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96
  • 0

而面對美濃的這些降將,淺井長政選擇的正是第三種。

雖然尼朋的國情不同,農民們往往更加傾向於接受本地領主的管理,所以使得許多武士在戰敗之後,也不會受到特別苛刻的對待,因為勝利者仍然需要他們的存在,去幫助維持當地的穩定。

但是儘管如此,像淺井長政這麼寬宏慷慨的大名也是屈指可數了,所以歸降的武士們無不感恩戴德。

至於有幾個曾經參與義龍的軍隊,一同討伐道三的武士,他也沒有當場責罰,而是交給了道三的末子齋藤利治來協助處理,畢竟一開始他也是打了一部分替道三複仇的旗號的。

儘管那幾個武士在得到消息之後都心中忐忑,不知道自己到底會落得什麼下場,但實際上他們卻小看了齋藤利治的器量,也低估了他的智慧。

在對淺井長政萬分感激的同時,他也並未趁機報復或者有任何偏頗,而是學着淺井長政之前的規則,一視同仁的進行處置了,稍微處罰了一下,就讓他們之後戴罪立功。

畢竟除了主使者義龍以外,罪行最大的則莫過於在義龍的指示下,殺了齋藤利治兩個哥哥孫四郎及喜平次的日根野弘就,和義龍的重臣,此事的主謀之一的長井道利了。

剩下的美濃三人眾之一的氏家卜全,以及不破城的不破光治,其實一開始都罪行不大。

當然了,隨着後來他們不斷的站在義龍和龍興的身邊與淺井家為敵,他們的罪行也變得越來越重了,到了現在,就算是他們真的親自來降,淺井長政也不會輕易的饒恕他們了。

齋藤利治的做法一方面讓幾個武士心生感激,也讓淺井長政對齋藤利治越發的滿意,於是他直接宣佈,讓他開始按照自己給予的名單,着手組建淺井家的親衛馬迴眾,他則在其中擔任一隊的隊長。

齋藤利治自然是滿心歡喜的接下了這個任務,因為他知道自己長久以來所展現出的忠誠與能力,終於得到了殿下完全的認可。

而在看到名單之後,他就更加感激涕零了,因為他知道這個聽起來很普通的小隊長,實際上到底有多麼重要。

除了諸多淺井家譜代家臣派出的眾多年輕子弟以外,更有一門眾淺井政元、淺井政之,三雲賢持的弟弟三雲成持,寧寧的義弟兼妹夫淺野長吉,明智光秀的表弟明智光忠,以及德山眾的首領德山則秀,稻葉一鐵的兒子稻葉貞通、赤尾清綱的兒子赤尾清冬…

可以說這是一支相當豪華的陣容了,也許這些年輕的武士眼下都沒有多大的名聲,但是他們每一個都是淺井長政親自挑選考量過的,能夠符合他的條件,他們的潛力無疑都十分出色,在未來必定前途無量,而且背後也都有一定的勢力。

能夠以隊長的身份提前接觸並且召集他們,哪怕以後拋卻了道三末子的身份,他齋藤利治也勢必將在淺井家中佔有一席之地。

而且這也更加符合他的某種期望。

他的兄長義龍一輩子都活在父親道三的陰影之下,最後在被妖怪蠱惑的情況下,不惜以刀劍與之搏命,可是起因卻並非真的想要殺死父親,更多的只是向父親為了證明他的力量而已。

他這個齋藤家最小的兒子又何嘗沒有過這種想法呢?只不過他從未真正升起過類似的反抗心思而已,因為他知道根本就做不到。

但是現在,在殿下的麾下,他或許將真正獲得這樣的機會!

看着鬥志越發昂揚的齋藤利治,淺井長政心中也十分滿意,一開始他的確只是想藉助對方的身份,好去更順利的獲取美濃的土地。

後來他是考慮到對方是阿秀的弟弟,所以特意給了些額外的關照。

可是到了現在,齋藤利治已經用他自己的能力證明了,哪怕拋卻了那些,他仍然是名不可多得的優秀武士。

不過馬迴眾的人選有很多,是可以分出兩支小隊的,齋藤利治擔任了其中一名隊長,還欠缺另一位。

對此,淺井長政無意再指定,而是打算讓給他們自由競爭,最終選擇出其中最優秀者。

這頓時就激起了他們的鬥志,大家都是年紀差不多的年輕武士,沒什麼名聲,能力也相差無幾,互相之間當然不會信服,於是他們暗地裏就開始展開了各種競爭。

淺井長政也有意放任他們互相競爭,因為只要不出格,這種競爭最後也能被轉化成激發他們前進的動力。

在此期間,他也開始親自傳授給他們呼吸法和入門的陰陽術。

雖然他其實並不是特別看重這支親衛隊的力量,但他卻需要用言傳身教的方式,潛移默化,最終確保他們,以及他們身後的家族對自己的絕對忠誠。

既然已經選擇成為了大名,既然已經開始南征北討,攻佔他國的領地,那自然就要做的最好!

於此同時,越後上杉家也再次正式向整個尼朋宣佈,他們從未與三木家結盟。

甚至他們懷疑原本飛彈國正統的姊小路家主之所以會神秘暴斃,三木家有着極為嚴重的以下克上的動機,不僅僅是因為其過去的聲名狼藉,更因為他們是此事之中最大的獲利者。

甚至三木良賴還第一時間為其子更名換姓,妄圖鳩佔鵲巢,並公然佔據了松倉城,這在上杉家看來,是為大不義。

因其又污衊以義理著稱的上杉家與他們這種惡徒結為盟友,上杉家絕不能容忍這種侮辱,因此上杉家決定驅逐佔據了飛彈國的惡徒三木家,雙方正式開始敵對。

但是消息剛剛散播出來,一直和上杉家敵對的武田家緊跟着就宣佈,上杉家背信棄義,本已經和姊小路結盟,卻又貪圖其飛彈國內的金礦,轉眼就違背諾言,他武田家無法容忍這種行為,他們將會支持姊小路家反抗外來勢力的入侵。

雖然以武田信玄的名聲這樣指責以義理著稱的上杉景虎,多少讓人感覺到有些可笑,但是當這一消息傳出之後,一時間飛彈、甲斐、信濃以及越中、越后地區的諸多大小勢力,還是紛紛受到了影響,各自開始了站隊。

哪怕天氣越發寒冷,今年他們都暫時無法動兵了,但是可以想像的是,來年必定要有一場大戰。

當然了,想要正式開戰的話,起碼還得小半年,冬天三個月就不說了,就算是到了春天,農夫出身的足輕們還要以種地為優先。

否則姑且不說農民們自己不可能放棄土地去打仗,各地的大名和武士們也萬萬不會這麼愚蠢的,因為農民種地后的所得大半都是他們的,這也是沒有職業軍隊的局限性。

不過,這樣一來,已經擁有數千名職業步兵的淺井家…

但是不管怎樣,在諸多勢力紛紛站隊的時候,淺井長政已經決定站在上杉家的一方了,並且他也派出了使者。

就算不提他當初在京都之時和對方的良好會面,他本人對於上杉景虎也是十分欽佩的。

在充滿陰謀、背叛與下克上的戰國時代,像她這麼不為一己之私,只為義理而戰的人,是整個尼朋都獨一無二的,哪怕淺井長政自己都做不到這麼無私。

尤其她還是一名姬武士,這就越發難能可貴了。

她的存在,對於越后甚至尼朋的許多武士和百姓都有一定積極的意義,他也不希望她敗於野心勃勃的武田信玄之手。

武田信玄一生從十六歲上戰場后,截止到目前為止,比較大的戰鬥大約打了四十場。

在這些戰爭中,全都是進攻,大多數是攻城戰,並且以勝利而告終。

除了和上杉景虎的數次交鋒未曾大獲全勝,以及村上義清互有勝負以外,只有在面對上野·箕輪城的長野家時有兩次落敗,就是不知道和鎮守其中的劍聖上泉秀綱有多大關係了。

這個戰績,實在是堪稱恐怖。

值得一提的是,他雖然多次宣稱孫子所倡導的;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動如山,是他武田家兵法的十六字真言。

但實際上武田信玄的攻城手法,卻大多是以強攻和困城為主,有時為了一座城池甚至要付出幾個月的時間,不攻陷就決不退兵。

這一點不僅與《孫子兵法》之中攻城為下的主張大相徑庭的,更是和淺井長政的軍事信條完全不符。

不管是在對抗六角家還是齋藤家,淺井長政都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宛若雷霆一般,攻勢極為迅猛,直擊敵人要害,並且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徹底決定了戰局最終的走向。

至於剩下的逐漸平定各地,以及諸多戰後事宜,他通常都不再具體負責,而是交由島左近等部下繼續進行。

但是無論如何,眼看着自己也有可能與對方交鋒的機會,要說淺井長政一點都興奮那是不可能的,對方畢竟是大名鼎鼎的「甲斐之虎」啊!

隨着時間的推移,很快加藤段藏也帶着忍者們找到了那些鼠人忍者的蹤跡,並未太過出乎意料,它們是尼朋最大的據點,正是在飛彈國。

淺井長政得到了回報之後,第一時間就派人把這個消息送到了伊賀,百地三太夫的伊賀忍者和這些鼠人糾纏了數月,雙方早已經結下了深仇大恨,倒是有機會見識見識他們的真正力量了。

接着他又把得自齋藤義龍的有動刀,在眾人面前,親自賜給了屢次建立功勛的大將島左近,命其在自己不在的時候,統帥美濃境內的全部大軍,並且有臨機決斷之權,由竹中半兵衛、沼田祐光以及明智光秀等人共同輔佐。

雖然眼下臨近入冬,今年幾乎不可能再有戰事了,但是仍然要有所戒備,而且收編原本美濃的武士和足輕們,以及以稻葉山城和鷺山城為中心,組建守備和巡邏隊等也都需要時間。

齋藤龍興雖然攜帶着齋藤家數代積攢下來的財富向東逃遁了,但是卻並不是所有武士都會隨行,他一個新上任的大名還遠遠沒有這份號召力,更何況他還放火燒了稻葉山城。

在這種混亂的情況下,難免會有些意圖趁火打劫的蠢貨存在,所以島左近的任務其實是很重的。

同時他也給他們稍微下達了一個指令,免得他們過於無聊。

由於齋藤家新任家督齋藤龍興,以及美濃三人眾最後一人的氏家卜全,全都在美濃東部做起了縮頭烏龜,淺井家的力量暫時夠不到那邊,接下來一段時間內主要目標將是不破光治。

對此安藤守就、稻葉一鐵,甚至是竹中半兵衛,都主動請纓,想要替他解決這個麻煩。

無關其他,實在是不破光治太過招人厭惡了。

不破光治一直野心勃勃,想要拉美濃三人眾中的一人下馬,然後自己取而代之,這自然大大得罪了三人眾。

同時他在美濃的居城-不破城,也與竹中半兵衛重治的菩提山城相鄰,兩家之間一直都存在着極為嚴重的領土糾紛。

竹中家的勢力弱小,遠遠無法和對方相提並論,在竹中半兵衛成長的過程中,他父親不止一次為此憂慮嘆息,早已經積累下了許多仇恨。

但此一時比一次,現在既然有了這麼好的機會,哪怕是淡薄名利的竹中半兵衛,也忍不住想要出口惡氣了。

有這三人聯手,更有整個淺井家為後盾,根本無需淺井長政關注,距離不破光治的敗亡也不過是個時間的問題而已。

諸多家臣們都在忙碌,淺井長政則忙着完善他之前就想拿出來的呼吸法。

基於他目前所掌握的力量,他已經成功的完成了火之呼吸法和土之呼吸法,並且已經傳給了最親近於他的島左近、寧寧、宮部繼潤,以及淺井家的一門眾,以及新城裏的馬迴眾中的諸多精英武士等。

目前來看,效果十分良好,大概是由於天地靈氣的不斷復甦,他們修鍊的效率也大大的提高了,很快就有人能夠感受到天地之間的能量,並且藉此強化自己的身體。

雖然因為時間短暫,他們暫時還用不出任何特殊力量,來展現自己與普通的武士的不同,但是相信隨着時間的推移,那不過是個早晚的事情。

所以他一邊完善剩下的水風雷等呼吸法,一邊也將目前的兩種初級的呼吸法傳給了無明,讓她教給一眾殺鬼隊和楚葉矢眾,好提高他們的戰鬥力。

雖然楚葉矢眾目前並非從屬於他,但是對於這些一心討伐妖怪,不求回報的人,他覺得有必要支持他們。

無論如何,凡是與作惡的妖魔為敵,都值得他特別對待了。 「怎麼樣?現在相信了吧?」穗乃宇看著誘宵美九一直盯著自己某處發獃,也提醒了一下誘宵美九。

穗乃宇的聲音,將誘宵美九從回憶迅速拉回了現實。

「信了。」誘宵美九點了點頭,眼見為實,穗乃宇確實是他自己所說的那樣。

再也沒有理由反駁了。

「真的信了?你不摸一摸?」穗乃宇似笑非笑的看著誘宵美九。

「哦?你確定?」誘宵美九的聲音平靜的讓人聽不出來情感。

「那還是算了吧,我只是開個玩笑。」穗乃宇訕訕的笑了笑,不知為何,他總有種答應了就會後悔終生的感覺。

「說吧,什麼要求。」誘宵美九此刻已經緩了過來,再一次的坐在了沙發上,猶如一位高不可攀的女神。

聽到誘宵美九的話,穗乃宇也兩下穿起了衣服看著已經恢復女神模樣的誘宵美九,「那就實話實說了吧,其實我有著封印精靈靈力的能力,你也看到了,身為精靈,有多危險,所以說你懂的。」

拋了兩下媚眼,穗乃宇靜靜地看著誘宵美九,既然誘宵美九答應了賭注,那麼他覺得誘宵美九應該會答應的,就算不答應,那自己也有最後的絕招!

「你想讓我被你封印?」誘宵美九看了一眼穗乃宇。

封印精靈靈力的能力?真是稀奇啊。不過穗乃宇的意思是讓自己成為普通人嗎?絕對不要!本來還覺得穗乃宇提的條件如果不算太過分,自己還打算答應的,但現在,果真是自己想多了嗎?

「被封印之後,你就不用再擔心被AST和DEM社追殺了,就像今天的那件事,多危險啊,多血腥啊。」穗乃宇一臉的心有餘悸。

「這個就不用了,我自有辦法,我現在不是過得很好嗎?」誘宵美九攤了攤手,自己的天使可不是強在戰鬥啊,而是在控制人心上!

聽到誘宵美九的話,穗乃宇也就知道了誘宵美九的意思了,拒絕啊,果然還是拒絕了。

沒辦法了,果然只有美男計了啊,不對,是美女計!

雙馬尾啟動!

穗乃宇再一次的直接化身雙馬尾蘿莉,高坂穗子~(突然感覺這名字還行。。以後要多寫還是少寫思考思考)直接出現在了誘宵美九的面前。

「你這是?」誘宵美九見高坂穗子的出現眼前一亮,但還是疑惑的問道。

「你知道封印精靈靈力的方法是什麼嗎?」高坂穗子淺笑著看著誘宵美九。

「什麼?」誘宵美九被高坂穗子的笑容給笑的有點心虛。

「接吻哦。」高坂穗子的嘴唇抿了抿,看著誘宵美九。

誘惑我嗎?你以為我誘宵美九吃這一套?

「好吧,那就封印吧!」誘宵美九看著高坂穗子,話脫口而出。

「乖,來親親。」高坂穗子笑了笑,直接走到了誘宵美九的面前,抱住了誘宵美九的頭。

mua!

重重的一下,高坂穗子直接親了誘宵美九。

誘宵美九,封印成功!

被高坂穗子親吻封印,誘宵美九的靈裝也直接消失不見。

而高坂穗子也直接變回了高坂穗乃宇。果然變性什麼的,還是有點奇怪。

現在的穗乃宇,系統面板,再一次的上漲!

名字:高坂穗乃宇

性別:男

年齡:15歲

兌換點:19322

綜合戰力:101200

技能:漢語高級精通、日語高級精通、劍術技巧高級精通、視野消除、存在消失、

初級鋼琴精通、空間移動LV6,五視萬能、編程精通、配音精通、天霧辰明流、畫技天賦高級、

精靈封印、天使:灼爛殲鬼(劣),天使:鏖殺公(劣),天使:贗造魔女(劣),

天使:冰結傀儡(劣),天使:絕滅天使(劣),天使:颶風騎士(劣),天使:破軍歌姬(劣)。

物品:神光棒,艾斯特。

從者:saber。

稱號:無。

不僅僅是兌換點多了一萬,戰鬥力則是多了12000,戰鬥力直接突破到了10W!10W啊!從當初的戰五渣,一直到現在的10萬,穗乃宇的內心是複雜的。

而且還完成了一個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