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6
  • 0

「還記得,諸神反叛毀滅神王的原因嗎?」古月娜問道。

「因為擴張神界。」楚秦回道。

「嗯!只可惜,毀滅神王有些自不量力。但是楚秦,你不一樣,同樣是擴張,你完成的如此輕鬆!他要是還活着,不知作何感想。」

「哈哈哈!」楚秦大笑三聲,「走吧,該去倉庫了。」

這裏位於巨型的高山之下,面前是一道古樸的青銅大門。

「應該就是這裏沒錯了。」楚秦回道,「我能夠感應到,這裏有一股超強的能量波動,卻又沒有活物,多半就是神核能晶散發出來的!」

「嗯!」古月娜點了點頭。

隨之,楚秦動用神力,直接轟開了青銅大門。

就在這一瞬間,無盡的紅色能量從青銅大門之中沖了出來。

楚秦瞳孔微縮,旋即取出暗金霸刀,直接將這股紅色能量,劈成了兩截!

楚秦和古月娜交換一個眼神,走入了其中。

這裏,太過壯觀了!

整座高山都是中空的,裏面堆滿了無數的神核能晶,以及材地寶,諸如武器,仙草,秘籍之類的。

「這麼多,楚秦,我們發財了!」古月娜都是有些興奮道。

(本章完) 不一會兒,秦風身邊就坐滿了人。

這些人說着地地道道的亞特蘭蒂斯語,秦風聽得一陣頭大,如果有人找自己說話,他要怎麼回答?

不過好在秦風這段時間學了一點基礎的亞特蘭蒂斯語,別的不熟悉,至少貨幣數字還是能聽懂的……

等到葉輕眉出現在拍賣台上,他只要上前報價就行了!

而且,在這拍賣會內,還有不少其他貴族也是帶着面具的,明顯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這種拍賣會上,多少會出現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也會引起各大貴族的哄搶!

秦風耐心等待,等所有人都到齊了之後,便看到前面的拍賣台上,走出來一個穿着暴露的亞特蘭蒂斯女子。

女子皮膚黝黑,是土生土長的亞特蘭蒂斯人,而且看她手上帶着的手鐲,脖子上也掛着項鏈,完全不像是普通人。

「應該是出自尤里烏斯家族的女子!」

秦風默默想道,因為聽不懂亞特蘭蒂斯的語言,這些天他打聽到有用的消息並不多。

如果能弄清這個女人的身份,對接下來的拍賣肯定會有所好處。

女子嘰里咕嚕說了一陣之後,台下的觀眾們忽然開始激烈的歡呼起來。

秦風也跟着眾人一起站起身,鼓掌慶祝。

至於在慶祝什麼,他完全不知道……

……

很快,拍賣會正式開始了。

看到首先被拿上台的物品,秦風頓時瞪大了眼,心中一陣狂喜。

第一件買拍物,赫然是一件大炮!

沒錯,而且正是從破風號上拆卸下來的大炮,秦風身子親眼看到過,無論外形還是款式,都完全一樣!

拍賣台上,女子手舞足蹈,語氣激昂的做了一番接受,隨後便報出了一個數字。

一百萬銅幣!

沒錯,秦風確定自己沒有聽錯,這門大炮被尤里烏斯家族用一百萬銅幣的初始價,進行拍賣。

而這些亞特蘭蒂斯人之前也是接觸過不少外來者的,也見過外面世界的大炮,甚至導彈。

看到這大炮,不少大貴族眼中露出貪婪的光芒。

有了這樣一門大炮,毫無疑問會讓他們家族的實力得到大幅度提升!

一門大炮,可以頂得上一隻裝備精良的小隊了。

頓時,不少大貴族站起身,開始了激烈的競價!

「我出一百二十萬銅幣!」

「我出一百三十萬!」

「我出一百五十萬銅幣!」

「赫里斯,你不要搶,這大炮我看上了,我出一百七十萬!」

一名大漢沖着和自己競價的一個中年男子嚷嚷了起來。

「憑什麼不準搶,你可真有意思,你看上的東西就是你的嗎?」

那中年男子冷笑,也是被對方給激怒了,隨後報出了一個更高的價格。

秦風看到這些人爭搶,覺得很是有意思。

因為他知道,在破風號上,還有威力比這個更強大的大炮。

眼前出現在拍賣會上的,不過是基礎型號,無論射程,威力,都很普通。

就這樣,還遭到了各大家族的哄搶,他們根本不知道被尤里烏斯家族給騙了……

不過那些威力更強的大炮,尤里烏斯家族肯定也不會輕易拿出來拍賣,而是留給自己家族使用。

最終,這門大炮以兩百萬銅幣的價格成交,被之前開口的那中年男子得到了。

大漢氣得咬牙切齒,罵罵咧咧說了幾句,但卻不敢在拍賣會上放肆,最後還是老老實實坐了回去。

他身邊那個侍女想要上前安慰對方,結果卻被大漢一把抓進了包廂里,隨後傳來一陣尖叫聲。

周圍不少貴族臉上露出會議的笑容……

顯然,那個大漢將怒火全部發泄在了身邊的侍女上,這下那小侍女可要倒霉了……

……

而緊接着,第二件拍賣物也登上了擂台。

這次,出現在眾人視野中,赫然是一艘遊艇!

沒錯,又是從破風號,或者東川家族游輪,也有可能是隨着破風號和游輪一起帆船的冥王戰艦上找到的!

這是一艘小遊艇,只能容納四五人,但是比起來亞特蘭蒂斯自己製造的小船,卻就要精緻多了。

而且女子還專門準備了汽油,保證這艘遊艇可以使用很長一段時間。

比起之前的大炮來,這艘遊艇的價值就小多了。

只吸引了極少數貴族的目光,最後,以二十萬銅幣的價格成交!

女子也不以為意,這艘遊艇本來就是尤里烏斯家族用不上的東西,拿出來拍賣,純粹是為了湊數而已。

那些精良的武器裝備,才是真正的大頭。

心中想着,女子臉上露出熱情的笑容,拍了拍手,隨後,一群尤里烏斯家族的侍衛走了上來。

這些侍衛手中提着巨大的箱子。

轟!

十多個箱子,全部放在了拍賣台上,隨後打開來,露出裏面的東西。

赫然是從那些戰艦上找到的輕武器!

步槍,衝鋒槍,狙擊武器,甚至還有手榴彈……

刷刷刷

看到這些精良的裝備,各大家族族長齊刷刷的站了起來,眼神里放出無比貪婪的神色。

大炮雖然威力巨大,但對於亞特蘭蒂斯現在的交通運輸來說,移動並不方便。

但這些輕武器就不一樣了,他們可是看過外來者如何使用這些輕武器的,簡直就是殺人利器!

「諸位,想必已經知道這些是什麼了吧?」

女子話語里充滿了蠱惑的味道,「我很榮幸的告訴你們,這一次,尤里烏斯家族耗費了很大的的代價,才弄來這一批輕武器,而且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可以確定,這些都是外界最先進的輕武器!」

「這一把狙擊槍,奢侈可以達到三千米開外!」

「而這些衝鋒槍,可以裝上百發子彈,能對敵人造成巨大的殺傷力!」

聽完女子的話,眾人紛紛嚷嚷起來。

「開價吧!」

「這些武器我全要了!」

「我們烏克斯家族勢在必得!」

「誰也別想和我們搶!」

看到各大家族族長激動的表情,女子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隨後,便是開出了最低的低價。

「三百萬銅幣,現在拍賣開始!」

。 午膳后,宋裕點上兵將,去行宮門口繼續跟叛軍對峙去了。

簪行則換了身外出的衣裳,準備動身去看望一下弟弟,生怕他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界兒受了委屈。

崇寧帝晚年貪圖美色,為了不被人打擾掃興,因此禁止高位嬪妃踏進行宮半步,只留年輕低位嬪妃在身邊伺候。

行宮內政常年被女官把控,管教不嚴,以前天下太平時勉強還算穩妥,如今政權不穩,宮中諸人不免有些浮躁起來。

換過崗的守門士兵已經不是早間的那兩個人了,但聽聞過簪行早間的「壯舉」后,他們並不敢阻攔,只默默地跟隨在主僕二人的身後。

四人走到一處幽長的夾道上時,一牆之隔的對面,突然傳來了一男一女的聲音,正說著大逆不道的話。

「公公,您吩咐的事兒,我、我可不敢做。」

「怕什麼?如今掌管行宮的攝政王可是叛軍出身,跟先帝有仇的,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樣,恐怕還會贊咱家一句『做得好』呢!」

「我、我還是怕得很……那可是正經的龍子鳳孫啊?」

「正因為是龍子鳳孫,入葯才有用呢,普通的凡胎怎麼能讓咱家還陽?」

女子未出聲,那公公又啐道:「咱家這麼做是為了誰?還不是為了你日後能享上子孫繞膝的福氣。」

「你聽我的話,只要將這葯下到狄御女的膳食里,過不了半個時辰準會小產,你趁機將胎兒偷出來給我,那邊指定已經亂成一團,顧不上找胎兒。」

芳歲聽到這裡,頓時一臉驚嚇,瑟瑟發抖,卻被簪行一個冷漠的眼神嚇得不敢動彈,更不敢出聲,而牆那邊的兩人仍在繼續說著……

「可若是此事鬧大了,傳到了十九公主的耳朵里,我跟您可都是要誅九族的。」

「你就放心吧,若是真被十九公主知道了,大不了咱家就將藥方獻上去。沒準,公主還會因為咱家立了大功,賞賜咱家跟小皇帝共享此葯呢!」

「啊?真的?可是皇上年紀那麼小,怎麼會患上這種病?」

「咱家的嬌嬌兒啊,你可知道,先帝膝下那麼多皇子,為什麼只有小皇帝活到了現在嗎?還不是因為小皇帝出生時,就被太醫發現那個部位發育不全……」

夾道這一側,芳歲再也支撐不住了,立刻軟在了地上。

簪行冷厲的眼神從牆上收回,冷笑一聲,聲音極平靜地吩咐:「將這兩個大膽奴婢拿下。」

兩個士兵同芳歲一樣,已經被這個後宮秘辛驚到了,聽聞此話后,立刻低低地應了一聲,躬身往剛才發出聲音的地方去鎖拿兩人。

芳歲覷著簪行的神色,小心出聲:「公主,小心污了眼睛,不若直接送去慎刑司……」

簪行神色平靜,似乎並未動氣,但話中的冷厲卻絲毫不減。

「慎刑司自然是要送的,但在此之前,我想見見對方派來的馬前卒,到底長了什麼模樣?」

對方費盡心思的推測她的行程,在必經之路上放了這兩個蠢貨,名義上是讓她得知狄御女即將被害的消息,實際上卻是為了拋出可治療小皇帝病的藥方。

不管她是關心則亂,還是信以為真,恐怕她前一刻動了這藥方子的歪心思,后一刻就會傳遍整個京都,給徽朝皇室的荒誕傳聞再添一筆!

好毒的計!

不多時,兩個士兵擒著兩個宮人來到簪行面前,兩人全不似先前說話時那般囂張,一見她的面,便立刻跪在地上慌亂求饒。

「公主殿下饒命,奴婢再也不敢了。」

簪行面無表情的站在夾道中,「我向來不動私刑,但你們二人方才的大逆不道之言,讓我聽了極不順耳,恐怕要破次例了。」

那宮女正聲淚俱下的求饒,突然指認那太監:「公主明鑒,奴婢都是被逼的,是他從古籍里得來的方子,說是龍子鳳孫可治……」

「給我閉嘴!」簪行冷嗤一聲,眼神冷漠的看了兩人一眼,隨後退後一步,冷聲吩咐芳歲:「讓他們安靜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