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皇看了一眼遠處,許久才長嘆口氣輕聲道,「若是這次是修羅和我一同,最起碼我也有把握能留下幾位神境!」

陳子安淡淡的笑了笑,「沒有必要的,當年你之所以選擇避讓,不就是為了韜光養晦,讓我們積蓄實力嗎,怎麼現在我們被你勸說成功了,你倒是想帶頭破戒了?」

魂皇平靜的道,「也許……當年我的決定就是錯誤的呢?人境的局面,並不是多出三五個神境就能解決的,萬族的神境……太多了!」

陳子安側頭,平靜的道,「那就一個個殺,總有殺光的那一天的,不是嗎?」

「我們現在能找到一個林天成,那就能培養出下一個陳天成,王天成,怕什麼?」

「我不是怕……」魂皇說道這裏長嘆一聲,「是,我是怕了,我怕我的時間不多了,我也不想讓他死,可是我沒有辦法……」

焚天這個時候也是上前勸說,知道魂皇很是內疚,「不要說了,他的事情和你無關,我們都不想他死,但是他自己設下了這個驚天騙局,事先一點招呼都沒有,我們就算想幫他也沒辦法,臨時起意下。我們能做到現在這樣已經很不錯了,至少讓他知道了,天傷城外不安全!」

「事實上,他自己也清楚,不然不會叫我們先走,雖然他的做法有些愚蠢,但是不得不說,換做是我,在當時的情況下,未必做的能有多好!」

眾人沉默,半晌,也沒人開口說話,人族被萬族忌憚,這是不爭的事實,然而林天成卻非要一而再的去招惹神魔仙三族,現在被對方盯死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雖然說,賞賜他們去天魁城營救的時候林天成是完全有能力和他們一同返回人境的,也就沒了現在的事。

但不得不說,也正是他的牽制,這才化解了萬族有可能聯盟的跡象,特別是天傷城這一搞,萬族之間那可憐的盟友之情都岌岌可危起來。

面對巨額的財富的情況下,一個個都露出了自己貪婪的本性,都想據為己有,哪還有心思管什麼盟友。

可以說,在萬族之域,能做出如此成績,死的不冤,即便是林天成最後被殺,那也是命!

至少,他做到了一件讓很多人都覺得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萬族之間也因為他的原因,開始了相互的猜忌。

天傷城。

林天成遊盪在街道之上,看着那一間間緊鎖的房門,臉上升起了笑意。

這麼大的動蕩,相信這些生靈都嚇壞了吧?

就在這時,對面的一間古屋房間的門被打開了,一位長得很討喜的臉映入了林天成的眼帘。

林天成興奮的對着對方招了招手,緊接着就打算上前說幾句話,卻不料對方先是一愣,緊接着飛速的將門關了起來,任憑林聽成在外面如何叫喚也不搭理。

開玩笑,現在外面的死氣還那麼容易,一個人走在街上,而且還不懷好意的對着自己壞笑,要說他沒有問題,打死自己也不相信!

林天成氣急敗壞,恨不得給對方一拳,然而現在房門已經關上,單憑自己還是夠嗆能弄開,而且吃力不討好,當即也就意興闌珊的離去。

那位生靈看着林天成遠去的背影,也是暗鬆了口氣,暗道好險。

「媽的,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那傻子傻笑什麼?難道感受不到死氣侵蝕的痛苦?還是說已經瘋了?」

而林天成,現在也是一人獨自走在街頭,看着四處散落的一些界城令,上前將她們收起來。

「話說我弄了這麼多界城令,高級的我也有不少,要不……去天府看看?」

如今,自己已經被月落盯上,這個事情遲早是要分出個勝負的,不是月落將他成功轉換,就是他徹底擺脫月落,但是以他現在的實力想要擺脫月落還是有點不大現實的。

若非自己受到契約的庇護,根本不可能是月落的對手,只要契約一旦解除,相信月落很願意親自出手對付自己,要知道昨晚自己消耗了上百塊仙石化解死氣,直到今天,他的體內也沒有誕生死氣的跡象,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自己化解的太狠傷到了對方。

「說起來也好笑,這些死靈好像腦子都有問題一樣,既然一次性轉換不成功,難道就不會積蓄實力等事後再一鼓作氣?」林天成無奈,搖頭。

這也就是月落不知道林天成的想法,若是知道,估計會直接衝出死靈界域來砍他。

每一次她感覺林天成已經到了極限的時候,往往又是一陣失望,周而復始了上百次,戲耍的她都要瘋了,這才是讓她堅持鍥而不捨的轉換林天成的原因。

而事實上,每一次這樣的感覺都是因為林天成的仙石要耗費幹了,只是這種仙石,林天成還有書碗筷,搞不誇張的說,耗他個百八十天不成問題!

林天成找到萬寶樓售賣了一些界城令后,也知道了界城令在天府的用處!

界城令,說白了就是一張請柬,代表了人的身份,不同等級的界城令代表不同的身份,身份尊貴者,在天府能享用更多的特權。

比如,一些地方是可以去的,甚至可以在天府之內的府邸內行動自如,不會受到約束。

二者,也就意味這更多的機緣,誰知道哪些府邸裏面是蘊含機緣的,能進去的地方越多,也就說明自己獲得機緣的機會也就越大!

此刻,想明白這些的林天成心中更加躍躍欲試,想要煉化一枚界城令,然後前往天府,試試看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幫自己擺脫這該死的死靈轉換。

…… 第197章謝謝你的歌

有佐藤明日奈在,李橋幾人只好受累點了一些小炒菜來吃,李橋拿了一隻螃蟹吃了起來,他自然看見了齊夢瑤在向他翻白眼,但那又能怎麼樣,他只能當做沒看見。

「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佐藤明日奈發現李橋在盯著她看,疑惑道,她不知道,李橋實際上再看的是她身後的齊夢瑤。

「沒有,你臉上很乾凈。」李橋笑了笑,尷尬道。

佐藤明日奈飯量不是很大,吃的也很慢,李橋幾人都快吃完了,她還在不急不慢的吃著。

「老李,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吃完了飯,步新東趕忙招呼了姚立仁和陶思辰一聲,三人肩並著肩走了出去。

只剩下他和佐藤明日奈了,直面齊夢瑤一寢室,尤其是阮青青還笑著向他招了招手,李橋更尷尬了。

等到佐藤明日奈吃完,李橋和佐藤明日奈趕忙出了食堂。

「要是沒什麼事的話,我送你回去吧。」和佐藤明日奈走在學校的小道上,看著同學們八卦的目光,李橋有點想趕忙把佐藤明日奈打發走。

佐藤明日奈看向李橋,她稍微呼了口氣,鼓起了嘴巴,眼巴巴看著李橋問道,「李橋君,你很討厭我嗎?」

李橋頓了頓,解釋道,「你別誤會,我並不討厭你。」

李橋捫心自問,他確實並不討厭佐藤明日奈,但說喜歡肯定談不上,他就是簡簡單單把佐藤明日奈當做了劉子瑜的朋友。

「既然你不討厭我,為什麼總催我走?」佐藤明日奈無奈道。

停了一下,佐藤明日奈又說到,「李橋君,我真的很喜歡你。」

李橋一時語塞,他覺得有些事該向佐藤明日奈坦白一下,至少,不要讓佐藤明日奈對他有這麼多幻想。

「明日奈,你是個好女孩,我實在不想耽誤你,我也沒你想的那麼好。」

李橋停頓了幾秒鐘,內心掙扎了好久,才小聲說道,「其實,我有兩個女朋友,我真不是什麼好人。」

佐藤明日奈臉色一下沉了下來,她低下頭,情緒似乎很低落。

「李橋君,你不要用這種借口騙我,如果真的討厭我的話,我走就好了。」

佐藤明日奈倔強的望向李橋,見李橋還是沒說話,她轉身朝校門走去。

李橋看著佐藤明日奈的背影,莫名其妙覺得有些心疼,最總,他還是追了上去。

「我不討厭你。」李橋嘆了口氣,他沒想到鼓起勇氣說出的實話被佐藤明日奈誤會成了討厭她。

「我送你去湘南大學。」

李橋最後還是心軟了,他開上車送了送佐藤明日奈。

一路上,佐藤明日奈都悶悶不樂的,李橋在盡最後的努力,他不希望這個漂亮的女孩就因為自己這麼耽誤了。

「明日奈,你條件很好,應該找一個真正喜歡你的男人,我並不喜歡你,也配不上你。」

將佐藤明日奈送到湘南大學,李橋將車停在路邊,他有些惆悵了,人太帥果然是一種罪過。

要是佐藤明日奈是舒雨琪那種渣女,靠近他只為了尋求心理安慰,他肯定會心安理得一些,但他能看出來,佐藤明日奈是個好女孩,她樂觀、向上,追求美好,這樣的女孩不應該毀在他手上。

由於沒有抽煙的習慣,李橋在難受的時候只能靠在座椅上,讓自己思想放空。

突然,手機又響了起來,李橋看了看手機,舒雨琪給他打電話了。

順其自然,李橋接了電話。

「李橋,你……在學校嗎?」接通電話后,舒雨琪小聲問道。

「我在湘南大學外,剛送一個朋友回了湘南大學。」李橋解釋道。

聽說李橋身邊沒人,舒雨琪也鬆了口氣,「我馬上到潭州機場了,但在坐飛機的時候生理期突然到了,你幫我買包衛生巾來接我。」

「等我一下。」

既然舒雨琪有求於他,而不是一些沒意義的要求,李橋自然樂得做好人,他下車買了包衛生巾就去找舒雨琪了。

就是想吐槽舒雨琪幾句,連自己的生理期都不注意一下時間,這女人也太不注意了。

李橋調轉車頭,趕往了潭州機場。

在機場等了半個小時,李橋看見舒雨琪從機場里出來,他將車朝舒雨琪開去,等到接近,按了一下喇叭。

「上車。」李橋透過車窗喊道。

舒雨琪看向李橋,微微笑了笑,她打開車門,坐在了後排的座位上。

李橋將衛生巾遞給了舒雨琪,並叮囑道,「下次注意點自己的生理期,這次有我在,下次就不一定這麼好運了。」

「我知道。」舒雨琪接過衛生巾,將衛生巾順手放在了一邊,「在酒店停一下車,我開個房換一身衣服。」

李橋也沒多想,生理期來了沒注意,一定會把衣服弄得很臟,他把車往前開了幾百米,將車停在了酒店外。

「一個人可以吧。」李橋熄了火,隨口問道。

「不行,你扶我一下。」

李橋只好扶舒雨琪進了酒店,在酒店前台,李橋開了一間標準間,反正只是讓舒雨琪換身衣服,也沒必要那麼講究。

房間里只有一張單人床,窗帘沒被拉上,天空多雲,柔和的陽光透過玻璃窗照射進來,衣架的陰影順勢攀爬到了床上。

「哐當~」

舒雨琪關上了門,撲到李橋懷裡,向李橋唇上吻了上去。

李橋只感覺軟軟的,大腦一片空白,他現在大概也想明白了,所謂生理期都是假的,舒雨琪就是單獨想騙他出來。

當照射進來的陽光開始泛黃,李橋從單人床上緩緩醒來,他看了一眼躺在身旁的舒雨琪,差點扇了自己一巴掌。

看來,好色的毛病是改不掉了,算了,改不掉就改不掉吧,也不是什麼大毛病。

陽光照在舒雨琪臉上,舒雨琪皺了皺眉頭,緩緩睜開了眼睛。

她看著李橋,在李橋臉上又親了一下。

「李橋,謝謝你給我寫的歌,這兩天沒回來,是因為有一家音樂公司邀請我拍mv。我以前做夢都想站在賽場上,謝謝你這首歌完成了我的夢。」。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最新章節、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希願、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全文閱讀、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txt下載、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免費閱讀、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希願

希願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替嫁嬌妻:偏執總裁超兇猛、愛你不過半生劫、偏執總裁惹不起、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

。。 從黑市回來之後,日子就恢復了正常。

有了錢,蘇倫也能搗鼓一些自己需要的裝備了。

格林街附近有幾間不起眼的機械鋪,這是十字會眾人改裝機車最喜歡光顧的地方。

「大鬍子機械改裝鋪」的老闆叫萊特。

他手藝精湛,還是機械師工會有認證的的「中級機械師」,擅長改裝蒸汽機車和火槍,在機械改裝圈裡小有名氣。

距離上班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蘇倫來到了機械鋪,看著那個滿身油污的大鬍子,笑著招呼道:「嘿,萊森,我要的東西到貨了么?」

「蘇倫兄弟,你要的材料條件也太苛刻了。」

大鬍子萊特看著來人是蘇倫,嘟嚷了一句。

他放下了手中正在搗鼓的蒸汽哈雷減震器,拿起了一旁黑乎乎的抹布擦了擦手,突然又揚了揚眉道:「不過,這可難不倒我萊特。」

說著,他從屋子裡拿出了一卷線圈,用炫耀的語氣介紹道:「這是格爾森軍械生產的『海瑞Ⅶ型合金絲』,我敢拍胸脯說,這是外城上能找到最細,韌性最好的合金絲線了。真正內城軍工渠道流出來的頂級材料。就是太貴了,一尺就得三百里索。我幫你搞到了三百尺,全在這裡了。」

機械鋪的這些老闆都有自己固定的貨源渠道,只要你能出得起錢,那些供貨的材料商人總能找到讓人滿意的材料。

哪怕是內城的違禁品,管製品。

「喔,這材料我很滿意!」

蘇倫看著那捲比髮絲略粗的合金絲線,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如萊特所說,這已經是市面上能找到,滿足他條件最好的材料了。

要性能再好的,那隻能是某些詛咒材料了。

不過,並不是所有絲線都能用來操縱傀儡,蘇倫也覺得這絲線暫時夠用,說道:「太感謝了。這是十萬里索。最近在賭檔手氣不錯,贏了不少。」

所有人都知道蘇倫好賭,每晚都會待在角斗場賭到天亮。

那次和千條一夜贏了兩百多萬的戰績已經傳遍了格林街各大場所,成了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蘇倫也覺得正好他意,賭場暴富合情合理,這樣也能解釋他資金來源的問題。

他毫不吝嗇地掏出了一堆紙幣,接過了線圈,又道:「萊特,我還要用一用你的工作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