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6
  • 0

冥土雖大,但也是有盡頭的,當葉辰他們走了近五天後,冥土的邊界到了。

邊界上亦是聳立着一扇門戶,葉辰他們見此,自然是毫不猶豫的徑直走了進去。

唰~

場景再度變幻。

下一刻,葉辰四人便已然身處無數山峰中的一座上。

這裏的場景,乃是處在雲海山巔上,景色倒也很是美麗。

不過山峰並非只有葉辰四人身處的一座,而是有着千千萬萬座。

每一座山峰上,都矗立着不少的身影。

這些人便是此次試煉的一眾天才們!

不過略微的一看后,葉辰立時就發現了來到這兒的天才,明顯比進來時要少上很多了!

不用說明了,很顯然少的那些人,怕是永遠的被埋葬在了無極無相十洞天裏了!

當葉辰他們到來后,多餘的許多山峰也在此時盡數下沉,消失在了雲海之中。

嗡~

驀然,一道震顫之音響起,隨即就見在雲海的高空處,陡然出現了一道身影。不是他人,正是此次試煉的負責人范鎮!

他到來之時,雙眼朝下一掃,瞬間便將來此的天才們看了一遍,點點頭說道:「不錯,能夠走到這裏的,還有近一千人,看來你們都是比之普通天才要強的。」

聽他所言,不少山峰上的天才,俱是倒吸了一口氣。這是被范鎮的話給驚住了!

要知道來試煉的人數,可是足有兩萬人之多,可現在走到這裏的,居然只剩下了不足一千人,這是何等概念!

也就是說,近95%的人已經被淘汰,而在這裏被淘汰,意味着已經身死魂滅!

對於他們的震驚,在高空處凌空虛立的范鎮卻是不以為然。要知道每次總院的入院試煉,死亡率是很高的。

而能進入總院的,無一不是天才中的天才!

若是不這麼嚴酷的話,那星武總院與其他的院校有何區別?

……

「好了,你們也不用這麼震驚,能來到這裏,你們應該高興才是!」范鎮望着下方,嘴角上翹笑道。

「因為這裏是整個試煉的最後階段,而且在這裏,你即使是被淘汰了,也不用擔心有生命安全,所以你們應該高興才是!」

他的話,讓下方山峰上的諸多天才可謂是嘀咕不休,但卻無一人感大聲說出來的。

范鎮也不管這些傢伙心裏怎麼想,他又隨即接着講起了這裏的試煉規則來。

「這裏的試煉分兩種,一種是心靈的試煉,另一種是軀體上的試煉。」

「在你們站的每一座山峰上,都被刻着大量的幻境靈紋,只要你們能在幻境下撐過一刻鐘的,就算是通過了心靈上的試煉。」

「至於軀體上的試煉,說白了就是互相戰鬥,勝者便是可以通過試煉。好了,都清楚了規則了吧!那麼心靈試煉就此開始。」

就在范鎮的話音落下的瞬間,露出雲海的所有山峰上,俱是放射出大量的光芒來,這是幻境靈紋啟動的徵兆。

葉辰他們的山峰上,葉辰朝他們快速的道:「諸位不管遇到什麼,我們的心絕不動搖,我們的武道之路,絕不止步!」

嗯!

三人鄭重點頭,也在這時,他們腳下的山峰光芒閃耀了起來。

也是此刻,所有人盡數進入了幻境之中!

站在高空的范鎮,望下去后,面上平靜的輕喃道:「心靈的試煉過後,人數又將大幅度的下降了!」

隨後目光一轉,看向的方向,正是葉辰他們所在的山峰上,眼中有着莫名之光閃過,輕笑道:「白空這傢伙倒是運氣好,居然又被他帶來了天賦不錯的小傢伙了嗎?」

「雖然能走到這裏,確實很不錯,但在這心靈的幻境下,又不知道會有怎樣的表現呢?有些期待呢!」

。時宜從來都不是一個暴力的人。

現在之所以會這樣子對待盛和,傅婉清他們也不過是因為他們從頭到尾都想要她死。

對待那些和善的公司,她自然也願意報以非常善意。

「那就好。那這件事情要不還是你去辦?」

周舟畢竟已經跟這家公司合作了這麼長時間,就算是要分開,也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說,怎麼做,終歸是會不好意思。

如果時宜要解決這件事情的話,她也可以少一個心理負擔。

「好,我去做這件事情。」

正在這時,電視里忽然間傳來新聞播報……

《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第七百八十四章從仕女圖上走下來的美人只見被蘇雲撞散的白蟻巢穴中,一股白色的濃煙衝天而起,飛到空中突然炸開,四散開來,毫不猶豫的奔向其他沒有動靜的巢穴上,幾乎每一個巢穴上都能落下兩三隻長翅型白蟻。

無人機鏡頭拉進,非常明顯的能夠看見這些落在巢穴上的長翅型白蟻用頭迅速有力的扣動著巢穴外衣,然後便見這些散落著的、看似沒有聯

《直播動物世界》305.陰差陽錯 顧夢哭哭啼啼的聲音,越來越遠。

而身前這個男人,並沒有離開。

這跟顧汐想像中的不一樣。

她原本以為,她和顧夢爭執,霍霆均會無條件地相信顧夢。

剛才,顧汐以為,他惱的是她。

現在顧夢鬧着要離開,他都沒有追上去哄對方,是為什麼?

她迷惑地抬眸。

霍霆均剛好,也在低視着她。

當目光相碰,這個習慣了睥睨天下的男人,神色略變。

像觸到了滾燙的東西一樣,將視線躲開。

「你別誤會,我這麼做不是因為你。」

顧汐盯住他傲嬌的側臉,莫名感覺,這個男人在口是心非。

她垂了眸,倆片細膩的唇瓣,淺淺地上揚。

一股弱弱的暖流,淌到她的心澗里去。

過倆秒,男人半蹲而下。

帥氣逼人的五官,映在她的眼前。

他幽眸深沉,噴著薄怒。

顧汐心底略寒。

他還是要因為她剛才頂撞了顧夢而跟她算帳,對吧?

「你平時都是這麼任由別人欺負你的?」

顧汐訝然。

而他的視線,盯在她紅腫起來的右臉頰。

眸底,掠過不易察覺的憐惜。

她低頭,輕輕地用手,撫上辣疼辣痛的位置。

他是在關心她,替她不值?

「你是木頭人嗎?別人說打你就打你,蠢到要死!」

霍霆均是個睚眥必報的男人,他面對競爭對手的狠辣,整個北城人盡皆知。

但他是他,顧汐是顧汐。

原本他不該多管她的閑事。

然而見到顧汐無端被打,他心裏不舒服。

顧汐弱不禁風的嬌軀,微微地哆嗦了一下。

唇,緊抿起來。

她自然不是沒知沒覺的木頭人,但處於她的境地,又能怎樣?

像霍霆均這樣高高在上的男人,怕是永遠都不會體會到。

什麼叫做身不由已!

她仰起頭,隱忍的淺淚,在眼眶裏打轉。

「那如果剛才,我還手,你會怎樣?」

霍霆均眸色微深,在考量。

「你相信她的話,還是相信我的話?」顧汐再問。

女人的眼睛盈盈閃閃,卻遮蓋不了她眸底下的清澈。

那裏面,似乎裝載着一個乾淨、沒有雜質的世界。

跟這個紛紛擾擾、骯髒污穢的現實世界,涇渭分明。

霍霆均默然半晌。

喜怒不明,難以揣測。

顧汐渾身的力量和勇氣,彷彿都用在了此刻。

她猶如等待着宣判的羔羊,生與死,全在於他的信任。

對,沒錯,他的信任,關乎於她接下來的生活,甚至會影響一生。

良久。

男人突然伸出長臂。

顧汐下意識往後躲,被他冷盯了一眼。

他有力的鐵臂繞過她的面前,大掌放在她盈盈一握的腰肢。

身體一輕,顧汐被男人輕輕鬆鬆地抱了起來。

每次抱她,懷裏的這點重量,總能讓他不自覺地眉峰蹙起。

顧汐呆住了,第一次,在完全清醒的時候,被他這麼抱在懷裏。

她可以清晰地聞見他身上那股誘惑的男性荷爾蒙氣息。

一埋下頭,她的臉龐又距離他的胸膛那麼的近。

近得幾乎可以聽聞,他心臟的博動頻率……

顧汐輕輕地,握緊了粉拳,神經繃緊。

直至被他放到床上。

霍霆均:「你在這裏獃著。」

顧汐:「你去哪裏?」

是不是,要去找顧夢?

但在此之前,他就不打算聽聽她的話嗎?

他還是選擇相信顧夢,對吧?

霍霆均長腿還沒有邁開。

感覺到女人冰涼的小手,小心翼翼地牽他的幾根長指。

他愣住,挺拔的長身轉過來。

低頭,她可憐兮兮地地仰望着他。

虛弱而擔憂的神情,像極了一隻怕被遺棄的小野貓。

霍霆均的臉色有點複雜。

顧汐察覺自己竟然牽住了他的手,連忙,鬆開。

「對不起……」

霍霆均立在床邊,半晌沒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