位未知姓名的俠士辯解。

「面對這種敗類,就該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

林牙挑了挑眉,沒有說話。

……

三重打擊之後,白季也沒有衝動。

畢竟對方只是暫時失去了好兄弟、視野以及心態。

手上的功夫不曾少上半分。

接下來,白季開始了長達近乎十分鐘的炮製。

無非就是保持距離,以時而隱藏時而暴露的重劍,撩撥對方的神經。

偶爾還發出一兩聲悶哼咳血聲,以告訴對方他快要幹掉自己了。

在徹底將對方的體力精氣榨乾之後,白季才小心翼翼地收割了對方罪惡的一生。

【你對目標造成了2點傷害,成功擊殺對方。】

【經過你多次使用,你的重劍精通練度+2,現在已達成學徒境界。】

【由於你精湛的演技造成對方心境失控,你的欺騙+4。】

【由於你在戰鬥中運用了個人專長傾向直感、藏息以及劍招「風息」、「無歸」,拳術猴子偷桃的原因,你的能力獲得了些許鍛煉。】

【你獲得了3點未分配自由專長點。】

【你獲得了戰鬥經驗70點。】

【由於你完成「超級越境挑戰」、「完成擊殺」,戰鬥經驗獎勵增幅80%,最終獲得戰鬥經驗126點。】

【由於你窺破對方心境,正面攻擊時使對方理智紊亂。你正在形成某種個人專長。】

高風險,帶來了高收益。

個人精通,未分配自由專長點,足額的戰鬥經驗。

戰鬥,果然是《武俠》中最為重要的實力提升方法。

然而……

還有一個大禮包呢!

白季緩緩蹲下身子,摸向了對方的屍體。

這一次由這個武境四重的傢伙提供的淡白色光球,似乎要比以往任何一次的都要大、要圓……「你……你們兩個,不是被活埋了嗎?你們是怎麼跑出來的!」

該死!

真是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麼關鍵的時候出現!就不能讓我再親一會兒嗎?!

我無奈地翻了個白眼,戀戀不捨地放開鍾若晴,朝著身後看去。

……

《少年摸骨師》第73章陳年舊事 ------

當紫龍這個器靈駕馭『不死妙樹/不死龍槍』這件奇特法寶飛回羅墨手中,斂去神威之後,羅墨也能感應到他的想法了。

畢竟是祖脈器靈,多少知道一些修行上的知識,因此看出了羅墨這個搖光聖子的不凡,而且羅墨手裡的極道帝兵他也是見識過的。

趨利避害是本能,他稍加思索便決定跟著羅墨走,或許將來有成為極道帝兵的可能,畢竟他現在距離極道帝兵也只差一線。

若是能成為極道帝兵那就相當於另類的長生,是大帝生命的延續,古皇大帝都逝去了而極道帝兵仍舊能夠長存於世,這未嘗不是一個好選擇。

而他這段時間短暫的所見所聞,讓他明白了自己現在所跟隨的人類的確是一個最佳選擇。

羅墨笑道,「我還以為你得了道行會回秦嶺去呢。」

「秦嶺有什麼意思,本龍決定了,要跟你闖一闖這花花世界,將來你死了,幫你照顧照顧你的子孫後代。」

紫龍涉世未深,只聽說其它帝兵都是這麼做的。

「看來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等不到蓋九幽,有你幫助的話也能去一些險地。」

一件能夠自主復甦,僅次於極道帝兵的特殊兵器,有了它便足夠去羽化神朝而不必等蓋九幽了。

「險地?什麼樣的險地?」紫龍很活潑,和修士也相差無幾,生命形態很特殊。

「有仙金的地方,你的材料還不算最好,有進化的餘地。」

「哦。」

紫龍檢視己身,發現融入的諸多材料中,仙金的確是最好的,就是量太少了,不死妙樹為殼,凰血赤金構築了他體內的力量通道主體,龍紋黑金為鋒刃,其餘的地方都是普通材料構成大陣才穩定下來的,他甚至能感覺到,自己要是全力發揮先天道圖的力量,足夠崩壞自己體內的大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