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6
  • 0

因為沒錢,她的生意垮了,從前那些跟她合作過的商戶也紛紛離開她轉投進了柏輕音的懷抱。

比起蘭巧柏輕音的眼界卻更加寬闊,自然也是商戶們首要合作的對象。

柏輕音擔心遲則生變,以雷霆萬鈞的速度吃下了蘭巧的客戶,並且又拓展了許多的客戶。

市場就那麼大,有一個蘭巧就會有第二個蘭巧。

這幾日她看到好幾個鬼鬼祟祟在店鋪門口伸頭探腦的傢伙,估計就是想學習她這邊的技術,她沒辦法阻止別人偷學,只能穩定現有客戶努力發展客源。

等她穩定住市場,就算後面有人想要爭奪這塊蛋糕,也只能吃自己剩下的。

為了事業,柏輕音幾乎忙得腳不沾地。

除了這些,柏輕音還要照顧孩子加盤點倉庫。

韋治洵雖然也在做,但是一些流程到底不如柏輕音做起來麻利。

看着柏輕音那樣辛苦,韋治洵強行將她按在外面的凳子上,不讓她待在雜亂的倉庫:「娘子專心哄嘟嘟,我來。」

他動作溫柔,卻有帶着不可抗拒的強勢。

說完,他從柏輕音懷裏將賬本抽走。

柏輕音愣了一會兒,嘴角露出一抹溫柔的笑。

韋治洵那點小心思她還是能看清的,哪裏是讓她照顧寶寶,分明就是怕她累著,所以找個借口將她從倉庫支出來。

看着在倉庫里清點商品的韋治洵,柏輕音視線愈發柔和,最後她在寶寶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寶寶,你有一個好父親。」

這樣體貼又給人安全感的男人,就算是放在現代也不好找,可她柏輕音三生有幸,不但遇到了,還和他在一起了。

休息了一會兒,柏輕音起來繼續跟韋治洵輕點倉庫。

直到日落西山,兩人才堪堪將倉庫清點完畢。

吃完飯,柏輕音又開始哄孩子。

韋治洵看着柏輕音那忙裏忙外的樣子,心裏很不是個滋味。

都是他沒用,笨嘴拙舌的幫不上娘子什麼忙。

娘子什麼事情都一個人在外面奔波,回來還要帶孩子。

想到此,他輕輕上前,一雙大手給柏輕音按著肩膀。

「娘子,要不雇個人打下手吧,你要照顧嘟嘟,還要忙生意上的事情,着實辛苦。」

他實在是心疼娘子這麼辛苦,也不想看到娘子勞累奔波。

韋治洵的手很有勁兒,被這樣捏著,柏輕音舒服的眯起眼睛。

他說的話,柏輕音自己也有想過,畢竟生意上的事情,她自己一個人的確忙不過來。

「的確是該好好物色個人幫忙了。」

她現在巴不得有個人來幫幫自己,畢竟白天照顧生意,晚上回家還要帶孩子,這比之前上班還要辛苦的多。

雖說成年人的世界沒有容易二字,但她現在有錢了啊!

只是在人物方面,她得好好考慮一下,引狼入室的事情有一次就好了,絕對不能再有第二次。

蘭巧自那日回來,每日面對的就是柏宿無休止的打罵,柏宿的眼中只有賭博。

每次輸了便會拿她出氣。

蘭巧的左鄰右舍每天晚上都能聽到蘭巧的慘叫聲。她將自己所有悲慘的遭遇強加在柏輕音的身上。

她想,如果不是柏輕音對自己悲慘的遭遇不聞不問,她早就逃脫苦海了。

或者當初她要嫁給柏宿的時候,柏輕音站出來拚命阻攔,也不至於讓她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妝匣里的收拾已經全部被柏宿拿去典當,就連她那幾件體面的衣裳,柏宿也全部拿去賭博了。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家裏卻是無米下鍋。

蘭巧不得不換上自己最體面的衣裳,去鄰居家借米做飯。

「王嬸,你家有多餘的米嗎?」

王嬸看着蘭巧那破舊的衣裳,嘴角帶着應付的笑:「姑娘,真不巧啊,我家也沒米了,要不,你去李嬸家看看,你也知道我們家窮。」

說完,王嬸「哐當」一聲將門關上。

不得已,她又去李嬸家借。

只是李嬸的態度更差。

看着大門緊閉的鄰居,蘭巧直接哭了出來。

她像遊魂一樣走在街上,看着柏輕音那燈火通明的鋪子,她的手指甲不自覺的陷進肉里,都是柏輕音,都是柏輕音害的自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街角,幾個大媽吃完飯此時嗑著瓜子正在悠閑地聊著八卦。

「那柏家姑娘也當真是能耐,一個女人將鋪子打理的這樣好。」

「可不是,這就是命好啊。」

蘭巧冷笑着上前:「呵呵,命好?不過是她手段齷齪罷了。」

她這話一出,瞬間引起兩個大媽的興趣。

「怎麼?你是知道什麼消息?」

其中一個大媽掏出一把瓜子遞給蘭巧。

蘭巧接過瓜子,一瞬間,像是找到了什麼發泄口一樣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

「柏輕音那不是命好,她就是不要臉,未婚先孕,跟男人苟且,你們沒聽說過,她差點被沉塘吧。」

她這話瞬間勾起了大媽的興趣:「還有這等事兒?」

「那當然,不信你去打聽打聽,跟她一個村的誰不知道。」

那大媽倒吸了一口涼氣:「那她現在的丈夫?」

「雖然是孩子的親爹,但之前可是有名的流浪漢,據說是用個金穗子做聘禮,將人聘了去,大家想想,一個流浪漢,哪裏來的金穗子,指不定是在哪裏偷的呢。」

「可不是呢,要真有那金穗子,他好像真不至於成為流浪漢。」

「是啊,還不止呢,除了這些,柏輕音還算計她徒弟,你們不知道,她壓榨她徒弟給她白打工也就算了,後面害怕她徒弟超越她,還用計讓她徒弟嫁給柏宿那個賭鬼。」

蘭巧越說越覺得事實就是如此,柏輕音心眼那麼多,自己嫁給柏宿說不準就是柏輕音故意安排的。

她就是看着自己長得貌美,而她又懷着孕,沒辦法伺候韋治洵,擔心韋治洵被自己勾了魂去,這才設計自己,讓自己愛上柏宿。

柏輕音就是個妒婦,她就是見不得自己好!

「這女人也忒壞了。」

「是啊,以後我可不要去她家買東西了,虧我還一直以為她一個女人這樣努力不容易,日後有什麼事情多去幫忙照看一下呢。」

。 楊晨軒的話說得已經很輕了,至少在楊晨軒自己看來,已經很給張建業面子了,還是用商量的語氣跟他說的話。

張建業心裡卻有一些不痛快,他感覺楊晨軒有一點找自己的茬,但他也不敢跟楊晨軒較勁:「嗯!我明白了,我保證他們以後上班不會再閑聊。」

楊晨軒看出了張建業心中的不痛快,而且,張建業這話,明顯也有賭氣的意思,楊晨軒微微皺眉,壓下心裡的不滿,說道:「建業哥,我不是完全禁止他們不說話,但要有一個度,工作做完了,不影響其他同事的前提下,可以說幾句,但不能聚眾聊天,也不能聊著就不動了,說個兩分鐘,放鬆一下,我可以理解,我也不會抓著這些事情不放。」

「我也不會經常來工廠,我看的只是你們的工作完成得怎麼樣,現在全廠,就只有生產部和你們人事部不缺人,其他部門都缺人。」

「生產部的人多,問題也多,各種亂七八糟的問題也多,你們人事部只有十幾個人,管理起來應該很容易的。」

楊晨軒說話的時候,語氣中還是有責備的,他忍不了張建業這個樣子,盡量用緩和的語氣來責備。

楊晨軒也想過,單獨跟他說,但楊晨軒沒有那麼多時間給張建業去慢慢習慣,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跟張建業耗,張建業要儘管收起他那點自尊心。

張建業低著頭,說道:「我明白了。」

「那你去忙吧!」楊晨軒說道。

張建業走後,楊晨軒對吳大祥說道:「大祥哥,備用的區域經理,你儘快培養出來,你看重誰,做一份報表給我。」

吳大祥應著:「好!」

楊晨軒又對周彤彤說道:「周副總,你儘快找一個行政部的經理出來,你管著也不是一個辦法,還有就是倉庫,那邊要加強一下,如果徐建強管不過來,就找一個合適的人,把他給換了。」

「還有,設計部,這個部門現在看起來不重要,只要抄就行,但以後肯定不行,也要抓緊一點,總而言之,儘快把下面的人調整好,年底還要擴大規模,現在就忙不過來,等人數再擴大,怎麼做?」

周彤彤猶豫著說道:「老闆,我們這個擴張的速度,能不能稍微放緩一些?」

「我們剛從一百多人,擴張到一千多人,到了下半年,又要招人,就算擴張到三千人,管理上的壓力也太大了。」

「就好像徐建強,招他的是,一百人倉庫管理標準招的,現在一千多人,足足超出了十倍的,他現在能管成這樣,也算是不錯的了,如果再增加到三千人,物料和成品的數量又要翻番,對他來說,工作量確實是太大了。」

「就算我們給他配人了,他從沒有做過管理,根本不會管人,他管幾個人都已經焦頭爛額了,等我們擴張,倉庫的人也要跟著增加,他的管理能力,很難跟得上這個速度的。」

楊晨軒也有一些頭痛這事,楊晨軒計劃是明年年底把整個工業園完工,最後一期的工程太多了,如果第二期的工程不趕一下,明年能不能完成第三期還不好說。

後年上半年,楊晨軒就要畢業,楊晨軒準備是去申城。

可周彤彤說得也在理,周彤彤的管理能力突飛猛進,那是個例,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能有這麼快的成長速度。

「現在招人的速度放緩一點。周副總,你找時間,多給他們上上課,讓張經理也給他們講講課,告訴他們怎麼管理,別做管理的人了,還什麼事情都親自去做,就算他再厲害,下面那麼多事情,他做得過來啊?」楊晨軒無奈的說道:「今年年底,生產部招到兩千人,到時候再增兩到三個主管。」

周彤彤擔心的說道:「黃經理估計管不過來。」

楊晨軒說道:「那就再安排一個經理,一個人管四個車間,下面還有這麼多主管組長,以後想辦法優化一下生產部的架構。」

吳大祥猶豫了半響說道:「目前生產部的產能已經很高,銷售部的壓力也很大,如果年底增加到兩千工人,不知道有沒有這麼多的訂單。」

楊晨軒說道:「不是要培養儲備的區域經理嗎?盡量多培養幾個出來,如果今年的訂單量上不來,明年繼續開發新市場。」

楊晨軒他們的人開發新市場,都是去找那些批發商,讓那些批發商下單。

現在的通訊、資訊、交通都非常不方便,那些人要什麼款式、什麼材質,都不好確定,不好溝通,他們跑過來一次也不方便,所以楊晨軒才會去外市開一個辦事處。

辦事處的人都不多,基本在十個人左右,存放大量樣本,少量比較熱銷的貨。

當地的批發商要什麼款式,可以直接去辦事處看樣本,下單繳納定金以後,工廠立刻生產,有存貨就立刻發貨。

如果是二十一世紀,很多人都直接網上下單,網上看圖片,然後郵寄樣板。

可現在這些根本行不通。

吳大祥滿心的苦笑,要是一個區域經理這麼好培養,那他就不愁了。

楊晨軒接著說道:「今天就先這樣,盡量儘快,把管理層能力不足、訂單不足、效率不高的問題解決了。」

周彤彤和吳大祥見楊晨軒沒有放慢角度的意思,只能應著。

…………

楊晨軒走後,周彤彤和吳大祥各自回了辦公室,吳大祥急著通知業務部的人開會,周彤彤也是頭痛。

周彤彤坐在辦公室的大老闆椅上,她能擁有一間這麼大的獨立辦公室,能坐老闆椅,這一切都是楊晨軒相信她、提拔她。

周彤彤也很感激楊晨軒,她從來沒想過要退縮,她從剛開始的不自信,到後來的堅定,再到現在的懷疑。

當服裝廠以這麼快的速度發展,周彤彤都感覺自己的能力快要跟不上了,就算他拚命工作、學習、加班,也覺得心神俱疲。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傳來。

周彤彤立刻收起臉上的疲憊:「進來!」

門推開了,張榮峰走了進來。

周彤彤看到張榮峰,臉上的神色漸漸放鬆:「張大哥啊!」

張榮峰看了周彤彤一眼,笑著說道:「很累啊?」

周彤彤苦笑一聲,說道:「我有種跟不上工廠發展的感覺,就算我天天加班到十點,晚上還抽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出來看各種管理學的書,還是感覺有些應付不來。」

「今天和楊老闆說了,讓他暫停招工,放緩速度,他原本想把二期的車間全部招滿,至少有三千多人,多的話可能會帶到四千,他只是把招人標準降低到了兩千。」

「現在下面各層的管理能力都跟不上,新員工的培訓也不到位,這速度太快了,我有點做不下去了。」

張榮峰輕輕一笑,說道:「其實你很有潛力,工廠目前最大的問題是下面有一些管理層的能力不足,很多事情原本不應該來你這的,下面解決不了,全部堆到你這來了。」

「你一個人幾乎要解決所有部門管理解決不了的問題,正常情況下,是沒有這麼多問題的。」

周彤彤又是一聲苦笑:「我都不知道正常情況是什麼樣的,我跟楊老闆以來,幾乎一直就是這樣的情況。」

「有時候我都想讓楊老闆來管一天試試,讓他知道下面的事情有多繁瑣。」

張榮峰想了一下,說道:「每個人的能力是不一樣的,楊老弟的能力其實不在管理,要說管理方面的潛力,他可能未必比你強。他的能力在長遠規劃、長期的眼光、聚積人心還有資源整合等等,都是一些比較大方面的東西,或者說很虛,卻真實存在,很難具體到一個事情上。」

「他一開始的時候,什麼都沒有,借錢開廠,去找銀行要貸款,去找官方要扶持,正常情況下的發展速度,很難有這麼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