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7
  • 0

於尊心底一滯,道:「那我若是御佛呢?」

殷千秀冷笑道:「那世間的魔人,將都是你的朋友!」

「這世間黑便是黑?白便是白嗎?」殷千秀一臉冷寂地望着於尊,幽幽道。

「那前輩你又是……」於尊心底一滯,道。

「我……乃是魔人一派!」殷千秀冷笑道。

「為何前輩以前未告知過於尊這些?」於尊愣了愣,道。

「告訴你又能如何?不告訴你又能如何?」殷千秀一臉冷瑟,道。

於尊一臉痛苦道:「難道,於尊真要與這世間的正道中人為敵嗎?」

殷千秀道:「哼!笑話!你可知,十餘萬年前的那場磨難,亦是因正道中人而起!」

於尊愣了愣,幽幽道:「他們乃是正道中人,又為何要引發戰爭?」

殷千秀放肆的大笑一聲,道:「這世間的魔人,皆是將自己的身心,暴露在世事下,而那些所謂的正道眾人,確是一隻只披着羊皮的狼,這你總該明白罷!」

於尊一臉晦暗的點了點頭,片刻后,他的眸中,再無一分掙扎之意,他揉了揉額頭,道:「前輩,我業已明白前輩的心念,於尊告辭,於尊定不辱前輩的厚望!」

離開這片天地,他再次站在那兩尊雕像的正中間,而此刻,那具魔軀,竟開始輕微的顫抖了起來,於尊一臉愕然地望着那尊魔軀。

他心底一顫,心道:「不如將他釋放出來罷!」

他揮起手中的彎刀,鏗鏘一聲劈在了魔軀的身上,那一刻,天地好似也在顫動,那簌簌的月華,仿似一滴滴雨水般,靜靜地打落在魔軀的身上。

一絲細小的裂紋,自那具魔軀上,漸漸地蔓延了開來,不多時,那具魔軀,業已遍佈了數條巨大的裂紋。

只聞一聲細微的聲響,咔嚓!咔嚓!咔嚓!

那些堅固的土石,終於失去了束縛他的能力。

鏘!

一道霹靂瞬間炸裂在那尊魔軀上,只覺那魔軀輕輕地顫動了一番,繼而那片土石,砰的一聲炸裂開來。

那魔尊足有九尺之高,他傲立在於尊的面前,於尊亦不知為何,對魔尊,竟產生了一分親熟之意!

於尊笑吟吟地望着魔尊,幽幽道:「前輩被敷業已萬年之久了罷!」

魔尊瘋狂地大吼了幾聲,他黑魆魆的瞳子中,讓人看不透,裏面究竟藏着些甚麼!

啊!

啊!

啊!

此刻,他終於醒了,他眸中爆出一團強光,那強光直直的刺入到於尊的眸中,那一刻,於尊心底的一切,好似都被那魔尊看得通透。

魔尊哈哈一聲大笑,大笑聲如同一道驚雷,貫穿了他的耳目。

有那麼一刻,於尊的身心,略有一絲恍惚,然而這一切的始末,卻是因魔尊的一聲大笑。

「你是何人?」那聲蒼涼的大喝,好似貫穿了時空,他只覺那天地疾旋,好似業已被捲入了時光的那條長河中。

然而,方一刻,他的身心,便穩固了下來,他靜靜地窺視着魔尊,倏爾道:「我乃於尊!」

「哦?於尊?」魔尊輕輕地揉着額頭,若有所思地望着於尊,道。

「我見你如此熟悉!可是生前之人所化?」魔尊的這席話,倒令於尊心底頗為驚動。

「我……」他一臉愕然地望着魔尊,卻不知該如何說清楚。

魔尊道:「若是故人,可否來此一敘?」

而這時,卻聞一聲鏗鏘巨響,那佛陀竟然亦崩開了那團土石。

然而,這所謂的佛陀,卻是一個孩兒所化,那孩兒生的粉嫩可人,卻不似甚麼窮凶極惡之人。

魔尊淡淡地瞥了一眼那孩童,倏爾,拉起於尊,向蒼穹的盡頭飛去。

方一刻,於尊業已不知身在何處,而他的眼前,卻靜靜地立着一位魁梧的魔尊。

他的腳下則是一片碧翠的山林,那山林遍野皆是些粉淡的花兒,那花兒溢出的氣息,沁人心脾。

此處又有小河流水,又有亭台樓閣,倒是一片美好的小世界。

魔尊背着雙手,靜默地站在於尊的面前,他一臉冷寂的顏色,令人猜不出,他心底有何心事。

倏爾,他笑道:「於尊!你知我是何人?」

。 泰勒找到媽媽薩拉,薩拉看到女兒,接過她手裏的盤子:「伊莎,我帶你去見一位導演,羅納德尼姆,他最近正在籌拍一部西部片,他電影里有個角色可能適合你。」

說完拉起女兒的手快步往大廳走。

在餐桌旁把盤子放下,拉着泰勒來到一個人群旁,中間是一個四十來歲的男子,就是薩拉說的導演羅納德尼姆。

羅納德尼姆算不上荷里活頂尖大導演,可也在二線以內,他準備拍攝一部關於西部大開發的電影,主要講述這家人在西部開荒中遇到的種種困難。

這家人一共有七口,父親母親大兒子二女兒小兒子小女兒,還有一條狗。

其中那個二女兒年齡大概就在十五六歲左右,薩拉當時聽到,就向羅納德尼姆推薦自己女兒泰勒。

泰勒此前已經拍攝兩部電影,也算小有名氣,羅納德尼姆自然知道泰勒的樣子,他想了想拒絕道:

「二女兒這個角色,我需要稍微成熟一些的,她還有感情戲,遇到同樣來西部開荒的另一家,和那家的二兒子產生感情,最後也讓兩家成為最好的盟友」

薩拉心有不甘,「伊莎其實可以演成熟一些的角色,她就在酒會,我現在叫她過來,讓她給尼姆先生表演一段看看?」

羅納德尼姆有些不好意思拒絕,畢竟這裏是酒會,如果拒絕的太乾脆雙方臉上都不好看。

「可以,你叫泰勒小姐過來表演一段看看。」羅納德尼姆敷衍了一句。

薩拉這才急吼吼跑出來找女兒。

羅納德尼姆看看伊麗莎白泰勒,他承認泰勒長得非常漂亮,身材也發育的不錯,可她個子太矮了,現在恐怕也就一米五左右,讓她看上去年齡更小。

伊麗莎白泰勒成年後也才一米五七,在歐美人里算是個子比較矮的,不過她身材保持的非常好,屬於那種怎麼吃也不胖的類型,而且從小練習跳舞芭蕾,體型非常完美。

還有,

伊麗莎白泰勒的美,屬於那種精緻美。

骨子裏透著貴氣。

其實現在還好,

伊麗莎白後期的氣質更傲,她表演的埃及艷后風情萬種、高貴典雅,至今無人能及。

羅納德尼姆要找的二女兒,漂亮是漂亮,可他要的是那種鄉村姑娘的漂亮,還要帶着勤勞樸實味道,這樣才能和劇情相配。

薩拉讓泰勒表演一段,泰勒表演了一小段她在簡愛電影里的台詞動作,演完大眼睛看嚮導演。

羅納德尼姆停頓了一下,笑着搖搖頭,「不好意思泰勒,我電影里這個角色恐怕不適合你。」

被拒絕了。

媽媽薩拉有些失望,不過她是個精明的女人,沒有繼續糾纏,找人要戲沒問題,可要是死纏爛打就惹人討厭了。

伊麗莎白泰勒心裏很沮喪。

她不記得這已經是她這兩年第幾次被拒絕了。

薩拉沒有氣餒。

拉着伊麗莎白繼續找其他導演、明星聊天,沒準就能在聊天中遇到機會。

泰勒老老實實跟在媽媽後面,帶着假笑和眾人打招呼,表演着自己的角色。

……

哈迪回到大廳,

在侍者托盤裏拿了一杯香檳。

掃視大廳一圈,到處是帥哥美女,在一個人群里哈迪看到一個50來歲的胖子。

典型的英式禿頭、高鼻樑、大下巴,身材不高就像一個油桶,不過這個油桶旁邊圍着不少人。

哈迪對這樣有印象。

他現在記憶力非常好,回想前世記憶終於知道這個胖老頭是誰了,著名大導演阿爾弗雷德·希區柯克。

希區柯克是荷里活真正的大導演,後世被譽為驚悚大師,1940年他來荷里活的第一部電影《蝴蝶夢》,就斬獲了奧斯卡最佳作品獎。

他真正被成為大師,其實還要到50年代以後,連續拍出幾部非常有影響的電影,比如《西北偏北》,讓他榮獲電影大師稱號。

哈迪心裏一動,舉著酒杯往希區柯克所在的人群走去。

「希區柯克先生你好,我是諾亞方舟電影公司董事長助理,我叫喬恩哈迪。」哈迪自我介紹道。

「你好哈迪先生。」

希區柯克說話帶有濃重的英國腔。

「希區柯克先生,我們電影公司準備籌拍一部新片,不知道最近您有沒有什麼安排?」哈迪問道。

哈迪的話引起了希區柯克的興趣,去年他剛完成一部電影,今年還沒有計劃,一直在尋找更好的創意題材。

雖然他手裏的劇本不少,可暫時沒有讓他衝動到立刻拍出來的興趣。

其中有一部他還算中意,是反應二戰結束后,美國派遣一個女人調查**首腦的故事,名字叫《美人計》。

他覺得女主角讓英格麗·褒曼,男主角讓加里·格蘭特來演比較不錯,不過這些計劃還只停留在他腦子裏,並沒有實施,因為他還是覺得這個故事稍顯老套。

國家情懷,諜戰爭鬥,男女感情糾葛,危機四伏的環境,好像並沒有什麼可以突破的地方。

「新電影,什麼題材的?」希區柯克出於禮貌問道。

「這是一個關於殺手與小女孩的故事,」哈迪把剛剛講給伊麗莎白泰勒的故事,又給希區柯克講了一遍。

一開始希區柯克沒有太在意,畢竟殺手和女孩的故事,聽上去恐怕也沒什麼新意,當聽到女孩站在門口求殺手開門時,希區柯克漸漸有了興趣。

隨着哈迪的故事越來越深入,希區柯克漸漸被這個故事吸引,尤其是14歲女孩和40歲大叔那種懵懂的感情,讓他有種感受禁忌的激情。

最後故事講完,希區柯克琢磨了一會兒,看向哈迪道:「是個不錯的故事,勾起了我的興趣,有劇本了嗎?」

「暫時沒有。」哈迪聳聳肩道。

「那弄一個劇本出來,等我看完咱們好好聊聊。」希區柯克道。

「好,我會儘快讓編劇把劇本弄出來,到時候再聯絡希區柯克先生。」哈迪笑着道。

希區柯克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哈迪,「這上面有我的聯絡方式,劇本出來記得找我。」

和希區柯克告辭,哈迪想了想,又找到米高梅大老闆梅耶。

「梅耶先生,我打算投資拍攝一部電影,剛剛我和希區柯克導演聊了下,他對劇本很感興趣,不知道米高梅是否願意投資。」

梅耶聽說希區柯克對哈迪的劇本感興趣,也來了興趣,「合作拍片,可以啊,給我說說是什麼故事。」

哈迪又把故事和梅耶說了一遍,梅耶聽后覺得這個殺手和小女孩的故事還不錯,都市劇,成本應該也不會太高。

而且哈迪還表示,電影拍攝他打算用米高梅的拍攝團隊,現在諾亞的人在拍攝荒野大嫖客,哈迪電影公司是個空架子,用米高梅的資源和演員最合適。

梅耶一聽興趣更大了,「等你把劇本弄出來,叫上希區柯克咱們再好好聊。」

……

哈迪在和梅耶聊天時,也有人在關注他。

伊麗莎白泰勒的母親薩拉是個精明的女人,她一直關注整個酒會的動向,和那些導演明星們接觸,沒給泰勒找到機會,她並沒有放棄,還在不停尋找機會。

在這個會場里,最受人關注的自然是米高梅大老闆梅耶。

作為荷里活八大電影公司之一的大老闆,掌握無數人的生死,那些大明星大導演也不例外。

哈迪和梅耶聊新電影的事情,兩人坐在一起說了很久,薩拉也看到了。

她發現自己沒有見過那個年輕男子。

應該不是明星。

能和梅耶聊那麼久,來頭應該不小。

她想起剛剛好像看到他和諾亞電影公司的人打過招呼,他們應該認識,走到諾亞方舟電影公司製作部經理理查德·戴跟前。

「理查德你好。」薩拉笑着和理查德打招呼。

薩拉也是個漂亮的女人,要不然怎麼可能生出泰勒那麼漂亮的女兒。

「薩拉你好。」理查德笑着回道。

「最近諾亞公司有沒有什麼新電影拍攝?」薩拉說着聊天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