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7
  • 0

迪文則是來到了一處小山坡上,觀察著周圍的情況。

此刻已經到了深夜,周圍一片黑暗,但卻能看到,那幽暗的森林中,一道道血紅的眼睛浮現出來!

這些目光,都是來自潛伏在黑暗中的凶獸,密密麻麻,數量之多,讓人背後發寒!

看到這一幕,即便是身為亞特蘭蒂斯第一強者的迪文,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

他下意識,握緊了手中的魚叉。

「可惡的幽冥海族,早晚有一天,武神殿下會將你們徹底消滅!」

……

而與此同時,黑暗中,一道身影也是躲在遠處,緩緩注視着山脈外面的神侍眾人。

這身影,打量著迪文身上穿着的盔甲,半晌后,眼中露出詫異之色。

「神侍?怎麼可能,海神族居然將神侍小隊,派到了迪利斯山脈,他們是準備發動戰爭了嗎?」

「不行,得儘快將這件事情,報告給大統領!」

。 陸知衍突然坐上了輪椅,兩個小寶貝沒見過,自然跑上來湊熱鬧。

喻小靈還以為陸知衍坐的是什麼玩具,嚷嚷着也要坐。

喻小成懂事地將他扯回來,盯着陸知衍時,目光隱晦卻又要是不住淡淡那淡淡的憂慮。

「在擔心我?」陸知衍控制着輪椅,來到喻小成面前。

「我去看看媽咪飯做好沒有,小靈你不許亂來啊。」喻小成沒有理會陸知衍,對喻小靈說了這麼一句,便跑進了廚房。

喻小靈看了一眼自家哥哥,就跑到陸知衍面前,央求着也想做輪椅。

陸知衍將她拉到懷裏,開始教育。

喻言在燉湯,當喻小成走進去的時候,她正在往鍋里放鹽。

「媽咪。」喻小成叫了一聲。

「哎,小成,餓了嗎?飯還要等一會,要不你先吃點餅乾?」喻言放好鹽之後用勺子攪了攪,然後舀起一點來嘗了下味道,覺得還有點淡了,便在加了一點。

等到覺得味道合適了之後,她才將鍋蓋蓋上,又拿了一捆菜過來,拆開放到水裏洗了洗。

等她忙完之後,用了五六分鐘時間。

全程喻小成都站在那裏看着她,一句話也不說。

喻言閑了下來,拿過毛巾擦了擦手,然後走到喻小成旁邊摸了摸他的小腦袋:「小成,怎麼了?我看你好像不是很開心,是不是跟妹妹吵架了?」

「沒有。」喻小成搖搖頭。

「那是怎麼了?」喻言好奇地問道。

喻小成一開始不是很想說,在喻言那追問的視線下,抬手指了指客廳,好半天之後才開口:「他的腿怎麼回事?」

喻言往客廳瞄了一眼,挑了挑眉,十分意外。

沒想到陸知衍竟然還能被兒子給關心,他要是知道了估計得得意好久。

「他沒事的,病兩天就好了。」

鬧心的事情喻言不想讓孩子們知道,便故作輕鬆地道。

喻小成抿了抿唇,沒應聲。

「真的沒事,他就是腿上無力,你不信現在可以過去叫他站起來走兩步。」喻言開玩笑道。

喻小成看了看喻言,又扭頭瞄了一眼陸知衍,沒再說什麼,轉身走了。

他沒有去客廳,而是去了自己的房間。

那邊正在聽陸知衍教育的喻小靈,看到他,立馬掙脫開,朝着他追了過去。

「哥哥,等等窩!」

她這樣一開口,喻小成走路地速度更快了。

懷中沒了小糰子,陸知衍不免有些失望。

他往廚房的方向看了一眼,正想過去,忽然又想到什麼,去了自己原本住的房間。

「叮鈴。」

門鈴聲響了。

之前別墅的對講系統失靈了,最近才裝好,總算是不用親自跑到門口去看來人是誰了。

喻言從廚房跑出來,跑到對講裝置面前,按下了一個按鍵。

「您好,這裏有翁久久小姐的快遞。」

外面傳來快遞員的聲音。

「稍等。」

喻言解開圍裙,往外走去,心中還在犯嘀咕。

大神不是前些日子才採購了一次說東西都沒齊全了嗎?怎麼又開始網購了?

這樣想着,她已經來到門口了,

透過貓眼往外看,門外確實站着三個快遞員。

一個人禮貌的站在門前保持微笑,另外兩個人一前一後站在一個大箱子旁邊。

他們三個都穿着工作服,看上去確實像外賣員。

喻言將大門打開。

「您好,請問是翁久久小姐嗎?」快遞員拿出單子跟筆準備遞給喻言。

「我是她朋友,她現在不在,我替她收就可以。」喻言對快遞員伸出手。

「好的。」快遞員將單子遞了過去。

喻言簽好字之後,將單子還了回去,然後把門給打開了。

「還要麻煩你們幫我抬進去。」

「沒問題,這款電視櫃有安裝服務的。」

三個快遞員合力將快遞給抬了進去。

電視櫃?

喻言頭上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大神不是才將電視櫃給換了,怎麼又要換新的?她這也太三心二意了。

等到快遞員們將箱子拆開,喻言總算是明白,翁久久為什麼會想要換新的了。

這一款電視櫃是高科技星空款,自帶投影功能,個卵等打開電視櫃,整個房間都會被籠罩上星空,特別地有氛圍。

研究完電視櫃的功能后,喻言不得不感慨一句,大神真是越來越會享受生活了。

「這是買家贈送的小禮物,希望您會喜歡。」

快遞小哥不但將電視櫃給安裝好,還將原來的電視櫃放到了喻言制定的位置,最後還擺了一個花瓶放到上面。

花瓶里放着一種喻言從沒見過的藍色小花,一小朵一小朵堆疊在一起,給人以奇異的視覺衝擊。

喻言覺得有趣,不免多看了幾眼,竟然連快遞員是什麼時候離開的時候都不知道。

「言言?」

意識中出現陸知衍的聲音,喻言才緩緩清醒過來。

「閉上眼睛!」陸知衍大聲道。

為什麼?

喻言心中疑惑起來。

「快,聽話!」陸知衍的聲音聽上去凝重無比,讓喻言猛然清醒過來。

她立時閉上了眼睛,意識這才變得清晰。

她剛才是怎麼了。

「轉過身來。」陸知衍再次開口。

喻言忙聽話的轉過身。

「好了,可以睜開了。」陸知衍長長鬆了一口氣。

喻言緩緩睜開眼睛,十分茫然地看着陸知衍。

「剛才怎麼了?」

陸知衍控制着輪椅來到喻言面前,拉住她的手。

「電視柜上的花是哪裏來的?」

「花?」

聽到這個,喻言下意識的轉身,被陸知衍給拉住。

她將心頭的好奇心給壓制住,回答道:「是剛才送快遞的送來的,說是電視櫃的贈品。」

「你聽我說,這種花能夠影響人的神志,一會你聽我指揮,閉着眼睛用東西先把它蓋起來。」陸知衍說話時,不由往電視柜上多看了一眼,又迅速將視線移開。

「好!」喻言答應下來,私下看了看,沒發現什麼可用的東西,便立即跑到洗手間去拿了兩條毛巾出來。

「來。」

陸知衍對她擺擺手。

喻言立時閉上眼睛,摸索著向著電視櫃的方向靠近。

「左邊一步,向前三步,對就是這個。」陸知衍慢慢指揮着,聲音聽上去隱隱有些不對勁。

喻言不敢睜眼,面對洗黑一片緊張無比,也沒聽出陸知衍的異常,連他不說話了也沒注意。

她摸到花瓶之後就迅速用毛巾蓋上了。

「應該是這個吧。」她還記得花瓶的大小,摸了摸感覺差不多,她便放心了。

沒人回答。

「陸知衍?」喻言試探地叫了一聲,想到什麼迅速睜開眼睛。

當她轉過身去的時候,發現陸知衍已經暈倒在輪椅上了。

「陸知衍!」喻言忙跑過去,抬手在他臉上拍了拍,他沒反應。

她趕忙將陸知衍推到屋子裏,拿出手機給周深打去電話。

看到陸知辰之後,陸知衍就對各種突發事件做了部署,周深需要做的就是執行命令。

「夫人,您先不要着急,您先找到鎮定劑,拿在手機,守着陸總,一旦發現不對,即使給他注射,我現在立馬趕過去!」周深說完便掛了電話,匆匆跑出去。

「好。」

喻言連忙去一邊找來鎮定劑,一手抓着,另一手緊緊抓着陸知衍。

她擔心陸知衍將花的事情完全忘在了腦後。

這時喻小靈從房間出來,來到客廳找水喝,看到那被毛巾蓋住的花瓶,不免好奇地湊了過去。

「這是什麼哇?」

她跑過去,將上面的毛巾拿了下來,掀開看了眼。

藍色的小花零零碎碎的,時不時轉動兩下,特別奇妙。

喻小靈一時看的睜不開眼。

過了一會她眨巴了兩下眼睛,左右看了看,沒看到人,便墊著小腳丫,用小手將花瓶給抱了下來,屁顛屁顛跑到自己房間裏面去了。

「哥哥,你快看窩找到了什麼?」喻小靈跑進房間,沖着喻小成得意的炫耀。

喻小成正抱着一本書再看,怎麼注意她手中拿的東西。

喻小靈不滿,跑到喻小成跟前。

「哥哥,你快看!」

喻小成無奈,只能暫時先將書給放下,看向他手中的東西,這一看之下立時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