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9
  • 0

遊戲引擎「深淵」,代表作《虛擬伴侶》,

仔細看了一下說明,心下略微鬆口氣,

真是一場及時雨,

隨着《虛擬伴侶》熱度越來越高,早晚會有人注意到致命武力公司的技術實力不足以支撐這款遊戲的開發。

他之前的借口是,網上和人合作開發的,編一個神秘組織(興趣愛好者聯盟)。

現在有了這個引擎,合作開發的可信度就越來越高了。

還是選擇直接導入。

熟悉的過電反應再次降臨,彷彿瞬間,又似乎永恆。

一個數據包已經出現在硬碟上。

按照提示,稍微操作了一下,

頓時震驚了。

其先進程度,遠超當前。

他本身也懂一點編程,

如果說「虛幻」引擎追求的是模糊真實世界與虛擬世界的界限。

那「深淵」帶來的就是人工智能的升級。

遊戲人工智能(遊戲AI)是遊戲開發的一個重要方面。

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遊戲產品的逼真程度和對玩家的吸引力。

沈昆一直理解中的AI,是讓機器能做出與人類相似的思維或行為。

「深淵」卻給了他另一個答案。

只要能讓玩家感覺到NPC在像人一樣行動或思考就行,遊戲AI是否聰明並不重要。

就好像《虛擬伴侶》中的NPC,真的很聰明嗎?

其實不然。

沈昆現在想想,《虛擬伴侶》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NPC能根據他的行為做出反饋。

能記得玩家之前做過的事情,

能和周圍環境互動,

有自己的作息表,有自己的活動路線,有自己的生活區域……

彷彿真的有另一個世界。

至於是不是真的人工智能,並不重要。

玩家是通過視覺和聽覺來理解遊戲的,

NPC的行為,只有被看到或聽到才是有效的。

「虛幻」引擎就是在這方面下力,

在PVP(玩家與玩家)對戰類的遊戲中,可以看到基於深度強化學習訓練所得到的強AI,

在PVE(玩家與電腦)中,AI可以用於控制環境、事件和NPC上,比如天氣變化,交通,以及可交換物等,顯得更加逼真。

在RPG(線性流程)遊戲中,AI用關卡設計、路徑規劃、難度分區等手段來把控玩家的體驗節奏曲線,

在SLG(回合策略)遊戲中,AI就是健康狼羊生態的締造者。

在ACT(動作)遊戲中,AI是極致操作與藝術創意完美地結合,

……

。 夜玖咬咬牙:「好。」

北宮祭抱著她蹭了蹭,妖孽的臉上笑得魅惑,眼底劃過一抹得逞之色:「妻主真好。」

夜玖推開他:「你還沒告訴我這個令牌的勢力。」

北宮祭摸了摸令牌上的「玄」字,一雙魅惑眾生的鳳眼閃過一抹冷意,隨後又溫柔地對夜玖道:「這個是玄影閣的勢力令牌。」

玄影閣?

唔……

不認識。

夜玖扯了一下他的衣袖:「玄影閣是個什麼樣的勢力?」

「玄影閣是一個遍布各國殺手組織,只要布下任務,任務目標不死,他們就會接連不斷地暗殺。任務除了閣主和一些掌事的,誰都沒有資格撤下來。」

夜玖微微瞪大眼睛:「那這麼說,我以後走到哪兒都會有殺手。」

北宮祭點點頭。

夜玖忽然就如同泄了氣的氣球一樣,蔫了下來。

這麼說,以後都不能隨便出去玩了。

雖然夜玖不怕那些殺手,但保不準會像昨日第二次的刺殺一樣失手。

北宮祭一眼就可以看出自家妻主在想什麼,他笑眯眯地摸了摸她的頭:「妻主別擔心,這件事我來解決。」

夜玖瞪了他一眼,掃開他放在自己頭上的手:「不準摸我頭。」

那氣呼呼的樣子一下戳中了北宮祭的萌點。

他低頭,抬手扣住夜玖的後腦勺,緊接著舌-頭頂開她的唇齒。

夜玖只能被迫抬頭。

「唔……唔……」

她的身子漸漸軟了下來,一雙黑眸氤氳著水霧。

北宮祭鬆開夜玖的唇,攬著她的腰,抵著額頭,悶笑一聲:「妻主的反應真可愛。」

魅惑的聲音,令人沉醉。

夜玖眨了眨眼。

唔……

愛上他了吶。

否則也不會任由他這麼對自己。

夜玖順從地靠在他的懷裡,閉上眼睛,微微喘氣。

——

晚上

夜玖沐浴好后,緊張地坐在床邊,雙手攥著袖子。

一想到接下來的是,她的身子微微顫抖。

「吱啦……」

房門被打開了。

夜玖驚了一下,看見來人,她有些驚愕。

一襲淡青色衣衫,容顏絕色,神色清冷。

「怎……怎麼是你,不是應該……」

納蘭容止看著她:「我看見北宮側夫出府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夜玖想了想。

應該是因為令牌的事。

心裡卻有些慶幸。

這樣,今晚就不用兌現「獎勵」了吧。

納蘭容止看著夜玖,神色晦暗不明:「妻主是在專門等他嗎?妻主愛上他了嗎?」

夜玖吶吶地點頭,臉頰微紅,有些心虛,雖然她不知道自己在心虛什麼。

納蘭容止一步一步逼近她:「那我呢?」

「什……什麼?」一道黑影壓過來,夜玖看著男人結結巴巴道,只覺得現在的他比白天更可怕。

「妻主喜歡我嗎?」

「我……我不知道。」

夜玖是真的不知道。

納蘭容止俯身,雙手撐在床沿邊,一雙清冷的黑眸與夜玖對視:「妻主對於我真的沒有一點動心嗎,哪怕只有一點。」

認真地看著她的眼眸。

真的,哪怕只有一點……

「我……」 聽到斯內普教授的話,馬爾福渾身一抖。

斯內普教授是馬修斯·馬爾福的好友,所以他從小就是在斯內普教授的眼皮子底下長大的,他對待馬爾福就像對待自己的叔叔一樣,親近中帶着畏懼。

今天的這件事情,他的處理並不好。

所以他的第一想法就是斯內普教授要斥責他,這讓馬爾福非常的恐懼。

「去我那裏。」斯內普教授丟下一句話,在前方帶路。

馬爾福跟着斯內普教授,一路上來到了斯內普教授的辦公室。

這間辦公室馬爾福來的並不多,他抬眼看了一圈四周,這裏比斯萊特林的休息室還要昏暗潮濕,四周的架子上放着各種玻璃罐,每個罐子裏面都浸泡著令人噁心的東西。

這個景象讓馬爾福感覺到一絲不安,內心的恐懼被愈發擴大。

「告訴我今天的事情。」斯內普教授坐了下來,冷冷地說道,「我不希望上有什麼隱瞞的。」

馬爾福頓了頓,最終還是基於長年對斯內普教授的敬畏,一五一十地把所有事情都托盤而出。

最終,他還是補充了一句:「放心吧,教授,我肯定會把他趕出城堡的,這種對學生動手的人,校董會是絕對不允許他繼續存在於城堡內的。」

斯內普教授沉默著。

如果不是馬爾福剛剛抬眼可以看到他的眼睛,他差點都以為斯內普教授已經睡著了。

馬爾福不敢講話,只能夠默默地站立着,感覺斯內普教授辦公室潮濕的空氣,就像是剛剛被『倒掛金鐘』的時候一樣,讓他有點呼吸不暢。

儘管馬爾福知道這只是一種錯覺,但現場這個壓抑的氣氛,讓他的心臟跳動的很快,非常恐懼這麼長的沉默之後,斯內普教授的第一句話究竟會是什麼。

「我建議你不要這麼做。」

終於,斯內普教授開口了。

馬爾福鬆了一口氣,但他愣了一下,脫口而出:「為什麼?」

斯內普教授淡淡地說道:「因為你不會成功的,布魯斯·肯特是鄧布利多親自招募進來的,不是任何一個沒有身份的北美巫師,值得鄧布利多開設一個職位給他的!」

「可是……」馬爾福有點自豪地說道,「就算是鄧布利多,他也要在校董會的同意之下運營霍格沃茲城堡啊!

而且他的確對我動手了,只要我把這件事情告訴父親,他絕對可以把那個討厭的人運作出去的!

就像那天那隻驚擾我的鷹頭馬身有翼獸一樣,我聖誕節回去的時候,聽我父親說他已經打好招呼了,肯定能夠把那隻畜生給審判死刑。」

看着馬爾福眉飛色舞的樣子,斯內普教授明白現在他說什麼都沒有用。

「如果你一定要寫信回去的話,記得把事情給說清楚。」斯內普教授勸道,旋即他又補充了一句,「記得,一定要補上一句,告訴你父親這是我說的,『那個人的守護神是金色的』。」

「教授,你是在開玩笑嗎?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金色的守護神!」馬爾福笑着說道。

「那就記得補充一句,說是我親自看見的。」斯內普教授淡淡地說道。

馬爾福滿頭的霧水,他不知道斯內普教授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守護神這種魔法馬爾福非常了解,這個魔法在純血家族之中一直身份的象徵,每個純血貴族都以完整的守護神為榮,並且越漂亮和家族徽章越相似的守護神,就會獲得越多的羨慕。

但馬爾福從小到大,就沒有聽說過誰的守護神是金色的。

不過他更加相信斯內普教授的話,既然斯內普教授說是他親眼看見的,那麼馬爾福也不得不相信。

馬爾福想起了巧克力娃畫片上的那個古希臘巫師,被冠以『無敵的』的稱號的『無敵的安得羅斯』,據說他的守護神就是一個巨人大小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