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3
  • 0

江意寧似是感受到蕭玉寒的敵意,擺了擺手說道:「我和他們不一樣,你最好還是把劍收起來,我不是你們人族的敵人。」

蕭玉寒停下腳步,問道:「此話何意?」

突然,江意寧以一種奇妙的手段突然消失在原地,直接出現蕭玉寒面前,抬手一指點在蕭玉寒的眉心,「你不是我的對手,但我不會傷害你們,雖然我是魔徒,但請你相信,我不會成為你的敵人。」

蕭玉寒感受到這個女人的氣息很是強大,不過她的靈氣波動卻是隱隱蘊含著幾分大道的韻律,聖潔威嚴,說她是魔徒好像也和蘇離還有之前見到的那位九尾妖狐不一樣,眼前這位女子更像是某位避世不出的道家修行者。

蕭玉寒也意識到自己不是她的對手,索性收起了劍,暫且打消動手的念頭。

「那你到底是什麼人?」

江意寧笑道:「在天魔澗,我是造化聖君,但在人族,我就是江意寧,一個敬畏天道的修行者而已。」

「造化聖君?天魔澗到底是怎樣的存在?」蕭玉寒追問道,他感覺到這個女人還能交流,試圖問出更多有用的信息。

「那裡……就是一個牢籠,所有人終其一生都無法逃離,至於造化聖君,就是一個稱謂而已,天魔澗的高階魔徒中有十人擁有著絕對的實力,其中最強的那位便是所有魔徒的主人,不過……她沒辦法掌控我,於是我回到了中原,所以,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什麼人了吧?」

蕭玉寒想了想說道:「天劍宗,蕭玉寒。」

「我是問,你到底是什麼人,蕭玉寒不過是你的身體,你的靈魂又是什麼人?」

蕭玉寒一怔,這個女人是知道自己是穿越者嗎?莫非是蘇離的同夥?可仔細思索一番她卻是問自己到底是什麼人?難道只是發現自己並不是蕭玉寒?

當即說道:「我聽不懂你的話是什麼意思。」

江意寧手捏印決,憑空畫出一幅太極圖,隨後說道:「我可以推演你的來歷,自然就知道你不是蕭玉寒,只是那樣有些損耗修為,所以你若是願意如實相告,興許我們可以繼續交流。」

蕭玉寒沉默了起來,他不知道這個女人為什麼能有這樣的手段,但看起來她不太像是敵人,若是敵人恐怕會跟自己廢話這麼多。

猶豫了片刻他還是有些謹慎的說道:「我的確不是蕭玉寒,你可以理解為奪舍。」

江意寧思索片刻,隨後搖了搖頭說道:「和奪舍不太一樣……誒……不對……」

話音一落,江意寧運功推演,片刻后眼神中閃過一絲驚訝,隨後笑道:「原來你和她是一樣的人……哈哈哈……看來我們真的可以成為朋友!」

蕭玉寒愣在原地,「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張凡把頭一揚,「我是小人物,登報來肯定西醫,也不會有什麼影響,但我可以幫你治病。」

「幫我治病?我有什麼病?你別拿子虛烏有的事來搪塞。」莫教授道。

「你有病!」

「什麼病?」

「現在不說,等你求我時我再說。」張凡神秘地笑著。

「你真是個騙子,騙了鞏家,又要騙我,我豈是你騙得的?夢想!」莫教授說罷,轉身走掉了。

張凡拿過紙筆,刷刷幾筆,寫了一個方子,遞給鞏老,「派人速去城裡把這幾樣葯抓了。」

鞏老將軍把方子遞給警衛,警衛拿著藥方匆匆離開了。

「院長,」張凡轉身對院長道,「能不能配合一下,派人去山上割幾捆艾蒿來?」

院長道:「這個好辦,我馬上派人去割。」

「還有,我還需要一捆黃柏樹皮。」

「這個也好辦。這附近山上有黃柏林,派人去剝一些來就成了。」院長道。

午飯之後,張凡睡了一小覺,醒來時,草藥、艾蒿和柏樹皮都準備停當。張凡叫人放了半浴缸38度的溫泉水,將配好的草藥和柏樹皮放進去,浴缸旁邊剛放了兩個瓷盆,艾蒿放在裡面點燃,冒出陣陣刺鼻的白煙。

這一切準備好之後,叫鞏喬進到浴缸里躺下,泡在水裡,然後,叫眾人退出房間。

張凡悄然取出一隻小瓶,從裡面倒出一丁點狍犴茸粉末,放進浴缸里,攪拌了一下,說:「鞏兄,你閉目養神就是了。注意別睡著,以免嗆了水。你看著鐘錶,每隔一個小時,你可以出來休息五分鐘,一直到明天上午。」

「好的,我聽你的,張哥。」

鞏喬自打一見張凡,就對他充滿了好感。一方面聽到孟老講過的張凡的神奇事迹,另一方面,他覺得兩人格外投緣,可以成為好兄弟。所以,他對張凡的安排毫不懷疑,充滿信心。

張凡安排好這些之後,便走出房間,去找孟津妍。

孟津妍正在和爺爺談論張凡,見他進來,忙給他剝了一隻香蕉,道:「張凡哥,莫教授那麼大個人物,怎麼說話一點都沒修養。」

張凡玩笑地道:「三代才能出貴族,他還沒進化到那個份兒上。呵呵。」

「張凡哥,你說莫教授有病?」

「豈止是有病,而是病入膏肓!」張凡不屑地說。

「啥病?」

「暫時保密,等鞏公子病好了,再揭曉不遲。」張凡含笑看著孟津妍,又問道,「師父,你教我的七星掌大築基,我已經完全了第一乘修鍊,你啥時候教我第二乘呀?」

孟老一見兩人談得投機,情知自己在這裡顯然屬於燈泡了,馬上借口去找鞏老將軍下棋,離開了房間。

「張凡,你這人真傻還是跟我裝傻?咱們講明了是交換,可是你的車丹拳呢?在哪裡?」

孟津妍呶著小嘴,一扭身,不高興地看著窗外。

「可是,益元丸的藥引子還沒搞到呀,我也著急呢。」張凡也確實為這事傷了不少腦筋:到哪兒去找一個三十歲以下的寡婦,然後跟人家說,我要你的唾沫?

這事難辦呀。

「你不給我益元丸,我也不教你第二乘。反正咱們一手錢一手貨,我是不想吃虧的。」

「好妹妹,你看,你找我來給鞏公子治病,我就來了。看在這點面子上,你就把第二乘教給我吧,我一定不食言,儘快弄到益元丸。」張凡懇求道。

孟津妍見張凡懇求,禁不住抿著小嘴,差點笑出來。不過,她終於沒有笑出聲,而是板著臉道:「好吧,就算我倒霉!」

「謝謝師父!」

「去,閂上門,到床上盤膝坐好,聽我給你講要領。」

張凡趕緊關上門,因到床上,閉目盤膝。

孟津妍從調息陰陽入手,一步步教張凡如何煉逆行小周天,然後化氣為真,咽于丹田,聚丹集陽,再仰天以氣通天之精,俯身以息汲地之華,三逆三順,九順九逆,任督二脈逆順小周天總共九九八十一回,成為一個煉程……

張凡按著孟津妍所教,一步步研習,經過一個時辰的反覆操練,終於掌握了七星掌大築基第二乘煉功程式。

九九八十一個順逆小周天下來,張凡感到精神格外清爽,身輕體勁,有一種「我欲乘風而去」的大超脫感。

「太好了,這第二乘比第一乘,升華了不少。」張凡一邊拍著舒適的腰,一邊感慨道。

孟津妍道:「你得了便宜,應該給我一點回報。」

「回報?要多少錢呀?」張凡笑問。其實張凡是知道孟津妍對錢的概念幾乎為零,上次兩人去省城,給權總驅邪治病,完事之後權總給了三十萬元錢,孟津妍一分不要,都歸了張凡。

「怎麼說話就離不開錢字呢?能不能再高尚一點點?」

「那……你要的回報是什麼?」

孟津妍低下頭,沉默不語。

張凡發現她的臉緋紅著,幾乎連頭髮梢都紅透了。

這個丫頭,著實可愛。可是,張凡知道自己不能亂來,始亂終棄的事,他做不出!

「別問了,你今天晚上,過了十二點,到我房間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孟津妍終於鼓起勇氣,說道。說完,捂著臉,跳下床開門跑掉了。

張凡嚇了一跳:我的姑奶奶,來點別的好不!

「過了十二點,」「到我房間來」,……這,這怎麼有一種「西廂記」的感覺?

這不是明擺著往邪路上引我嗎?

這條邪路,充滿香艷,充滿誘惑,哪個男人不想走?

不過,我張凡受涵花之恩,與她結為百年之好,萬萬不可輕易拈花惹草。

周韻竹是個例外。她是有婦之夫,不會跟我要婚姻。

而孟津妍這大家小姐,豈能跟我隨便……

一旦上身,則往後又多了一個小周韻竹……

唉。

張凡搖了搖頭,回到自己房間看電視去了。

黃昏之際,張凡去到鞏喬房間,查看進程。

雙腿顏色己不似先前那麼深紫,局部毛細血管平滑很多。

「你感覺怎麼樣?」

「感覺不那麼疼了。」鞏喬高興地說。

張凡看了看錶,已經泡了三個時辰,取出毫針,在鞏喬雙腿雙足之上,一連下了兩套七星針,又等了一刻鐘,把針下了,才離開。

吃過晚飯,去洗了回溫泉,回到房間卻翻來覆去睡不著。這些天來,涵花一直跟他淡淡的,張凡精力一直攢著沒有發揮掉,不由自主地有些想女人,而此時,孟津妍的影子不斷在眼前浮動,笑眯眯的單鳳眼迷人地眨著,攪得張凡心中一陣陣悸動。

。 「蘇小荷,你求我呀。」眼前的女子退後一步,搶走的小袋子也背在了身後,嘲諷的瞪著蘇小荷。

蘇小荷微怔,這才發現是蘇瑤瑤搶走了她手裡的東西,眸色微凜,她知道蘇瑤瑤這一點也不是在跟她開玩笑。

哪怕她大著肚子,蘇瑤瑤也不會還給她的。

至少,絕對不會主動還給她的。

而她大著肚子,這個時候要是出手去搶的話,在身體上她也不佔優勢。

許久沒有見到蘇瑤瑤了,還以為她被齊墨川給懲罰的老實了,再不會來騷擾她了,沒想到居然在這個時候又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蘇瑤瑤能出現在她所住小區的大門前,就證明蘇瑤瑤是早就查到了她的住處,專門等在這裡的。

這個時候,她隻身一人,又不好與蘇瑤瑤動手,唯一的辦法,就是智取。

想到這裡,蘇小荷突然間轉身,「送給你也無妨,不過是幾份沒什麼用的文件副件罷了,只要正件還在,副件可以重新申請。」

果然,她這一轉身,蘇瑤瑤著急了,「蘇小荷,你給我站住。」

蘇小荷繼續往前走去,不疾不徐的淡淡道:「你讓我站住,我就站住,那豈不是太沒面子了。」

說著,她又往前走了兩步,正好到了小區大門前,大門一側的保安室里有保安,而她之所以不理會蘇瑤瑤而走到這裡,就一個目的,請保安幫她搶回自己的東西。

「蘇小荷,你要是再不站住,你信不信我直接要了你肚子里雜種的命。」身後,蘇瑤瑤本還以為她搶了蘇小荷的東西,就能要挾到蘇小荷了,結果,蘇小荷根本不為所動,彷彿她搶到手的真的是沒什麼用的文件似的。

這樣一想,心就慌了,看著蘇小荷走離的背影,心慌的不行不行的。

彼時,蘇小荷已經到了保安室的門前,腳步再次加快,一個箭步就沖了進去。

「齊太太,有事嗎?」保安是認識她的,她這大著肚子的辯識度本身就很高,再加上有齊墨川親自來囑咐過蘇小荷就是齊太太,一定要保護她的安全。

只是剛剛他沒有注意到小區大門外發生的搶東西的一幕,所以並不知道蘇小荷被搶了。

「門外的那個女人搶了我的東西,你把她制住,奪下她手裡的我的文件袋,這是一千塊,夠嗎?」

那保安一聽蘇小荷說到這裡,立刻越過蘇小荷往外面走去,「不用,齊先生已經吩咐過了,一定要保護你的安全。」齊墨川可是給這小區里每一個保安都額外發了一筆薪水的,每個月剛好一千塊,雖然一個月一千塊象是不如蘇小荷這一次的一千塊,但是齊墨川是每個月都發給他們的,所以,這個保安很明白自己先收了齊墨川的錢,這一刻就要保證蘇小荷的安全。

於是,還沒等蘇小荷退出保安室,門外已經傳來了蘇瑤瑤的驚呼聲,「放手,你要是敢動我,我整死你,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誰?我是蘇瑤瑤,我爸是蘇國華,我是啟東的千金大小姐。」

「呵,小小一個啟東,就能稱為千金大小姐了,那你說我這個齊氏集團的總裁夫人,是不是就是闊太太了?」蘇小荷眼看著保安制住了蘇瑤瑤,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象蘇瑤瑤這種女人,真是不要臉,屢次三番不擇手段的總想要欺負她,就是恃強凌弱,這種女人,最討厭了。

從前她忍蘇瑤瑤,那是因為她還小,現在她長大了,她再也不會忍受這個女人了。

「蘇小荷,你不要臉,如果不是你不要臉的搶走齊墨川,現在的齊太太是我,而不是你。」蘇瑤瑤掙扎著,朝著蘇小荷大呼小叫著。

蘇小荷先是有一秒鐘的愣神,實在是不明白蘇瑤瑤何以這樣說,隨即清醒過來,淡淡的看向保安搶到手的屬於她的東西,伸手就去拿了過來,小袋子到手的剎那,心終於踏實了,唇角微勾,她淡淡一笑,「呃,齊太太從來就只有我一個,何來搶之說?」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齊墨川想娶的不過是要嫁給陳誠的那個女人,他就是看陳誠不順眼,所以就要搶走陳誠的女人,原本是我要嫁給陳誠的,結果被你搶了去,所以,如果當初嫁給陳誠的是我,那現在的齊太太就是我而不是你了,那你現在也根本沒有資本在我面前耀武揚威了。」蘇瑤瑤高昂著頭,理所當然的說到。

「噗……」蘇小荷直接笑噴了,「蘇瑤瑤小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嫁給陳誠,反倒是你和你那個媽給我下了葯,強行的把我交給陳誠送上婚車的,如果你當初很想嫁給陳誠的話,為什麼還要聯合你媽強行把我嫁給陳誠?還有,齊墨川娶我,與陳誠沒有任何的關係,我第一次知道,原來蘇瑤瑤小姐的腦迴路是這樣式的。」

「我腦迴路怎麼了?我說的都是事實,就是你搶走了本應屬於我的一切,齊墨川就應該是我老公的,你不要臉。」蘇瑤瑤根本不管蘇小荷說的是不是有道理,反正她就是認準了一條,齊墨川就是她看中的男人,就應該是屬於她的。

「呵呵,那你要是有本事,你可以再把他搶回去呀,他要真屬於你的話,你一搶就搶走了,嗯,搶呀。」蘇小荷拿回去了班森的東西,再也不擔心蘇瑤瑤會對她做什麼了,這麼一個腦迴路不正常的女人,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蘇瑤瑤突然間用力的掙扎了起來,身體的朝向全都是蘇小荷,「蘇小荷,是你,都是你,你個狐狸精,一定是你用了不要臉的手段迷惑了齊墨川,否則,他不可能不要我的,都是你。」

可她再用力,也比不上保安的力氣,眼看著蘇瑤瑤很想傷害蘇小荷的樣子,保安一個用力,直接反手就扣住了蘇瑤瑤的手腕,同時拿出對講機對自己的同事道:「小區大門前出現了一個女瘋子,馬上報警,把她扭送到警察局。」

。宋梵又看了看周圍,這裡和上一次來的時候幾乎一模一樣,他現在要做的是先找一個地方落腳,然後再做計劃。

宋梵掏出隱界地圖,一番查看之後,他找到了自己目前所處的地方。

「東域城,天星大森林!」

很顯然,他在在的地方是荒郊野外,根本不適合作為……

《蓋世殺神》第576章異父異母親兄弟! 第二日,晨起,林弱弱果然按照師父說的那樣,開始練功,昨天把師父給的那本書大概看了一下,總感覺有點眼熟,要說理解,字面意思到是大概能明白。

「心若冰清,天塌不驚。萬變尤定,神怡氣靜。塵垢不沾,俗相不染。虛空甯宓,混然無物……」

百里策聽了林弱弱對這部分心法的理解,點點頭,「很好,大概意思理解的很好,說明悟性不錯。今天我就來給你進一步解析如何以此心法入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