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0
  • 0

第三賽段——49進44。

由進入49強的選手通過投票的形式,選出八組組長。

……

康德安越看越激動。

第四賽段……

第五賽段……

第六賽段……

第七賽段……

第八賽段…… 果然,剛一進京,柏輕音就察覺到了不對勁,這種凱旋而歸的事情,即便是在國喪期間,也不至於一點動靜都沒出,甚至道路兩旁的百姓,看他們的眼神都帶著怪異。

「你有沒有感覺有點不對勁。」

柏輕音小聲與魏治洵交流。

魏治洵顯然也是注意到了柏輕音說的事情,眉頭緊皺著。

「閑王殿下,我奉陛下旨意前來抓你回去面聖,還望閑王殿下配合,不要為難卑職。」

站在他對面的官員臉上帶著淺笑。

魏治洵的臉黑了下來:「我才剛進京,不知道我的好哥哥要以什麼罪名逮捕我?」

他勒著韁繩的手青筋暴起。

「通敵叛國罪。」

站在他面前的官員不卑不吭。

「放他娘的臭屁,我們在邊關奮勇殺敵,怎麼可能通敵叛國,這是污衊。」

那官員也不解釋,笑著道:「這您還是去陛下面前解釋吧,下官只是奉命辦事而已,來人,將閑王拿下!」

魏治洵已看情況便知曉,事情已經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了。

他單手護住柏輕音,隨身暗衛將那幾個兵將擊退。

柏輕音被魏治洵單手抱住,飛快地從京城撤了出來。

莊子里,魏治洵閉著眼睛,柏輕音在給他包紮手臂上的傷口。

兩人詭異的沉默。

門口有暗衛把守。

這院子不算大,卻是安全的。

「王爺,得到消息了,陛下已經下令全城搜捕王爺,並且已經張貼了告示,說王爺你通敵叛國,現在京城是沒法待了。」

魏治洵沒說話,柏輕音讓暗衛先下去,自己坐在了他的旁邊,握住了他的手。

「這件事不是進京前就有想到嗎?」

「可我沒想到,魏治庭他竟然會這樣心狠手辣。」魏治庭咬牙切齒。

他是保家衛國,不是通敵叛國,就為了那丁點的權利,白的也給說成黑的。

「現在怎麼辦?京城咱們不能冒險闖入,咱們的人不是說了,京城現在都是魏治庭的人,誰敢不聽他的話,格殺勿論。」

柏輕音捏著眉心,京城不能多待,這莊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魏治庭的人發現。

她不想沒死在邊關,卻死在了權利鬥爭的自己人手裡,那太可笑了。

「回平城關,平城關都是咱們自己的人,就算他想抓人,他的人也到不了平城關。」

魏治洵的眼睛睜開,既然京城待不下去,那就換個地方。

柏輕音倒是沒有別的想法,點點頭:「決定了便快些動身,京城怕是並不安全。」

「嗯,讓咱們的人休整一下,接下來都要快馬加鞭的往回趕,盡量避開較大的城市。」

和魏治庭做了這麼多年的兄弟,魏治庭是什麼樣子的人,他心裡還是很清楚的。

既然他已經打算對自己出手了,那不除掉自己,或者把自己逼出去,他是絕對不會收手的。

柏輕音抱住他,她明白,先帝雖然和魏治洵關係不好,可到底那是魏治洵的父親,所以他心裡還是在意先帝的死的。

不然,他也不會這麼急著回京。

只是魏治庭做事著實太過心狠手辣。

回去的路上比來的路上更趕,好在走到一半,便遇到了大軍,在魏治洵的帶領下,大軍跟隨他回了平城關。

等到他們回到平城關后,不過短短七日的時間,整個大魏便已經傳遍魏治洵通敵叛國的事情。

平城關的守將和蔣雲哲在聽說了這件事情后,紛紛為魏治庭表示憤怒。

「我們在邊關拋頭顱灑熱血,他在京城坐享滔天富貴,偷了皇位竟然還好意思污衊我們通敵叛國?真要特娘的通敵,勞資至於死那麼些個兄弟?」

一個將領紅了眼眶,他是真沒想到,他為了這個國家付出那麼多,可轉頭,新帝就將屎盆子扣在他們的頭上。

「就是,咱們殺回京去,取了那皇帝的狗頭,他不是說我們通敵叛國嗎?那我就叛個給他看看!」

柏輕音知道,這會兒大家都在氣頭上,拉也拉不住這火,因此也並不勸說什麼,只是坐在一旁默默的聽著。

「這件事情殿下怎麼看?」

蔣雲哲還算理智,他很清楚,眼下京城是不可能回去的,平城關易守難攻是個好地方,與其回京受那份窩囊氣,倒不如在這邊自立為王。

想著大魏那腐敗的朝堂,就算回去了,若想整改,只怕也要耗費一番心血。

倒不如直接從零開始。

顯然魏治洵也有此想法,在聽到蔣雲哲的詢問后,他也不賣關子,直接說了自立為王四個字。

其他將領一聽自立為王,瞬間熱血沸騰。

「好!就應該自立為王,勞資辛辛苦苦給他們守個屁的江山,現在讓他們自己去守吧!」

「就是,咱們平城關自成一國,自給自足,一樣快活,更何況大魏三分之一的兵馬都在咱們的手裡,真要開戰,弄死他娘的。」

隨著魏治洵一聲令下,平城關很快更名為新朝。

平關城閑王與大魏斷絕往來,自立為王的消息很快便傳進了京城。

魏治洵將奏摺仍在地上,臉上的笑容扭曲。

自立為王,魏治洵,朕倒是小瞧了你,不過朕倒要看看,你在那彈完之地,如何與朕這泱泱大國相爭。

他很期待沒有大魏庇佑,魏治庭被周圍小國蠶食殆盡的場景。

捨棄一個平城關,他沒了最大的敵人,這比買賣,對魏治庭而言,值,太值了。

另一邊,魏治庭自從宣布脫離大魏后,整個人開始忙碌了起來。

他從未做過皇帝,從前雖然是做閑散王爺,但是管理的政務並不多。

在平城關打仗的時候,平城關的政務有當地的官員來負責,而營帳里的事情,則是有柏輕音來管理。

現在他忽然登上這個位置,但對於如何管理一個國家卻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經驗。

柏輕音看著埋頭在奏章堆里的魏治洵,也是一陣心疼,可總要度過這個時期不是嗎?

「喝杯茶休息一下,你已經看了兩個時辰了,眼睛會疲勞的。」

柏輕音在後面給他揉著太陽穴。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水蓮嫂子已經不怎麼吃花枝嫂子的洗腦,甚至有些被同化成了趙青葵的迷妹,處處下意識地去維護小葵花。

被水蓮嫂子一懟,花枝嫂子不再說什麼,可還是覺得得哪裏怪怪的。

但是大部隊已經回去,她又不好留下做研究,只能暫時按下心中的疑竇,回去踩縫紉機。

而此時竹筐嫂子和竹筐侄女已經把庫存給搬下來重新鋪貨。

趙青霆雖然很想幫忙,但一是上班時間快到了,二是他沒插過手不知從哪裏幫起。

而且他發現自己對店鋪的熟悉程度甚至不如司寧。

趙青霆很是懊惱自責。

不過此時的趙青霆並不知道店裏被飛天大盜光顧了,他以為是有人來搞破壞把店給弄亂了。

可是他們搬來這裏唯一交惡的只有大伯一家,如果非要說有人會來搞破壞那只有一個人——劉大明。

趙青霆抿著嘴攥緊了拳頭,趁所有人沒注意,默默地隱了出去。

司寧餘光看到趙青霆悄無聲息地離開,雙眸微蹙。

雖然這裏也亂的很,但司寧相信趙青葵一定能掌控好局面,故而他也跟着趙青霆離開。

而此時的趙青葵並沒有留意到哥哥離開了,她深吸一口氣,把面上的焦躁不安全都揮開,重新換上專業的笑臉。

不急不緩的走到門口,走到客人的面前。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她看到了表姑媽,也看到了昔日忠誠的顧客,甚至還看到大主任、郭店長的身影。

看着這些熟悉的人,趙青葵沒來由的眼眶一熱。

大家看到趙青葵也不知為何就是忍不住鼓起掌來,這種感覺就像看到領導上台講話要鼓掌似的,幾乎成了反射性動作。

口罩下的小姑娘果真如她們想的一樣漂亮。

「小葵花我們可算見到你的模樣了。」

「今天我穿了你做的衣服來,等會記得給我優惠啊。」

「我也穿來了。」

「我的都快穿舊了,就等著買新的呢。」

……

眾人七嘴八舌氛圍仍歡騰快樂。

被她們感染,趙青葵壓下心中複雜的情緒,對着眾人鞠了一個深躬,再抬起頭時,臉上已經笑靨如花。

「經歷了漫長的等待,小葵花工作室終於迎來開業的日子。很抱歉,因為一個小小的意外,沒能讓小葵花工作室在第一時間用最精神飽滿的狀態跟大家見面,請大家給我們十五分鐘,店鋪很快就能整理好。」

「等待是值得的。」郭店長在人群中說了一句,他的話也立刻獲得在場客人的認同。

「對,這麼久都等過來了,十五分鐘算什麼。」

「對呀,我們經常看你鋪貨,今天也算是首尾呼應嘛。」

「不過今天到底怎麼回事?怎麼裏頭亂糟糟的?如果遇上了困難就跟我說,我幫你出面解決。」

大家都特別的理解,好像趙青葵不當眾鋪貨反而不習慣,惹得趙青葵又是一陣感動。

「再次感恩大家對小葵花的包容和理解,正是有了你們的支持,小葵花才從一無所有走到今天。」

。 「我沒什麼事兒,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那就是一個意外,我事可以解釋的,你冷靜冷靜!」

見陸知衍怒氣沖沖的走進休息室,喻言就暗叫不好,這誰頂得住啊,得趕緊想個辦法,要不然肯定丟工作呀!

陸知衍沒有說話,伸出手探探她的額頭,是燙的,這明顯就是在發燒啊,還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簡直叫人不知道該怎麼教訓的好。

陸知衍不說話,喻言也不是很敢說話,怕自己說的不對又惹怒了他。約莫過了一分鐘之後,陸知衍才面無表情的開口:

「現在開心了?把自己弄的生病了,心疼的人是誰?」

「是你是你!老公~我錯了,你不要生氣,這就是一個意外,除了這件事以外,我做的都超級棒的,你可以看看新出的代言,肯定會叫你稱讚連連!」

此時此刻,講道理肯定不管用,喻言十分清楚怎麼對付陸知衍的小脾氣,這種時候,撒嬌是最有用的,只要語氣夠軟,陸知衍消氣就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