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尖銳的喊聲從舞者的口中傳了出來,可惜還未曾她的呼聲落下,金魔甩手就將舞者扔了出去。 咚! 舞者恍如炮彈,轟的一 […]...

「東條先生…」

朝川太郎語氣激動,「不如,我們就在這裡把他幹掉?!」 東條訊霎時間瞪大了眼睛看著口出狂言的朝川太郎。 幹掉顧凡 […]...

「呵呵,正是俺!」

楚風見狀后笑了笑,便策馬直奔後方的敵兵而去。 「將軍,不必擔心主公的安危,那久不曾出現的偏於十五萬大軍,已經在 […]...

「帶路。」

宮雅月紅唇輕吐出兩個字,她雙手疊放在身前,姿態優雅,在下屬的帶領下率先往樓上走去。 國主府警衛兵跟在她身後,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