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8
  • 0

四姐被如此惡罵,怒道:「小妍,他又不是你男朋友,我握握他手,犯得著你吃醋!你給他睡了?還是為他颳了?」

去!

好污!

張凡一驚,暗吐舌頭:表面上文雅的女學生,罵起街來,那戰鬥力相當可怖!

看看戰火馬上就要蔓延,張凡忙把孟津妍拉住,勸道:「別別,別吵了。」

又對四姐嚇唬道:「我警告你,你魂剛收回來,要是氣大的話,魂散了,我可不能幫你收回來!」

這句話,是有相當威懾力的。

四姐立馬閉了嘴。

孟津妍不依不饒,指著四姐大罵:「騷動得可以!見著個男醫生你都不放過!你那張逼臉往哪放!」

四姐敢怒不敢言,只有承受的份兒。

張凡有點過意不去,便安慰道:「四姐,你別往心裡去呀。」

四姐知道孟津妍和張凡是一路的,關係非淺,自己今天只有認栽,再說,畢竟是孟津妍找來大夫把她治好了病。

「沒事兒,我挨她罵是家常便飯,我不跟她一般見識!」

張凡還要說什麼,卻被孟津妍狠狠地一拽:「走吧,一會大媽來查宿,不報學校保衛處把你抓起來才怪呢。」

。。「師父,你……」

一旁的吳鋒見木關來居然放低身段,主動要去給蕭越打下手,頓時愣了一下。

這還是那個高傲的師父嗎?不會是假酒喝多了吧。

「混小子,你什麼你,為師早就教導過你,做人要謙虛低調,煉丹之道永無止境,你個混小子卻一直當成耳旁風,還不快給蕭前輩道歉。」

看著傻乎乎的吳鋒,木關來那個氣啊。

這混蛋雖然平日傲氣了點,不過煉丹天賦確實不錯。

否則他也不會收其為徒,何況煉丹師又有誰是不傲氣的,原本這都不是缺點。

不……

《全球備武》第355章花魁綰綰 「老婆,今晚,你過來和我一起睡吧,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找你商量。」

慕斯爵看到宋九月又要帶著孩子去宋可人的房間,立馬叫住了她。

這老婆就應該跟老公一起睡覺,再說昨天宋九月還打地鋪睡覺,心疼死慕斯爵了。

「好啊,嫂子,你去我哥那裡吧。我來照顧可人和貝貝就行。」

一看錶現的機會到了,慕南笙連忙把宋九月朝慕斯爵懷裡推。

這自家大哥的心思,別人不懂,她這個當小妹的,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慕斯爵看著慕南笙一個勁兒的朝他眨眼睛,只覺得眼皮直跳。

難道他說的還不夠委婉,居然連慕南笙這樣的智商,都能看出來?

一時間,慕斯爵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慕南笙見狀,心裡咯噔一緊,為什麼每次她拍彩虹屁的時候,大哥都要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不過最後宋九月看到慕斯爵那一臉幽怨的樣子,還是跟他回了他們的卧室。

畢竟有的事情,她還是要跟慕斯爵知會一聲的。

比如昨晚,她告訴了慕南笙,慕斯衍的死訊。

慕斯爵和宋九月進了房間以後,就開始保持沉默。

本來他確實想打著跟老婆說秘密的由頭,跟宋九月好好親熱親熱,為愛鼓掌。

但是剛才被慕南笙那一陣拋眉弄眼之後,慕斯爵覺得自己要是表現的太過明顯的話,似乎會顯得有點輕薄。

正猶豫著要怎麼開口,才會顯得他並不是為了為愛鼓掌才叫老婆過來的,就被一雙纖細的小手,握住了。

「老公,有件事情,我要跟你講。」

宋九月含情脈脈地看著慕斯爵,眼神都快溫柔的溢出水來,讓慕斯爵頓時受寵若驚,有那麼一丟丟的期待,又有那麼一丟丟的害怕。

畢竟之前老婆那天早上,怎麼收拾他的,那種痛苦的感覺,慕斯爵還記憶猶新。

「怎麼了,老公,你幹嘛不說話啊?」

宋九月本來準備坦白從寬的,狗男人平時,明明很吃這一套的,為何現在,忽然表現的這麼冷漠呢?

「沒有,你有什麼,要跟我說的?」

慕斯爵面無表情地看著宋九月問道,現在老婆忽然這麼主動熱情,不會又是想試探他,逗他玩兒吧?

等他的火都挑起來,然後再無情地把他扔在一邊?

光是這麼想想,慕斯爵已經不寒而慄。

「昨晚我把慕斯衍的事情,告訴了南笙。」

宋九月看著慕斯爵,一字一句說道。

這種事情,始終是紙包不住火的,不過或許慕斯爵有自己的打算,想要自己告訴慕家也不一定。

昨天慕南笙一問,宋九月也沒有多想,便直接告訴了她,也不知道慕斯爵介意不介意。

「南笙知道了?難怪那丫頭,早上眼睛跟熊貓一樣,是哭過了?」

慕斯爵想起早上慕南笙的熊貓眼,恍然大悟。

當時他還以為慕南笙是不是得了什麼紅眼病,怕她傳染給自己的老婆孩子,讓慕南笙去醫院看病。

「嗯,老公,你不會是怪我,自作主張吧?」

宋九月說著,委屈的眼淚,就在眼眶打轉。

呵呵,狗男人還真是蹬鼻子上臉,她已經這麼放低態度了,不會狗男人,還要得寸進尺吧?。 早晨起來,香菱早早就熬了雞湯,想讓江氏起床后喝,結果這一等,等到快中午了,江氏也沒起來,只等出了葛長林。

葛長林尷尬的撓著頭皮,喃喃道:「香、香菱,我、我進屋去叫你娘。」

香菱忙擺了擺道:「不用叫了,今天我給軍需營做飯,我娘想什麼時候起就什麼時候起,我給她熬了老雞湯,溫在湯盅里,醒了記得給她喝。」

香菱親自上灶給軍需營的兵將們做飯,蒸饅頭,一菜一湯。

做好飯,給葛長林留了一些,自己則帶著小山和小香蓮去給軍需營送飯了。

半路上,遇到五六個挖野菜回來的村婦。

香菱不經意的瞟了一眼幾人的籃子,發現每人筐里只有五六顆打蔫的野菜。

香菱忙勸道:「嬸子,現在挖不到多少野菜了,而且,山上野獸吃食少,小心下山覓食的時候撞上了。」

幾個婦人答應著走了。

沒走出幾步,香菱就聽見其中一個婦人道:「香菱家的大饅頭味兒可真香啊,昨天她家辦喜事兒,我一口氣吃了四個,吃一頓能頂兩天。都怪我家當家的,秋天口糧田的麥子交了租子,賣黃豆得了不少錢,可他又說隨吃隨買。現在可倒好,手裡有銀疙瘩都買不著糧食,只能吃野菜填肚子。」

另一個婦人答道:「誰家不這樣?咱村還算不錯的,有香菱領著滅蝗抗災,地里還有野菜可挖;聽說外村又開始往南逃難了,外縣的就更慘了,不僅要逃難,還要賣兒賣女。我兩姨姐妹是隔壁縣的,已經揭不開鍋了,聽說咱村收成保住了,就想在咱村給她閨女尋個婆家,不要彩禮,管她閨女一張嘴就成。」

一個婦人憂心道:「咱村莊稼保住了不假,但種的都是黃豆,換成錢卻買不著麥子吃啊!以後可咋辦?」

香菱一陣怔忡,瞬間也跟著愁眉苦臉起來。

自己家不缺糧,所以只想著滅蝗,忘記了鄉親們吃不飽的問題。

在香菱與老宅斷親談判時,香菱嚇唬褚氏說,自己家只備用了兩三個月的糧食,老宅那麼多人一起吃的話,熬不過一個月,這才逼得老宅斷親,南上投奔劉氏的表姐。

而實際上,香菱為了抑制有人哄抬麥子價格,在去年秋小麥下來后,就著手儲了十多萬斤的麥子。

這件事,除了參與其中的幾個人,外人根本就不知道。

當香菱趕著馬車,把飯菜送到軍需營時,凌卿玥便看到了滿臉愁雲慘霧的香菱。

凌卿玥擔心的把手探上額頭,不冷不熱剛剛好,不由得憂心問道:「怎麼了?」

香菱沉吟半天道:「玥,我來的時候看見嬸子們去挖野菜,聽說已經好長時間沒吃過正經飯菜了,我手裡還有十幾萬斤麥子,我想給咱臨安縣的災民們發救濟糧……」

凌卿玥忙擺手道:「絕對不行。」

香菱狐疑道:「為什麼?」

凌卿玥搖了搖頭道:「咱臨安縣總人口是三十一萬五千八百人,拿了通關文牒走的有十五萬人,沒有通關文牒偷著走的差不多有一萬人,剩下的人口大數是十五萬,就算你的糧食有十五萬斤,怎麼分?一人一斤?吃三天,然後再餓死?你的糧食於全縣、全災區只是杯水車薪,解決不了什麼問題。」

香菱面色一窘,自己只是一時頭腦發熱發善心,經凌卿玥這麼一分析,自己好像太幼稚、太自不量力了。

小馬拉大車,最後累死的是自己。

凌卿玥繼續分析道:「你若公開發賑災糧,還有兩大害處。第一害,就是引發江北的災民迴流到臨安縣,到時候臨安縣不僅要防蝗災,還要防流民防匪患;第二害,歷朝歷代只有朝廷發放就是賑災糧。平民發放,相當於打了朝廷的臉。所以,富戶們就算再發善心,也只是設個棚、施個粥,從來沒有人發大規模賑災糧的,除非是悍匪想顛覆朝廷收買民心。」

香菱揉了揉太陽穴,感覺頭好疼,無可奈何道:「那怎麼辦?我就算不管外人,褚家村的鄉親們我不能不管,他們一直追隨我、信任我,留下來跟著我滅蝗救災,我總不能手裡有糧食,卻眼睜睜看著她們挨餓吧?」

凌卿玥眼珠子一轉,壓低聲音道:「昨天鄉親們吃得怎麼樣?」

香菱懵逼的點頭道:「昨天是我娘大喜的日子,八菜一湯,有肉有菜,自然不錯啊!」

凌卿玥笑吟吟道:「不如我們成親吧,擇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吧!借著擺喜酒的由頭,把鄉親們都請來吃喜酒……」

香菱狐疑道:「那後天、大後天、大大後天呢?咱們兩個不能天天成親擺酒席啊?」

見小丫頭一本正經的聽,呆萌呆萌的實在可愛,凌卿玥一低頭,在額頭上印了下唇跡,嘻笑道:「你嫁給我,就是軍需營二百多個兵丁的大嫂,長嫂如母,你得給兄弟們都找著媳婦,一天娶一個,一天擺頓酒席,全娶完了,就得擺二百多天酒席,災情也該過了……」

香菱這才後知後覺凌卿玥的調侃之意,用手肘在凌卿玥的小腹上狠懟了一下,嗔責道:「沒個正型,誰要嫁給你!誰要當軍嫂?我要是有二百多個小叔子,非被吵死不可,再想別的辦法。」

凌卿玥沉吟道:「你手裡有糧,百姓手裡有錢,為什麼一定要送呢?你花平價賣糧,朝廷高興,百姓也高興。糧食不夠全縣百姓用的,那就指明只賣給種黃豆的農戶,這樣,達到要求的人數又少了一半。然後就是不能一次性把糧全賣了,三天或七天一賣,限額限量的賣,保持細水長流,讓農戶一直看到希望。」

香菱不由得對凌卿玥豎了豎大拇指,還是凌卿玥想的比自己周到,最關鍵的是,還不賠錢。

香菱十二分懷疑,凌卿玥這個小氣鬼是為了省錢想出的這個辦法,可惜她沒有證據,而且人家說的好有道理的樣子。

大兵們已經吃完飯了,懂事的把飯桶和湯桶抬上了馬車。

香菱剛要上車,被凌卿玥扯著袖口拉到了大兵們面前,笑道:「小子們,褚姑娘明天請吃酒席,招子都給我放亮點兒,若是相中哪家小姑娘了,讓褚姑娘給做媒,如果成了,我給出聘禮,褚姑娘出酒席……」

香菱嚇了一跳,扯了下凌卿玥的袖口道:「我可沒答應明天就嫁給你!你擺什麼酒席?」

凌卿玥壓低聲音道:「你不是要賣糧嗎?現在糧食比金子都貴,你想讓它被哄搶了不成?我帶著兵,帶著新岳父和大舅哥,每天跑三四個村子,很快就能賣一圈糧食。我的人出了這麼多力,你不該請吃酒席嗎?」

香菱:「……」

凌卿玥嘴角上揚,對手下們喊道:「還不快謝謝褚姑娘?」

大兵們各個喜笑顏開,異口同聲道:「謝謝嫂子!!!」

聲音奇大無比,震得香菱耳朵都有些聾了,尤其這聲震天吼的「嫂子」,轟得她外焦里嫩。

果然,什麼二百個小叔子之類的話不是假的,太嚇人了,香菱狼狽不堪的爬上馬車就跑了。 提到霍茜芸,陸薇娜似乎並沒什麼厭惡的情緒在臉上,只說:「她家生意的百分之六十重心在上海呢,她幾乎一年一對半時間就在上海的。」

這些葉卿楊還真不太清楚,只點頭「哦」了一聲說:「原來如此。」

當天晚上,三人討論醫藥公司的名字,陸薇娜說她爹說了,可以撇開陸氏另起爐灶,於是,三人就集思廣益想了好些個名字,最後,葉卿楊起了個「康陸醫藥」她覺著這個名字大氣上檔次。

陸薇娜撇嘴,「為什麼把康字放前面,也沒有你的名姓?」

葉卿楊說:「我只是研發人員,你們家出錢,康君澤出力還要各種跑腿找路子,就你倆的姓氏好了。至於為什麼康字在前面,我覺著這樣順口容易記住啊!」

陸薇娜撅嘴,翻著漂亮的大眼睛瞪康君澤,「你不當兵了嗎?」

康君澤,「少帥覺着我給你當護衛當的不夠格,就把我革職了,讓我好好做生意賺大錢,賺到錢了就將功補過再回去當兵。」

陸薇娜「切!就你也能賺到錢?」

康君澤眯眼,笑得跟個兵痞子似的,說:「那可不好說。你就敢保證你一輩子都是這麼高高在上的大小姐?」

陸薇娜,「當然。」

「呵呵~」

康君澤冷笑倆聲,說:「那就祝大小姐好運吧!」

葉卿楊眼見這倆人又要掐架,趕緊阻止道:「那就先這樣吧!薇娜明天把這個名字彙報給陸總定奪,覺著可以,就開始干吧!」

翌日,陸天翔聽了這個名字后問女兒,誰起的這個名字?

陸薇娜說葉卿楊起的,陸天翔猶豫了幾秒后說,回頭讓少帥再看看,如果少帥說沒什麼問題,那就定了。

陸薇娜一聽到少帥二字,心裏就很氣,嘟囔道:「咱們家的生意為什麼要少帥說了算?」

陸天翔把女兒訓斥了幾句,大意是,陸家的生意哪一行不得仰仗少帥的庇護,讓她一天到晚的不要再給他惹事生非,好好跟着葉醫生學習學習。

陸薇娜抱怨說,葉卿楊就要回龍城了,她上哪兒跟着人家學習啊!

陸天翔可是太會看人了,說:「葉醫生的行蹤咱們管不了,那你就要抓緊和她在一起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