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6
  • 0

然後滿清又加了幾種雜稅,如浮收、火耗之類的,直接稅收翻倍,兩者的差別可說是天差地別了。

「不過朕有言在先,朕時常聽到下面的人會多徵收各種苛捐雜稅,朕此番減稅和永不加賦是為了讓百姓們修養生息。」

朱由校突然臉色嚴肅地說道:「爾等必須將朕的旨意傳達到每一個老百姓耳中,而且不得再有苛捐雜稅之事。」

「待曹大伴回來后,朕會讓曹大伴派遣東廠的人深入民間調查,若是有人敢陽奉陰違,屆時不要怪朕不留情面!」

「臣等遵旨!」

聽到朱由校的話,文官們紛紛心中一凜,如果朱由校真讓曹毅監督的話,想要陽奉陰違就得好好考慮了。

別的不說,單單想要瞞過東廠的耳目就不太可能,一旦讓曹毅抓到把柄,丟官都是輕的!

7017k 席雷臉上掛不住,惱羞成怒,「這特么不是重點!重點是以後老子是顧家的女婿,老子去哪兒都能橫著走!」

「噗嗤!」許洲寒再次笑出聲,揶揄道:「上門女婿不止能讓你橫著走,還能讓你學會怎麼伺候公婆!」

「靠!許洲寒,你今天完了——」

席雷暴怒的話音未落,兩人再次扭打在了一起。

其他人對於這樣的打鬧並不在意,繼續喝酒。

陳雲致把酒杯舉向褚臨沉,說道:「沉哥,雷子剛才說得對,兄弟之間義不容辭,沒什麼好謝的。不過,有件事我還是得謝謝你。」

褚臨沉薄唇微抿,若有所思地看著他,似乎猜到了他要說的是什麼。

在他還未開口之前,先行說道:「你家的事……你要謝的不應該是我。」

「我明白。」陳雲致晃了晃手裡的酒杯,唇邊露出一抹無奈的笑,說道:「是嫂子。」

這兩個字一出口,包廂里的氣氛瞬間有了微妙的變化。

就連那鬧得正歡的席雷和許洲寒,動作都不自覺地收斂了一些。

記住網址et

陳雲致自顧自地說道:「為了幫助我奪回繼承權,當上陳家的掌權人,嫂子沒有在意自己的名聲,陪我演戲。也是她勸服褚雲希,和我裡應外合。沒有她的幫助,我又怎能順利地走到今天……」

「沒錯,咱們嫂子就是棒!所以那些說什麼嫂子背叛沉哥、背叛褚氏的狗屁消息一出來,我雷子第一個不相信!」

正跟許洲寒掐得火熱的席雷,忙不迭插了一嘴進來。

說到跟秦舒有關的話題,他也懶得繼續跟許洲寒鬧了。

抽身而出,氣喘吁吁地挪到了褚臨沉身邊。

一貫嘻哈的臉上,難得露出了幾分沉重,「沉哥,嫂子這一走,你千萬別太難過……葬禮的事兒,我們哥幾個會幫忙打點,一定讓嫂子走得風風光光!」

陳雲致也是附和地說道:「是啊沉哥,嫂子的葬禮就交給我們吧。」

褚臨沉從京都帶回了「秦舒」的骨灰盒,但為了自己的計劃,他並沒有告訴所有人實情。

包括褚家人在內,所有人,都以為秦舒已經死了。

死在京都,化成了一抔塵灰。

「這件事,我已經安排好了,你們不用管。」

褚臨沉看了幾人一眼,對上他們疑惑的目光,好整以暇地說道:「我還有另外一件事,需要你們的幫助。」

作為褚臨沉身邊最熟悉他的朋友們,他們知道,沉哥絕對不會輕易地向他們求助,現在他既然主動提出來了,肯定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幾人不自覺地挺了挺背脊,等著他開口。

褚臨沉把褚氏挪到京都發展的事情,告訴了他們。

席雷驚訝地張大了嘴巴,隨後,整張臉就垮了下來,「別啊沉哥,我這跟顧家的聯姻才剛提上日程,你就要去京都,我跟不上你的節奏啊!」

「我沒想過讓你跟我去京都,你好好留在海城,籌備你的婚姻大事。」

褚臨沉對他說完這句話,將目光轉向了另外幾人,最後落在賀斐身上。

他沉聲說道:「賀斐,你以前是在京都起家的,雖然你後來解散了組織,但是以你的號召力,把他們重新召集起來,應該不是難事?」

賀斐點了點頭,卻問道:「你真要把褚氏轉移到京都?」

「沒錯。」褚臨沉給了他一個篤定的回答,同時也是打消其他幾人心裡的不確定。

他繼續對賀斐說道:「本來你和寧清若剛有了自己的孩子,應該多費心照顧家庭。但我這次時間緊迫,要儘快讓褚氏在京都立足,我需要你的幫助!」「疼疼疼……沒人告訴我進來是從天上掉下來啊。」蘇雲兮扶著額頭顫顫兢兢的說道,表情也是一陣后怕。

「意料之中罷了。」糖豆從包里探出頭來,四處瞅了瞅,驚嘆道:「這就是石板內部的世界嗎?沒想到小小一塊卡帶居然隱藏着這麼一副天地。」

蘇雲兮支撐著爬了起來,緩了緩,喊道:「別看風景了

《成為訓練家一點也不難》第二百四十五章給林時報仇!花突然的嘆氣讓周圍三人的目光都朝它這裏看過來。

「沒事。」花隨便應付了一句,然後將話題拉了回去,「我看她家裏的情況,她很喜歡喝酒,而且到了酗酒的程度……」

「而且看卷宗上其他靈鳶衛的說法,她是因為經常喝得不省人事才不出來巡視的,似乎和你說的不一樣啊。」婉兒也摻了一嘴進來。

《綻靈記》第043章.節外生枝 奶奶的臉龐笑成一朵花,鍋鏟來不及放下:「小夥子多大了?叫什麼名字啊?家裡是哪的?」

「奶奶!」林閬急忙打住,撒嬌道:「我餓了,飯做好了嘛?」

奶奶目光不離他,上下看完左右看,像是在觀賞動物園裡跑出來的稀有動物。

「知道你餓了,屋裡給你放著餅乾。我再炒兩個菜,你快帶朋友進屋歇歇!」奶奶和藹地囑咐,進廚房時又回頭看了看,笑容里滿是欣慰。

林閬心裡嘆氣,奶奶鐵定是多想了。一抬眼,戚洺聞滿面笑意。

她挑眉道:「你看看,我家這條件,你肯定住不習慣。晚上有各種蟲子會爬到床上,院子里還有老鼠跑來跑去。你還是去縣裡住酒店吧!我把你送到村口等車,再給你點錢。」

戚洺聞嘴角翹起,隨即大步邁向廚房:「奶奶,我能在家裡住一晚嗎?」

林閬梗住,戚洺聞不忘回頭對她眨眼。

小廚房裡,奶奶把鍋蓋蓋上,在圍裙上擦了擦手,笑著走到門口:「就住家裡!哪也不去,奶奶給你做好吃的!」

「謝謝奶奶。」

戚洺聞轉過身來,得意地笑。

夜幕漸漸落下,星星蠢蠢欲動。

林閬從缸里舀了一瓢水倒進臉盆里,燈光在盆里盈盈發亮。

戚洺聞剛要把手放進去,被她攔住:「等一下。」

林閬進廚房端出水壺,向盆里倒了一些熱水,伸手摸摸:「好了。」

她將水壺放回去,出來后發現戚洺聞對著盆子發愣。她走上前,戚洺聞側過頭:「一起洗。」

一個臉盆,兩雙手緊緊交纏。

林閬想抽回手,戚洺聞道:「別動,好好洗。」

「放開!」一陣水花撲騰起來,林閬終於脫手。一轉身,奶奶拿著毛巾站在後面。

戚洺聞也是一愣,老人家笑得眼睛眯成了線:「擦擦手,吃飯了!」

大屋裡,白熾燈照亮桌上的飯菜,玉米糊冒著熱氣。

奶奶把一盤饅頭端進來,然後坐在椅子上慈愛地端詳兩人。

戚洺聞禮貌開口:「奶奶,我叫戚洺聞,二十八歲,西市人。您可以叫我小戚,今天來得倉促沒帶什麼禮物,實在抱歉!今天辛苦您了。」

林閬一口飯嗆住,他說得謙遜從容,毫無心虛之態。

「小七呀!別客氣,多吃點菜!」奶奶說著給他碗里放了些土豆絲。

「比我家優優大四歲。」奶奶笑容可親,「大點好!知道疼人。」

「奶奶!我們只是朋友!」林閬立即辯駁。

奶奶不理會她,笑著對旁邊人道:「小七啊,嘗嘗奶奶做的玉米糊,大城市來的,沒喝過吧?」

戚洺聞心情愉悅,端起碗嘗了一口,燙住后還是咽了下去。

奶奶笑:「慢點喝,不急。」

林閬嘆氣,去廚房給他拿來一個勺子。

奶奶繼續刨根問底:「小七,你是做什麼的?家裡幾口人呀?」

林閬哭笑不得。奶奶說得很慢,眼睛沒離開過他。

戚洺聞放下筷子,回答:「我從事管理工作。家裡,四口人。除了父母,還有一個大哥。」

奶奶滿意點頭,又給他夾了些菜。戚洺聞碗里堆得像小山一樣。

林閬見奶奶還要追問,迅速掰了一小塊饅頭放到奶奶嘴裡。

「奶奶,表姐的婚禮準備怎麼樣了?」林閬轉移話題。

「都弄好了,聽你姑姑說男方那邊花了不少錢,後天要在飯店請客,有專門的車來村裡接咱們。」

奶奶伸手摸了摸林閬的頭:「看看你姐嫁的多好!奶奶啥時候能等到你出嫁啊!」

林閬臉一紅,為奶奶夾菜:「別說我了,我還不想結婚。」

一筷子打在了林閬的頭上。奶奶收起笑容:「你都多大了?這要擱以前早生兩個娃了!優優,奶奶年紀大了,盼星星盼月亮,就盼著你找個好人家好好過日子啊!」

「奶奶,實不相瞞,我在追求林閬。」

戚洺聞彬彬有禮,語氣誠懇表情認真。

空氣忽地凝固,奶奶又驚又喜。

「戚洺聞!」林閬站了起來,指著門外:「你現在就走!」

奶奶皺了皺眉,又看看他倆。孫女第一次帶朋友回來,還是個帥氣有禮貌的小夥子。小夥子大大方方的,人瞧著實誠。

只是她這孫女,估計是害羞。不行,她得幫孫女看準了。

「沒大沒小的,趕緊坐下!」奶奶斥責,林閬不情願地照做。

「小七,我家優優是個好孩子,從小吃了很多苦。我做夢都想讓她遇到好人家,有個男人心疼她。我瞧著你人也不壞,但不能把孫女隨便交給你啊!」

奶奶說得眼眶泛起淚來,想起一些艱難的日子。

戚洺聞匆忙站起來,向老人家俯身,坦誠道:「奶奶,我對林閬是真心的。」

柜子上的鐘錶滴答答,時間彷彿慢了下來。

一頓飯後,林閬陪奶奶在廚房洗碗。

房頂垂下的燈泡照出柔和的光,奶奶的後背佝僂許多,歲月對老人太過殘忍。

「奶奶。」林閬輕輕趴在奶奶的後背上,像兒時一樣緊緊貼著溫暖。「等我買好房子,我們就離開這裡,我一定讓您好好享福!」

「優優,我的好孫女。奶奶住得挺好的,你給自個攢著錢,往後日子長著呢。」奶奶欣慰地拍了拍她的手,又說道:「奶奶了解你,你要是對人家小七沒意思,就不會帶他來咱家了。」

林閬的雙手頓住,嘴唇微張說不出話。

奶奶放好碗筷,解下圍裙擦了擦手,聲音壓低:「小七知道咱家的事兒嗎?」

林閬搖搖頭,奶奶感覺到了,沉沉地嘆了口氣。

房間里,戚洺聞站在燈光下,仔細端量牆上掛著的照片。

他看到了在奶奶懷裡的小林閬,系著紅領巾,臉上還有嬰兒肥,笑得眉眼彎彎。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鏡面傳來冰涼的觸感。

林閬的家,簡單不失溫馨。衣櫃和桌子有些年代感了,小板凳擺在牆角。

戚洺聞移動兩步,感覺屋子已到了頭。他站的地方算是客廳,左右兩邊各有一個木門,應該是兩個房間。

他觀察著屋子裡每一件傢具,想象著林閬生活的痕迹。

「小七,今晚上你睡優優的屋裡。我前兩天把被子曬了曬,剛換的床單!」

奶奶走進來,笑容和藹可親。

「謝謝,麻煩您了。」戚洺聞禮貌道謝。

奶奶推了推林閬:「帶小七去屋裡看看!」

林閬打開右邊的門,手一伸按下快關,小房間里明亮清楚。

戚洺聞不禁喜悅,邁步踏進林閬的「閨房」。意想中的整潔,意料之外的擺設。

一個女孩子的房間,貼滿了各種恐龍的畫報。

小床上鋪著素色床單,塞滿書的小木架擺在旁邊。房間里簡簡單單,戚洺聞卻感覺走進了秘密花園。

「你喜歡恐龍?」

戚洺聞停步牆邊,恐龍的頭上戴著一頂王冠,黑色筆畫得歪歪斜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