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一帆開口打破了這份尷尬。

他看向西墨,微微蹙眉。

「西墨,需要我派人送你回威爾斯家族嗎?」

西墨抿了抿唇,看向鄭一帆,難得的語氣里多了些少年的委屈,和懇求。

「鄭爺爺,能麻煩你你幫我聯繫我舅舅嗎。」

鄭一帆隨即點頭,「好。」

西墨.威爾斯的舅舅也是M國有名的新貴,他所開發的網絡社交平台,已經成為了M國互聯網的臨頭軍。

但即使是這樣,也沒有辦法和威爾斯家族相比。

要論親近,他已經是西墨最後的親人。

等船靠岸的時候,一個清雋,擁有東方面孔的男子等在碼頭,等船一靠岸,他便焦急的要往船上跳,等看到西墨,這才鬆了一口氣,緊接着,卻是滔天的怒火。

西墨靠近男人,只是朝着男人點點頭,卻被男人抱了個滿懷。

「可憐的小墨墨,有舅舅在,我絕對不容許別人欺負你。」

顧青廉沒想到,巴納爾.威爾斯竟然能做出這種豬狗不如的事情,可惜,他只有一個公司,沒有辦法和巴納爾相抗衡。

等看到鄭一帆的時候,顧青廉眼前一亮,他走到鄭一帆面前深深一鞠躬。

「鄭老,請您幫幫西墨,不然,他就只有死路一條,而且,威爾斯家族,本就該是西墨的,他才是老家主唯一的孫子。而巴納爾.威爾斯只是一個可恥的小偷,他今天能做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以後還不知道能做出什麼。」

他沒有能力,但不代表別人沒有,若是有了唐人集團的支持,那一切,就要另當別論了。

鄭一帆看看顧青廉,在看看西墨.威爾斯,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商人,利益至上,天經地義!

——

等鄭樂樂一覺睡起來,天色已經微微亮起來,而船也在碼頭停靠了有三個小時。

原本計劃等船一靠岸就把鄭樂樂叫醒的,但是看她即使睡著了,但眼底的青紫還是掩蓋不住,蕭言便忍不下心來,便乾脆讓鄭樂樂睡個滿足。

反正這艘船是私人船隻,要是有人敢提出異議,那就把一個碼頭買下來就好了。

鄭樂樂睡眠的時間不長,但是質量卻是一點也不差。

「醒了?想不想吃東西,先喝點水。」

在鄭樂樂睡着的時候,蕭言寸步不離的守在她身邊,偶爾打個盹,便被驚醒,還伸出手去確定一下她的存在,才放下心來。

鄭樂樂看着蕭言這樣,有些心疼,這不是自己第一次被綁架,但每次事後的反應,他都是這樣。

伸出手抱住蕭言的脖子,在他的頸側蹭了蹭。

「渴。」

蕭言將床頭柜上的一直溫熱的水杯端過來,讓鄭樂樂喝了幾口。

幾口水下肚,鄭樂樂這才徹徹底底的清醒了過來。。 走出沒多遠,顧南靈停下來,在附近找了家咖啡店,等著林靜將車開回來。

咖啡店裡人很少,輕柔的音樂聲靜靜流蕩在咖啡廳里,讓躁動的心,逐漸安靜下來。

顧南靈深深吸了一口氣,靠著窗戶,看著外面來來往往的車馬行人。

洛安寧的事情並不是意外,或許她應該找江璘談談?

這件事繼續下去,對安寧的影響只會越來越大。

「有心事?」突然冒出的聲音,打破了顧南靈的思緒。

顧南靈抬眸,看見了一張英俊的面孔,「江總?你怎麼會在這裡?」

「可以坐這裡嗎?」江遠彥指著顧南靈面前的位置。

顧南靈嗯了一聲,抬手示意他坐。

江遠彥坐下后,目光重新落在顧南靈身上。

顧南靈見他一直盯著自己看,皺眉,「江總盯著我做什麼?」

「我瞧著顧小姐眉間帶著愁容,是不是碰見什麼煩心事了?」江遠彥神情淡淡,像是在說什麼家常一樣。

洛安寧這事鬧得挺大的,顧南靈可不相信眼前這人不知道。

「你是來看笑話的?」顧南靈嘴角勾起冷笑,「要不是你家那位好侄兒,我們家安寧也不至於被鬧成這樣。」

惹禍上身的江遠彥笑了笑,拿出一張名片,放在桌上,「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件事確實是江璘太衝動了,但也不全都是他的錯吧。」

顧南靈瞥了眼名片,黑色的名片在本就昏暗的咖啡廳里,看得並不清晰。

「原本就是你侄兒強迫洛安寧才會發生的事情,現在拿出來曝光,毀了別人一生的前途,也只有你們江家做得出來這種事了。」顧南靈冷冷的嘲諷道。

江遠彥眉頭微皺,「顧小姐,江璘個人行為和江家無關。」

顧南靈也是著急了,才說出這種以偏概全的話。

「咳。」顧南靈乾咳了一聲,轉了話題,「雖說是你侄兒的錯,但是你這個當叔叔的也難逃其咎…..」

江遠彥靜靜的看著顧南靈,等待著她說完。

然而在江遠彥這種視線的注視下,顧南靈也說不下去了。

「算了!」顧南靈轉頭,側對著江遠彥,看著窗外,「你走吧,看見你就想到江璘,氣人。」

江遠彥失笑,伸手將面前的名片推到了顧南靈面前,「既然顧小姐都說了,這江璘的錯,我這個叔叔難逃其咎。這個,就當是我給江璘賠罪的。」

聞言,顧南靈回頭,看向面前的名片。

齊佳樂。

這個名字顧南靈沒有什麼印象,應該不是原著里的主角。

顧南靈拿起名片,狐疑的看向江遠彥,「江總什麼意思,找到這個人,能解決這次的事情?」

江遠彥笑了笑,「誰知道呢,反正你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不如試試?」

優美寧靜的音樂,讓顧南靈沒有追上去將名片扔還給江遠彥,她手中拿著名片,看著江遠彥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小南靈,安寧家周圍全都是狗仔,她回不去。」

顧南靈沒有等到林靜送車回來,反倒是等到了這麼個壞消息。

這群狗仔,可真是無孔不入。

「把人帶去我家。」

掛掉林靜的電話,顧南靈毫不猶豫的撥通了名片上的號碼。

顧南靈到家的時候,發現門口蹲著兩個人。

洛安寧雙手抱著自己的膝蓋,像個小刺蝟一樣,蹲在那裡。

「你們怎麼不進去?」顧南靈拿出鑰匙,踢了踢一旁的林靜,示意他走開些。

林靜拉著洛安寧站起來,笑得有些無奈,「我倒是想進去,沒鑰匙啊。」

「…….」顧南靈忘記這茬了,她不在接話,打開門,「這段日子,安寧就住在我這裡,林靜,你去把樓上客房收拾出來給安寧住。」

「好嘞!」林靜熟門熟路的跑上樓。

顧南靈進了廚房,拿了兩瓶水出來,遞給安寧,「這小區住的都是些有名聲的人,保安是不會隨便放人進來的,放心住。」

洛安寧接過水,手指捂住的按壓著水瓶,「顧總……我又……」

「打住。」顧南靈打斷了洛安寧的話,「不要跟我說什麼麻煩不麻煩,我要是嫌麻煩,早就把你扔在街邊了,所以在我沒聽煩之前,你最好不要再說那兩個字了,免得我生氣。」

洛安寧眼眶有些潤,微微點頭,「好的,我知道了顧總。」

「上去幫忙吧,還真等著林靜給你收拾呢?」顧南靈笑著打趣道。

聞言,洛安寧抹了下眼睛,小跑著上樓。

顧南靈看著洛安寧的背影消失在樓梯拐角,這才收回視線,看著不斷震動的手機。

「喂。」

「顧小姐,我是齊佳樂。」

顧南靈嗯了一聲,「我知道,你們商量得怎麼樣了。」

「依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你們只能選擇召開記者招待會,徹底澄清洛小姐和江總目前沒有任何關係」齊佳樂的平穩的聲音透過電話傳出來。

顧南靈皺眉,「這麼做,對安寧的影響很大。」

「顧小姐,洪水堵是堵不住的,我們要疏。」

「……」顧南靈沉默了,她盯著牆上的鐘看了半響,才重新開口,「好!那就疏。」

「後面的事情我來安排」

林靜和洛安寧收拾好東西下樓來,就看見顧南靈坐在沙發上,一臉嚴肅。

「小南靈,這是又發生什麼不好的消息了嗎?怎麼表情如此嚴肅?」林靜面上已經勾不起笑容,說話的語氣也變得萎靡。

顧南靈抬眸,看向洛安寧,「安寧,明天我們準備開一場記者招待會,說明你和江璘目前的關係。」

「……」洛安寧愣了下,有些不知所措。

「當然,你可以不用出面,我會作為公司的管事出面向大眾解釋這件事。當然會造成一些影響,但是我會在我的能力範圍內,盡量的挽救,你明白嗎?」顧南靈盡量用最簡單直白的話語,來解釋清楚這場記者招待會的意義。

洛安寧點頭,「我明白。」

見洛安寧如此的明白事理,顧南靈滿意的點頭,「記者招待會的具體事宜,我已經找人去處理了,明天林靜你帶著安寧去現場,只要露個面就好。」

林靜點頭,「好的,小南靈。」

沒有聽見洛安寧的回應,顧南靈抬頭,「安寧,你還有什麼疑惑嗎?」 一口氣的功夫,秦少穹說出幾十種丹方來。

這不禁讓關山候倒吸了一口冷氣,這這這,這也太多了點吧?

每一個方子的藥材都不難弄到,以萬隆集團強悍的實力,想要弄到這些藥材簡直易如反掌!

但很快,關山候就想到了一點,這些藥材斷然不能去進購,如果想要保持壟斷的行業地位,就斷然不能將這些用到的藥材假於供貨商之手。

一個超級龐大的計劃在關山候的腦海里頓時形成了雛形。

他要建立起國內最大的藥材園,要將這些秘方中所提到的藥材全部實現自我產出,唯有如此,才能保證秘方絕不外泄。

甚至關山候已經在心中下定了決心,適才秦少穹所說的這幾十種美容秘方,他定然要效仿海外的某知名連鎖企業,建造一個足夠安全且無人能偷取秘方成功的地下金庫,就用來存秘方!

柳嫣然聽后,心中更加震撼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同為女人的她,自然知道女性的購買力到底有多強大,倘若抓住了這一市場,那麼穹然集團將處於無可撼動的地位!

「老關,開這樣的公司要多少錢啊?」秦少穹沖著關山候眨了眨眼。

關山候緊皺著眉頭;「有這些藥方的前提下,研發部門我們需要的是配比精準的研發師,至於生產線的建造,全部採用進口的設備約莫一千萬上下,藥材園的事交給我來做,我要確保這方子里所提到的每一味藥材都能不依賴任何供貨商,達到自己產出的目的,剩下的事情……就是營銷和包裝了!」

營銷和包裝,此番不少名流來到荊州看望孫葉賢就是一個再完美不過的契機。

不少人雖不是攜夫人前來,可作為本地的東道主,關山候卻可以每個人都送給他們一份禮物,讓來到荊州看望孫葉賢的這些名流們帶給自己的夫人。

這本就是屬於女人們的秘密,一旦用出了效果,她們就是免費的廣告,最直接最成功的的營銷。

想到這裡,關山候立刻吩咐手下前去採買前期所要用的所有材料,並且迅速將所有方子全都記錄下來,申請專利!

不過短短一周的時間,專利部門幾乎傻了眼!

因為多達幾十個專利的申請人,居然都是荊州的一個叫柳嫣然的女人!

但這些方子經過專利局審核之後,迅速發放。

原本嚴謹的市場形態,讓美容方向的專利極難通過,除非,它擁有絕對的說服力!

這自然引起了一個人的注意。

她是專利局的客座教授,華夏藥典的編輯人,更是國內十大藥劑專家之一。

林美華!

在看到這些專利申請書後,林美華不禁被這林林總總幾十個秘方所驚呆,她根本無法想像,竟有人如此懂葯?

她決定立刻將這些專利下發,同時火速趕往荊州,她要見一見這個傳說中的柳嫣然!

這天,濱江路2號別墅的大門口停著一輛黑色商務車,林美華看著這棟漂亮到了極點的別墅,竟有些不真實的感覺。

柳嫣然住在這種地方,想必是生於大富之家,平素里應當是醉心於藥典,是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家閨秀吧?

可當林美華進入到濱江路2號別墅之後,不禁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