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52
  • 0

那麼可愛的小女孩,一定不知道ntr是什麼意思,一定不知道。

「師兄!」

宋紫裕撅著小嘴,不慢地說道:「你有什麼辦法快說,大不了以後我不說你元嬰丑了。」

「來!讓師妹漲漲見識!」

周秦打了一個響指,第二元嬰立馬佈置出一道臨時傳送陣出來。

整個過程三息不到!堪稱神速!

「哇!」

宋紫裕羨慕地看着周期的第二元嬰,說道:「師兄,你的第二元嬰好聽話啊!就跟我以前養的小狗一樣聽話。」

原本還打算享受師妹的震驚以及崇拜的周秦,瞬間就沒那心思了。

「沒事,師妹天賦異稟,很快也會有這麼聽話的元嬰的!」

周秦特意將元嬰這兩個字咬得重重地。

「唉!」

宋紫裕嘆了一口氣,說道:「人家的元嬰一定是溫順的小白兔,才不是什麼聽話的小狗,師兄,你說是吧!」

「是!」

丟下這個字后,周秦頭也不回地踏進傳送門。

宋紫裕看着周秦消失的背影,嘴角微微往上一揚。

「一個小青就夠我煩惱的了,你居然還想找其他的?!真當我是吃素的啊!」

說完,便跟上周秦的腳步,進入異空間。

……

周秦一進入異空間,還未來得及查看周圍環境,便感受到一陣沉悶,同時還伴隨着一股嗜血的殺意。

「不好!如果紫裕直接進來,這殺氣會傷到她!」

周秦看着身後的傳送門,念頭一動,第二元嬰就佈置出一道防護陣法。

隨着陣法將殺意隔開,周秦心底悶沉的感覺瞬間消失。

「師兄!」

一看到周秦,宋紫裕便露出甜甜的笑容,靠了過去。

「你小心點,這周圍有殺意,能直接侵蝕人的神魂。」

周秦神色嚴肅地說道。

「嗯呢!」

宋紫裕點點頭。

「只要人家不離開你,誰都傷不到我。」

說完,便牽起了周秦的手臂。

周秦:「……」

為啥我感覺自己被人佔了便宜呢。

周秦開始打量四周的環境,天地之間彷彿被血色籠罩,萬事萬物除了淡淡的血紅色,再無其他顏色。

「這血色似乎能壓制神念,我完全放不出神念感應。」

周秦皺眉說道。

神念無法外放就代表了修士喪失了遠程攻擊的能力——如果是有去無回的攻擊到時沒有影響。

至於御劍術這些,就變成了擲劍術了。

大地上一片荒蕪,寸草不生。

地上似乎還有幾具沒有腐爛完的屍骨,以及一截截斷掉的神兵,地上也滿是法寶的碎片。

不過似乎因為血色侵蝕,導致碎片喪失靈性。

「師兄,你看天上!」

宋紫裕指著天上那幾個大黑點。

「那是什麼東西?我有種奇怪的感覺,這些血色都是從黑點上傳出來的。」

「我看看。」

周秦開啟天眼術,眼眸瞬間充斥着靈光。

那幾個黑點在他眼中,不斷被放大,最後露出本來面露。

「上面都是浮屍。」

周秦說道:「從特徵上來看,應該是妖族和魔族。」

「他們應該是被人用利劍斬殺的,身上現在還殘留着強大的劍氣。」

說完,周秦低下頭擦了擦眼角流出來的血。

僅僅是看了一眼,那劍氣便把他的眼睛給傷到了。

「我們走吧。」

周秦看了一眼尋寶密鑒,發現還要繼續往裏面走。

與此同時。

異空間深處。

「哇!」

銀環少女吐出一口血。

「沒想到這個地方竟然誕生了血妖,真不愧是上古大能!」

她擦去嘴角的鮮血,走到一個渾身血色,就像一個被扒了皮的人的東西前。

從微微起伏的胸膛便知道這個血妖並沒有死。

「可惜,血妖身上一點有價值的東西都沒有,這次真是虧了!」

銀環少女搖搖頭,袖中飛出一隻鏢,洞穿了血妖的腦袋。

這次她被偷襲,損失了一張回春符和一張鎮魔符,最後卻什麼也沒得到。

她看了看遠方發着白色光芒的宮殿,對自己說:加油,快到了!

……

另一邊,周秦也遇上了第一隻血妖。

周圍有東西!

突然間,周秦心底出現這樣的念頭。

周秦頓時止住腳步,警惕著四周隨時可能會出現的怪物。

「師兄,是有妖獸嗎?」

宋紫裕問道,同時拔出佩劍,和周秦一樣警惕著。

「不是,是血妖。」

周期說道。

血妖來到兩人附近后,周圍的血腥味明顯比之前濃了幾分。

唰!

一道黑影在防護罩外閃過。

周秦沒有動,因為他要保護宋紫裕。

「唰!唰!」

兩道黑影一閃而過。

「數量有點多啊!」

周秦微微皺眉。

如果他沒感應錯的話,附近應該是有五隻血妖。

「你要小心!」

唰!

周秦話音還未落,那五隻血妖便齊齊撲了上來。

「劍化清風!」

周秦手中的利劍頓時爆發出一陣由劍氣形成的狂風,向四周吹去。

五隻血妖被劍氣吹得七零八落。

「撕拉!」

一道撕裂肉體的聲音響起,其中一隻血妖竟然被這一招生生撕下一條手臂。

「吼!」

血妖怒吼一聲,看周秦的眼眸中充滿了怒火,隨後再一次朝着周秦撲過去,其他血妖紛紛跟上。

這一次,周秦沒有動,因為第二元嬰給他們準備了一個驚喜。

第二元嬰身上的幽藍色紋絡開始綻放出藍光,同時,周圍出現一條條細小的黑線。

就在血妖進入黑線範圍內時,只聽見

「嘩!」的一聲,附近的空間像鏡子一樣碎開,空間內的血妖亦是如此。

「師兄!這招好厲害!你教教我好不好!」

宋紫裕看着滿地的殘屍,不但沒有恐懼,反而一副興緻勃勃的模樣。

「可以啊!這是陣法中的空間陣法——破碎。」

周秦說道。

「你要學的話,就先把前面的陣法基礎學了吧。」

「啊!是陣法啊!那不學了,我還以為是神通呢!」

宋紫裕嫌棄地搖搖頭。

。 趙瑩瑩千里迢迢,特意跑來這裏投靠羅兵。

是為了躲避羅斯家族的追捕。

羅兵就是抓住這一點,他知道趙瑩瑩是遠道而來。

在他這裏,趙瑩瑩就是舉目無親,又是在他的農場里。

要不是因為還有一個李初晨在。

羅兵他又怎會耐著性子,等到現在?

恐怕他早就動手,用武力,去征服趙瑩瑩了。

羅兵忍了這麼久。

看見李初晨終於被他下的葯給放倒,羅兵當然就不會再忍。

他猛地撲過去,頓時就把趙瑩瑩撲倒在旁邊的沙發上。

趙瑩瑩只是輕抿了一小口香檳。

她的身體,就因為那種特效藥,已經有了很大反應。

只是趙瑩瑩一直在忍着。

但她能人,羅兵卻忍不了。

羅兵剛才連喝了兩大杯,藥物混合在酒精裏面,起效更快更猛。

羅兵現在已經是狀若瘋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