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23
  • 0

「你胡說,爸爸才不可怕。」秦楷不滿的抗議了一聲。

他想到秦雲笙對待現任夫人的態度,心中的鬱悶越聚越多,煩躁的扭開頭。

紀洲無奈攤手,「是是是……」

這就是兒子對父親的濾鏡,說啥也沒用的。

顏知許望了一眼晴空萬里的天,感受空中在隱隱復甦的靈力,「林挽這具身體里的靈魂是吳瓷微。」

話音一落,紀洲早已知道內情沒太多的驚訝。

金繪喬腳步頓住,空中的秦楷也迅速回頭,兩人滿臉獃滯。

「媽媽?媽媽沒有去投胎嗎?怎麼會在林挽阿姨的身體里?」

回憶起秦雲笙的態度,秦楷的心頭莫名的發寒,感覺事情愈發詭異。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爸爸好像是這件事情的知情人。

金繪喬丟掉偶像包袱,低聲咒罵一句之後眼裡漾起擔憂,「那林挽呢?林挽去了哪裡?」

之前以為林挽是插足婚姻的小三,可現在看來林挽不過是微不足道的犧牲品。

顏知許指向南方,「那個地方你們也知道,還去過。」

兩人傻乎乎的想不出來,紀洲搖搖頭善心大發的揭開謎底,「甘檀寺。」

金繪喬臉色難看,即使戴著口罩也能隱約的看見她的神色黑沉如墨。

她啐了一口唾沫,「真不是個東西,竟然做出這麼惡毒的事,甘檀寺里的僧人也德不配位,居然跟這個渣男狼狽為奸。」

秦楷沉默不語,沒反駁也沒附和,獃獃愣愣地飄在空中,小小年齡的他周身滿是複雜的氣息。

爸爸能讓媽媽復活他很開心,但這個復活卻是傷害一個無辜,被矇騙鼓裡的人。

「我知道沒有媽媽的滋味有多痛苦,所以……我不想心心也體驗一遍,如果復活媽媽的祭品是我就好了。」

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

。 「然兒!」蕭晉依然緊緊地抱著蕭茂然不肯放手:「這都是我的錯,這都是我的錯啊!」

說著蕭晉竟直接將白少塵給他的丹藥送進了蕭茂然的嘴裡。

白少塵站在一邊,並沒有阻止,因為這丹藥只能治療身體上的傷口,對於雷電給蕭茂然造成的內傷並沒有什麼療效,所以即便蕭茂然身體完全康復了,也不可能再出來害人了。

「你……你是白少塵?」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個少年戰戰兢兢的從不遠處跑了過來,然後看著白少塵喊道,特別是當他看到地上的蕭氏父子之後,對白少塵更是膽戰心驚。

白少塵看了看來人,見此人的穿著樣貌,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民眾而已,於是開口問道:「不錯,你找我有什麼事?」

那少年看著白少塵顫顫巍巍的從懷裡面掏出來一個黃色的書信,然後慢慢的遞到白少塵的面前,道:「這是剛才有人叫我給你的!」

「給我的?」白少塵一臉狐疑的說道。

白少塵剛剛來到此地,並沒有什麼熟人,怎麼會有人給自己寫信呢。

白少塵一伸手,就把書信接了過來,然後看著那少年,問道:「讓你傳信的是什麼人?」

那少年立刻用手比劃了一下,道:「是個瞎子,大約這麼高,拄著一根拐杖,像是一個乞丐!」

白少塵一聽,頓時就是一愣,他連忙問道:「他人在哪裡?」

那少年被白少塵反應嚇了一跳,趕緊往身後的幾丈遠的一個拐角處看了看,隨即不解道:「誒?他剛才還在哪裡呢,怎麼這麼快就不見了?」

白少塵一聽,頓時大吃一驚,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要找的那個老瞎子,竟然一直就跟在自己身後。

白少塵二話不說,立刻就向他指的方向追了過去,但是當他來到拐角處的地方卻發現,此時這裡已經空無一人了。

此時白少塵真是心急如焚,剛才他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蕭晉和蕭茂然父子的身上,根本就沒有注意周圍的情況,沒想到竟然讓此人鑽了空子。

想到這裡,白少塵立刻將手裡的信件拆開,他到想看看,這個老瞎子到底在耍什麼花樣。

等白少塵拆開信件之後一看,只見上面寫著三個大字。

「伏魔堂!」

白少塵盯著這三個字看了很久,但是還是沒有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很明顯這是個門派的名字,但是和自己有什麼關係,那老瞎子為什麼要這麼做。

「啊……然兒,你怎麼了,你不能死啊!」

就在白少塵疑惑不解的時候,身後的蕭晉突然嚎啕大哭喊起來。

白少塵猛地回頭一看,不禁眉頭一皺,然後立刻向蕭晉走了過去。

可是等到白少塵到了跟前仔細一看,不由的大吃一驚,只見此時的蕭茂然躺在蕭晉的懷裡,雙目緊閉,七竅流血,身體不住的在蕭晉的懷裡拚命的掙扎著。

「這怎麼可能!」白少塵驚訝道。

白少塵給蕭晉的丹藥絕對沒有問題,當初白少塵和仇千道到達玉劍峰的山洞裡面的時候,兩個人都親自服用過這種丹藥,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為此這顆丹藥還是白少塵特地用來以備不時之需的,怎麼可能會有問題。

但是先是就擺在眼前,眼見著蕭茂然抽搐了幾次之後,便徹底沒有了氣息。

白少塵見狀立刻走上前去,然後用手探了一下蕭茂然的經脈,此時他發現這蕭茂然體內已經氣血倒流經脈盡斷,嫣然是在受到重擊后中毒身亡的。

這一下白少塵真的徹底蒙圈了,這丹藥確實是自己親手交給蕭晉的,也是蕭晉親手餵給蕭茂然的,這怎麼可能會出現問題呢。

白少塵又仔細琢磨了一下,這其中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在自己的丹藥上做了手腳,而能做到這一點的,恐怕也只有他們口中的那個老瞎子了,是他給自己來了一個調虎離山,趁自己剛剛離開的時候,在丹藥上下了毒。

「你這個人面獸心的畜生,你還我兒子!」

這時候蕭晉突然一把抓住白少塵的衣服,悲憤中的蕭晉顧不了腿上的傷勢爬道白少塵的面前就要和白少塵拚命。

白少塵突然站起來一甩衣服,然後冷聲開口道:「他不是我殺的,一定是有人趁我離開的時候,在丹藥上下了毒!」

蕭晉聽完立刻指著白少塵怒吼道:「不可能,他一直躺在我的懷裡,丹藥是你親手給我的,也是我親手給他服下的,怎麼可能會有人下毒,一定是你!」

白少塵道:「如果真是我要殺他,我剛才就動手了,有何必如此多此一舉呢!」

「這只是借口罷了,這一切都是我的親眼所見,你還想抵賴!」蕭晉怒斥道。

「我再說一遍,殺死他的兇手不是我,他之所以會落到這個下場只能怪他自己。如果你非要認定我是兇手,想報仇的話,我隨時奉陪!」

說到這裡,白少塵便立刻頭也不回的向遠處走去。

「小畜生,這件事情絕對不會就這麼完了,我一定替我兒子討回一個公道!」

就在白少塵轉身之後,後面突然傳來蕭晉的怒吼聲。

所謂斬草除根,乃立身之本,當白少塵聽到這句話后,突然停下腳步,他慢慢的回過頭,眼神之中瞬間浮現出一股殺意。這是喪子之痛,白少塵絕對不能給自己留有後患。

但是當白少塵回想起剛才蕭晉對蕭茂然的懊悔與自責的樣子的時候,他又輕輕的鬆開了緊緊攥著的拳頭,然後轉過身,立刻快速的消失在了小鎮上。

此時白少塵要去做的就是去查一下這個伏魔堂到底是什麼來路。

白少塵自認為和那個老瞎子素不相識,但是白少塵肯定的是,那老瞎子知道的恐怕遠遠要比自己想象的多。

而那蕭茂然只是一個引子,那老瞎子的真正目標就是自己。

雖沒有見過那個老瞎子,但是白少塵十分肯定,他絕對不會這麼無緣無故提醒自己。

而且白少塵心中也很清楚,只要自己去找伏魔堂,那麼他就徹底的走進了那老瞎子所布下的陰謀之中,但是此時的白少塵別無選擇,他必須要解開這個謎團。 早晨的課業結束,蘇日安等人就被夏宮莎給喊了過去。

「聽說你們和李璽他們組成了小隊?」夏宮莎放下手中的文件,然後問道。

「嗯是的,我們暫時加入了他們的隊伍。」蘇日安點了點頭。

「他們這次申請了去戰場,你們作為隊伍成員,也將會過去,這點你們知道嗎?」夏宮莎問道。

這幾個人都是新生之中,最快成為武徒的,天賦在所有學生之中,算是非常好的了。

夏宮莎以為蘇日安他們並不知道李璽他們要去戰場,所以特意將他們喊了過來問一下,如果確實不知道,那武大將會介入其中,阻止蘇日安他們前往戰場。

戰場雖然機遇很多,但是也是非常的危險的。

特別是對於剛剛成為武徒的蘇日安等人,更是危險無比,所以夏宮莎會非常的慎重。

「我們知道,他們也和我們打過招呼,我們也同意了。」蘇日安點了點頭。

「那你們應該知道,戰場可是一個十分危險的地方,特別是對你們而言,你們現在去戰場,還是太早了。」

夏宮莎並不想讓蘇日安他們這麼快的就去戰場,至少要等到三年級才行,那時候想必蘇日安他們的實力也應該足夠強大了,能夠自保。

而現在,對於剛剛成為武徒的蘇日安他們來說,戰場的兇險,有些不太適合他們。

「夏老師,我們只是去做個後勤的,幫幫李哥他們,給他們打打後手,他們才是主要戰鬥力。」蘇日安笑了笑。

「也罷,既然你們決定了,那我也不勉強,不過你們要注意,萬事安全為先,你們是這批新手之中,最有天賦的一群人,你們如果現在在戰場上出了問題,對於我們人族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損失。」夏宮莎鄭重的說道。

「放心吧夏老師,沒人想死,我們更不可能,遇事有危險,我們一定會以安全為先的。」蘇日安保證道。

「那既然這樣,你們就自己安排吧。」夏宮莎點了點頭,轉念夏宮莎又說道:「你們這次前往戰場,但凡獲得的功勛,你們都可以將之兌換成同價值的學分,當然,如果你們不需要,也沒事。」

「夏老師,一功勛能換對少學分?」蘇日安眼睛一亮。

蘇日安這個學期能夠獲得學分可都是雙倍的,這一來,如果功勛兌換學分能夠很多,那蘇日安自然是願意將之換成學分的。

「一功勛相當於十個學分的購買能力,當然功勛和學分所能夠兌換的是無法相比的,在珍貴程度上,功勛能夠兌換的會更加珍貴。」夏宮莎如實說道。

「嘶~十倍!」蘇日安吸了口涼氣,也就是說一個功勛能夠兌換十個學分,那但凡他獲得個一兩千功勛,不就完全不愁學分的消耗了。

至於兌換東西的珍貴程度,蘇日安完全不考慮的,他如今才不過是武徒而已,太珍貴的對他完全沒用,普通的就已經完全足夠他使用了。

「好的,夏老師,我到時候會考慮換成學分的。」蘇日安應了一聲,便帶着陳誠他們幾人離開了辦公室。

離開辦公室,蘇日安便通知了武志剛,隨後一群人約了下午的時間,相聚開個簡短的會議。

然後蘇日安便和眾人去吃了飯,吃過飯直接朝着李璽的別墅跑了過去。

住宿區本就在一起,所以蘇日安他們用不了多久就到了李璽的別墅。

「咦,靈族?」

看到阿狸進門,除了見過的武志剛之外,都非常的詫異。

「小安,她也是你們一起的?」李璽指了指阿狸,問道。

「是得李哥,阿狸她也是和我們一起的。」蘇日安笑了笑,將阿狸拉到身旁,自然的摟住了阿狸的腰肢。

這一下,讓李璽非常的意外,一雙眼有些詭異的在孫筱珏和蘇日安阿狸三人之間來回挪動。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吧。」見到孫筱珏神色沒有太大的變化,李璽也不在過多的過問,招呼著蘇日安五人進來坐下。

「你們既然決定加入我們隊伍,那自然的,先要將一些事情和你們討論清楚的,免得到時候有了分歧,變得麻煩。」待到眾人坐定,李璽便直接說道。

「這是自然。」蘇日安點了點頭。

「你們雖然是作為單人加入我們的,但是我可以將你們作為一個整體嗎?」李璽問道。

「可以,如果不是因為要加入你們,我們會組成一個隊伍。」蘇日安說道。

其他人也跟着點頭。

「那這樣就好辦了。」李璽見到蘇日安確認,繼續說道:「任務大家一起做,自然到時候的收穫,大家一起分,這點是沒有任何異議的,唯一的不同點,則是分配的份額問題。」

「你們加入我們,這一來我們隊伍裏面就足足有十五個人了,大家的分配就會變少,當然,之後我們是準備直接去戰場,到時候是賺取功勛的,看似份額的分配少了,但是相比較學分而言,會更有價值。」

「你們來之前,我們就已經簡略的討論了一下,志剛的意思,是到時候直接給你們三成的分配。」

「這個份額說實在的,我個人認為有些大了。」李璽說到這裏,一旁的武志剛微微皺了眉頭,不過沒有打斷李璽的話語。

「我的意思,是直接給你們一人百分之四的份額,這樣你們就正好佔得總份額的兩成。」

「不過,考慮到我們這次前往的戰場,是外域中的饕噬域,那裏是蟲族和布林族,還有我們人族所爭鬥的地方,而你之前給我們找到了布林族的弱點,所以,最後我們決定,給你們一人百分之五的份額,你們五人總計百分之二十五,你看如何?」李璽說完,便看向了蘇日安。

蘇日安沉吟了一下,百分之二十五,說實在的確實不少了,蘇日安一開始以為,他們能夠獲得的不過也就百分之十五到二十之間算是頂天了。

這個分配方案,蘇日安完全是沒有任何意見的,於是抬頭笑着看向李璽,說道:「李哥,就按照你們說的辦吧,就百分之二十五。」

「痛快!」李璽讚歎了一聲,他的底線是百分之三十,能夠以百分之二十五談下來,那算是非常不錯的了。

「這是我們共同作戰時候的分配,至於途中單人獲得的一些珍貴的材料,這次不再和以前一樣分配,誰的到的歸誰,你們有問題嗎?」讚賞完了蘇日安,李璽便將目光投向所有人。

和人族內部不同,內部的獲得十分有限,分了也就分了,大家並不會有意見。

但是人族之外的地域,那裏的材料,很有可能會有非常珍貴的東西,萬一獲得了之後要平分,會導致得到的人心中不平,這就很麻煩了,所以才有了這樣的分配想法。

「李老大,這會不會不太好,以前大家都是獲得的平分的。」安燃綉眉微蹙。

聽到安燃的疑問,李璽便將自己的考慮說了出來:「所以,我覺得,到時候還是誰獲得的就歸誰比較好。」

聽到李璽的考慮,眾人也開始思考了起來,說實在的,這種分配方法對他們來說,算是更好一點,至少自己辛辛苦苦弄到的一些資源不用去分給別人了。

想明白了這一點,眾人就沒了意見,紛紛同意,至於蘇日安他們,自然是更沒有意見了。

「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我待會就去申請前往饕噬域戰場,大家都準備一下,明天上午應該會批複下來,下午我們出發。」該討論的討論完畢了,那自然接下來就要準備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