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1
  • 0

張凡一看,大約有數百個磚窯,都是當地村民燒磚蓋房子用的土窯。

重案組長問張凡需要人力幫助不?

張凡心想,要是興師動眾,大山聞風會逃跑的。

不如自己和筱雪兩人,暗暗察訪。

便婉言拒絕了。

第二天,張凡和筱雪便開車出發往京北地區。

兩人都裝扮成驢友的樣子,拿着單反長鏡頭,到處假裝拍照。

按著組長提供的地址,一個窯一個窯地挨個查看。

一天下來,查了十幾個窯洞。

晚上,回到酒店,累得腰酸腿疼。

筱雪興緻不高,一直悶悶不樂,埋怨道:「小凡,這樣大海撈針,真能撈到?」

「怎麼能說是大海撈針呢!查一個少一個,五百個查完,我相信,總不會兩手空空的。」

次日,兩人加快速度,一天又查了十幾個土窯。

筱雪唉聲嘆氣,說明天再查不到,就回京城了。

張凡心裏也有點着急。

這樣查下去,哪天是個頭?

夜裏,筱雪回自己房間睡下后,張凡翻來覆去睡不着,起身來到總台,跟老闆聊天。

老闆見張凡一點睡意也沒有,便打趣道:

「帶着那麼俊的媳婦,還至於睡不着覺?」

張凡搖了搖頭:「哪裏是我媳婦。是驢友。你知道我倆開了兩個房間嘛。」

老闆一臉壞笑,「什麼驢友馬友,上了,就是你的女友,不上,早晚成了別人的女友,小伙,人家都跟你出來旅遊了,這是什麼意思你不明白嗎?對男人沒那個心思,肯跟單獨跟你出來?」

張凡心裏有說不出的憋屈。

不得不說,筱雪一直讓張凡心裏痒痒的;

可是,一想到大山,張凡就對她沒那個想法了。

這似乎是一塊心病。

那天在總統套房,終於下了決心。

可是,兩人剛剛要行事,筱雪媽媽就被殺了。

這在兩人心理上,都留下了陰影。

白天,兩人在野外到處轉悠時,也不是沒有產生過想法,可是,一想到筱雪媽媽那雙瞪得圓圓的眼睛,兩人就感到索然無味了。

「老闆,我問你,你要是心裏有一樁大事沒完,你有心事睡女人?」張凡笑問。

老闆聳了聳肩:「這要看是什麼事?」

「女人的媽媽被人殺了。」

「啊?」老闆一愣,「你是說,你那個女友的媽媽被人殺了?」

「是的。」張凡苦笑着,有些傷感地道,「那天,我們倆準備第一次……剛上了床,她媽媽就在隔壁房間被人給掐死了,你說,這事喪氣不喪氣?」

老闆驚呆了。

「這,這麼說,你是帶你女友出來散心的?」

「散個叉心!還有心思散心?」

「那,你領她出來幹什麼?」老闆警惕地問。

張凡放低聲音:「老闆,我在尋找殺人兇手。」

「殺人兇手?」

「是的。」

「你有線索?沒線索的話,這樣到處亂找,你就找到白了頭,也沒用。」

「線索,倒是有一點點。」

「說一說給我聽。」

張凡一想,開酒店的老闆,見多識廣,每天接待天下客人,應該是個「信息中心」吧,跟他說說有用。

「兇手有可能藏在一個磚窯里。我和她,每天就是到處看磚窯。」

「磚窯?」

「嗯。你看可能嗎?」

「太可能了!」老闆拍拍枱面,「磚窯這種地方,冬暖夏涼,住個人很方便的。」

「我也是這麼想的。老闆,我想,兇手既然住在磚窯里,他總不能不吃不喝吧?他肯定要出來買食品吧?這樣的話,應該會有人知道的。」

「嗯。」

「老闆,注意打聽一下,有這方面的信息,告訴我一下。」

「沒問題,沒問題。」老闆答應着,忽然醒悟地道,「對了,你剛才說,兇手不可能不吃不喝,要出來買食品對吧?」

「是啊。」

「那豈不簡單了?」

「怎麼講?」

「兇手能到哪裏去買食品?還不是村裏的小食雜店?」

「是啊。」

「我說啊,小夥子,你也別到處亂跑去查看什麼土窯磚窯了,乾脆一個村子一個村子找,別人不問,專門詢問食雜店就行了。」

張凡有如見到一線陽光!

對啊!

我怎麼沒有想到這點呢!

。 坐在沙發上,被汪蠻蠻當作是空氣似的許林這一會兒算是聽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顯然是潘忠義也是大蠻集團的一員,只不過因為是表親,而且又是海外回歸,再加上潘忠義毛遂自薦,所以就給了他一家子公司去管理、經營。

很遺憾的是,雖然潘忠義很有抱負,也很想要大展宏圖,只可惜現實是非常殘酷的,潘忠義的公司入不敷出,甚至還要總公司倒貼錢進去。要不是汪蠻蠻力排眾議,一直維持著這個公司的存在,恐怕這個子公司早就被解散得乾乾淨淨,潘忠義也是被勒令收拾包袱滾回家去了。

汪蠻蠻一直希望潘忠義能夠有所好轉。只可惜還是上不來,以往還好,至少還能排入到集團年會的末尾,雖然說是末尾,但也好歹算是擠進來了,但是偏偏,去年的核算居然連總公司年會都進不來,這毫無疑問。又是給董事會的那些人有了借口,所以汪蠻蠻沒有辦法,只能夠讓潘忠義遞上辭呈離開了。

其實她也是不想要讓解散這個公司的,畢竟這個公司的前景還是挺好的,更重要的是這個公司還是掌握在自己的手裡,所以如果可能的話,她還是想要讓這個公司繼續保留下來的。

怎奈這幾年潘忠義實在是太不爭氣了,現在連集團年會都參加不了,所以這就給了董事會的某些人可以利用的借口,汪蠻蠻是真的壓力很大,她很想要保留下來,可是如果要保留下來的話,就只能夠將潘忠義給踢走。

汪蠻蠻自然很清楚董事會的那群人想要做什麼,無非是把潘忠義踢走好換上他們的人而已,這種事情她心裡可是一清二楚,但是偏偏她沒有辦法可以應付,所以只能夠忍痛將潘忠義踢走了。

潘忠義離開了,還有機會回來,但是如果把公司解散了,那麼想要再重建一個新的公司可就沒有那麼容易了,更重要的是,一個子公司解散對於大蠻集團來說雖然不算得上是什麼,但是這對於大蠻集團在公眾面前就會受到不小的影響與衝擊。

這種負面影響,是大蠻集團一直都是要竭力去避免的。哪怕是微弱的一點,都必須要將其扼殺在搖籃之中,絕對不能夠讓其滋長起來。

見潘忠義一副絕望的樣子,許林也覺得有些不忍,他站起身來,看向了汪蠻蠻,出聲說道:「那啥,看他的樣子是真的很想要再努力一把的,要不你就再給他一個機會吧?」

聽到許林為自己說話,潘忠義的眼中頓時浮現出了一抹希望的目光。

然而汪蠻蠻的下一句話,卻是無疑像是一盆冷水澆在了潘忠義的頭頂上,將他剛剛燃起來的希望之火全部熄滅。

「出去!」

汪蠻蠻抬起頭。精緻美麗的臉龐已經陰沉著就像是要滴出水來一樣,她冷冷地看著許林,寒聲說道。

許林見汪蠻蠻這副模樣,忍不住皺了皺眉毛,他還想要在說些什麼的時候,卻發現汪蠻蠻的眼神已經變得極度的凌厲起來,很顯然,如果他要是再不走的話,恐怕汪蠻蠻真的要跳起來了。

許林只好擺了擺手,滿臉無奈地說道:「好好好,我走,我走。」

「把這個不爭氣的傢伙也帶出去!」汪蠻蠻冷聲說道。

許林無奈。也不得不拖著神情獃滯,就像是一根木頭似的的潘忠義走出辦公室。

見兩人都已經走出辦公室,汪蠻蠻也是感覺頭疼得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叮鈴鈴……」

就在這個時候,在汪蠻蠻左手邊的座機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汪蠻蠻目光一掃,便是將其接起來,出聲說道:「喂。」

「小姐,新總有要事找你。已經在會議室等你了。」電話那頭是南宮明月的聲音。

聽到南宮明月的話,汪蠻蠻皺了皺秀眉,旋即便是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我馬上下去。」

這個時候,許林帶著一根木頭似的潘忠義走出了辦公室,來到了休息廳,隨手一丟,看著他這副灰心喪氣的模樣,不由得開口說道:「喂,我說,振作點。不過就是被炒魷魚了嘛,這有什麼的,大不了我們換一家就是了!」

潘忠義輕嘆了一口氣,看著許林。搖了搖頭,說道:「姐夫,這並不是換一家不換一家的原因,我只是……不甘心啊!」

許林聞言。微微一愣,似乎他的這句「不甘心」觸動到了他的心弦,他出聲問道:「說一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經營的公司,到底是做什麼的?」

「娛樂公司。」潘忠義如此回道。

許林臉上頓時露出驚訝之色:「娛樂公司?這不是很不錯的一個行業嗎?怎麼會做得入不敷出呢?」

的確,夏國的娛樂圈向來都是最繁華的,更何況大蠻集團在整個龍圖市甚至其他城市乃至一線城市都是有一些名氣的,但凡知道大蠻集團的,肯定會進行投資進行開發各種娛樂項目的,可是怎麼會變成這等落魄模樣。

「你應該明白,現在的娛樂圈,很複雜,而我,不想要那麼複雜,我只想要靠我自己的雙手,我的實力。去打造一個真正公平公正的娛樂帝國。」看著許林,潘忠義如此說道,而他說得這句話,雙眼都是綻放出了熾盛的光芒,不得不說,的確是驚到了許林。

但是很快,潘忠義說完這句話后,他雙眼的熾芒就瞬間熄滅下來了。他輕嘆一口氣,說道:「只是可惜,我這種想法,卻是被大眾所撇棄,因為他們覺得在娛樂圈裡,從來就沒有公平公正這麼一說,覺得我只是在妄想而已,但是我不相信,所以我一定要作出成績來證明給他們看,而我表姐也很支持我這個決定,只是……」

「三年,足足三年了,我卻一點成績都沒有做出來,我……我對不起她!姐夫,你說,難道我真的必須要隨波逐流,才能夠迎合觀眾們的喜愛嗎?」抬起頭,潘忠義看向了許林,表情很是麻木地問道。

。 這自然也吸引了現在的第七班三人組。

鳴人當即邁開步伐大步走了過去,身後跟着佐助和小櫻,這氣勢讓聽到他名號的忍者無不錯開一個身位。

身旁傳來嘰嘰喳喳的一片片討論聲音。

「喂,那就是木葉第三的波風面麻?」

「他臉上居然有鬍鬚,真是天生的異才!」

「還聽說他是第四代火影波風水門的兒子,你看那金黃色的頭髮。」

「沒錯了,你看他的氣勢還有那副無所畏懼的姿態,真是想當的酷呢!」

「切,只是個裝酷的小鬼有什麼好怕的?」

鳴人直接「高傲」的無視,穿過人群,筆直的來到了子鐵旁邊。

當鳴人來到偽裝過的出雲和子鐵面前,兩人那囂張的表情為之一頓,瞳孔微微的收縮了一下。

三代目大人怎麼會安排這種情況?鳴人不直接去當上忍來下忍這裏玩嗎?

兩人剛剛那一瞬間的微妙表情自然沒有逃過鳴人現在洞察。

只是鳴人也懶得去在意,還是保持這一副淡然的笑容。

「咕咚!」

這副姿態讓圍觀的人不禁吞了一口唾沫,莫非要看到木葉第三人的實力了嗎?

只見鳴人笑着笑着表情就變憨了,撓了撓頭道:「哈哈,可以讓我們上去了嗎?」

「……」

現場頓時鴉雀無聲,旋即喧嘩起來。

「喂,這就是木葉的第三強者?」

「切,我本來還以為他是一個強者,沒想到那麼憨!」

這個動作加上憨態的語氣,一度讓圍觀他的外村忍者懷疑木葉的選拔機制。

小櫻捂住額頭,心中默哀。

「啊!鳴人這傢伙變強了還是改變不了意外性第一的毛病,關鍵時刻還會出錯。」

「呵!」

宇智波佐助嗤笑一聲,就這,就這,社死幾次的人現在早就習慣了。

區區嘲笑而已。

緊接着有些看戲的下忍突然發現會過神來,在鳴人的話語中發現了不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