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52
  • 0

兩人一起下樓,出了教學樓。

「歆一,你去哪?」

「我準備去圖書館借幾本書,李哲你呢?」

「我回宿舍。」

「那我們再見!」

「再見!」

看著沈歆一遠去的背影,李哲在心裡嘆了口氣,「這麼好的妹子,真不知道以後會便宜誰?」

收回目光,他也轉身向另一個方向走了。

第二天,31號周三。

晚上,李哲又把小喬從宿舍里叫了出來,把她來到了校外的小旅館。

他這次拉小喬出來,真的不是為了欺負她。嗯,這個只是順便。

而是在傳書51天後,《武道無涯》繼上周上了首頁強推后,終於要在今晚12點上架收費了。

上周五編輯雪夜告訴李哲,11月1號就會安排上架銷售,讓他寫一篇上架感言,上架后,爭取努力更新。

此時《武道無涯》總字數已經達到了24萬,總點擊260多萬,總推薦21萬多,總收藏也突破了5萬。

對於這個成績,李哲還是非常滿意的,只要上架后訂閱不雪崩,上架當天精品,應該問題不大。

雖然他現在已經不太看重這點稿費了,但也算是圓夢了,他上一世就以入精品為目標努力了多年,卻一直沒能實現。

傳書的時候,只有賀志剛、楊浩他們幾個糙老爺們在邊上,而第一本上架這麼有意義的時刻,李哲決定讓小喬和他一起分享。

小旅館,房間里。

李哲坐在桌前寫了一篇三百來字的上架感言,無非是感謝起點、感謝編輯、感謝讀者,以及懇請讀者在《武道無涯》上架之後訂閱的話。

按下發布鍵,把感言上傳了上去。

他站起身,伸了個懶腰,轉過身向大床上看去,發現小喬正抱著上網本刷劇。

小喬外衣都脫了,身上只剩下了,一件白色的襯衫,和一件白色的小內內。

李哲笑了一下,也上了床,躺在她身邊,伸手摟住她的小細腰,把她摟進自己的懷裡,低頭蹭了蹭她白皙柔嫩的臉頰,小喬在學校洗過澡了,身上很好聞,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老公,你別使壞!劇情正精彩呢,讓我先看完這集的。」小喬聚精會神的盯著屏幕,伸手把他的頭往一邊推了推。

先看完這集的?

李哲往上網本屏幕上瞧了一眼,發現她看的是《奮鬥》,頓時沒了興趣。

這部劇講的哪是奮鬥啊,根本講的就是拼爹!

再看看進度條,還有20多分鐘結束。

他哪有耐心等那麼久! ?地勢與酸雨精華煉製成功的冰符結合起來,非常強勢,不出一個時辰就可以將目標置於死地,不過經過後來我對於地勢的了解,才發現這幕後黑手竟然是將最重要的地勢勾勒錯誤,不然我怕是見不到汪洋他們。

姜寧萱昏迷不醒,自汪洋五人口中沒有任何有用的價值,如今有幾個點供我利用追尋真相,首先是血心石的來歷,製成它的材料方向,死人肉一旦死亡到某種階段,便會發出惡臭,因此來說不會距離案發現場太遠。

再加上之前利用《陰陽乾坤算》卜算的結果顯示,死者全部位於東南方向,而那名刑警隊長也在東南方的下屬縣找到了這些莫名其妙失蹤人,不多不少,正好是五人,另外就是那具行屍的身份,到底是來自於哪裡,至今情況都在核實中。

那具行屍死於一周前,也就是說兇手在七天前的某個時間段里就在行兇殺人,而且殺人的手段非常巧妙和專業,直接給死者腦袋上面開個洞,最後將冰符取出來,那個時候,我強行將之鎮壓起來,才將冰符抽取出來。

而那名女生如何踏上男生宿舍樓,然後在這裡跳下去,這些亦是謎團,在之前有人就調查過學校的監控設備,然而一無所獲,也就是說,學校的監控設備可能被人動過,女生死亡事件,行屍殺人事情教師瘋狂事情以及血心石和金陵下屬縣區人員神秘事情,是否存在著某種關鍵的聯繫點,這一切都不得而知。

腦海之中不斷地梳理案情,才意識到了它的複雜性,最後還是決定從金陵下屬的縣區失蹤問題查起來,起先這是我認為最好的辦法是等姜寧萱醒轉過來,查那塊死人肉的下落和來歷,現在看來自己已經等不住了,若是在這樣的話,知道這個案件的人一定會陸續解決掉,兇手手段殘忍,殺人從來不眨眼,是個狂魔。

這是我想到的唯一解釋,總之這人不是什麼善類,當務之急就是儘快抓到此人,現在雖然沒有頭緒,但還是要努力的,決定此行將汪洋帶在身邊,這一切都是為了他的安全問題著想,另外就是必須加強姜寧萱那邊的安全問題。

「唐銘,你跟我們走一趟。」就在這個時候,父親開口,他們已經觀摩完現場的情況,專案組必須進行下一步的工作,每次進行勘察結束之後,都會進行開會討論梳理案情。

「好的,父親。」我回過神來,一臉恭敬的點了點頭。

他的表情真的太過嚴肅,想我這種特殊的存在,都要懼怕他,恐怕這跟他與父親長得像有關吧,跟著他們的專案組下了樓,然後不斷向前走去,來到學校的一棟樓前,坐電梯上課五樓,這是學校的一個階梯教室,被安排過來,用來進行此次研討的會議。

「你知道些什麼?」父親在走進去之前,把我喊出來,認真的盯著我,道。

「專案組知道我知道,專案組不知道我都知道。」我這樣給父親回答,父親變得沉默起來,慎重的盯著我的面容。

整個人的表情顯得非常嚴肅,似乎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情發生似得,我不明白他的到底為何露出這樣的表情,讓我有點頭疼,可能是他擔心我的個人安危問題吧。

「等會進去,我不讓你動,你就別動。」父親沉聲,凝重的盯著我,道。

他囑託我這麼做,自然有著他的用意和打算,我並沒有反駁,跟著他踏進了會議室裡面,父親讓我坐在最末尾的位置,讓我整個過程聽著就可以,至於其他,沒有他的指示,我是不會起來說話,闡述自己的想法。

恐怕這些話都是在給我打預防針,我也清楚是這樣的道理,等到我踏進這裡面的時候,才發現裡面已經坐滿了人,基本上都是金陵市的公安系統人員以及首都專案組的主要負責人,抵達現場聽取和研究這幾起案件。

「梁濤,你站起來給大家介紹一下幾起案件的具體情況。」坐在側位置上的父親點名,這梁濤我正好認識,正是那名金陵市市局的刑警隊長。

「大家好,我是金陵市刑警隊長,梁濤,這些案件全部發生在我所負責的轄區,當時接到電話之後,我和我得隊伍第一時間趕赴現場,對案發盡心了完整的勘察。

我們認定金陵大學女生跳樓案,並不是一起自殺性事件,經過排查之後發現這是一起惡性他殺事件,案情的複雜性超出我們的理解能力,首先我們無法判斷女生如何抵達這棟男生宿舍樓,最後走上這棟樓的最高層。

我們經過認真的查看過案發現場的監控視頻,發現並沒有我們所需要的資料,也就是說,我們至今都不知道那名女生如何踏上宿舍樓的頂層,並且從那裡跳下來,我們調查了這名女生的個人信息以及社交圈。

也沒有發生多大的問題,我們調查這名女生名叫姚曦,是金陵大學音樂學院的一名大三學生,其容貌出眾,在金陵大學有著校花以及院花的稱號,是金陵大學的風雲人物,死者在案發前一天晚上,曾經給家裡給打電話。

那個時候死者的情緒並沒有任何波動,而且在這個過程中,死者對於生活等等都是非常樂觀的,經過社交調查,我們也沒有任何具體進展,死者在大一談過一個男朋友,只不過那男朋友一直是隱藏人物,雖然死者身邊的人都知道死者有男朋友,可至今沒有一個人見過他。

這是我們在死者的社交圈中發現的第一個疑點,經過工作繼續的開展,我們發現金陵市有三名富二代曾將找上死者,根據我們走訪調查全部是想要包養死者的,只不過被死者拒絕,另外就是我們在排查的過程中,有人告訴我們,姚曦的男朋友是現役某部的軍官,只不過至今我們都沒有具體消息。

這是女生跳樓案件的具體情況,接下來介紹的男屍襲擊殺人案件,在女生跳樓案發的現場,我們碰到了男屍自樓頂扔石頭,襲擊我們的事情,進過我們排查,男屍的生前是金陵大學的體育老師,一周被查出來是心肌梗塞倒在崗位上,送到醫院之後,救治無效宣布死亡,之後身體進入金陵市醫院的停屍房。

根據我們對屍體的化驗,我們發現男屍生前的心肌梗塞是人為導致,對此我們發現死者心臟處有冰塊,具體死亡的情況,我們還是無法判斷出來,男屍的情況還在調差中,接下來就是音樂學院姜寧萱老師發瘋案件,經過我們對現場進行勘察,發現一塊血心石,相關人士曾言,這是活人的心頭人製作出來的。

經過法醫化驗得出結論,該血心石的組織正是人的心頭肉,根據DNA檢測,發現這不是一個人的心頭人,最後我們在金陵市下屬的東臨縣發現,在短短的一個月時間,東臨縣發生了五起人員神秘失蹤事件,至今都沒有任何消息,根據我們提取親屬的DNA發現,全部與血心石所包含的DNA相同。

由此確定,東臨縣五人全部遇難,目前我們正在調查死者的案發現場,目前,根據情況來看,我們還是沒有找到死者的案發現場在哪裡,不過可以肯定,五人全部已經遇難,在整個過程中,所有案發現場出現的死人肉都是他們五個人所擁有的,其中有幾塊,他的DNA已經完全消失。

也就是說這五個人不是在統一的時間內被殺害的,目前來看,我們對於這五年死者的所有信息進行的具體提取,發現這五人全部都是東臨縣本地人,他們五個人的共同之處,就是在同一個工廠進行工作,而且是一個車間的工人,根據我們走訪調查發現死者的死亡時間大概在10號到31號之間,這次之前我們還是非常健全,而且那個時候工廠正好發了工資。

由於五人的死亡時間是不統一的,工廠當時也沒有任何注意,只是認為他們不做了,也沒有進行辭職,工廠之所以這麼認為,那是因為工廠之前有很多員工是這樣做的,不會找主管人員進行現場辭職,而是直接不來,這個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在他們主管單位成員認為這些人是有了新的工作,所以捨棄了這邊的工作。

而目前我們所得到的線索就是這些,在我們進行調查的所有事件之中,死者全部都不是意外身亡,而是被人精心策劃殺害,目前來看我們認定這全部都是一起案件,兇手是一個殺人狂魔,而且手段非常殘忍,擁有著我們無法掌握的力量,目前來看,破案的難度非常高。

很多類似於懸案一樣,根本沒有任何一絲頭緒。」

梁濤的話語非常乾淨利落,直接將案發情況介紹個通透,這樣從首都下來的專案組陷入困境之中,他們根本無法確定死者的具體情況,目前來看,社會輿論的越大,他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拿出解決方案,將這起案件進行破獲,我坐在會議室的末尾認真聽著他的講述。 「卧槽,秦凡這幾天不見大變樣了啊!」

尹亞光充滿羨慕的神情圍着秦凡轉了幾圈。

「嘖嘖嘖,這衣服還是英文牌子,外國貨啊?JACK什麼斯?秦凡你是不是中彩票啦?」

尹亞光充滿艷羨的問道。

秦凡把大包小包往床上一扔,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掏出一盒芙蓉王開始給宿舍的舍友發煙。

尹亞光開心的接了過去,美滋滋的點了起來。

趙輝跟趙凱擺了擺手。

秦凡也知道他們不抽煙,於是就自顧自的點了一根順便準備把煙收起來。

「凱子,輝哥,芙蓉王!來一根啊!」

尹亞光則在一邊上慫恿道。

趙凱露出一口大白牙,有些不好意思說道:「那我也試試,這煙貴吧?」

「一塊多一根!」

尹亞光滿臉誇耀的得意神情,彷彿這個煙是他買的一樣。

「咳咳咳~!」

趙凱被嗆得連連咳嗽,皺着眉頭說道:「這不是花錢買罪受嘛~!20多塊錢買幾瓶啤酒喝不好嘛。」

尹亞光看着趙凱狼狽的樣子,哈哈大笑起來,一副陰謀得逞的賤樣。

趙輝一直沒說話,低頭鼓搗著一個老式小鬧鐘。鬧鐘已經被開膛破肚,零件四處散落,一副慘不忍睹的景象。

直到他無意間看到秦凡右手手腕明晃晃的飛亞達合金機械錶,眼睛頓時發亮了。

趙輝一躍而起,直接蹦到秦凡的跟前,抓住他的右手手腕認真的看了起來:「飛亞達新出的合金機械錶,好東西啊!給我看看。」

秦凡大方的把手錶取了下來,直接遞給了趙輝:「輝哥,看可以,不要動手術啊,我剛買的!」

「好咧,沒問題,一下就還你。」

趙輝興奮的回答道。

秦凡無奈的搖了搖頭笑了笑,趙輝這個人簡直就是一個電子機械狂魔,對於各種新出的電子產品,機械手錶都很熟悉。

秦凡都不知道他在沒有消費能力跟這個網絡還不發達的年代,是通過什麼渠道了解到那些信息的。

不過有興趣是好事,如果把興趣發揮到極致也能做出一番成就。秦凡知道前世的趙輝最後成了一個抖音網紅達人,專業給粉絲介紹各種高端手錶。

秦凡跟趙凱還有尹亞光三個人再吹了會牛逼,趙輝把手錶還給他之後就出門了。

秦凡要到校園裏四處轉轉,看看有沒有新的商機。

商機這個東西,不是腦子裏想出來的。就算是秦凡這個重生大神,腦子裏也不可能記得所有的事情。

人豆很容易忽略生活裏面的許多細節,過着過着,用着用着就習慣了。思維形成了慣性之後,就會忽略背後的很多東西。

只有四處逛一逛,才會發現,哦原來這時候還沒有這個,這個時代還沒有那個。

秦凡在校園裏四處漫無目的的逛著,對於那些貼小廣告的廣告欄格外留意。

「本人需要聘請語文跟英語家教一名,孩子初二,價格面議!」

「中通快遞招聘校園代理一名,有意者請聯繫。」

「本人因為即將畢業,出售二手電筒腦一台,八成新。」

。。。。。。

一連看了很多,秦凡都是微微搖頭,這些對於他來說都沒有什麼興趣,也沒啥搞頭。

倒是一條駕校廣告引起了秦凡的注意。

「騰飛駕校學生專屬特惠套餐,2000元兩個月拿駕照!順便招聘校園兼職業務員若干名。。。。」

對於他的兼職業務員,秦凡是完全沒興趣的。不過他突然想起來現在的他還沒有駕照的。一本駕照跟一部小車對於做生意的人來說是必不可少的東西。

秦凡拿出手機把騰飛駕校的聯繫號碼記了下來撥打了過去:「你好騰飛駕校嗎?」

「你好,我這裏是,你是要考駕照嗎?」

電話里的聲音略顯稚嫩,秦凡判斷應該是駕校在學校里的學生代理。

「是的,你們在哪個位置?」

秦凡問道。

「你好同學,你是咱們湘南大學的吧同學吧?你是哪個學院的?」

對方的聲音急切。

「商學院。」

「商學院你去男生宿舍6棟505找李宏飛就可以了。」

秦凡掛掉了電話,朝着男生宿舍6棟走了過去,來到505說明了來意。

一個黑黑瘦瘦的學生抬頭看了看秦凡說道:「李宏飛沒在宿舍,你等下我打個電話給他。」

說完黑瘦學生從錢包里找出了一張飯卡樣大小薄薄的卡片,從桌子上拿了一部灰白色的固定電話,對着卡片一個數字一個數字的輸著密碼,最後撥通了李宏飛的電話。

很快他放下電話跟秦凡說道:「你等會一下,他很快回來。」

秦凡突然有些激動的問道:「同學,你這個是IP電話卡吧?」

黑瘦學生愣了愣,點點頭說道:「對啊,你沒有用過嗎?」

秦凡有些不好意思:「都用手機,沒怎麼用過這玩意。」

黑瘦學生的臉頓時更黑了,心裏想着你這貨莫非是來炫耀的,也就不再理睬秦凡。

秦凡再問他也只是嗯嗯嗯的應付著。

等到李宏飛回來之後,秦凡交了錢辦完手續迫不及待的出了宿舍的大門。

「是呀!我怎麼把這個給忘了!」

秦凡滿臉的興奮。他突然想起前世的他大三才買了一部二手手機。在那之前都是買的IP電話卡來跟家裏聯繫的。

是了,302的固定電話要到十月底才裝,所以自己把這一茬給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