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眾人聞言,頓時都驚呆了。 陳文瑾難以置通道:「這怎麼可能?這主墓室的規模如此宏偉,中間那口巨大的玉石棺槨一看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