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1
  • 0

「嗚嗚嗚…」

凌雪薇感動的哭的更厲害了。

時間只有三十秒了。

葉臨天用盡全身力氣,用力砍下一刀。

「咔嚓。」

凌雪薇身上的鐵鏈終於斷掉了。

時間只有最後十秒了。

葉臨天沒有絲毫猶豫,抱起凌雪薇直接朝著陽台衝去。

要是現在走樓梯,肯定是死路一條。

只有跳下去,才能有一線生機。

轟!

劇烈的爆炸聲響了起來,巨大的火花迅速衝散開來。

整個大樓和這一片天空,在炸彈爆炸的那一瞬間,顯得無比的燦爛。

煙火傳遍天際,混合著煙塵。

摘葉看著跳窗的葉臨天,用盡全身最後的力氣大喊:「葉臨天,晉剛不會放過你的,你會來地獄和我見面的!」

轟!

又一陣爆炸的聲音響起。

火焰直接升上了天空,把天空都暈染成了紅色。

這一棟廢棄的樓伴隨著這聲炸裂的聲音,坍塌了下來,成為了廢墟。

葉臨天抱著凌雪薇從樓上跳了下來,凌雪薇聽著巨大的爆炸聲音,抱緊了葉臨天。

跳下去的時候葉臨天用身體幫她擋下了所有的衝擊,所以凌雪薇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快要跌落到地面的時候,葉臨天抱著凌雪薇翻轉的身體直接成了肉墊子,替凌雪薇擋下那最大的衝擊力。

呵!

葉臨天悶哼一聲,抱著凌雪薇檢查了一下身體,道:「凌雪薇,有沒有哪裡疼?」

凌雪薇把頭埋在葉臨天的胸口上,一臉緊張的道:「我沒事,你怎麼樣?」

葉臨天揉了揉凌雪薇的頭,笑了笑說:「我沒事。」

此時身後傳來了警報的聲音,李北侖帶著一群警衛沖了過來,把這個樓給圍住了。

李北侖朝著葉臨天跑了過來,小心翼翼的開口:「抱歉先生,我來晚了。」

李北侖低著頭,心裡很苦澀,也有點慌張。

葉臨天開口道:「摘葉在這一堆廢墟里,把他的屍體挖出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李北侖點了點頭,道:「這個爆炸的衝擊力如此之大,他肯定是死了,我一定會讓人把他的屍體搜出來的。」

葉臨天沒有說話,點了點頭便抱起凌雪薇朝外面走去。

「帶你回家了,瑤瑤還在家裡等我們回去呢。」

凌雪薇看著葉臨天的臉,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好!」

而後,兩人回到了別墅。

凌光明一家人和葉臨天分別以後,就來到了別墅等待著他們回來。

瑤瑤在影一的帶領下,也坐在沙發上靜靜的等待爸爸媽媽回家。

凌雪薇和葉臨天剛踏進別墅大門,瑤瑤便高興地沖了過去抱住了凌雪薇。

。 「為什麼把珍獸島的地圖給他們?哪裡不是有那位麒麟獅嗎?

那位可不在乎草帽海賊團的身份。」

空天母艦上,隨著艾尼路報告完消息,艾斯德斯眼中浮現一絲疑惑。

「沒什麼,讓他們去哪裡好好玩玩,我們去幫他們解決掉七水之都的困局。」

紅王挽住艾斯德斯的手臂,越是到了大事的時候,他就越發無聊。

也罷,就讓這些小子先去學習學習什麼是霸氣吧。

目前草帽海賊團實力增長很快,但也就路飛一人稍微摸到了武裝色的門檻,其他人,也就憑著一腔蠻力。

這樣的草帽海賊團比起原著中可謂是強了不是一星半點,可是以他們目前的實力,就連海軍少將都無法擊敗。

適當的要給他們增加一些壓力,提升一下實力。

至於所謂的肉身開發到極致再去修行霸氣,可以在未來走的更遠。紅王從沒有承認過這一點,如同夏洛特玲玲,她也並非是肉身力量達到巔峰再去修行霸氣的。

對於潛力有沒有影響,紅王可去它的吧,反正草帽一夥最終會變成敵人,就算是潛力壓榨,對紅王而言也是有好處的。

碧波蕩漾,唱著愉快的歌謠,草帽一夥極為歡快。

知識淵博的羅賓看出這地圖的由來,說出那裡有著一群奇異的動物。甚至還有海量的黃金。

雖然已經在空島得到一些財寶,但量上面跟原著中得到的差不多,也就幾億貝利。

那個小賊貓或許會被迷住,但這個世界,見慣了大場面的娜美自然是希望多多益善。

路飛幾人對著並不沒有意見,他們的確是海賊,也希望尋找到那拉夫德魯,但這不急於一時。

體悟旅途,享受旅途,這才是路飛的第一目的。

「轟隆!」

一聲巨響,海地火山噴發,整個梅麗號都被海浪捲起。

就連船身都因為海浪的衝擊破開幾條裂縫。

烏索普把一切看在眼中,眼眸之中閃過一絲心痛。

作為一名大海賊的兒子,烏索普懂得比路飛更多。

黃金梅麗號雖然有著船精靈,但實際上它並不是由什麼知名設計師設計,建造的材料也並非什麼珍惜木材。

能夠在路飛一夥的作死航行中,航行一兩個月,已經足以說明它的不凡。

隨著每個人實力的進步,第一個意識到梅麗號已經不適合草帽海賊團的人就是烏索普。

但他不敢說,也不願接受這個現實,畢竟這艘船代表了什麼,每個人都清楚。

風雨中,喬巴失手滑落,從梅麗號上跌落。

待到船精靈把持身體,平穩的將草帽一夥安置下來時,其他人第一個念想就是去尋找喬巴,而烏索普則從房間中拿出工具修補船體。

「烏索普,先去尋找喬巴吧,正好我們可以在森林裡尋找合適的木材修復梅麗號。」

羅賓是個細心的人,她的話也讓烏索普恍然大悟。

幾人一同踏上了珍獸島的領土,而在他們走後,船精靈現身,以及其簡陋的方法修復著梅麗號上每一塊破損的位置。

「它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或者說你也一樣。」

深邃的聲音從娜美的房間響起,一團白色雲朵飄了出來。

宙斯,娜美所謂卡塔庫栗的養女,即便夏洛特玲玲對這個孫女沒有多少感覺,但是該享受到的關愛,她從來不少。

宙斯就是其中之一,當初娜美第一次遇到幾位霍米茲時,只感覺到很神奇。

宙斯卻感覺自己遇到了主人,比起夏洛特玲玲更像主人的主人。

說出自己的疑惑后,紅王笑著把他安排到娜美身邊,保護這個小傢伙,幫助她度過了很多劫難。

這一點就連娜美自己都不清楚。

放下手中的鎚子,梅麗號船精靈看了宙斯一樣。

「嗯,即便是這樣,我還是想要陪伴他們走完這一段路。

雖然這也是個謊言。」

又繼續手上的工作,船精靈一錘一錘的敲打著船體。

「如果那位在就好了,可惜我幫不了你什麼。」

宙斯搖搖頭,他沒發做什麼。

「你能來陪伴我聊天就很好了,以前的我很孤獨,即便是這些天,雖然很快樂,但我還是希望和他們交流。

雖然現在能夠聽見我聲音的只有兩位。」

修復著船體,梅麗號船精靈精神大作。

「不過我相信,路飛他們一定能夠完成自己的夢想。那時候雖然我不在了,但卻一直可以為這而自豪。」

搖搖頭,宙斯不再說話。作為霍米茲的一員。他也可以稱得上「精靈」,自然可以和船精靈溝通。

但幫助梅麗號真正「化形」,除非夏洛特玲玲或者紅王在,不然就是天神強者也無法完成。

……

回到喬巴哪裡,墜落的它撞上了一塊尖銳的岩石,來了一個菊部開花。

圍著這塊石頭正在進行議事的一眾動物都被驚呆了。依舊選擇喬巴成為他們的臨時「王」。

這一次,並沒有什麼動物王去世,大將級別的麒麟獅活得好好的,當年展露力量后就被幻獸一族承認,沒事就前往紅土大陸拜訪朋友。

這一次也是一樣,麒麟獅剛剛走,這些動物本來是該幹嘛幹嘛。

不過相比草帽海賊團,巴博拉伯爵提前來到,這個狡猾的傢伙抓住麒麟獅不在的空擋,打算搶奪黃金角強化自身。

一眾動物,包括野人小男孩匯聚在一起,就是想要討論一個辦法去對付這個兇惡的海賊。

從天而降的喬巴被他們當做是上天派來拯救他們的英雄,為了讓喬巴幫助他們對付巴博拉伯爵,他們決定讓喬巴成為「王」。

動物們很樸素,還沒開始說事就聽到喬巴肚子咕嚕咕嚕的叫起來,立馬準備了豐富的水果。

在吃飯期間,路飛等人找了過來,而他們也從諸多動物口中得知了海賊入侵的事情。

搶財寶,路飛不介意干。但是要把所有動物殺死,路飛不願意。別的不說,剛剛他可是把人家的水果吃的一乾二淨。

現在離去,不合適。

最富有同情心的喬巴,直接答應幫忙,其他幾人也沒反對。

。 「你到底在說什麼?」她繼續追問。

「你自己看吧!」

林霖打開手機丟了過去。

手機打開了一個網頁。

【設計師丹尼發佈男士西裝新品,一上線立刻廣受好評】。

丹尼和陸昭師出同門,兩人都是國內設計圈的佼佼者,年輕富有天賦才華。

但丹尼稍稍遜色,總是被陸昭壓着,基本上有陸昭的場合,都會被人淡忘。

畢竟,所有人只記得班裏考試的第一名,第二名無人問津。

今天早上,丹尼發佈了新上線的作品,立刻被品牌預訂,已經在圈內傳開了。

而這個設計她認得,竟然是陸昭的!

西服上所有的元素,都是陸昭設計的,而且是給封晏的那個單子。

「怎麼會這樣?」

「你少裝蒜了,都是因為你!」林霖生氣的搶回手機。

「因為我?為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啊。」

「哼,除了你沒有旁人了!只有那一晚監控沒有開,而且就你一個在辦公室。這個設計就你、楊學姐還有陸老師經手的。楊學姐跟了陸老師多久了,她們肯定不可能,只有你!」

「哼,我以後再也不想看到你了,你走開。」

林霖還生氣的推了她一下,她腳下一個踉蹌,撞到了桌子。

好在是后腰撞上,而不是小腹,不然她真的完了。

她疼的一時間直不起身子,譚晚晚立刻趕了過來攙扶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