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5
  • 0

天使領域是先天領域,是六翼天使武魂自帶的,但卻只有當使用武魂真身時才能發揮出全部的威力,千仞雪此時只有魂王的實力,施展領域也只有不完全的增幅效果,並不能使用領域其他特殊的能力。

「第五魂技,神聖之劍」,一把由神聖之火凝聚成的一把長劍出現在千仞雪手中,慢慢舉向天空,只見天使聖劍出現數道劍影呈扇形排列在其周圍,在將要揮下的一瞬間,數道劍影融入天使聖劍,凌厲的劍意激蕩在這片密林周圍。

「接招」,巨大的劍影自上而下斜劈向面前那多的令人髮指的食人藤。

「唰」,無數根食人藤衝天而起,那自帶炎屬性的天使聖劍如砍瓜切菜般一劍斬斷了幾十根食人藤。

「吼~~」,一陣疼痛的怒吼從地底傳來,千仞雪撐起天使之翼飛向了上空,謹慎地看著地面。

伴隨著怒吼聲過後,大地出現了顫動,核心外圍的魂獸看到這動靜趕緊遠離了這片區域,在這震動之下,就連那些不知長了多少年的巨樹都相繼倒下。

唰唰唰……

迷霧森林中驟然響起一陣淅淅瀝瀝的聲音,緊接著,便見到數以千計的食人藤藤蔓驟然從地底出現,瞬間將千仞雪的左右後三個方向的路堵住。

緊接著千仞雪前方,赫然有著一根巍峨無比的食人藤藤蔓。

「六萬年魔魂食人藤!」千仞雪臉色凝重起來。

之前攻擊魂師們的只是魔魂食人藤的子藤,是從食人藤母體分化出來的,這種食人藤藤蔓攻擊威力不強,最多只是難纏而已,但魔魂食人藤母體就不同了,它的各項都遠非普通食人藤可以比的,更別說六萬年的魔魂食人藤了,實力直逼魂斗羅。

千仞雪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如若只有數十根,就算是數百根食人藤,她也絲毫不懼,但這裡的食人藤數量,看模樣已經將一千這個量級了。

現在所有路都不通,眼前的魔魂食人藤死死盯著自己,這該如何是好。

一劍將一根攻擊而來的食人藤藤蔓斬成兩截,千仞雪看著眼前的魔魂食人藤,紅唇輕咬,「看來只有劍走偏鋒了。」

就在這片刻時間,大量的食人藤藤蔓圍攏而來,前後左右四個方向,俱是有著大量的食人藤藤蔓,根本無處可躲。

「第四魂技,天使衝鋒」,千仞雪沉吟了一下,眼中閃過一抹精光,手持天使聖劍宛如彗星襲月衝破了前方的食人藤。

「第六魂技天使咆哮」,直面魔魂食人藤,千仞雪在一瞬間將魂力轉化為精神衝擊刺向了魔魂食人藤的神經。

她的第六魂技如果對手的精神力弱於施展者本身一倍以上,將會直接出現靈魂破碎,爆頭而亡;如果差距在一倍以內,將轉化為精神衝擊,令對手出現精神傷害。

果然在千仞雪的精神攻擊下,魔魂食人藤葉的軀體開始抽搐,不停的拍打著地面來減輕痛苦。

趁此間隙,千仞雪立刻從魔魂食人藤旁邊飛過全速向大門飛去,這次只是僥倖得手,若是再不跑,下次就逮不到機會了。

而這邊的魔魂食人藤,在地上掙扎了一會後,又重新挺立起龐大的藤蔓身軀,仇視地望著半空中越來越小的千仞雪。

「螻蟻,以為這樣就能跑了嗎?」,在這片迷霧森林裡生活了無數年的魔魂食人藤從沒有受過這麼嚴重的傷,它發誓一定要殺死那個女的。

控制著地面之下潛藏著的食人藤攔住前面的千仞雪的同時,自己以極快的速度沖向千仞雪。

連續不斷的攻擊四周食人藤,令千仞雪面色有些緋紅,微微喘息,剛才的地面又衝出無數食人藤攔住了她的去路,這讓她又惱又急,身後的魔魂食人藤正全速趕來呢。

彷彿感應到了什麼,千仞雪突然轉身用劍格擋。

砰,魔魂食人藤的葉瓣頭顱攻擊已經趕到了,千仞雪只感到天使聖劍彷彿萬斤的重量壓在她身上,細弱的胳膊顫抖著,苦苦支撐著魔魂食人藤的重量攻擊。

旁邊的食人藤看到二者僵持不下立馬加入戰局,鋒利的牙齒咬向了千仞雪。

「第四魂技,天使之力」

千仞雪的力量突然增強了一倍,猛的將食人藤擊退的同時,轉身一劍將食人藤的頭看下。

只是沒等千仞雪扭頭,忽地一股勁風響起,便見到食人藤母體竟是甩起了龐大的軀幹,直接轟擊向她。

轟!

食人藤母體的攻擊速度非常快,千仞雪清晰地聽見了自己骨頭碎裂的聲音,手中的天使聖劍掉落,身軀直接被轟飛出去。

半空中的千仞雪加速掉落,她想要飛起來,可現在她全身實在是動不了了。

沒有想象中的與地面的接觸,一個冰涼的胸膛接住了她,邪魅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太子殿下,這是我救你的第二次了。」 來人是莫府的小丫鬟。

因為莫柒柒之前告訴過府中的人,自己不會與莫家往來。

所以她據說是跑了三次了,守門的人看她太過於執著覺得可能有事,外面的人才將她放了進來。

她看到莫柒柒的時候,規規矩矩行了一個大禮:「大……王妃,老爺請您回府一趟。」

莫柒柒表情清淡:「回去做什麼?」

「啊?」

小丫鬟被問愣了。

畢竟她看來娘家人叫自家姑娘回去,這本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可現在看莫柒柒的樣子明顯是不願意回去,這……也太不孝了!

想到這裏的時候,小丫鬟看向莫柒柒的眼神多了幾分鄙視,不過面上卻依舊要表現的恭恭敬敬的:「老爺沒有告訴奴婢是什麼事情,不過府上來了不少人,都是長輩之類的,現在就差王妃您沒到。」

莫家因為莫震天常年在外征戰,府中不過留守了一個上不了枱面的妾室莫白氏,因此算是多年沒有和那些親戚往來了。

不過現在見他回京,莫柳月馬上要當太子妃,所以那些人紛紛又湊了過去。

這次來了這麼多人,想來也是肯定沒好事的。

看莫柒柒不說話,小丫鬟不由輕咳了一聲:「那個……二小姐讓我告訴你,大小姐不去……會後悔的。」

「……」

莫柒柒眸光一寒!

這莫柳月現在還真是囂張,她倒是要看看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於是乎,她收拾了一下便去了莫府。

這一次她沒有帶丫鬟小廝,只身前往的。

到了莫府門口,莫柳月已經早早在那等待着了,看到莫柒柒就快步迎了出去:「姐姐,你可算來了。」說着她異常熟絡的拉住了莫柒柒的手。

這般動作簡直有種聲怕莫柒柒跑了的意思。

莫柒柒沒有直接打開她的手,而是掃視了一眼莫柳月。

莫柳月面上笑着盈盈笑意:「姐姐,快快快,爹他們在屋裏等着你呢。」

隨之二人便一起進了莫府。

路上莫柳月各種與莫柒柒攀談:「姐姐,你在宸王府那邊過得好么?看着宸王的樣子,一定是對你不錯了。」

「只是下次姐姐應該帶着宸王來的,這樣一起回家才熱鬧。」

「說起來,等我和太子成了親,到時候我們的關係就更親近了。」

這話一句連一句,簡直是沒有停的意思。

莫柒柒有些煩。

可她這次卻也沒說什麼,可謂是安安靜靜的走着。

很快二人便進了屋。

莫柒柒的到來瞬間引來了道道目光。

只見,莫震天正襟危坐在最前方的椅子上,他旁邊坐着一個年邁的長者。

若是記憶沒錯的話,這個莫老太是莫震天的表姑,也就是她要叫一聲表姑祖母。

她已經到了古稀之年,鶴髮如雪。

當看到莫柒柒的時候,眼中閃過了一抹厭惡:「莫柒柒,你這才當了宸王妃幾天,竟然三請四請都不來,看樣子你這個爹當的還真是失敗呢。」

這上來第一句話就是挑刺,可見這些人的目的了。

莫震天的臉色有些難看,他看着莫柒柒直接就怒斥:「孽女,還不跪下!」

莫柒柒看想了莫震天,眼中帶着濃重的諷刺:「讓我跪,總要有個理由吧?」

「你還敢問我理由!」

莫震天眸子瞪得渾圓,相信若不是在場的人太多,他要估計直接就要和莫柒柒開打了:「你自己做了什麼事情,難道你不知道?!」

齊刷刷的。

眾人看向她的目光,均是變得無比鄙夷:「就是啊,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做錯事了,還要這個態度的人呢。」

「我要是她,估計早就沒臉活着,直接一頭撞死了呢!」

「你們要知道樹沒皮准死,人沒臉無敵啊!」

這些話入到了莫柒柒的耳中使得她不由皺起了眉頭,臉色亦是有些陰沉:「如果你們叫我過來,只是為了聽你們這些廢話,那我可以走了。」說着她轉身便要離開。

莫柳月卻是一把拉住了她:「姐姐,我知道你的脾氣,可是這種事情既然發生了,你也不能一直逃避的,事情總要解決的吧?」

莫柒柒微眯了一下眸子:「你想說什麼?」

「我是說……」莫柳月有些為難的掃視了一眼左右,似是有千萬般話卻不能說的樣子。

莫柒柒煩了:「不說我走了。」

「姐姐!」

莫柳月叫了一聲。

接着一副豁出去了的樣子:「現在大家都知道了你有孩子的事情了,這畢竟關乎到了整個莫家的名聲,現在縱然是我也沒辦法護着你了。」

「……」

這怕不是說的小糰子吧。

那日莫柳月和莫震天就誤會了。

沒想到這麼大的陣仗,竟然是為了說這個。

這一點讓她不由覺得可笑極了,她看向莫柳月眼中帶着一股嘲諷:「莫柳月,你真是個茶藝高手。」

莫柳月一副不懂的樣子:「姐姐是什麼意思?」說着她便要再次去拉莫柒柒的手。

莫柒柒不耐煩的抽回了手。

誰知莫柳月竟假意作勢被推,下一瞬便倒在了地上!

看到這樣的情況,眾人連忙上前,接着便開始指責:「莫柒柒,你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好歹?」

「柳月妹妹一直在為你說話,千方百計為你求情,你竟然還這樣對她!」

至於那莫柳月則是通紅着眼睛,做出了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你們別這樣說姐姐,姐姐不是故意推我的。」

「還說不是故意的呢!」

「柳月妹妹,你就是太善良了。」

「你知不知道,某些人就是傳說中的白眼狼,是養不熟的!」

這時,莫柒柒忽然對莫柳月招手:「來,你過來。」

「……」

莫柳月看着莫柒柒的表情,有點害怕。

不過這麼多人看着,她只能是緩步走了過去並擠出笑容:「姐姐,我沒事的。」

「沒事就好。」

莫柒柒揚唇一笑。

接着環視一圈,並提高了幾聲音調:「都好好看着,這才是……我推的。」

莫柳月:「???」

莫柒柒卻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用力一推!

頓時眾人紛紛倒吸涼氣!

。 「笑話,分明就是你所開藥方有誤,這才致使太后中毒,楚小姐這是想要推脫罪責?」容樂公主恨得咬牙切齒,忙不迭就要將罪名扣在她身上。

楚鳳九頓時從中嗅到蹊蹺,不與爭執對崇淵帝道,「皇上可否讓臣女為太后診脈?」

「父皇,萬萬不可!」

不及皇帝應聲,容樂公主急忙阻攔出聲,「楚小姐分明是圖謀不軌謀害太后,如此惡毒之人,又豈能任由她診脈?」

「是啊父皇,楚小姐醫術不精,害得太后病重在榻,如今若再若任由其診脈有個三長兩短,豈不是……」一旁的華謹公主嬌呼出聲,小臉上滿是擔憂。

若非知曉這華謹公主的真面目,楚鳳九幾乎都要被她這副模樣所矇騙了!

「如此說來……這一切當真是楚小姐所為!」

見時機成熟,蘇貴妃哽咽出聲,「楚小姐,你竟做出如此惡毒之事來,可有將皇上放在眼……」

不容她說完,楚鳳九疾步上前診斷了太后的脈搏。

猛的從中得出了結論,「太后脈象虛浮,孱弱無力,時而堵塞,中氣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