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2
  • 0

九霄道盟。

此時,大殿中來了一個老頭。

此人白髮蒼蒼,眼神和藹。

「陸謙小友,地氣大陣交給我等如何?」

陸謙毫不畏懼與其對視,嗤笑道:「大敵來臨,你們還在內鬥,真有你的。」

「本座是為了大局著想,既然小友不願意,那就對不住了。」

嘩!

一道強大的劍壓襲來。

7017k 霍格莫德街道變得很冷清,往日里的人來人往不見了,蕭條的景象充斥在這個白色的小村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英倫魔法界遇上了經濟大蕭條。

這種蕭條也蔓延到了各家店鋪里,成年巫師的數量銳減,要不是今天有成群的學生出現,只怕這裡的店家又要白忙活一天了。

畢竟沒人喜歡和攝魂怪打交道,和霍格沃茨相隔不遠的霍格莫德,是攝魂怪的重點排查對象,魔法部懷疑布萊克很有可能會在這座小村出沒。

魔法部做這些都是無用功,布萊克能從攝魂怪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一次,就能逃走第二次。

更何況,無論是霍格沃茨,還是霍格莫德,都可以說是重兵把守,貿然接近這裡要麼是布萊克腦子不好使,要麼是他藝高人膽大,有著不被發現的把握。

艾達一直不明白,魔法部為什麼會信任攝魂怪這種黑暗生物,不僅將阿茲卡班交給它們看守,連追捕逃犯也讓它們來。

傲羅呢,艾達就想問問傲羅呢,比起攝魂怪來說,腦子會轉彎的傲羅才應該是追擊逃犯更好的人選吧?

三把掃帚酒吧里,艾達小口小口地啜飲著黃油啤酒,室內的溫暖終於驅散了身上的寒意。

雙胞胎怨念地盯著羅斯默塔夫人,他們兩個剛剛想點一杯男人的飲料,但羅斯默塔夫人拒絕向未成年人出售火焰威士忌。

善良的小姨在這一刻一點都不善良,起碼在弗雷德和喬治的心中是這樣的。

霍格莫德的這些店鋪中,最受歡迎的就是是蜂蜜公爵糖果店和三把掃帚了。

不同於髒亂差的豬頭酒吧,也不同於帕笛芙夫人咖啡館的甜膩,三把掃帚的受眾更廣,這裡不僅能喝到黃油啤酒,還能喝到一些其它酒精含量較低的飲品。

羅斯默塔夫人就是這家店鋪的活招牌,風韻猶存的她可不僅是對霍格沃茨的男生有吸引力。而且,想要經營這樣一家酒吧,可不是憑一張臉就能辦到的,羅斯默塔夫人的能力比她的臉蛋和身材更出眾。

將手中的黃油啤酒飲盡,又額外喝上一杯熱熱的蜂蜜酒,艾達才有勇氣重新把自己丟在寒風裡。

今年的冬天來的格外早,才剛到萬聖節,艾達就已經換上了稍顯厚重的冬衣。嚴寒之後,她希望會見到一個美好的春天。

三個人先是去了趟佐科笑話店,雙胞胎要補充一些材料,順便做了一場白日夢。

兄弟兩個表示,他們要在畢業之後盤下這間佐科笑話店,作為他們創業的第一步。想法是好的,但這個夢想恐怕不太好完成。

接著,艾達和雙胞胎又去了蜂蜜公爵,在那裡購買了一些巧克力之後,三個人才一同返回了學校。不過他們沒有直接回到城堡,而是去了暮光小屋。

壁爐里的火焰讓整個屋子都變得暖和起來,手捧著一杯熱可可,再站在窗前向外望,這是一個令人安逸的午後。

暮光小屋外,是前來參觀英國最著名鬼屋尖叫棚屋的學生;暮光小屋內,是看著被風吹的瑟瑟發抖學生而笑得很奸詐的艾達。

斷章里怎麼說的來著,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學生們是來看鬧鬼的尖叫棚屋的,可不是來被尖叫棚屋裡的「鬼」看的。

如果這些學生的膽子能大一些,直接了當地進到院子里,或者是往前湊湊,說不定他們就會發現傳聞不實。他們會發現尖叫棚屋根本就沒有鬼,有的只是一位漂亮的學姐。

一直到了晚上,艾達和雙胞胎才從小屋返回城堡,參加萬聖節的晚宴。一進入禮堂,映入眼帘的就是熟悉的上千盞南瓜燈,還有飛來飛去的蝙蝠。

不過今年多了一些燃著火苗的橘色橫幅,它們像色彩斑斕的水蛇一樣,在醞釀著風暴的天花板上懶洋洋地飄蕩。

晚宴十分豐盛,可如此豐盛的晚宴卻堵不住大家的嘴,每個人都在討論著今天的霍格莫德之旅,談論著下次要去哪裡玩。

熱鬧的長桌邊,哈利顯得格格不入。他只能不斷往自己嘴裡塞著南瓜餡餅,好讓自己看起來只是太餓了,而不是無話可說。

宴會的結尾是霍格沃茨幽靈們表演的節目。他們紛紛從牆壁和桌子里躥出來,組成各種陣形表演滑行。格蘭芬多的差點沒頭的尼克把他的砍頭經歷又重演了一遍,大獲成功。

尼古拉斯·德·敏西-波平頓爵士,格蘭芬多的常駐幽靈。這位爵士在1492年10月30日試圖幫助格麗芙女士,將她的牙齒弄直。

但事與願違,格麗芙女士的牙齒不但沒有變直,反而長出了可怖的獠牙。因為這次的魔法事故,波平頓爵士被判處了斬刑。

行刑那天,行刑手的斧子很鈍,因為磨斧子用的石頭不知道放在了哪裡。因此可憐的波平頓爵士總共被砍了四十五下,但即便如此還是有一點點兒皮和筋連著他的脖子。

晚宴結束了,四個學院的學生湧出了禮堂,走上樓梯。

沒有人風風火火的衝進禮堂,口中喊著「大事不好」,也沒有人在禮堂里昏倒,更沒有一隻瘦的只剩皮包骨的貓掛在火把上,今年的萬聖節似乎安然度過了。

但是,艾達沒有放鬆警惕。哪怕現在是23:59分,這個萬聖節都沒有過完,就存在發生危險的可能。霍格沃茨的萬聖節是因果律武器一般的存在,這一天總會發生點什麼不開心的事。

現實果然如此,艾達和雙胞胎順著平常的路線返回格蘭芬多的塔樓。可是,走到通向胖夫人肖像的那條走廊時,卻發現那裡擠滿了學生。

「怎麼回事,大家怎麼不進去?」弗雷德好奇地說。

喬治踮起腳,越過前面同學的頭頂望去。他沒有看見太多東西,只看到肖像洞口似乎是關著的。他說道:「不知道,胖夫人好像不在,入口是關著的。」

艾達一邊口中說著「讓讓,都讓讓」,一邊撥開人群向前走去。身邊的學生看到艾達出現,自發讓開了一條路,艾達也終於知道為什麼學生都堵在了這裡。

學生們堵在這不進去,不是因為集體失憶忘記了口令,也不是胖夫人又在展現自己「美妙的歌喉」。而是因為胖夫人,這位格蘭芬多的宿管大媽不見了!

胖夫人從她的肖像上消失了,肖像被狠狠砍過,畫布碎片散落在地板上,還有一大塊畫布乾脆被撕走了。

雖然胖夫人的歌喉很致命,但顯然學生們是不會做出這種事的。一定是有人妄圖闖入格蘭芬多的休息室。

艾達的眼神在學生中快速掃過,她大聲說道:「克拉克,你去找鄧布利多教授或者麥格教授,告訴他們這裡發生的情況!」

克拉克·傑拉爾從不知所措中驚醒,這位新任男級長立刻反身穿過人群,離開了格蘭芬多塔樓。人心惶惶,肖像畫被毀成這個樣子,學校里又要發生可怕的襲擊了嗎?

人群安靜下來,從前排開始,似乎有一股寒意在順著走廊蔓延。

「勞駕,讓我過去。」傳來了珀西的聲音,他煞有介事地匆匆穿過人群,「為什麼都堵在這兒?你們不可能都忘記口令了吧——對不起,我是學生會主席——」

看到被毀壞的畫像,珀西一愣,一種不祥的預感出現在他的心底。珀西差點驚叫出聲,還好他及時控制住了自己,沒有引起更大的驚慌。

「所有人,保持安靜!」艾達再次喊道,「看好你們身邊的人,不要隨意走動!高年級學生照顧一下身邊的學弟學妹!」

艾達知道自己需要鎮住場面,不讓大家陷入恐慌之中,這是她身為級長的責任。但艾達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只能寄希望於克拉克能儘快找到鄧布利多。

一連三道命令,終於讓大家不再躁動了。學生們雖然安靜下來了,可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不安,大家都覺得胖夫人的肖像畫被毀只是襲擊的開始。

7017k 生化危機爆發之後,雖然沒有了工業污染,但隨着自然環境的逐漸崩壞,天空也早已不是澄澈的藍色,而是灰濛濛的,就像蒙上了一層陰霾。

不過在晚上的時候還是能夠抬頭看到天上的星星,只是能見度上並不能看到很多的星星。

然而讓人詫異的是,在臨近黃昏的時候,天空中突然出現了四道亮線,向著太陽落下的方向劃過了天空,在天空之中留下了四道明亮的痕迹。

注視着劃過天際的四道明亮軌跡,陳墨的臉色並不怎麼好看,對着站在自己身旁的龍帝打出了一個手勢。

「全軍戒備!」龍帝大聲下達着命令,而在他和陳墨身後,大軍已經嚴陣以待,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這一次並不只有龍帝的秦軍,陳墨手上他真正壓箱底的現代化死靈軍隊、曾經在長城亮相過的白骨軍團、用泰坦之血培育出來的泰坦暴君軍團、加勒比海盜世界積攢下來的沉船魔大軍……

陳墨這一次可謂是將自己所有的家底都掏了出來,這幅陣勢不要說推平保護傘公司征服這個世界,就算是陳墨要屠神,只要不超過兩位數,沒有中等以上神力出現,那這些神靈也只不過是待宰的羔羊而已。

而隨着龍帝命令的傳達,大軍也從原本只是簡單的列陣,迅速轉變成了備戰的狀態。

就彷彿是一頭沉睡中的巨龍終於露出了獠牙和利爪,戰陣之中所散發出來的恐怖氣勢,甚至將陳墨原本用來遮蔽軍陣的陰雲和迷霧似乎都沖開了一些。

於是乎當四個金色身影降臨在陳墨面前的時候,他們的臉上充滿了驚詫,其中兩個十分乾脆的擺出了防禦的姿態,另一個則在用一種不知名的語言對最後一個身影大聲喊着什麼。

雖然陳墨聽不懂,但基本上無外乎是「欺騙」、「陷阱」一類的辭彙。

最後一個身影顯然也對陳墨擺出的這幅陣勢感到非常的驚訝和不理解,但他還是壓抑著怒火來到了陳墨的面前,向他質問道:「凡人,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想違背我們的約定嗎?」

「違約?我還想問你們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荒神的力量入侵這個世界?你們不打算遵守約定,想要強行入侵這個世界嗎?」陳墨大聲向阿努比斯質問著,而隨着他的憤怒,整支大軍也隨即發出了呼喊之聲,附和著陳墨的聲音,威懾着眼前的四尊神靈。

聽到陳墨的質問,阿努比斯頓時臉色一變,向陳墨問道:「荒神入侵?這不可能!我們沒有將這件事告訴任何其他神靈!」

一個世界的寶貴是每一個神靈都清楚的事情,雖然從陳墨這裏知道這個世界狀況並不好,但阿努比斯和其他三位神靈對這件事和這個世界依舊非常重視。

不然的話,他們也不會答應和陳墨簽訂冥河誓約了。

事實上就算他們將這件事透露出去也沒有什麼用,他們是在和陳墨訂立了冥河誓約之後,才從他這裏獲得的這個世界的坐標,在這之前他們並不知道這個世界在哪,更無法前來。

因此,陳墨提到已經有荒神的力量入侵了這個世界,這對於阿努比斯來說,無疑也是一個十分讓他震驚的消息。

「那這要怎麼解釋!」陳墨說着,掏出了一個巨大的容器扔在了阿努比斯的面前,那正是之前從變異喪屍身體里長出來的蟲子。

阿努比斯低頭看向了容器里的蟲子,他伸手直接將蟲子從容器中提了出來,而其他三位神靈此時也來到了阿努比斯身後,同樣將目光投注到了這隻蟲子身上。

然而這一看,卻讓四位神靈都變了臉色。

「這是荒神的力量!這個世界已經被滲透了!」四位神靈中的一位女性神靈開口,臉上帶着極大地驚訝與憤怒,驚呼之餘也想陳墨怒問道:「你把這個世界的坐標泄露給了別的神靈嗎?」

這顯然也是其他兩位神靈的推測,三尊神靈頓時將目光都集中到了陳墨身上。

雖然冥河誓約的約束讓他們無法傷害陳墨,但三尊神靈的神威壓迫,還是讓陳墨忍不住腳下踉蹌了一下。

但這卻反而激起了陳墨的傲氣,他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頂住了神威的壓力,咬牙切齒的駁斥道:「就連你們都必須發下冥河誓言才能從我這裏獲得這個世界的坐標,其他神靈又怎麼可能?我還不屑於說謊話來騙人!」

面對陳墨的這番態度,還是阿努比斯這個與他交流最多的神靈出來打了圓場。

他勸說雙方保持冷靜,同時提出了另一個可能:「雖然有荒神的力量滲透到了這個世界,但這很可能是這個荒神自己發現的這個世界,而不是我們雙方的泄密。

畢竟冥河誓約的約束是不可違背的,我們都已經發誓不會泄露這個世界的坐標了不是嗎?」

阿努比斯的話讓三尊神靈和陳墨都暫時平息了怒氣,稍稍冷靜了一些。

陳墨想了想之後開口說道:「在數年前我第一次發現這個世界的時候,這個世界應該還沒有被入侵的痕迹,但也未必,因為這個世界正在爆發一場席捲整個世界的瘟疫,並且正在不斷地殺死這個世界。

如果這一切都是入侵這個世界的荒神的圖謀的話,倒也解釋的通,不然的話一種傳播能力並不是很誇張的病毒居然能感染全世界,着實有些離譜了。」

聽到這樣的解釋,阿努比斯再次將那隻蟲子提到了手上,再次認真仔細的觀察了一番,這才開口道:「這支蟲子身上有瘟疫和死亡的味道,這和這個世界現在的情況很類似,你的推測很有可能。」

「那現在怎麼辦?」女性神靈看向了阿努比斯和陳墨,她頗為擔心的向阿努比斯問道:「我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可以駐足的世界,難道就這樣放棄嗎?」

「不,我們和他開戰。」阿努比斯的胡狼頭上表情猙獰,齜牙咧嘴的說道:「滲透進這個世界的荒神應該只有一個,而我們有四個。」

。 馬氏和蘇沉魚都有些訝異,竟然是蘇丞相讓兩人到前廳里去。

前廳……不是會客的嗎?

馬氏有些沉不住氣,叫住了帶路的小廝:「老爺有沒有說過,是因為什麼事情讓我們去?」

小廝聞言,回頭看了一眼蘇沉魚,言語中竟然是有些羨慕。

「外面來了許多人,說是要向這大小姐提親呢。老爺便讓主母您過去看看,誰家的公子合適。」

馬氏聽后欣喜若狂,這簡直是這幾日來她聽過的最好消息!

原來這蘇情婉娘還沒有去世的時候,只能先從嫡女訂婚。而馬氏當年還沒有上位,她的兩個女兒就耽誤了下來,如今的蘇沉魚都已經是年過十八了,早就算是一個老姑娘了。

蘇沉魚心中也很是高興,不過她向來沉穩慣了,面上到底沒有顯現出來。

都說如今大順胭脂榜的榜首不輸昔日的蘇家三小姐,各個府中的公子自然也是翹首以待的。

坊間是這麼描述蘇沉魚的:「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說的就是這蘇家大小姐有著天人之姿。

這也是為什麼蘇沉魚都年過十八,提親的人家依舊能踏破門檻。

許多年輕的小公子已經在前廳討論上了。

「陳郎,我聽說這蘇家大小姐有才又有貌,若是讓在座隨便一個人娶回家中,那可真是抱得美人歸啊。」說話的是國子監祭酒的小兒子,年紀才十七歲。

那個被換做陳郎的則是內閣大學士的孫子,陳雲。

他似乎是對這個蘇家大小姐勢在必得,向在座的幾個人拱了拱手:「此話言重了,誰能娶到蘇家大小姐,自然是各憑本事。」

「只是我聽說這蘇沉魚自幼喜好讀書念詩,各位可要投其所好。」

聞言在座的幾位公子爺都是有些泄氣。他們不像這陳雲,有良好的家教,不過二十就去朝廷供職,深得皇帝重視。這些年輕的紈絝弟子大多都是家裡有權有勢,自己卻是個只會吃喝玩樂的主。

不要說是詩詞歌賦了,就連算個賬都算不明白,他們有的不過是還算英俊的面孔和數不盡的錢財。

但是蘇家這樣的人家,又怎麼會只看錢多錢少呢?

正當幾人討論的激烈時,門外一陣細碎的腳步傳了進來。首先進來的是一個其貌不揚的小廝,他恭敬的向在座的公子爺們行了個禮:「蘇大小姐這就來,請諸位稍安勿躁。」

空氣之中似乎瀰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氛。

等到門外的帘子拉起來的時候,眾人皆都屏住了呼吸。

美!這蘇家大小姐實在是太美了!

其實論起來蘇情婉沒毀容之前的樣子和蘇沉魚做對比,雖然蘇家三小姐更勝一籌,但是兩人卻是截然不同的兩種類型。

蘇情婉張揚艷麗,蘇沉魚大氣端莊,只能說蘿蔔青菜各有所愛。

只見這蘇家大小姐紅色的華衣裹身,拖地三尺有餘,卻不顯得累贅,平添了雍容華貴的氣度。若是各家主母在此,也只會感嘆一句:是個母儀天下的料。

她眸含春水,只是一眼,幾位公子都覺得心化了。

天下怎會有如此秒人!

只是蘇沉魚心中算盤卻打的極好,她為了提高身價,並不打算和這些王公貴族們說話,只是微微福了福身子,就從眾人面前走了出去。

蘇沉魚在眾人看不見的地方,偷偷拐到了屏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