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提亞心領神會,趕忙說道:「我也不是很清楚,聽龍蛇老人說那裡邊好像有很多寶貝,不過最重要的寶貝是一個蛋,聽說那是某個上古神獸的蛋,在這裡耽擱了那麼長的時間我們趕快去看看吧,看看還能不能找到那個蛋。」

說完,辛提亞拽著夏娜走了。

拉姆見狀也趕忙拽著沈鴻離開了。

一行人又繼續沿著原定路線尋找那個洞穴,一路上的風景令他們應接不暇。

北望仙山,常見神獸跑,神獸鳴時,奇花瑤草皆呼應;南觀瑤池,又看錦鯉鬧,錦鯉戲水,霧氣蒸騰仙意盎;鳳凰仙鶴棲梧桐,麒麟天馬睡蓬萊。真的一個好山好水!

一路上的嬉笑打鬧讓沈鴻和夏娜的矛盾消除了不少,調皮的夏娜很快便忘記了之前的不愉快,又和沈鴻嬉笑打鬧在一起。就這樣,一行人來到了龍蛇老人說的那處洞穴。

「到了,就是這裡!」辛提亞看著漆黑的洞穴說道,洞穴里黑乎乎的,什麼都看不見,但是卻給沈鴻他們一種裡面蟄伏著一頭胸悶的魔獸,好像它隨時竄出來把眾人吞入腹中。

「我們進去吧。」辛提亞說。

「光球!」安娜開啟一個小型法陣,一顆光球從發珍重逐漸升起,它如同初升的太陽一般冉冉上升。

「走吧!」安娜帶著光球率先走進洞里,其他人跟在安娜身後進入了洞穴。

「大哥!看來有人比我們早來啊!」一處草叢裡,一條瞎了一隻眼的蛇人看著身後他們鑽進洞穴,很是不爽。

「哦?」大哥悠然自得的說道,「什麼樣的人?」

望風的蛇人繼續說道:「是一群精靈,他們也來到天蛇秘境,而且好像他們也是沖著那顆蛋來的!」

「大哥,我們不追嗎?」另一個蛇人焦急地詢問大哥。

「追?」大哥坐了起來,說:「為什麼要追?讓他們提前給我們探探路不好嗎?」

「大哥,那我們的寶貝怎麼辦?『萬一那顆金蛋被他們搶走了怎麼辦?」

「慌什麼?等他們把機關全都觸發了個遍時我們在偷偷找到寶庫溜進去就好了。再不行我們也可以等他們拿到寶貝后再奪寶,從他們手裡搶走那顆蛋就好。」

「大哥高明!」火神幫的其他成員聽到大哥的計劃后對大哥佩服不已。

大哥說完又繼續倚靠著樹,眯著眼睛睡起覺來。

沈鴻一行人進去沒多久,龍蛇老人也來到了這個洞穴,他在門口看了看,找到了精靈們的蹤跡后終於確定了夏娜他們已經進入了洞穴,於是也立馬追了進去。

「大哥!又有人進去了!」望風的小弟看到又有一個蛇人鑽進洞穴后,立刻向大哥彙報情況。

「都說了多少遍了,讓他們進去就好,我們到時候奪寶就行了!你不用管他進去了多少人。」大哥有點不耐煩了。

「不過大哥,這次進去的只有一個人,看樣子進去的是龍蛇老人。」小弟繼續說道。

「什麼?」聽到進去的是龍蛇老人,大哥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進去的是龍蛇老人?」

「是的,進去的就是龍蛇老人,我親眼看到的。」看著大哥誇張的表情,小弟被嚇得瑟瑟發抖。

大哥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般焦急地來回踱步。

「不管了,進洞吧!這次無論如何也要把那顆蛋搶到手。」大哥一咬牙,迎著頭皮帶著後邊的所有弟兄進了洞穴。

再說沈鴻,在光球的照射下,他們清楚的看到山洞裡的樣貌。

終於,拉姆發現了情況有些不對,他看著前面漆黑的環境,又扭頭看了看不遠處的洞口,不禁疑惑地問道:「奇怪!為什麼我們走了這麼久還沒走到頭?」

其他人都停下腳步看著周圍的環境。夏娜說:「這裡感覺好熟悉,我們是不是來過這裡。」

「我可以肯定一定來過,不信你可以看看洞口。我們走了這麼遠,為什麼看洞口總覺得好像我們並沒有走多遠。」說完,拉姆指了指洞口。

「對啊,走了這麼久為什麼洞口離我們卻那麼近,難不成我們中了什麼幻術?」辛提亞思考了片刻,提出了自己的猜想。

一石激起千層浪,辛提亞的話讓全場所有人陷入了沉默。

「可是我們是怎麼中的幻術?」安娜問道。

「肯定是進了山洞的時候就已經中了幻術,我們來這裡什麼都沒有做就莫名其妙的中了幻術,那肯定是在進來的時候中的。」拉姆驕傲地向安娜解釋道,安娜不屑的努了努嘴。

「那怎麼找到機關?我們……」還沒等夏娜說完,她腳下的一塊石板忽然下沉,

眾人腳下的石板忽然消失不見,失去中心的身後一行人筆直的掉進陷阱里。沒想到陷阱下面居然是一條蜿蜒曲折的隧道。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眾人終於滑到了隧道的盡頭。

一張綠色的網憑空出現在夏娜等人的下邊,夏娜幾人穩穩地掉進往裡。龍蛇老人輕輕招手,綠色的大網把夏娜他們包裹在裡面,隨後緩緩降落在龍蛇老人的身邊。

「你們是中了洞穴門口的幻境了吧?」龍蛇老人有些無奈地看著夏娜,眼睛瞟向沈鴻時,眼底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畏懼。 鏡子里的她,就像是一個她從未見過的陌生人。不過眉眼處與她從前的樣子相似而已。

這時,傾皇推開門,轉頭看向鏡子面前站著的人,揚起薄唇走到她的面前:「影兒!」

她轉過身看著傾皇,咧著嘴笑得十分甜:「傾皇!我終於恢復肉身了!」

「是啊,你終於恢復肉身了!」傾皇伸出手,將她緊抱在懷中。

她此刻的激動心情,真是再怎麼掩藏都掩藏不了的。雙頰緋紅,眼眸中充滿了喜悅與興奮。她整個人似乎在瞬間變得容光煥發,光彩奪目了。

因為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的心路歷程,她從伏淵逃出來,不過只是一縷靈魄,只能指望著能苟延殘喘的活下去。傾皇給了她希望,給了她一切,並且竭盡所能的幫助她。對於傾皇,她就算說再多的話也表達不了自己對他的感激。

而此時,他埋在她的肩頭,聞著她身上散發的香味,聲音都變得有些沙啞了。不過他還是強裝鎮定道:「本皇的影兒,終於恢復肉身,可以披上那些白狐皮子做的披肩,也可以住進本皇為你修建的小院了。」

「沒錯沒錯,我真想看看那小院長什麼樣子!」

「那你就抓緊換一身衣裳,本皇帶你去觀摩觀摩。你現在這樣出去,可不成體統。」

「我知道!那傾皇先在外面等我,我換好衣裳立馬出來。」

傾皇稍稍點頭,隨後轉身走出她的房間,站在走廊等著她。

這一日,他眼中的所有一切由於心境的不同都變得美好了。花園裡的花好似比平常更艷麗,更值得觀賞。魚池中的魚兒也似乎比平常更加活躍,在水面上掀起一陣陣的漣漪。種植在圍牆外的大樹更加枝繁葉茂,更加翠綠。這一切都讓他覺得賞心悅目。

在他關上院中景色時,她正在屋子裡急急忙忙的換衣裳。

那是一件鵝黃色長裙,上面有幾朵白色小花作為裝飾,看起來清新又淡雅。穿好衣裳后,又坐在梳妝台上,好好為自己打扮一下。因為她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為自己的外表操過心了,埋下頭看著梳妝台上琳琅滿目的首飾,著實是讓她看花了眼。為了避免繁重的首飾,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來。她還是喜歡從前的簡單純樸,因此挑了一支白玉珠釵,便插在自己的黑髮間。

這一年多以來,她第一次走出這間屋子。外面的一切都引起她的好奇,她記得前年這院子並沒有如此生氣勃勃。牆角多了許多粉色薔薇花,院子中間也多了許多奇珍異草。

「這就讓你看愣住了?走,帶你去看看你的院子。」傾皇興緻勃勃的拉起她的手,帶著她往她的院子去。

從進入血池開始,她便一直都在明宣宮中,距離靈池殿不遠,距離傾皇的寢殿也不遠。不過這一年多以來,就如同自己被整個世界拋棄一般,身邊只剩下傾皇一個人。

他們走出宮門,圍牆邊站滿了宮中守衛。可見自雲櫻公主來過之後,傾皇將她保護得有多好,別說是人了,就連一隻小動物都休想進去。

站在門旁的幾名守衛見傾皇拉著一名女子出來,臉上滿是吃驚。他們雖然早知會有這麼一日,也私下裡討論過,估計這兩月那女子的肉身就恢復好了。但是如今親眼所見,還是免不了驚訝。畢竟當初的一縷靈魄,時常飄蕩在傾皇的身側,如今竟活脫脫變成了個美人兒。

在眾人的注視下,他們經過石子小路,來到她的院中。院落中的一切就如同她所想的那樣,只是一下子出現在自己面前,讓她免不了熱淚盈眶。因為傾皇在小院修建時就問過她,想將小院修建成什麼模樣?當時她細細描繪,按照如今的小院,傾皇當時明了了她的意思。

這座小院,與當初付相府她與玲瓏夫人所居住的那個小院幾乎一模一樣。

「為何要將小院這樣布置?」傾皇見她臉上的神情,便知曉其中定有緣由。而他心中,也有了一定的猜測。

她抿抿薄唇,衣袖中的雙手緊握成拳,紅著眼眶道:「我想不時就能看到娘親和我住的地方,讓我深刻的記得,殺母之仇不共戴天!」

聽到他的話,傾皇無奈的沉了口氣,隨後抬起手摟著她的肩頭:「好了,小院修建好,本是一件高興的事情。快,我們進屋裡去看看?都是按照你的喜好來完成的。」

傾皇想盡量避免她想起這些傷心事,可冶伽的心裡滿滿裝得就是這些,因此他再想轉移話題也是無濟於事。

。 徐老二天天閑著沒事,這一日突發奇想,在禁衛軍中挑出十八個,能騎善射的好手,穿上便裝,要微服出遊。

月余把大平帝國溜達了個遍。最後到達皖成,李明上表章揍報說,越國最近時長有人襲擾邊界,掠奪財物。

徐老二道,他們襲擾咱們,咱們就不能襲擾他們嗎,帶著十八個好手,騎馬度過邊境,來到越國,放火,燒殺,臨走時,在屍體上寫下,殺人者我來也。

一時間越國上下,都知道有這麼十幾個人,殺完人就,在屍體上寫上我來呀。

弄的邊境夜夜關門閉戶。人人自危。越國朝堂之上,大臣揍報,越王派出幾百人,在邊界巡查結果屁也沒查出來。

徐老二回潮后給越王派去使者,說,我來也就是大平帝國國君徐老二,並告訴越王在干襲擾大平帝國邊境,徐老二叫他小心狗頭。

越王一聽呵呵笑到,這點小事何必勞煩大平帝國國主派貴使者前來。找人給本王帶個話吩咐一聲也就是了。

來呀傳本王令,有再敢越境掠奪財物者斬首。又對使者笑到,本王欲較好貴國國君,明日待本王親自挑選百名越女百名,送給貴國國君以示歉意。

次日越王果真挑選了百名越女,送使者出境。使者將這些越女,獻給徐老二,徐老二屏退左右,剛要去先開其中一女面紗,此女忽然從綉中抽出短匕,寒光乍現。

刷的一刀,正中徐老二左胸。只聽當的一聲扎在護甲之上。那女子一擊不中,正要再次攻殺,兩旁護衛,迅速攻上,將徐老二團團圍住。

女子閃身縱躍而去,徐老二道她嗎的給我追,十八名護衛騎上快馬,沿著女子逃跑方向飛速追去。

徐老二道,把這幫越女通通殺掉一個不留。明日點兵踏平越國。次日徐老二點兵十五萬,浩浩蕩蕩殺向越國。

越王聞訊大驚失色道,向他的臣官們說道,都是你們這幫傢伙出的主意,現在怎麼辦,我軍只有五萬,人家三倍余我。

怎麼辦。一大臣說道,大網膜慌臣有一計,假說那女子是混進隊伍里的,並非越國人,國君願意幫助大平帝國國君找到此女獻上此女頭顱,並願意割讓五座城池,以贖失察之罪。

越國國君道這件事,就有你速速去辦吧。那大臣帶了國書,來見徐老二,徐老二道,原來如此,是寡人誤會了,既然如此班師回朝,派手下陸無忌帥兩萬奴隸軍進駐五座城池。

安排使者去休息,讓使者派人告訴越王,客氣了,原來是個誤會。使者剛走,徐老二對陸無忌道,他媽的忽悠誰呢,佔領五座城池后,一年內給我廣積糧草,大量徵兵,明年一定吃掉越國。

我會源源不斷的給你這裡增兵贈糧食。陸無忌你就給我練兵等著吧。陸無忌道,為什麼不一鼓作氣,直接滅掉越國,徐老二道,我國四年之中對外多次發動戰爭,民疲兵乏,越國山高林險湖泊眾多,何況有大湖天險,非船不可度,易守難攻,萬一首攻不咳,士氣大落,對我軍非常不力。

不如賣他個順水人情,得他五座城池。明年在做計較。陸無忌領命而去。

五日後大軍返回途中,見一女子慌張逃竄。軍士前去擒拿卻無一人是她對手,正要亂箭射殺,徐老二忙道住手。

吩咐手下取網擒之。那女子被鋪天蓋地的數十張網蓋住。掙脫不出,最後終被擒下。

徐老二道,小妞還認得寡人吧。就憑你也想殺我。呵呵。帶下去無食無水,綁在樁子上,先餓她兩天。

記住不許叫她死了,也不許打她,派人看著她不許她咬舌自盡,不許她睡覺。

兩日後帶來王宮見我。兩日後那女子被帶到宮殿,徐老二問,服不服,那女子道,不服,徐老二吩咐到,帶下去給她罐一碗糝湯,三天後帶來見我。

三天後,徐老二道,服不服,那妞道不服,徐老二道呦呵行,帶下去在罐一碗糝湯,記住不許她閉眼睛睡覺。

五天後帶來見我。五天後,徐老二道,服不服呀,我知道,像你們這種經過特殊訓練的殺手間諜,都不怕死,但你怕不怕不死不活呀,我有的是方法叫你不死不活,我還有的是方法,把你的家人朋友親人,全都弄到這裡來,讓你眼睜睜看著他們死在你面前。

我可以叫你錦衣玉食,也可以讓你生不如死。說著對押著她的人道,放開她,她不是想殺我嗎,給她刀讓她殺我。

說著把刀遞到手裡,押著她的人一放開她,她立刻癱倒在地,根本沒用一絲力氣去殺徐老二。

徐老二道,你服不服,那女刺客道,我服了,求求你快讓我通快點死吧。

徐老二道,呵呵小妞,你長的怎麼可愛,這麼漂亮,我怎麼捨得讓你死呢。

吩咐左右道,把她帶下去沐浴更衣,好生伺候著。十日內把他的家人查找到,帶到這裡來。

又問那女刺客道,你的家人再越國是吧。那女刺客道,你到底想怎麼樣。

徐老二道,不想怎麼樣,把他們接來你們好團聚呀,那刺客道,你快殺了我吧,微球速死,不要抓我的家人,不要殺他們。

徐老二道,你早幹嘛去了,殺我的時候你怎麼沒想想後果。那女刺客被帶下去后,徐老二給越王寫了一封信,欣賞寫到,是否抓到刺殺寡人的兇手,如沒抓到,請將此刻的所有家人和朋友速速查到抓獲,押送至大平帝國,我要親自殺掉他們以泄心頭之恨。

如若不然將近日起兵,踏平越國。望越王三思。派個使者送去,越王一看到信,氣的七竅生煙,但形勢比人強,無奈只好下令抓捕刺客家人朋友,他抓人好抓他是越王,刺客就是他派來的,底細他都知道,所以一日之內刺客的親朋好友家人族人,二百多人全部抓獲。

四日後送至大平帝國邊境,又過五日押送至大平帝國王宮。徐老二吩咐道,讓他們沐浴更衣送到刺客關押處。

明日帶刺客來見我。次日,軍兵押著刺客來見徐老二,徐老二道,他不是已經服了嗎,放開她去掉繩索。

徐老二道,這是我給越王寫的書信的腹稿,你拿去看看吧,這個越王軟骨頭,還真夠賤的,嚇唬嚇唬這不就把你所有家人和朋友都送來了嗎。

你覺得還有必要效忠他嗎?那女刺客搖搖頭,道大王你準備把我們全殺掉嗎?

徐老二道,怎麼會呢,本大王第一次見到你就很喜歡。你叫什麼名字,那刺客道,大王我本名叫婉晴,五歲時越王,派人帶我入宮,接受殺手訓練,專門為越王暗殺那些不聽話的大臣,和國外來使。

這次被派到大平帝國,混在舞姬之中,本想一擊斃命,沒想到天佑大王。

徐老二道,你除了刺殺還會點別的不,比如歌舞什麼的,婉晴道,都會,徐老二道,那麼說來,越王這個殺手組織,不光培養你們殺人了,婉晴道,是大王。

我們的組織共有五十人,全是女子組成,各個身懷殺人絕技,為了接近那些王公大臣,都練就了琴曲琵琶古箏,鐘鼓,等等。

徐老二道,卧槽,這個組織確實不錯,看來得儘快滅掉越國。我也弄這麼個組織,這特么簡直就是,明朝東廠的雛形。

徐老二道婉晴,你既然投降,可願意為我校歷。婉晴道奴婢願意,徐老二道既然願意,那你就把這個吃了吧,說著從懷中掏出一粒黑色藥丸,說道,這是一顆,毒藥,名叫鶴頂紅,吃了它每年必須吃一顆解藥,壓制毒性,不然藥力發作,會腸穿肚爛,慢慢加重最後,全身慢慢腐爛,承受三個月的煎熬,受盡痛苦而死。

這個葯剛剛發作的時候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感覺,頭暈頭痛,全身乏力發熱。

咳嗽,嘔吐而已。只要及時吃下解藥就沒事了。吃下解藥七日後必會無事。

婉晴聽了點點頭,把那黑色藥丸一口吞了下去。徐老二吩咐到,下去休息吧,婉晴,退出大殿。

徐老二吩咐讓人給她在王宮東南角,城郊安排了個院落。李明問道,大王您那顆神葯,在哪弄到的,如何配置,徐老二伸手入懷,在身上搓了幾下,拿出一顆黑黑的小球,笑到這半個多月,沒洗澡,愛卿要不要也來一顆。

李明呵呵笑道,大王萬一那女子識破怎麼辦,徐老二道,也沒關係,反著估計能忽悠她一年半載的。

就算識破了,越國以無她容身之所。她又不傻,一定會跟著咱們混的,放心吧。

你速回邊境,抓緊練兵,本王決定,半年後一舉吃掉越國。 趙鋼把人家的錄像帶借來看時,簡直驚呆了。

大黑狗沖向兩個孩子的時候,小區里正好有人拿着小型攝像機在拍著玩。

當時,聽到那邊有哭叫聲,拍攝的人順手把鏡頭轉了過來,於是拍不了這個極為驚險的畫面。

錄像帶放第一遍的時候,喬一巧低着頭,捂着眼睛,一眼都沒看。

光是趙乃馳那撕心裂肺的哭聲,和周圍路人驚恐萬狀的喊叫,就讓她心驚膽戰,兩腿發軟。

趙鋼和帶着傻笑的兩個孩子看完了頭一遍,才發現喬一巧居然沒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