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沒有辦法,只能孤身引開那些人,並叮囑趙允來找她。

後來,不知怎麼的,她被鄭師兄救了。

這也就是為何鄭師兄身上會有她的暗記,還是在那種地方的緣故。

他們兩人關係親密。

而L估摸著她也要來了,便想通過鄭師兄,提醒她,生活館內不幹凈了。

她還當真是來給某人收拾亂攤子的。

「你怎麼了?」趙允似乎感覺到了殺氣,小心翼翼問道。

葉瓷搖頭,面無表情冷笑,「沒事,只是有些手癢,想打人罷了。」

趙允嚇得縮了縮脖子,乖乖地坐在了後座上。

這個L倒是會給她找麻煩。

她最好短時間內不要出現。

否則……

葉瓷淺笑嫣然,眸底卻充斥著鬱氣。

車內的溫度驟然間降到了零點。

很快她便把車停在了酒店停車場,疾步走進了酒店內。

出了電梯,她並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間,而是敲響了張明的房門。

張明打開門。

見到葉瓷身後的少年,他有些訝然,「阿瓷,這位是?」

葉瓷面色凝重,沉聲道:

「張叔叔,我想我們需要先離開這裡,直接去龍窯寨子。」

張明應了聲,隨後問道: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沒錯,我撿了個麻煩,所以連累你們了。」葉瓷頷首回應。

趙.麻煩.允,乖巧地站在一邊,弱弱道:

「其實我不是什麼麻煩,我只是稍微麻煩了一點。」

「那不就是麻煩。」葉瓷毫不留情地蓋棺定論。

她蹙眉道:

「有什麼話還是上了車再說了,張叔叔,你先去叫人,二十分鐘后樓下停車場匯合。」

「好。」張明極少見到葉瓷這般鄭重其事。

此次恐怕是真的惹上了什麼事。

張明沉吟了片刻,轉身進了屋,叫醒了正在休息的同事。

等他們下了樓,便見葉瓷不知從什麼地方找來了兩輛越野車。

「鑰匙。」葉瓷將另外一輛車的鑰匙遞了出去。

幾人分別上了兩輛車。

葉瓷睨了眼後座上的張明說:

「張叔叔,因為我帶著他,所以為了減少麻煩,我會帶你們盡量走比較偏僻的路。路上需要的東西,我都準備好了。」

他本來也想讓阿瓷帶著走小路的。

若是目標太明顯,怕是會引起那些人的警惕。

。。 這火精果威力霸道,也不知芽兒她是不是能夠適應?

「芽兒——」

顧微羽在一旁倍覺煎熬,在心底默默念叨著,「你可千萬要堅持住啊!」

而此時,小芽兒只覺體內好似有岩漿在四處流竄,整個人都有些暈暈乎乎起來,她忍不住閉上了雙眼。

這火精果瞧著美麗,內里蘊含的能量卻極其龐大。

「轟——」

從前,小芽兒曾覺得,煙花很美。

可如今,她體內的火精果化作純粹的火系能量在她身體內流竄,猶如朵朵煙花綻放。

她突然便想起了她曾看過的煙花,頓時覺得,這煙花也不過如此。

她身體猶如戰場,被那些四處「開花」的煙花轟炸得傷痕纍纍,體無完膚。

小芽兒從未覺得時間如此漫長,每一分,每一秒,都好像被裝進了煉丹爐內,倍受煎熬。

不知不覺間,她連人形都維持不住,露出原形來趴伏在草地上,金色花瓣上有淡紅色火花流轉。

當她體內那股亂竄的靈力流漸漸平靜下來……

當她重新睜開雙眼,看着藍天白雲,綠水青山,覺得整個天地都好似更加亮眼起來。

「芽兒,你還好吧?」

身畔傳來熟悉的聲音,裏面滿滿的都是關切與擔憂。

小芽兒重新化作人形,她唇角微勾,眸子靈動地轉向一旁,「阿羽,我感覺還不錯,你別擔心。」

顧微羽聞言這才放下心來,叮囑道,

「如此甚好,這火精果太過霸道,芽兒你最近就莫要再服食了,待你身體完全吸收了,再服食一枚?」

「好!」小芽兒想到剛剛的兇險,心裏便是突突直跳,聽了顧微羽之言,她頗為認同。

「嗯,芽兒你幫我在一旁護法吧?」顧微羽掏出蒲團來,在草地上盤坐下來。

小芽兒自然不會反對,她心知剛剛阿羽在一旁為自己護法,心裏很是擔憂。

如今輪到阿羽了,她也忍不住有些擔憂起來,「阿羽,你不要一口氣就吞下靈果!」

顧微羽瞪大了眼看向小芽兒,「芽兒,你剛剛……」

「嘿嘿——」小芽兒有些赧然地摸了摸腦袋,剛剛她確實心急了些。

顧微羽忍不住嗔道,「怪不得!下次你萬不可如此莽撞了!」

「曉得了,曉得了!」小芽兒連連告饒。

顧微羽呼了口氣,將一枚火精果小心翼翼地放入口中,微闔上雙目。

她輕輕咬了一口嘴裏含着的火精果。

那果皮一咬之下,立馬裂開了一道口子,有濃稠的汁液自口子裏漫溢出來。

那汁液一觸到顧微羽口腔,便順着她的喉管流入她的胸腔、肺腑……

隨着汁液的流動,她的身體內好似起了一把火,一種難以言喻的灼熱感在體內蔓延開來。

顧微羽只覺自己被架在了火上燒烤,白皙的皮膚瞬間變了顏色。

她渾身汗如雨下,青衫濕透又瞬間被一股熱氣汗蒸干,衣衫幹了又濕,濕了又干,如此循環王甫……

也不知過了多久,顧微羽覺出體內暴動的能量漸漸平復下來,她不由得緩緩睜開雙眼。

一張稚嫩的小臉貼到她面前,鼻尖都差點貼到了她的臉頰。

見到顧微羽睜開了眼,那臉上立時便有笑意蕩漾開來,「阿羽,你可算是醒了!」

顧微羽微微一笑,她的火系靈根有什麼變化她還不知,另一個明顯的變化她倒是察覺出了:

因着剛剛那枚火精果,她體內靈力大增,隱隱有觸摸到築基中期瓶頸的感覺。

想到此果還有改善火系靈根的功效,她隨手掐出一個指訣,一道火龍憑空在半空中成型。

顧微羽臉上笑意加深,不愧是火精果,也不枉費她花了這般多氣力!

她明顯感覺到如今她凝鍊靈力的速度大增,火系法術發出的速度都快了一層!

鬥法之時,誰法術出的快,一定程度上便佔了先機,怪不得火精果這般受人追捧!

她從蒲團上站起身來,將她佈置下的陣法重又收拾好了,這才沖小芽兒道,

「走,我們接着往前走!」

小芽兒笑吟吟點頭,腳下步子一轉,快步往前行去。

越過這道崖壁,依舊是一座高插入雲的大山,越是往高山深處,靈氣便愈發濃郁,山裏的奇珍異獸也多了起來。

顧微羽不再像先前那般肆無忌憚,同時也約束小芽兒不要橫衝直撞。

「芽兒,這五靈秘境我們並不熟悉,你千萬別衝動行事!」

顧微羽特意叮囑道,小芽兒一疊連聲地應和道,「阿羽,我都曉得了!」

顧微羽瞥了眼她,心裏暗道,芽兒嘴裏應得好,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就曉得其中厲害。

她心知小芽兒尿性,因而早已打定主意要多盯着她。

「是玉苓芝!」

一簇翡翠色的靈芝在茂密的草叢間露出一個小角,被小芽兒眼尖地發現了。

顧微羽笑吟吟立在一旁,看小芽兒乾脆利落地將一旁的一隻碧靈蛇斬殺,摘下玉苓芝。

「那邊還有一叢!」

顧微羽無意間瞥見一旁的草叢間那抹綠意,心裏頗為詫異:

這玉苓芝可不是尋常靈草,怎地這方寸之地竟有這許多?

小芽兒聽到顧微羽的嘀咕,她哪裏會想那般多,早已興沖沖跑過去採摘玉苓芝了。

「阿羽,你看!」小芽兒將採摘到的玉苓芝捧到她面前,一臉得瑟地道。

顧微羽垂眸看去,翡翠色的玉苓芝捧在小芽兒白皙的掌心,愈發奪人眼球了。

「芽兒,你收起來吧!」顧微羽道,小芽兒作為木靈一族的花靈,可以通過吞噬靈草精華來提升修為。

小芽兒搖了搖頭,「你一半我一半!」

「這些靈草大都是你發現的,還是你收著吧!」顧微羽聞言再次拒絕。

因着小芽兒,她已經得到了不少靈物,這些靈草還是給芽兒更相宜。

小芽兒拿出幾株玉苓芝塞到她手裏,「阿羽,這些你拿着,剩下的我就不客氣了!」

顧微羽見狀也不再多說,接過玉苓芝正欲收進儲物戒指內,腳下山石突地劇烈一震。

「這是——地龍翻身了?」顧微羽忍不住喃喃自語道。

「不對,那邊的靈氣更加濃郁了!」小芽兒手指西面的一處說道。 「嘁……」

看着屏幕上消息,左藍小嘴一撇翻了個白眼。

拜託?

這時候知道是搭檔,你也沒把握當搭檔啊。

「跟我還說謊,真有你的!」左藍撇著小嘴兒輕憤憤的皺着瓊鼻,手指戳了戳趙信的頭像,「還去地府,你也不找個好點的借口。」

沒錯!

左藍其實心知肚明,趙信根本就沒有去地府,她從趙信對她說謊的那一瞬間,就知道那是個謊言。

她只是沒想要揭穿,才順着趙信往下說。

從聊天框中退出的左藍沒有第一時間就去告知柳言她們趙信安全的消息,她需要考慮一下到底要用怎樣的借口。

雖說,她覺得不管用什麼都很難成功。

謊言就只能是謊言。

「就知道給別人出難題。」左藍皺着小臉對準趙信的頭像握緊小拳頭揮動了一下,旋即背着小手走到客廳的沙發。

「咳咳咳……」

左藍咳著清了清嗓,其他人也都朝着她看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