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63
  • 0

【宇智波泉奈:秀兒坐下吧!再怎麼弄下去,怎麼給後面的同志讓機會?】

【宇智波泉:演的我都看呆了!】

【野原琳:嗯!】

於此同時,第四場比試的也是最後一場比賽的對象開始宣布。

【第五場,五點五代目火影志村團藏vs七代目火影漩渦鳴人!】

轟!

就像一枚魚雷炸在深海裡面。

木葉忍者古怪的看著那個副本,殺團藏?

這不是有手就行嗎?

而且還是鳴人!

全忍界聊天群。

【兩天秤大野木:忍界之暗對戰四代之子?這組又是什麼情況?老頭子品一品,莫非是為父報仇?】

【三代目雷影:報仇?勞資還沒向你問呢?你個老不死的東西!】

【四代目雷影:父親,你也在?】

【三代目雷影:勞資怎麼不能在了,窺屏半天看不懂,現在剛剛熟悉!】

【照美冥:啊!不是帥哥,多麼沒勁!】

【長十郎:五代目……水影大人,注意……注意形象啊!】

【照美冥:啊!知道了,知道了,沒勁!】

木葉決鬥場。

漩渦鳴人整個人腦子都是懵的:「那個……那個,和志村團藏對決?不是殺了那個繃帶大叔上百次了嗎?」

宇智波佐助:「看不懂!」

同時宇智波佐助眼角閃過一抹精光,他的直覺告訴他,這第四場比試一定有蹊蹺,或許藏了什麼秘密。

木葉私人聊天群。

【波風水門:鳴人打的過團藏,但一看前面的歷代火影,我這個父親也沒多少信心!】

【千手扉間:最強毋庸置疑的是我大哥,哪怕我的速度再快,但在決鬥場上根本躲不開我大哥的大招。】

【宇智波斑:哼,傻扉間這還用說?柱間這傢伙可是有著不用結印就能快速恢復的身體,不能一次性將他殺死,怎麼可能打的敗他。】

同時斑爺的眼神微咪,只有開啟輪迴眼的自己才有那麼一絲可能擊敗柱間。

而且還必須是全勝時期!

哪怕柳生的瞳術再強,也不可能完全模擬他的實力,因為這種召喚出來的一定會有限制。

比如穢土轉生,哪怕祭品再好,弱一節已經能決定勝負了。

7017k 天王蓋地虎,寶塔鎮河妖。

蘇小冪擼起袖子,眼看翰林院幾大學士筆墨紙硯已經備齊準備實錄他們鬥文過程。

蘇小冪不相信她打不死這小妖精。

浩瀚的華夏文明五千年,大文豪經典詩詞數不勝數,蘇小冪相信,哪怕她信手拈來幾首,也能打得蕭憶晴應接不暇。

這還得感謝這個時代和藍星的華夏文明不互通。

「這樣吧,一人對一首,直到對方詞窮,無法對上為止!詩詞品質由翰林院大學士判定,最後由翰林院宣判結果。」魏大人代表翰林院說道。

「好!」蘇小冪和蕭憶晴齊聲回應。

蕭憶晴不屑地瞥了蘇小冪一眼,抬頭看着漫天荷花,沉吟道:

「天藍水清艷陽天」

「碧水清風碧玉灣」

「一池蓮葉迎風動」

「濯濯藕粉立天邊」

蕭憶晴念完,得意地瞧著蘇小冪如何對的上?

蘇小冪站起身,走到長廊邊,

「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蘇小冪剛剛吟完,魏大人和宣帝同時鼓掌。

「好詩!」

「哈哈哈,好好好,好一個接天蓮葉無窮碧,妙哉!」宣帝還在細品回味中。

「陛下,微臣覺得映日荷花別樣紅這句詩更為精妙!」

蕭憶晴花容失色,沒想到蘇小冪一上來,就輕而易舉接上了。

「蘇小冪,再來五言詩!」蕭憶晴不甘示弱。

「春來水中芽,夏來天上傘,秋來細胳膊,冬來殘月天。」

蕭憶晴認為這一局蘇小冪必死無疑。

「蕭憶晴,這也太簡單了,能不能來點有難度的?」

「簡單?那你趕緊對上來啊?」蕭憶晴有種勝券在握的驕傲。

蘇小冪伸手摘了一朵荷花,

「浮香繞曲岸,圓影覆華池。

常恐秋風早,飄零君不知。」

言辭凄婉,蘇小冪孤單的背影在荷風中,我見猶憐。

「妙哉!鎮國公府小姐好文采,妙筆生花啊!」此刻,在座的貴女也忍不住讚歎。

謝東君也來了精神,聚精會神地看着台上的兩女鬥文。

「本王真小看你了,鎮國公府小姐,你到底是誰?」

謝東君聯想到蘇小冪會各種機關術,又突然博學多才,南越太子白玉玦又表現出對她的在意,種種線索指向蘇小冪,她可能是南越國安插在宣國的姦細。

南越國這些年狼子野心,國力強盛,這次居然破天荒派堂堂一國太子來認錯,肯定目的不簡單。

謝東君目前為止,還沒查出白玉玦到宣國的真正目的。

眼前人畜無害的南越太子白玉玦,越發讓他看不透了。

蘇小冪的母親杜秋月也是南越國人,這些證據,讓謝東君懷疑眼前的蘇小冪,這個鎮國公府小姐,到底和南越國有什麼特殊關係?

思及此,謝東君眼裏的蘇小冪不再是萬眾矚目的才女,而是一個善於偽裝的惡女。

謝東君眼底掠過一絲殺機,壕無人性,冷漠至極。

「蘇大小姐不僅意境對上,而且比蕭小姐還更勝一籌!」

魏長青忍不住讚歎道,沉吟,甚至有貴女開始謄寫蘇小冪即興發揮的詩詞。

蕭憶晴氣得目瞪口呆,小臉漲紅,這蘇小冪什麼時候變得這樣有學識了,蕭憶晴沒想到她這次遇到的人如此棘手。

「蕭小姐,我改變主意了,這次我先來,換你來接!這一首非詩非詞,你要對的上?算我輸!」

蘇小冪狡黠一笑,拋出《愛蓮說》。

「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晉陶淵明獨愛菊。自李唐來,世人甚愛牡丹。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凈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予謂菊,花之隱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貴者也;蓮,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愛,陶后鮮有聞。蓮之愛,同予者何人?牡丹之愛,宜乎眾矣!」

蘇小冪一氣呵成,滿堂喝彩,震驚四座!

「蘇大小姐品行高潔啊,居然能寫出這樣高雅的文字!」

蘇小冪暗喜,「不要誇我,我只是古代文學的搬運工!」

「蕭大小姐,如何,你對的上來嗎?」

蕭憶晴急紅了眼,冥思苦想,結結巴巴,始終找不出與蘇小冪脫口而出的句子對仗得上。

她有點懷疑她是不是江郎才盡了。

「難道我真的不如她?比不上一個草包?」

一分鐘過去了,十分鐘過去了,一炷香時間過去了,眾人都有點等得不耐煩了。

翰林院魏大人一聲驚堂木,啪的一聲,「時間到!蕭小姐,你可還有什麼要說的?」

蕭憶晴嚇得一愣,抱頭痛哭,「我輸了!姑姑,對不起,我給你丟臉了!」

宣帝站起來,「好一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朕很久沒見識過如此充滿浩然正氣的詩句了!蘇大小姐果真才識過人啊!朕宣佈,此次鬥文,鎮國公府獲勝!」

蕭貴妃氣得咬牙切齒,「沒用的廢物,我們蕭家的臉都讓你給丟盡了!」

蘇小冪雖然柔聲細語,說話卻很有氣勢。

「蕭憶晴,剛才不是你說的,誰輸了,褫奪嫡女封號?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話可是你嘴裏說出來的?」

蕭貴妃大怒,「你閉嘴,小賤人,晴兒年輕氣盛,只是說着玩的。陛下,晴兒年幼無知,求你不要褫奪她的嫡女封號啊!」

蕭貴妃哭哭啼啼,跪在宣帝腳下求情。

蕭憶晴突然跪在蘇小冪面前,「蘇小姐,我和你鬧着玩的,求你求求陛下,我承認我不如你行嗎?」

蘇小冪冷冷地看着蕭憶晴,「如果換做是我,你會幫我求皇上嗎?」

蘇小冪嫌惡地推開蕭憶晴的手,跪在宣帝面前,「還望陛下定奪,臣女望陛下主持公道!」

宣帝雖然寵愛蕭貴妃,但是眾目睽睽之下,宣帝金口玉言,這件事知道的人這麼多,關係到帝王威嚴和誠信,宣帝也是愛莫能助。

「愛妃啊,憶晴也不是小孩子了,該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今日我要偏袒她,這才是害了她!」

「陛下,不可啊,我蕭家承受不了這種恥辱。陛下開恩啊!」蕭貴妃抱着宣帝大腿哭訴。

「傳朕旨意,褫奪蕭右丞相長孫女嫡女封號,擢升鎮國公府長女蘇小冪郡主封號。」

「臣女拜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蘇小冪恭謹拜謝。

柳氏喜極而泣,這一局雖然沒能摘下蘇小冪的嫡女頭銜,無疑還是蘇小冪贏得漂亮,鎮國公府第一次在名門貴女面前,找回了顏面。

翰林院幾位大學士正在奮筆疾書,完完整整地記錄了蘇小冪這篇《愛蓮說》,幾位大學士連連點頭讚歎。

白玉玦大大地喘了一口氣,「好險,果然是才女。去年誰說她是草包來着?」

魏長青感嘆,「去年那首肥鵝詩,是她寫的諷刺詩,那些個自稱才女的居然沒識破,還嘲笑蘇小姐,簡直丟人!」

「魏兄,一會兒不要和我搶,這蘇小姐很對我胃口。」

「公平競爭!白兄。」

魏長青居然恬不知恥地來了這麼一句。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南宮玥一下子愣住了。

不在寢房!

南宮玥皺眉,而後笑着道:「沒事,我進去等娘親!」

「小姐小姐,您不能進!」

「為什麼?」南宮玥皺着眉頭,撅嘴道:「張嬤嬤你好奇怪!為什麼不讓玥兒進娘親的房間?」

「這……」張嬤嬤臉色漲紅。

她實在沒想到南宮玥這麼早就回來了,這不是壞了侯爺的好事嘛?

就算小姐是侯爺的女兒,這男人在這事上被打斷,以後恐怕也的留下,陰,影吧?

「張嬤嬤我保證我進去等娘親,什麼也不碰,什麼也不摸,好不好?」

南宮玥討好的道。

要是娘親知道她乖乖認錯,沒準心情能好一點。

「蘇姨娘的寢房奴婢們今天還沒收拾,小姐現在進去實在是不適合,要不等蘇姨娘回來,老奴親自去請小姐來?」張嬤嬤緊張的後背都濕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