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48
  • 0

吳江龍早就預料到,偵察大隊要想脫離開這伙敵人,必須給他們以致命一擊,否則,這些越軍就會像非洲大陸上的豺狗,只要聞到獵味,你走到哪他們就會跟到哪,甚至還會不遺餘力地發起攻擊。就是一頭猛獅,也經不住他們這個死纏爛咬,最後不得不把食物丟給他,自己保命躲到一邊。所以,吳江龍先想在這裏給越軍一個陷阱,就是不把他們全部幹掉,也得讓他們沒有了元氣。這樣,才能安安靜靜地返回國內。否則,不等到達邊境線上,也得被他們托跨,弄不好還會形成被敵人前後夾擊之勢。

吳江龍所怕的,就是敵人用老牛拉稀一樣的戰法,一股股地往外竄,那樣會把戰士們搞的精皮力盡,收穫還不大。要干就干他個大傢伙,要打,就一棍子把越軍打死。

現在,這種效果來了,你說,吳江龍能不高興嗎!

看到敵人如此混亂,如此擁擠不堪的陣形,別說是用炮彈炸,手榴彈砸,就是隨便扔出幾塊大石頭,命中敵人頭部的機會也是百分之百。

此時,李志明的的確確低估了山上對手的力量。所以,他一看敢死隊衝上了敵軍陣地,就覺得敵人是大勢已去。此時,只有一股作氣投入所有兵力,把山頭全部佔領,敵人就無險可守。到那時,他們想跑也跑不掉。如果上去的人少了,萬一讓敵人跑掉,目前的這點成績還將前功盡棄,弄不好,又是一場沒完沒了的追擊。不如就此,把對手乾淨撤底地消滅掉,部隊也好早點回營修整。

李志明正是出於這種想法,他才把所有兵力一股腦地投了上來。包括他的作戰指揮部,也開始隨着人員前移。

李志明的錯覺,正好符合吳江龍的作戰要求。正所謂,「天作孽,猶可恕;人做孽,不可活。」你李志明作惡多端已久。雖然還沒有對中國人多麼殘忍,可對柬埔寨人民卻犯下了滔天罪行。此時收拾你,全當時為階級兄弟報仇了。

看着敵人越來越近,大部分已走出樹林,完全進入我軍的有效射程之內。

突然,天地間如同響過滾滾震雷,立時間,大大小小的炸聲便在我軍陣地上響起。隨之而來的,便是天空中突然出現一排禿鷲,他們朝着一個目標,從容地一個個從天空墜落,直朝越軍密集的地方鑽。

這時,山頂上的我軍兩挺十二點七高射機槍也私毫不敢怠慢,專朝人多的地方掃。同時,在我軍陣地上,夠得着目標的幾挺機槍也跟着一起湊熱鬧。更值得一提的,還從沒發過威的四具火箭筒,把穿甲彈還成了殺爆彈,也是專朝人員密集的地點射。

一時間,向上衝鋒的越軍陣營中,響起了一連串的爆炸。

此時,向上攻擊的越軍是一點準備沒有,他們哪能想到,眼看就要被自己打敗的一支小股部隊還有這麼大的能量?正是因為越軍沒有防備,他們才被吳江龍打了個正著。

所以才在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事的情況下,便被炸的屍體不存,肢體殘飛。

外人看了,這哪裏是在打仗,簡直就是一場屠殺嗎?

可話又說回來,你不對敵人狠,那麼就等於是假仁慈,是自尋死路。只有對敵人狠,敵人才能怕你,才會變的老實。否則,受壓迫的,永遠是那些軟弱的人。誰讓你被人欺負,是因為你沒膽,沒膽便不敢抗爭,不敢抗爭,敵人就會把你當做軟柿子捏。

看看歷史上的弱小國家,只要他的民族勇敢了,勝利早晚到會屬於他們。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因此,處於劣勢的我軍這支偵察大隊,只有用這種打法,不要命的拼法,致敵於死命的戰法來取得戰鬥的勝利。

這場又是炸,又是掃的一陣猛打,山坡上的密密人群立即出現了大面積缺失,就如同密密頭髮的腦売上,突然出現了大塊的斑禿。

僅僅是斑禿可不行,必須把濃密的頭髮剃的乾乾淨淨,一個敵人都不留。吳江龍的決心下的也夠大了吧!

偵察大隊共有迫擊炮六門,一門炮打出三發,就是十八發炮彈。十八發炮彈,在不足三百平方米的地方爆炸,其破壞力如何可想而知。再加上幾具火箭筒的不斷補充。一時間,這個山坡上幾乎沒什麼好地了。

那些活着的越軍,也不是躲的快,而是有自己戰友的身體擋住了彈片,堵住了衝擊波,他們這才得活。剩下的這些人基本是如此了。

如果光是炸,越軍也不會這麼慘。可山頂上還有長着眼睛的高射機槍啊!

高射機槍射手是看中哪裏敵人多就向哪個地方掃,哪個地方有敵人跑動,他是專朝哪裏射。

一陣猛掃,打的敵人更是驚慌失措。

在這個時候,誰都知到生命的可貴。爹媽可就給了你這一次生命,玩完了不會有第二次,珍惜不珍惜,全靠你自己。所以,越軍這個跑啊!可是,人跑的再快,還能有機槍子彈快。只要山上的我軍射手,看中哪裏敵人不順眼,便稍稍一動槍管,子彈很聽話地便朝這裏飛。

這時,只見那些被機槍子彈射中的敵人,有的,一條胳膊生生被高射機槍子彈給撕下來。一條大腿被射中,比被炮彈炸中,也好不到哪去,不是斷裂,也得連着肉被撕下半條腿。

高射機槍子彈,可是從十二點七口徑中鑽出來的,就憑着個粗壯,他的彈體能小的了嗎?如果口徑再大一些,哪可是三七高炮了。十四點五高射機槍也有。不過,在八四年,我在石家莊陸院還沒畢業時就被淘汰了。所以說,比十二點七再粗些的武器,那就是三七高炮。

從這點上看,十二點七高射機槍該是有何等大的威力!

臨戰時,再加上他強大的慣力,就是有五六個人排成一個縱隊,它也能穿透。從這一點上看,挨上它的敵人能好的了嗎?

準備攻向山山頂的越軍面對如此強大,如此猛烈的火力,真的是無耐,也無所適從,除了就地等死,就是退下山去。

這時想退,可能性不大,除非子彈、炮彈沒有有降臨,或者說動作遲緩,還沒有走出樹林,經過大樹這麼一擋,還真有些活命的。這其中,就包括李志明。

由於李志明行動的晚,他是在所有越軍進攻后,才挪動指揮部的。也正是遲了一些,他才檢了一條命,否則,一旦到山坡上,機槍子彈和炮彈可不管你官有多大,只要是生命,他都可以任意掠奪。

突如其來的打擊,實出李志明意料之外。見到這種情景,他也顧不得喊越軍撤退,也來不及發佈任何命令,只是倉促地抱着腦袋往樹林里鑽都來不及,哪還顧得了他那些同胞兄弟。

李志明驚恐極了,在一些參謀人員的護送下,驚悚地退了回來。他是回來了,可哪些前出過遠的越軍再想回來可就難了。回不來怎麼辦?還能怎麼辦,只好聽天由命。如果沒有被炸到,沒有被機槍子彈掃到,那就算檢了條命。有這樣的機會,那就往回跑吧!

於是乎,沒有死掉的越軍,又重新退回到了出發陣地。

可是,回來是回來了,回來的越軍要比原先上山的敵人少了相當的數量。再次發動這樣的攻勢可就難了,最起碼,也得在四五個小時之後。

為什麼四五小時?因為此時的兵力很難再次發動攻擊,只有等上級進行人員補充之後。

此時,那些衝上高地的越軍本想等著大部隊上來后,一起向前攻擊。

他們打的實在是太累了。更何況,三十多人的隊伍,打到現在也就剩下十幾個人。如果再想沖,那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於是,其中的越軍頭目急忙喊,停止攻擊,喘息一下,再前進。

這些越軍敢死隊員們,此時還沒有想到自身會出現什麼危險。既然敵人的陣地都被自己拿下了,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只要接下來,再發動一次攻擊,第二,第二個防線一樣會被拿下,何況,此時他們已脫離了沒有遮避物的山坡,有這條半人深的壕溝做掩護,他們根本就不再怕山上的對手。

就在越軍敢死隊想法多多之即,忽然,從他們頭頂上飛過了一群炮彈,接着,又有各種武器一齊朝着山下的越軍攻軍,就沒有一發落在他們頭上。

這些越軍吃驚了,不明白我軍是什麼打法。明明是自己攻上了陣地,為什麼不阻攔,而要去打山下正在往上爬的越軍?

越軍敢死隊詫異了,在慌忙之中,身不由己地把目光也轉向山下。當他們看到同伴在幾分鐘不到的時間內,被炸的血肉橫飛,死傷無數,心裏這個急啊!正是這個急,讓他們舉足無措,不知下面如何進行戰鬥。

為什麼是舉足無措?

越軍敢死隊衝上我軍第一防線后,他們的任務基本完成,接下來,就要看那些接應的越軍了。可是,當他們看到這種結果,知道自己是什麼都盼不來了。後續部隊上不來,光憑着這十幾個敢死隊員,就是攻上去也只能是找死。

但是,仗已打到這個份上,他們不可能就此退下山去,把一線重新交到中國軍人手裏。那樣的話,他們那些死去的越軍不就是白死了嗎!不行,我們的沖,就是沒有大部隊,憑着十幾個人,也要把中國軍人的陣地拿下,為戰友報仇。

越軍敢死隊是何等之狂?

有人在隊伍中喊了一聲,「同志們,衝上山去,替戰友報仇。」

「報仇,」十幾個人發出同一種聲音。

他們哪裏知道,在第二道防線上,一直有人在監視着這伙越軍們。只要他們不動,第二道防線的我軍不動。因為我們沒有更多的精力來對付他們。但是,敵人動了,我們再不動,那豈不是太被動。

看見越軍敢死隊重新發作,有戰士立即向上級報告。

「好,可以動手了。」負責陣地指揮的李森下命令道。

怎麼動手,當然不會是請客送禮。

李森話一出口,只見從二道防線的戰壕內,立即飛出了無數個禿鷲。這些可不是什麼真正的禿鷲,而是那些看上去,一頭較重,一頭禿的沒有甩巴的手榴彈。

二道防線距一道防線也就在二三十米只內。

就這麼點的距離,戰士們隨便一出手,手榴彈就能準確地飛到。我們在訓練中,不僅訓練戰士們投遠,還要訓他們投准。

所以,剎那間,飛出的手榴彈比炮彈的準確率一點不差地落入到一線戰壕內。

。 「當然不是,爹地只是覺得,可人這麼可愛,當然不能做那些不好的事情,所以以後當真想要殺人放火,告訴爹地就好。」

聽到這話,宋可人微微蹙眉,莫名背後有些發麻。

怎麼辦,混蛋爹地說這話好可怕,她想要找媽咪。

「我才不會殺人放火呢,我只是和你開玩笑的。」

哼,別以為什麼都順著她,她就會感動。

哪怕她現在,確實有那麼一丟丟不敢動。

但是作為宋九月的女兒,她絕對不向黑暗勢力認輸!

「傻瓜,爹地也是和你開玩笑的。」

慕斯爵臉上,重新露出了『慈愛』的微笑。

嚶嚶嚶,好可怕,混蛋爹地,怎麼好像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樣呢。

之前慕斯爵對她的討好,宋可人都看在眼裡。

今天忽然發現,自己這個混蛋爹地,還挺腹黑的,笑起來,和大叔叔一樣的心機深沉呢!

果然不愧是大叔叔和二叔叔,三叔叔的情敵,確實有點料。

宋可人在心裡默默地給慕斯爵一個奇怪的讚美。

ss就是宋九月的消息,在熱搜榜上,足足掛了一周,熱度才慢慢降了下來。

這一周,宋氏的股票,跟不要錢一樣,蹭蹭蹭的往上漲。

之前因為宋淵下馬,焦大鵬跳樓,宋氏內部可謂死氣沉沉。

現在知道宋九月就是ss,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般,每天宋九月去上班,都能聽到宋氏員工熱情地招呼。

高敏也因為在帝都時裝周的表現出眾,得了第一,讓以前以為她是關係戶的設計部同事,對她刮目相看,一口一個高總監,聽得高敏渾身雞皮疙瘩直冒。

「九姐,你不會真的想做宋氏設計總監的位置吧?」

辦公室里,高敏眨巴著卡姿蘭大眼睛,一臉花痴地看著宋九月。

「怎麼,怕我搶了你的位置嗎?」

宋九月難得好心情的地調戲道,那晚雖然沒有懲罰小丫頭,不過小丫頭做賊心虛,連續一周,表現十分乖巧,連幼兒園老師,都在宋九月接孩子的時候,表揚了兩個孩子,說他們在班上特別樂於助人。

宋九月也沒有多問,小孩子心善是好事,至於要是走眼幫錯人,那也是要自己吃虧翻跟斗,小丫頭才會記得住。

「當然不是了,只是你在這裡當設計總監,那不是大材小用嗎?宋氏這個公司吧,雖然是你爺爺家的,但是連盛世的百分之一都7帶嫌棄地說道,當初她過來卧底當宋氏的設計總監,為了是給九姐報仇。

現在仇也報了,要是九月以ss的身份留在這裡,那不是暴殘天物嗎?

宋九月慵懶地看著高敏一眼,朝門口打了一個叩首。

下一秒,一個中年男人,帶著幾個年輕人走了進來

為首的叫朱年華,是宋九月在人才獵聘網上,親自選的職業經理。

宋氏衰敗,宋淵領導無能,只能投機取巧,以前仗著慕斯爵的關係,欺軟怕硬,得罪了不少人。之前宋氏抄襲盛世,雖然確實不可取,但是趁機落井下石的人也不少。

這次宋九月故意給宋氏造勢,以ss的身份,強勢加入宋氏,也是想給那些人一個信號,宋氏現在已經不是之前隨便被人欺負的小企業,也不是依靠慕江集團的菟絲花。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奸臣召喚系統最新章節、奸臣召喚系統情詩與海、奸臣召喚系統全文閱讀、奸臣召喚系統txt下載、奸臣召喚系統免費閱讀、奸臣召喚系統情詩與海

情詩與海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在武俠世界搞護膚、奸臣召喚系統、特級咒靈、噠宰先生、[綜漫]女主她美貌如瓜、

。 葉天傾對於狂熊的反應,並沒有任何的不滿和憤怒,也沒有任何的驚訝。

因為!

他在說出自己身份的時候。

他就知道,自己說出來之後是不會有人相信的。

因為!

神龍殿殿主,這在修行者的眼裏。

那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雖然一直都在流傳,神龍殿殿主非常年輕。

但大多數人還是覺得,這是一個謠言,覺得神龍殿的殿主,最起碼也得是上百歲的老頭子。

所以!

現在葉天傾這樣一位年輕人,說出自己就是神龍殿殿主之後,沒有人相信倒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呵呵!」

葉天傾忍不住的聳肩一笑。

「你是神龍殿的殿主?」

黑蜘蛛則是看着葉天傾,目光逐漸變得嘲諷起來。

最終!

她忍不住的譏笑道:「哼,你若是神龍殿的殿主,那……那個胖子,豈不是神龍殿的五大金剛了。當真是可笑至極!」

她不會想到!

她就是這樣一句嘲諷的話,竟然是真的說對了。

秦無爭很興奮的拍著胸脯,大聲的喊道:「對啊,我就是神龍殿的第五金剛,如假包換!」

「無恥!」

然而,黑蜘蛛直接冷笑着說道:「當真無恥,你們可知道冒充神龍殿的人,若是被神龍殿發現,那你們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這倒是實話,

雖然每天都有人在冒充神龍殿的人。

但如果冒充神龍殿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敗壞神龍殿的名聲,或者是打着神龍殿的旗號,招搖撞騙,恃強凌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