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6
  • 0

兩名狙擊手也搞定后,葉寒再次潛入黑暗之中。

此時指揮官發現情況不對。

原本應該跟上的三人全部都沒跟上。

「出事了!」

他用E語說著,集體去搜尋。

因為事發是在三個點位上,他們即便是集體出來搜尋,也是需要分兵去看的。

葉寒抓住機會,對付負責警戒的爆破手。

還沒有等他拉響手雷,葉寒已經捂住他嘴的同時,將他手給斬下來。

再用力一擰,爆破手倒地。

隨後他再躲藏,朝著其中兩名突擊手展開襲擊。

四個突擊手,跟特戰指揮官,形成兩兩隊形去找人。

葉寒選擇的是最弱的那一組。

他直接一刀封喉一人,再一拳打在第二人肚子上。

練氣境五層的實力,一拳打上去,只有先天境巔峰的突擊手也遭不住。

更何況葉寒的攻勢,是在瞬間全部命中他要害。

因此他來不及反應,就被葉寒給打趴下。

此時只剩下三人。

葉寒馬不停蹄,突然再次出現,如同鬼魅一般,一刀出手,直接擊斃一人。

剩下的兩人大吃一驚,他們從未想過,葉寒一個人,就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在電光火石之間,葉寒出手數刀,刀刀砍在最後一名突擊手的經脈上,將他砍廢。

並且一拳砸在他藏du的后槽牙上,讓他無法自殺。

「你是誰?」

「你沒資格知道!」

最後只剩修真境的指揮官,葉寒跟他戰到一起。

對方出拳朝著葉寒打過來,葉寒不退反而猛衝,一拳回擊。

兩隻拳頭碰撞在一起,葉寒紋絲未動,他的手臂陣陣發麻。

此時葉寒運氣,施展出三分之一的真氣,將幾十根銀針甩出,無一例外,全部命中指揮官。

指揮官中了這麼多計量,行動開始遲緩。

葉寒拍馬趕到,一個靠肩,將他撞在樹上。

只聽一聲巨響,指揮官的後背直接將樹撞斷!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可是修真境的實力,在葉寒面前,簡直就跟小孩見到成年人一樣被揪著衣領打。

毫無還手之力!

而且他還意識到一個非常可怕的問題。

葉寒,除了殺掉兩人外,其餘人都是活捉。

他也不例外!

他有自知之明,知道不是葉寒的對手,想著逃不掉,不如死!

只是,葉寒拳頭,已經打在他的下顎上,讓他失去咬合的能力,隨後葉寒伸手將他后槽牙的毒藥給取出。

再一拳!

他兩眼疼的快要瞪出眼眶,然後一黑,倒在地上。

在暈厥之前,指揮官都不願相信。

他們E國頂尖特種小隊,北極星小隊,竟然會被一個人給團滅,而且還是以活捉的方式。

這個人!

難道是怪物么?!

只不過,他現在已經沒有能力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了。

隨著意識逐漸模糊,他也暈了過去。

他知道等待他的下場是什麼。

葉寒呼出一口氣,總算是有驚無險。

別看他打的輕鬆,實際上他可是打瞬間爆發的,如果沒有把對手打殘,自己就要陷入苦戰。。牙冷的眉頭擰成一個麻花,伸手撥弄了幾下,裏面除了衣服,什麼也沒有。

「我說大角牛啊。」夕顏抱着手臂,靠在牆邊,似笑非笑道,「我知道你一直對我圖謀不軌,但沒想到你這麼大膽,直接進來搶我的內衣來了?你想要,可以和我說啊,咱們也認識這麼多年了,送你兩件原味的也不是不行……」

「那

《綻靈記》第072章.牙冷 玄光和尚臉色驟變,咬牙道,「這老瘋子,還是如同當年那般逞強!龍一,你先留下,為師要進後山看一看。」

我趕緊問,「大師,你也要進山?後山到底……」

不等我說完,玄光和尚把手一擺,阻止我問下去。

他臉色低沉,眉宇間一片烏雲籠罩,焦急道,「不可說……既然你是故人長孫,我徒弟就暫時託付給你了,老和尚先去後山一趟,有機會再替你答疑解惑。」

說完,玄光和尚大袖一展,快速走進了後山深處,我本來想跟去,還沒邁動腳跟,背後伸出一隻大手按住了我。

我回頭,視線中迸出一張黝黑的大毛臉,搓着手,一臉憨笑,「陳凡小哥,先別管我師父了,既然師父把我交給你,我的伙食就由你負責,能不能先帶我找點吃的?我不挑食,兩斤白米飯就能對付三分飽,師父說晩上不宜吃太多……」

我把臉茸拉下來。

這尼瑪哪像是故交,分明是帶着餓死鬼上門討債的。我說你一頓能吃兩斤白米飯?

龍一靦腆地說,「那得看心情,胃口不好的時候吃兩斤,上次師父把我一個人丟在山裏過夜,我一生氣吃光他攢了半個月的口糧。」

我嘴皮一抽,「你怎麼這麼能吃?」

龍一憨笑道,「天生的,對了,陳凡小哥,你為什麼大半夜出現在這裏,不在家睡覺么?」

經他這一提醒,我頓時臉色大變,這才回想起來村長家還有個天大的麻煩,我急忙高呼道,「龍一,快跟我走,先幫我解決麻煩,我再帶你找東西吃!」

我拽著這大胖子往村裏跑,龍一邊跑邊嘟囔嘴,「陳凡小哥,你慢點,我沒吃東西,跑不快……」

我說不能慢,慢了就來不及了,見我一臉緊張,龍一眨眼問道,「什麼事這麼急?」

我深吸一口氣,邊跑邊說,「村裏有鬼,是個寡婦!」

龍一聽到后渾身一哆嗦,頓時就不肯走了,這傢伙這麼大個頭,我拽不動他,急得直跺腳道,「你怕什麼,你師父本事這麼大,難道你會怕鬼?」

龍一搓着衣角道,「師父說女人是老虎,尤其是寡婦,比老虎還要凶,讓我看見了就跑!」

我氣樂了,一把撒開他說,「那行,你先留在這裏,等我回去搞定了麻煩再說。」

「俟,你別走!」見我撒腿就跑,龍一頓時不情不願地跟上來。

我回頭沒好氣地問,「你不是怕寡婦嗎,跟上來做什麼?」

龍一委屈巴巴地看着我說,「小哥,我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的,還指望跟你回家蹭一頓飯,你跑了我上哪兒找吃的去?」

我滿頭黑線,說你想吃飯就得幹活,剛才那大和尚這麼厲害,有沒有教過你驅鬼?

龍一靦腆地低下頭,「教過一些,但師父總罵我蠢,說我除了吃飯什麼都不會,我還沒抓過鬼呢!」

特么的,那豈不是比我還廢柴?

我差點噴出一口老血,事到如今顧不上這麼多了,推著龍一朝陳家溝跑,此時月上中天,整個後山被一層迷霧籠罩着,清冷一片,我越跑越覺得不對勁,回頭問龍一,「和尚,你冷不冷?」

龍一身體一顫,瞪大眼使勁點頭,「冷,但不是山裏的氣候冷,這股冷氣的源頭在村裏。」

我心思一動,敢情這大胖子也沒有這麼廢,至少他一下就感知到了冷氣的源頭。

第一次見面,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幾斤幾兩,只好說,「龍一,不跟你開玩笑,我待會兒要面對的女鬼很兇,你要是實在不行,就躲起來別出來,等我搞定這個麻煩,你再出來。」

龍一瞪着銅鈴大眼,使勁搖頭說,「不成,師父說了讓我跟着你,你去哪兒我都會跟,你別嫌我飯量大,我力氣也大,能幹活的。「

這個節骨眼上我顧不得廢話了,既然龍一堅持要跟,我只好讓他跟來,不多時我就帶着龍一返回了村長家,和我想像中不太一樣,村長家沒有燈火,一片死寂,夜幕下的小院分外冷清。

我心中一震,「難道孫寡婦已經把人帶走了?」

這麼想着,我抬腳正要進去,腳尖還沒跨進門檻,龍一卻忽然拽着我,將我一把拽到了後面。

我不解道,「胖子,你幹什麼?」

龍一使勁抽鼻子,表情忽然変得很凝重,「陳凡,別進去,這院子有問題。」

我心說廢話,就因為有問題,我才非進去不可,裏面有三條人命,雖然陳勇該死,但我不能放着村長和春花不管。

我說,「胖子,你別攔着我,我身上有符袋,不怕的!」

龍一回頭掃我一眼,瓮聲瓮氣地說,「那好吧,你拿着這個。」

說完,他從口袋裏摸出一枚圓潤的珠子,黑漆漆的,表面滿是泥垢,一臉莊重地遞到我手中,我拿着珠子,感覺滿手滑膩,不禁低聲詢問道,「胖子,這佛珠為什麼這麼滑,你是不是在上面抹油了?」

龍一嘿嘿傻樂,「沒呢,我經常戴着,兩三年沒洗過,你把它當成包漿也是一樣的。」

我噁心得不行,剛想把這珠子丟掉,耳邊卻驟然傳來一道公雞的打鳴聲。

「嘎嘎……」

死寂的老宅院忽然傳來突兀的響聲,驚得我後背一挺,龍一卻眼放精光,痴痴地流起了口水,「太好了,有雞……」

這大胖子兩眼放光,嘴角掛着一灘口水,我趕緊推他一把說,「別鬧了,快陪我進去!」

說完我一腳跨進院子,幾乎在落腳的那一瞬間,我便感到地上起風了,陰嗖嗖的冷風沿着我褲腿不停地往上鑽,我渾身繃緊,疑神疑鬼地打量四周。

院裏很安靜,跟我離開的時候差不多。

我嘗試着喊了一聲,「二爺,你在不在家?」

沒有回應。

龍一小聲道,「陳凡,人呢?」

我搖頭,「不知道,胖子,你去正堂屋看看,如果看見一個七十歲左右的老頭,你就把他帶出來,我去偏房看看春花。」

「好,你當心點,這屋裏絕對有問題,有東西在看我們。」龍一的語氣平靜了很多,一番話說得我後背一緊。

事已至此,我顧不了這麼多了,小心翼翼走向偏房。

剛走幾步,我聽到背後有腳步聲,還以為那是龍一,沉下臉說,「都說了你去另一間屋子,幹嘛跟着我?」

「陳凡小哥,你剛才說什麼?」龍一的聲音從堂屋裏飄出來。 葉秋把女子的屍體扔在了地上。

「靠,你怎麼把她殺了?」龍夜大聲說道:「這女的長得這麼漂亮,要殺也等我玩玩之後再殺啊!」

葉秋對龍夜說:「你想像一下,那個侏儒整天壓在她的肚皮上拱,你還有性趣?」

「可是,她長得這麼漂亮,死了挺可惜的。」

「你要是真感興趣,死人也可以玩吧?」

龍夜瞪着眼睛看着葉秋,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你真噁心。」

葉秋沒理會龍夜,眼神落在了那個光頭矮子的身上。

光頭矮子見自己的老婆被殺,雙眼瞬間通紅,拔出一把匕首,直接向葉秋撲了過來,嘴裏發出歇斯底里的怒吼:「我要殺了你,啊啊啊啊……」

轟!

葉秋一拳砸了過去。

光頭矮子雖然憤怒,但是並沒有失去理智,他的身子快速往下一蹲,躲開了葉秋的拳頭,接着匕首迅速刺中葉秋的心臟。

然而,匕首隻是刺破了葉秋的衣服,並沒有刺穿葉秋皮膚。

光頭矮子有些不甘心,用雙手握住刀柄,使出了全身的力氣往裏刺,可結果一樣,葉秋就像個鋼鐵人,不管光頭矮子怎麼用勁,匕首都刺不進去。

這時,葉秋張開五指,伸手抓向光頭矮子的咽喉。

光頭矮子迅速閃向旁邊,想要繞到葉秋的身後,再給葉秋致命一擊。

他的反應很快,雖然咽喉躲開了,但還是慢了一點。

咔!

葉秋的五指抓住了光頭矮子的右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