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1
  • 0

劉明當然沒有和張權吃飯,這張單據,也沒有張權的簽字,這根本就是沒有根據的東西,不過劉明也聰明,拿出張權來壓制這個小緣,為的就是要讓小緣妥協。

「你等等,我打個電話問問。」

張立皺了皺眉頭,看著劉明好像信心滿滿的樣子,他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叮叮……」

這時候,在不遠處一個拐角響起了手機鈴聲,張權一臉尷尬的掛斷了電話,隨後直接從哪裡走了出來。

「張總!」

劉明看見張權的瞬間,猛然的臉色一白,而張立也是一臉好奇,張權怎麼來了。

「那個……我就是路過,你們信嘛?」

張權有些尷尬的看著眾人說道,劉明和小緣滿頭黑線,這說是路過,誰會相信?

「哥,你怎麼來了?」

張立有些驚訝的看著張權說道,而這一刻,不光是身邊的劉明和小緣,就連不少員工都是愣住了,他們看著張立,仔細的一對比,好像兩人長得還真有些相似。

「張副廠是張總的弟弟?」

「不會吧,這怎麼會這麼巧!」

「你還不知道嗎?張副廠才來我們工廠多久,就直接成為了副廠,這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

只能夠人議論紛紛,這一刻大家對張立也都是徹底的改觀了。

畢竟有張權這樣的一個哥哥,張立今後的地位可想而知。

「張……張總,你怎麼……」

劉明有些驚訝的看著張權,剛才發生的事情難不成已經被張權都聽見了?如果真是那樣,他又怎麼解釋?張權畢竟是染雲集團的老總,而張權手中,也是掌握著很大的生殺大權的。

再加上昨天張權宣布了要實行淘汰制度,因此不少人都已經心慌了起來。

「我怎麼在這裡是嗎?」

張權有些好笑的看著這個劉明說道,剛才的事情他都聽見了,因此現在對這個劉明也是滅有什麼好臉色。

「張總,你聽我解釋。」

看到張權這個表情,劉明也知道了什麼,剛才的事情一定是被張權都給聽見了,因此現在的劉明的慌張的不行。

「我很想知道,我什麼時候和你吃飯了?而且我和別人談生意,為什麼要帶上你?」

張權有些好奇的看著這個劉明說道。

這一刻,張權問出這些話的時候,劉明就已經知道,自己完蛋了,而一旁的張立和財務小緣都清楚了劉明是在欺騙他們,頓時眼中都有些怒意。

「張總……我這是……」

劉明結結巴巴的看著張權,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而張權直接從劉明手中拿過了那張單據。

「喲呵,蓉城大酒店,嗯,這裡的消費水平確實高,一餐吃個三萬也確實很正常,不過,你一個小小的廠長,怕是捨不得去這裡消費吧,我正好和蓉城大酒店的人比較熟悉,我倒是要問問,你什麼時候去吃的飯,和誰吃的,又是吃了一些什麼。」

張權拿出了電話,很快就撥通了蓉城大酒店一個大堂經理的電話。

這事情很容易查,這個大堂經理也有相應的記錄,其實並沒有關於劉明去他們蓉城大酒店消費的事情發生,因此,很明顯這張單據有可能是造價弄出來的。

「劉廠長,我看你膽子不小啊,敢糊弄我,如果今天這張單子被你報銷了,那是不是明天那你又能夠拿出一些別的消費單子讓我們公司給你報銷?」

張權面色陰沉的看著這個劉廠長說道。

「張總,其實我也有苦衷啊……」

劉明無奈的說道,他現在已經知道自己無法辯解了,乾脆就直接承認了起來,不過,這個劉明也是一個妙人,編造故事的能力實在是強悍。

「我這不是家裡母親重病,很需要錢嘛,張總,我只干過這一次,你相信我,我以前從沒有過這種事情的,我對染雲,可是天地良心!」

劉明這一番話,在張權的耳朵里卻沒有絲毫的作用。

「不好意思,你已經被我們染雲集團開除了,從今天起,你不再是我們染雲集團的員工,同時,我們將追究你的法律責任,你涉嫌虛構發票,虛假報銷,等著我們的法院傳票吧。」

張權淡漠的說道。

。 而在這時,胡蘿蔔的手機忽然間響了起來。

正是楚繁打來的電話。

楚繁心裏還是擔心秦依然會想不開,畢竟這個女人一直在故意不與自己見面。

這種情況在以前從來都沒有發生過。

現在這一次發生對於楚繁而言,心靈無異於是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不管這樣打擊到最後情況到底還會是怎樣的結果,目前楚繁心裏已經能夠有更加清楚的意識到,目前種種情況似乎比往日是來的,更加的有些許的動容之處。

「現在秦依然的心情多少是和以前不太一樣。」

對於胡蘿蔔來說自己又怎能不知道,應該是現在所有的心思都在肚子裏的寶寶身上。

對於楚繁而言,這個男人恐怕到現在都不知道秦依然到底是哪裏不高興。

想到這種情況下,眼下對於夏語寒而言也能夠意識到這個秦依然目前和楚繁之間的問題到底在哪。

這樣的問題在以往的情況下相比,可是要比現在要有更多的情況,不太對勁。

事情似乎變得越來越和過去的情形有太多的不一樣。

一直這樣想着對於楚繁來說,自己對秦依然的愧疚就更多一分。

但現在自己一直看不到秦依然,只能把所有的希望全部都放在夏語寒和胡蘿蔔的身上。

對於這兩個女人是否這次能夠幫助自己,眼下楚繁自己心裏也沒有萬分的把握。

「反正我是覺得我在依然面前是說不了什麼話的,不過有夏語寒陪在她的身邊應該沒事。」

胡蘿蔔非常清楚的意識到,目前自己在這個地方所要獃著的事情似乎是越來越多,但目前種種的參與在眼前的這一情況里看來也和大家想的有些許的不同。

不管之後所要面臨的問題究竟有多少,現在對於楚繁來說也只能夠如此。

此刻在房間里的夏語寒和秦依然在說起跟寶寶有關的事情的時候,夏語寒心裏滿是平靜和溫柔。

這一次你代孕懷孕雖然是自己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是早晚都要經歷的結果。

目前夏語寒心裏能夠想到的情況,可比現在要來的更加的讓人有些意想不到。

「你不知道我現在和楚繁兩個人分隔兩地,我覺得這一切就很好。」

秦依然這樣說着臉上的神色只要想起當初的那些事情,就越發的感到事情,似乎可能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樣。

這樣的事情在以前,秦依然從來沒有當回事。

但是現在情況可不一樣,畢竟目前在這裏的情況相比有太多的不同。

夏語寒知道秦依然心裏在擔心什麼。

就好像自己當初懷着樂樂的時候一樣的感到焦慮。

可是現在根本就不是焦慮的時候。

只因為夏語寒很清楚的知道,秦依然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情緒,無異於都是楚繁,到現在還沒有明白秦依然真正要的是什麼。

「你放心吧,我相信楚繁總有一天會知道自己到底該如何對這一切。」

「如果真的有一天那就好了。」

「放心吧,這一天遲早會到來的。」 「快,把犧牲的同志抬下去。」李威話筒沒離開嘴邊,說話的聲音當然被吳江龍聽到。吳江龍心裏一顫,急切問道,「李威,傷亡多少?」

「犧牲兩人,受傷一人。」李威回復道。

吳江龍心內一陣發緊。他最擔心的事情終於出現了。雖然死亡完全在意料之中,但這也是他最不願聽到的事情。穿越國境線到這裏,有戰士傷亡,他不可能抬着屍體回去。可不抬着又怎麼辦?無論埋到什麼地方,都是越南境內。如果他們一走,越軍發現后,肯定會把犧牲同志的屍體挖出來,就是不鞭屍,他們也不會善待之。更壞的結局還有。

吳江龍由此更加憎恨眼前這些越南兵,「龜兒子的,竟給老子找麻煩。既然我的人有傷亡,那你們就全來陪葬。」

吳江龍想到這,轉而對身邊通信員說,「小魏,通知炮兵,把龜兒子給我轟出來。」

此時,那些受到攻擊的越軍停止攻擊后,為了逃命紛紛跳入到我軍戰士事先挖好的掩體內。這樣一來,便給炮火打擊減少了有效性。

越軍跳入掩體內,並不是貓下來躲避炮彈,他們還在做反擊準備。如果出不去,肯定會死在這。所以,他們要做最好的抵抗。

吳江龍通過望遠鏡看到一顆腦袋探出掩體,槍伸向土坎上,正準備朝衝下山來的我軍戰士射擊。

「龜兒子的,還真不要命了。」

吳江龍說着,伸手向一邊,「拿狙擊槍來。」

他身邊的戰士都知道吳江龍喜好這口,所以,帶着的狙擊手一直都跟在他左右,如同自己的勤務員般來的快捷。

用不着吳江龍特意說明,那名持狙擊槍的戰士已明白了他的意思。於是把狙擊槍交給吳江龍。

吳江龍接過狙擊槍,一拉槍拴,卡嚓一聲子彈上膛。雙手一舉,眼睛貼在瞄準鏡上,尋找那個探出頭的越南兵。

對於是否有人在瞄他,這名越南兵渾然不覺。他的任務就是監視我軍動向。如果戰士們衝上來,越軍則會利於掩體進行反擊。如果不過來,繼續呆在那的話,他就告訴隊長,繼續朝山上射擊。

吳江龍從鏡筒中看到那名越南兵還在,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猴崽子,我叫你興。」

吳江真龍嘴角稍動,手指扣向板擊。

一聲槍響,扒在掩體上的那越軍腦袋被人爆頭。如同什麼人用重拳在熟透的西瓜上猛擂一拳。頓時,一團彩色血霧噴射而出。

越軍腦袋中彈后,人也就順着壕沿溜了下去。

掩體內,剛剛躲進去的幾個越軍喘息未定,就見沒有腦袋的同伴如此慘狀,頓時一陣驚呼。

「什麼人,用什麼樣的武器把他搞成這樣?」

吳江龍用的這支狙擊槍,一直準備用來搞敵人哨兵的。和越軍開打之後,那名戰士也沒把消音器摘掉。所以,射過來的子彈無聲無息,這裏的敵人沒有聽到炮火之外的特殊槍響,卻見這個越軍被打成這樣,他們焉能不急。

另外一個越軍懷着好奇,想要出去看看。腦袋剛一伸出,不等目光定位到某一點,狙擊槍的子彈又不聲不響地到了。只聽「噗」的一聲,他與剛才那名同伴或得了同樣下場。

這一回,坑內的另外兩名越軍再也不敢動彈了。

越軍不動不要緊,反正吳江龍已經知道了他們的隱藏地點。只要找到中心,就不怕其他越軍隱匿不出來。

轉眼間,半個小時時間已經過去。如果再不解決戰鬥,敵人援兵很可能就會趕到。所以,吳江龍必須在十分鐘左右之內把這些敵人消炒掉。

大霧已經耗盡,盆地上空再也沒有了陰靄。所以吳江龍在山上看的很清。

他向班長簡短交待一下戰略意圖后,又把狙擊槍丟給別的戰士,自己帶着一個班開始朝山坡下衝來。

有人以為吳江龍要打掃戰場了。其時不是,這裏還有剩於的敵人在頑抗。

吳江龍身體剛剛離開指揮位置,盆地**再次響起了迫擊炮的爆炸聲。

不足為奇,這種轟擊,正是吳江龍事先安排好的。他給這種打法取名為『定點清除』。

不要以為這個詞是美國製造,其實在有火炮時代起,就有人採用了這種辦法。只不過是炮彈大小而已,準確率高低有別。美國人用這種辦法炸了我們的南聯盟大使館,又在早年無數次地轟炸卡扎菲的駐地。攻打伊拉克用了無數次。他的威力人人皆知。

現在,吳江龍要用這種辦法清除躲在掩體內的越軍。可見,吳江龍的戰法傳到現在,論起來,因是美軍的老前輩了。

六名迫擊炮不再向先前那樣,一發發地射擊。而是由一門炮先行開火,瞄向一個掩體進行轟擊。一旦炸中,裏面沒有被炸死的越軍必然會被趕出。而後,另一門小炮瞅准越軍逃跑位置跟蹤轟炸。

有朋友要問了,這迫擊炮能有這個準頭嗎!

怎麼沒有?六五年大練兵年代,我軍指戰員能用六零迫擊炮彈炸幾百米開外的葫蘆,這彈坑與它比起來,不知要大多少倍。

只見負責瞄準的戰士朝要炸的目標一伸手,目標的距離如同裝進電腦中測量般準確,換算成數據。然後,這個戰士按著仰角大小,把炮管那麼一傾斜,炮彈便能如期地飛臨到掩體上空。直直一落,裏面的人還能好的了。

炮彈落入掩體內,幾乎裏面的人沒有能夠倖免的。但也不除利外。如果一個人的身體擋在另一個人的前面,那他後面的這個越軍肯定不會死。

所以,負責轟擊的炮手們就真的看見有一個越軍從裏面躥了出來。

這個活着的越軍從掩體里一上來,便連滾帶爬地朝着有草的地方跑。他分析著,跑到那裏,只要鑽進去就沒事了。迫擊炮兵再牛,也不會把草地炸個遍。

可是,他想錯了。不等這越軍進入草叢,另一發炮彈便先他而至。

飛過來的炮彈不偏不已,直奔越軍身前三四米遠。等這個越軍聽見聲音不對,抬頭朝前看,這才意識到大勢不好。再想要換個位置躲避時,可奔跑的慣性並未讓他停下來。於是乎,他被炸了個正著。

一個人坐着一發炮彈亂飛,其損傷程度可想而知。

零星飛過來的炮彈終於讓黎季平感到大事不妙。

他知道,自己想貓在掩體內等待援兵的想法大錯特錯。看來,眼前的這股北寇,並不是想打了就跑,而是要徹底乾乾淨淨把他們全部幹掉。頓時,黎季平腦中迅速上演一年前那一目。他所帶領的偷襲中國炮兵那支小分隊,除了自己之外,一個人都沒能回來。那時是在中國境內,那是沒辦法的事。而今天在國內,遭到如此下場,他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

「媽的,老子跟你們拼了。」黎季平朝着空中大喊,他是要呼喊所有隱匿著的越南兵,「不要躲了,出來與中國軍人決一死戰。」

在黎季平大喊之後,真有十來個越南兵從裏面出來。

他們一出來,迅速朝黎季平這個方向聚集。

此時,黎季平也顧不得我軍炮兵的轟炸了,用衝鋒槍一指,帶着這股殘兵敗將便朝着谷口跑。

此時,吳江龍已經帶着一個班從山坡上下來。不僅是他們,還有更多的戰士從各個防禦地點出現,開始縮小包圍圈。

這又是吳江龍的一個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