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56
  • 0

那個中年婦女一下子蹦起來,對大漢吼道:「老爺們,今天必須砸他,他敢跟咱們叫號,必須把他家砸爛!」

大漢掄起擀麵杖,砰的一聲,重重地的砸在鋼琴上。

嶄新的鋼琴立刻被砸出了一個大大的凹坑。

小雅芳嚇得直往後退,雙手捂住眼睛。

張凡感覺到時機到了,對方已經表演到位,現在對他下手,應該全部屬於自衛。

張凡正要對大漢動手,那個中年婦女卻尖叫著,撲向小雅芳,雙手緊緊的抓住小雅芳的頭髮,使勁兒的向下扯。

草!

找死呀。

真的找死。

張運足力氣,從後面飛起一腳!

正正噹噹地踢在中年婦女的襠部!

這是宮廷破碎的一踢!

「啊!」

中年婦女慘叫,一聲蹲了下來,雙手捂著肚子。這死逼只穿一條裙子,唯一的一條裙子,所以一道鮮血,迅速就流到了地板上。

不平胸不足以平民憤!

張凡再飛起一腳!

正中那婦女的胸部!

碩大的胸部被這一腳踢得立馬從山丘變成飛機場!

她受到重創,吐出一口血,向後倒去。

張凡衝過去,抓起她的頭髮,向上一扯!

一大把頭髮,連皮帶血,被扯了下來。

那個大漢正要繼續砸鋼琴,突然發現自己媳婦被打倒了,便大吼一聲,掄起擀麵杖向張凡砸來。

張凡伸手在空中輕輕的抓住擀麵杖,向下一帶!

一下子就把擀麵杖奪在手中!

掄起來,帶著風,向大漢砸去。

大漢用胳膊一檔。

無奈張凡力大,只聽咔嚓一聲,大漢的胳膊被打碎了!

大漢用手捂著斷掉的胳膊,直向後退上。

張凡衝上前去,啪啪兩下,直接打在大汗的兩條腿上。

兩條腿骨頓時形成粉碎性骨折。

張凡心中擔心骨折粉碎的不夠徹底,恐怕他到醫院手術再接起來,便又補上了兩下擀麵杖。

這樣一來,整個腿部從膝蓋向下,幾乎被打斷下來。

大漢完全被打蒙了,緊緊的咬著牙關,倒也像條好漢,一聲不吭,雙眼死死地盯著張凡。

張凡把擀麵杖扔掉,輕輕的問道:「怎麼,不服?」

大漢的兩隻眼睛像死魚一樣,圓圓的瞪著,特別恐怖。

過了好幾秒鐘,從牙縫裡透出了幾個字:

「小子,你放心,你不整死我,我肯定要整死你,整死你的女人!」

張凡走過去,含笑拍了拍對方的腦袋。

這一拍,不是鬧著玩的。

一道五陰毒氣,悄然貫入對方腦袋之中。

這五陰毒氣乃是古元真氣修鍊過程中的副產品,貫入人體脈絡之中后,隱忍不發作,兩個月後,毒性發作,腦疼而死。

大漢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特別的,而張凡則微笑著說道:

「你要整死我,我等著你。」

說完,掏出手機,打了報警電話。

不長時間之後,警察趕了過來。

張凡和小雅芳都被帶到警局,做了筆錄。

通過現場的情況,大漢闖進民宅行兇,張凡出手完全是自衛,所以,做完筆錄后,便回到家裡。

小雅芳看著被打壞的鋼琴,一陣陣心疼。

因為這架鋼琴是張凡上個星期給她買的,她十分喜歡,沒想到只彈了一個禮拜就壞了。

張凡急忙安慰她,一邊叫廠家過來進行維修。

鋼琴修好了,可是小雅芳驚魂未定,總害怕樓下來報復。

張凡想了想,便安排小雅芳她們三人到一個新居去住。

。 就這樣,進去的人,運氣好的能夠殺死一兩個人,運氣不好的還沒有見到人就死了。

這也是狠狠地扇了對手一巴掌。

告訴他們一個真相。

天目山上的人,雖然沒有了高傲的光環,但還是有一戰的資本。

並不是他們人多,就能夠肆意踐踏的。

更是有葉寒這樣的人存在,他們所需要付出的代價,遠比他們計劃的要多的多。

正如葉寒猜想的那樣。

天目山的攻打,他們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還有估計到的困難。

可是沒曾想過,還是出現了巨大的問題。

很多人往後都是要繼續持續自己的霸業的,沒想到自己的人,死傷這麼多。

叫他們第二次進攻賣力,有些不太現實。

不過葉寒倒是已經做好了準備。

他不是往後撤,而是利用地形地勢,繼續狙擊戰。

對方在葉寒的第一次進攻之後,都躲到屋子裏不肯出來。

這就是葉寒達到的目的。

只要對手不出來,那就是能夠拖延住時間。

葉寒索性就在這裏開始修鍊了一個時辰。

等一個時辰到了,有人想要出來試探試探,才剛剛露出拳頭大的腦袋,就被葉寒一槍帶走。

這下葉寒一個人包圍了他們上百人。

「怕什麼!咱們人多!一起衝出去!」

對方採取的打法,確實是目前最有效的。

要不然,他們實在是要被困在這裏非常長的時間。

葉寒倒是無所謂。

對方愛多長時間,就多長時間。

他保持呼吸,一邊跟着對手跑的同時,一邊打提前量。

就看着一路飛奔的對手,會在奔跑途中,被葉寒殺死。

徐三清則是早早就跑到他們必經之路上,按照葉寒的方法出手,一次出好幾道光束。

靠着數量命中對手。

這樣做的好處就在於,讓對手完全無法判斷出,前面圍追堵截的倒地有多少人。

在他們愣神的時候,葉寒再次殺到,將他們徹底殺光。

在葉寒必經之路上,所有人都聞風喪膽,只能小心翼翼的走。

第二天,在葉寒超水準發揮的情況下,開始了反擊戰。

對手這天損失了一千五百多人,而天目山丟掉兩個鎮子,死亡三百人。

不過最為困難的是第三天。

長期處於崩潰狀態的他們,實在是扛不住對手不間斷的攻擊。

損失開始變得慘重起來。

對手的損失反而在下降。

雖說還是死的比天目山上的人多,但恰恰他們就是人多。

人多的優勢一旦凸顯出來,這個優勢就會越來越明顯。

光靠一個葉寒,是無法補足這樣的差距的。

經過葉寒決定,他們在這一代非常活躍,已經被敵人給盯上。

再打下去,危險重重,因此他們也要往後撤退。

這才是第四天,葉寒也後撤了。

隨着葉寒的後撤,他們只能夠收縮防禦。

對手繼續增兵。

說服其他帝國出手。

對方也想要在天目山上撈好處,所以也加入戰場。

本身就是在人數上相差很大,再加上這兩個盟友的加入,他們可謂是如虎添翼。

不過這並沒有影響到葉寒的節奏。

他跟徐三清每天至少三百人打底。

等到第五天的時候,光是死在他們兩人手中的敵軍,已經快要接近兩千人。

等於是這兩千人是白白死掉的。

如此慘重的損失,肯定會引起他們的心疼。

但心疼歸心疼,他們每次都能夠拿下一兩個鎮子。

遲早會將天目山給全部打下來。

然後去對付那幫逃出去的人。

葉寒此時也顧不得安全不安全,每次都帶領着被打散的隊伍,以少勝多。

身邊的人很快就打沒了,然後又能夠拉起一支隊伍。

打着打着又打光了。

徐三清都看不下去了。

每天都有這麼多人死,而且死的最多的還都是老者。

他們有的甚至還能夠在有生之年,重新回到修真世界去。

就是因為心中存了一份傲骨,不肯投降,也不肯後撤,結果全部死在戰場上。

葉寒跟徐三清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自己死一個人,敵軍必須要死三人以上。

就是這樣的兇狠打法,讓他們足足堅持到了第十天,都還有一半的土地在自己人手中。

原本他們計劃是想要七天就拿下天目山的。

現在已經比最遲的計劃,還要多三天,才完成一半不到的目標。

而另一處,早就已經對無絕城虎視眈眈的對手,開始有所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