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19
  • 0

「見過牧北王!」

蒲石槐躬身行禮,卻被林羽搶先一步扶住。

「蒲神醫,這是我母親和妹妹,她們的情況,相信已經有人告訴你了。」林羽指了指母親和妹妹,又躬身道:「拜託你了!」

「牧北王折煞老朽了!」

蒲石槐臉色一變,連忙拉住林羽,「你放心,老朽一定竭盡所能的醫治她們。」

看著蒲石槐對兒子這恭敬的模樣,宣雲嵐不由疑惑的看向沈雨農,「牧北王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不要知道是什麼意思。」

沈雨農笑呵呵的說道:「你只需要知道,這三個字代表著,權傾天下!」

權傾天下!

宣雲嵐陡然瞪大眼睛,滿臉難以置信之色……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最新章節、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甜膩小米粥、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全文閱讀、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txt下載、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免費閱讀、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甜膩小米粥

甜膩小米粥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白蓮花主角受人設崩了、怪物[快穿]、穿成暴君的男妾、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

。 羅大人聽到段方山的喊聲回頭看時,身旁的岩壁、碎石子簌簌落下,段方山衝到他身邊,伸出手臂抱住他的腰,向前翻倒,幾乎就在同時,一塊一人高的大石轟然落下,正砸在羅大人方才站立的地方,激起的灰塵淹沒了兩人的身影。

段方山將羅大人扶到一邊坐下,檢視他的身體,還好、除了碎石造成的擦傷沒有大礙,過了好一會兒、羅大人才回過神來,看着橫在地上的大石,暗呼好險。

「羅叔、我送你回去休息吧!把你安頓好后,我要到白、閻兩家走一趟」說話時段方山目光冰寒

「不能如此」羅大人站起身來,走了幾步,確定自己沒事後說道

「為何不能?他們和此事脫不了干係」

「我知道、不過、不管是他們哪一家所為,其目的就是不想讓我把路修下去,雖然沒能成功,但是城中百姓知道后,月族人和江東人定會相互猜疑。指責,這樣對修路沒有好處」

「羅叔說的是,不過我擔心還會有下一次」段方山想了想說道

「沒關係、一會兒你送我回去,然後散佈消息說我被鬆脫掉落的岩石所驚,卧床休息,他們定會登門探望,到時我會將實情相告,並以此為由要求他們派出高階武者保護我,為了證實自己的清白,他們不但會答應我的要求,還會全力保護我的安全,至少明面上是這樣的,不過、只要他們都派了人到我身邊,就不會再有下一次」

掌燈時分、閻府書房、閻列全臉色鐵青的看着兩個兒子問道

「說吧!此事是你們兩個誰幹的?」

閻合劍、閻合川兄弟面面相覷、相繼搖頭否認是自己所為

「不是你們還有誰會這麽做?」閻列全走到二人面前,指著兩人說道「為父的計劃你們不是不知道,羅興萊早晚是個死人,你們又何必急在一時呢?如果此事被城中百姓所知,閻家定會遭到猜疑,失去民心,這可不是那邊的人想看到的,屆時有可能斷絕我們的合作另尋他人,那我們閻家就完了」

「爹、我和合川確實沒做這件事,這裏面的利害關係我們知道,怎麼會做這種破壞大局的事情?我們又不傻,您別總以為我們這些人中只有合眾一個聰明人」

「你」聽了長子的辯解、閻列全的怒火大盛,伸手就要打閻合劍,一旁的閻合川連忙上前勸阻道

「爹、您消消火、雖然大哥的話有些直,不過、事實確實如此,就算我們想這麼做也得和您商量、經您同意才敢行動,這麼大的事我們是不敢妄自做主的」

小兒子的話讓閻列全怒氣消了些,哼了一聲、坐回到椅子上。

「看樣子確實不是他們,如果不是他們會是誰呢?」閻列全心中琢磨著「難道是那邊的人等不及了?不會、他們不是短視之人、不會如此魯莽,這樣的話只剩下白老鬼了」想到這裏閻列全站起身來回踱步「他如此做有什麼目的,阻止修路?」聯繫到修路、他馬上明白了白岩如此做的目的,在修路一事上,自己的態度一直是不支持、不反對,而白岩則在明面上大力支持,雖然沒有什麼實際付出,但是在城中百姓的心裏已有自己的評判,所以、白老鬼才敢如此做,就像自己知道此事後,第一反應就懷疑自己的兩個兒子一樣,百姓知道此事後、第一個懷疑的人就是自己。

「該死的傢伙!我一直認為他太過持重、膽小,輕視與他,沒想到此人如此陰險,幸好羅興萊壓住此事沒向外傳,否則自己還真被對方擺了一道,哼哼!白老鬼、不要得意、閻某會讓你有哭的一天」

同一時刻、白府內宅。

「爹、那個段方山動作太快,我也不敢久留,所以….」

「沒關係、此事成敗都對咱們有好處」白岩抽口旱煙說道

「可是、我總覺得這件事有點…畢竟羅興萊對咱們沒什麼威脅」白峰把玩這手中的茶碗說道

「不、不」白岩搖搖頭「他對咱們白家的威脅要大於閻家,此人來到這裏做了什麼事,你也都看見了,整修水壩、城內道路、設立醫館、貧苦人家還可以免費診療,如此種種還有許多,僅僅兩年的功夫,此人在百姓中的聲望與日俱增,如果僅是江東人還好說,現在咱們月族人中說他是一心為民的好官的人也越來越多了,長此以往、白家早晚會喪失對族人的掌控,如果真到了這一步,本家會將咱們這一分支撤回,另行派人接替咱們,阿峰、你想要這樣的結果嗎?」

「我當然不想,爹您拼死拼活一輩子,當然不能讓群羅城落在別的分支手裏」

「這就對了、以後、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我絕不會讓別人奪走」

「謝謝爹!那明天您打算派誰去保護羅興萊?」

「讓阿重去吧!你抓緊時間修鍊,那些虎肉你都已經吃了,再加把勁、爭取早日晉級」

「是」

第二天、正像羅大人說的那樣,閻合劍、白重、二人隨同羅大人去工地並全天貼身保護,段方山又陪同幾天,見這二人也算盡責才放下心來,隨後在吉祥的督促下繼續修鍊,近一段時間因為總去工地,修鍊的進度拉下一些,他要儘快補上,這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羅大人說,一個月後、是羅家家主的七十大壽,羅府所轄城市的城首都要到府城祝壽,另外、府城來信說、群羅城剷除擾民異獸之事得到家主讚許,所獻的虎頭、虎皮、就算做是賀禮,無需另行準備,而且、因為羅大人克己奉公、治理有方,府首決定以後每年撥款給群羅城助其修路、改善民生,並在壽宴之上對羅大人進行嘉獎,還要段方山這個打虎英雄一同前去。

羅大人看完信先是欣喜后又面帶憂色,段方山看羅大人如此表情,便詢問緣由。

原來羅家和其他武者家族一樣,重視武者、輕視普通人,羅大人又是分支子弟,更是不受尊重,這次回去受獎定會遭到同族子弟的嫉妒甚至羞辱,恐怕會連累段方山。

知道羅大人的苦衷后,段方山打算在去府城前晉級到地階中級,到時應付麻煩也好多些把握。

。 陳留郡,此城最大的醫署內。

曹操與荀彧、荀攸趕到時,已經有很多傷寒患者躺在這邊,整個大堂一片凄然。

曹操沒有遲疑,在荀彧的領路下直接向後堂走去,那裡有一處偏房,而裡面躺著的正是身患傷寒絕症的戲志才…

聽聞戲志才患上此絕症,平日里與他私交甚好的夏侯惇早已守在廂房內。

傷寒症發病的速度慢,可每時每刻病患都會無比痛苦,夏侯惇是想陪著戲志才渡過這人生中最痛苦的時刻!

曹操行至門前時,戲志才正在與夏侯惇交流著什麼。

「鳥可擇木,木豈能擇鳥?同主相輔處,得主同益處…咳咳,夏侯將軍,你不懂我戲某啊!」

「戲某這一生能輔佐明主,從一而終,縱是只有一年,那也完成了戲某平生之夙願,春蠶至死,蠟炬成灰,吾於此生,竭盡所能,唯恨…唯恨…」

滄桑、哀婉的聲音…

這聲音傳入曹操耳中…

他的腳步一頓,他似乎心頭受到了一萬點暴擊傷害,征討徐州時,他就知道戲志才的身體不好,可他每天依舊是軍營中第一個起身的。

甲士巡夜時,又總能發現,軍師大帳內燭火熄滅往往都是後半夜。

甚至有許多次,還是曹操聽聞戲志才還沒有睡,親自趕去他的大帳為他熄滅燭火。

每時每刻,他似乎都在思考…

思考破城、思考戰場上,每一個謀划中出現的紕漏,往往一場戰鬥,他會提前在腦海中反覆推演一百多次,每一個敵軍的反應,他都做出了至少三套不同的應急方案。

而這促成了他陣前那不可思議的敏銳反應。

很多時候,臨陣之時,有戲志才在,曹操心裡就有底!

己方會怎麼打,重點打哪?難點在哪?

敵方會怎麼打?變化在哪…

都藏在軍師戲志才的腦海里。

一場仗還沒打,戲志才往往已經算到了最後一步…

而這,是讓曹操最佩服的地方。

便是為此,征討徐州的過程中,曹操與他幾乎朝夕相處,兩人的交談早就不限於一城一地的得失…

他們天南地北的海聊,聊時局,聊某個人物,甚至會聊到徐州城裡別人家的媳婦!

摯友…

可以說,在曹營中…

除了那些族弟外,戲志才是第一個讓曹操心頭,生出如獲摯友感覺的人。

而…如今,自己的摯友身患絕症,不久就要離開這個世界。

想到這兒時,屋內戲志才的聲音接著傳出。

「夏侯將軍,其實…戲某,戲某也有恨…」

「恨我不能拖著這病軀,完成主公的大業,恨以後不能…咳咳…不能再為主公獻計獻策,也恨…也恨要與孟德訣別!不過…不過…」

戲志才一邊開口,他已經開始不住的咳嗽,哪怕是隔著一扇門,曹操都能感受到他身體的虛弱。

「志才…」曹操再也忍不住跨步進入其中,雙手緊緊的握住戲志才的雙手,而這麼一握,曹操感受到的是他身體的冰冷,是那種溫度驟然而降的冰冷。

「志才…你受苦了!」

感同身受,戲志才正在遭受的折磨,曹操與他一樣難受…

或許這…就是曹操與戲志才之間特有的情義吧。

「曹公,曹公…」戲志才努力的試圖撐起身子,只是…他哪裡還有力氣,即便是如此,他下意識的開口道:「曹公…我…我不過是風寒,休養幾天就好,就好…西進洛…洛陽?如何了?」

比之方才的聲音,此時戲志才的聲音細若遊絲,很明顯,他的身體正在急轉直下。

可哪怕是這樣,戲志才始終囑咐所有人,不要告訴曹操!

甚至…如今,他最擔心的還是西進洛陽的進程。

或許…在患病的那一刻,戲志才已經想明白了,既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劫,那就學會接受這一切吧。

可…

從曹操的表情中,戲志才能看出來,文若…沒有聽他的,把真實的病情告訴了曹操。

「哈…」

戲志才勉力的擠出一抹笑容。「曹公一貫愛笑,怎麼今日…如此愁眉?曹公還會哭嘛?啊…」

這種時候,戲志才竟…竟還開起了玩笑。

「志才,你莫要多想,安心養病!」握住戲志才的手更用力了一分,曹操真的害怕從此以後再也見不到他了。

「哈哈…沒事兒的,曹公不用為我擔憂。」戲志才的聲音還在繼續。「輔君身側,伴君前行,已然不枉我這一生。士為知己者死,又有什麼遺憾的呢?這些,不都是上天註定的事情嘛!」

講到這兒,戲志才努力的抬起頭深深的看了荀彧一眼。

「文若…」

「志才…」荀彧聞言,也上前一步,也將手緊緊握在了戲志才的手上。

戲志才繼續道:「我囑咐文若的事兒,文若要記得…我不能替主公獻策,接下來,就…就看他的了,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奉孝…奉孝勝我十倍!」

戲志才很清楚自己的身子,那體內的冰寒正迅速的蔓延向他的五臟六腑,很快…他就會凍的說不出話來,他的腦袋也會因為滾燙而暈厥,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囑託…算是最後的囑託。

「好…好…」荀彧的聲音飽含顫抖,他喃喃吟出那八個字:「誠如你囑咐,志…志才不死,郭…郭…」

他本想說志才不死,郭嘉不出…可終究一句話還沒脫口,已經泣不成聲。

志才不死,郭嘉不出,是戲志才與郭嘉小時候的約定,而這個約定,同為潁川才俊的荀彧親眼見證。

「好了…」戲志才轉過頭再度望回曹操。「天命難改,孟德…孟德不必難過,我…我也只是順應天命罷了。」

「是時候與孟德訣別了…走吧,孟德你走吧,你還有許多大事要操持,這裡就…咳咳…就留下我一個人好了!讓我靜靜的來,靜靜的離去!」

「有文若在,有奉孝在,也有…也有陸功曹在,我…我走的很安心、很…很踏實!」

訣別么?

曹操知道戲志才的心思。

身患傷寒症…每一時都比前一時痛苦、難受、煎熬…

志才他…他是想把那個「運籌演謀,鞭撻宇內」的樣子留在曹操的心頭,而不把自己最柔弱的一面顯露。

自始至終,他都是個要強的人。

曹操默然,他最後的凝望了戲志才一眼,轉過身,邁著低沉到極致的步伐朝門外走去…

一干人均默契的離開!

靜靜,戲志才想靜靜的結束他這剎那間閃爍、霎那間輝煌過的一生。

行至門外…

「砰」的一聲,曹操的拳頭猛的砸在醫署的牆壁上,咚…的一聲,劇大的一身悶響響遍這後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