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朝楊棠撲了過來,幾個人抬手抬腳的,打算將楊棠抬出去。

楊棠生得瘦小,哪裡是這些打手的對手,只有掙扎和罵罵咧咧的份。

「放開楊哥。」

本想不惹事,不就是唱歌嘛,換一個包間就是了,如今看到事情不是忍讓就能解決了,楊棠都被人家抬起來了,再不出手,豈能算兄弟,高有田衝過來,抓扭著那幾個打手的胳膊,高有田一身牛力,又暗中運了內力,只見三下兩下,輕鬆地將這些人甩跌了出去,搶回了楊棠。

「咦……」

沒想到自己的幾個保鏢竟在一個鄉下小子手裡走不了一個回合,被人家輕輕鬆鬆地摔了個灰頭土臉的,這幾個保鏢可都是步家村族老會推薦來的打手,怎的這麼不經打,也他娘的太垃圾了吧,步少雙目掠過一絲訝異,但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要是就這點本事,他步少豈能在縣城橫行!

「廢物,立馬滾回步家村砍柴去,步大沖,你去,帶你的人馬將這幾個不長眼的東西打將出去。」步少朝高有田陰陰一笑,然後身後那位賭石的高瘦青年說。

原來這位賭石的高瘦青年叫步大沖。高有田心想。

「咳咳……二哥,要不……算了,咱們換一個包間,大沖欠對面這位兄弟一份人情,算是給我一個面子……」步大沖走了上來,硬著頭皮,吶吶地替高有田求個情。

「好,好,步大沖你行啊,吃咱家的用咱家的,關鍵時刻,胳膊往外拐,還不如養一條狗,給你兩個選擇,一是帶人教訓一頓這小子,一是立馬帶你老娘離開咱們家,自生自滅去。」沒想到步大沖也敢違抗自己的命令,膽敢替對面這個可惡的小子求情,步少氣得臉色紫黑,神情有些猙獰扭曲,狠狠地說。

說來,步大沖是步家村人,與這位步少是堂兄弟關係,步大沖的父親早年過背,步少的父母可憐這孤兒寡母的,家裡正缺一位廚娘,步大沖也是這樣跟著母親進了步家幫傭,自小在步家長大,也算是吃步家的飯長大的。

步少這麼一逼,讓步大沖一時之間陷入兩難,步大沖頓時吧嗒吧嗒地淌著汗,臉色不住地變幻著。

沒錯,步家確實對他步大沖母子蠻關照的,尤其是善良的步家主母,可對面這位鄉下少年也是他的大恩人,沒有這位鄉下少年的襄助,不但師父動手術的費用沒著落,他那幾千元積蓄也要打水漂了,兩邊都是恩人,我該怎麼辦?

「步少,池少,你們都是有身份的人物,鬧大了對你們恐怕影響不好啊。」這時一位中年人走了過來,點醒了個中的利害得失。

步少與池大公子對望了一眼,池大公子是官場上的人,眼下又是節骨眼上,上豪華歌廳玩樂,去派出所接受問話,那可是容易引起別人的誤會,得注意影響,於是朝步少點了點頭。

最後,雙方各退一步,步少的人多,這個大包間就讓給步少等人使用,由歌城另換一個包間給高有田等人。

當晚一直唱到午夜才散夥。楊棠喝高了。

當晚的廂費打折還要1000多元,高有田硬著頭皮出了,玩大了,當真是大出血,要是讓老媽知道自己這麼敗家,肯定是一頓好打。

高有田叫了兩輛三輪車送劉玉蓉她們回去,上車時田艷一臉不舍。

之後,他又請了一輛三輪車送楊棠回家,敲一會子門,是一個20左右歲的女孩開門,原來是楊棠的小妹楊柳,高有田倒是第一次見到她。在楊柳的抱怨聲中,高有田逃也似的離開楊棠的家。尼瑪,楊棠這個小妹也不是省油的燈啊。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從窟中來最新章節、我從窟中來Huge莫凹、我從窟中來全文閱讀、我從窟中來txt下載、我從窟中來免費閱讀、我從窟中來Huge莫凹

Huge莫凹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葬窟神嗣、我從窟中來、

。《人類的末世》第七章,險殺兩人 聽到林天成張口就來六十個億,幾個媒體人士的心情,已經不能用震顫能形容了。

與此同時,他們也有些不理解林天成的做法。

天成集團發展勢頭雖好,但畢竟剛剛開始起步,六十個億的資金拿出來,集團資金斷裂都是輕的,搞不好要破產。

凌遠山和沈萬山幾個人,在林天成提出來要捐二十億的時候,就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六十個億,王夢欣肯定拿不出來。

只是,他們也是以林天成為核心的,自然是面帶笑容,一副心中早已經有數的樣子,實際上則是在靜觀其變。

白鳳雛臉色陰晴不定,心裏想,莫非林天成又得到了什麼財團的暗中支持?

躲在耳房裏面的一群大少,則個個嚇的不輕。

我去!

六十個億,就算是要天師府把他們賣了也是輕輕鬆鬆。

果然,李天師投桃報李。

他看了下馬俊彪等人,狐疑地道,「對了,之前來的那些客人呢,已經走了嗎?」

馬俊彪立即去了耳房裏面,把蘇俊逸等一群大少請了出來。

「林少。」

「林少。」

蘇俊逸等人,一個個戰戰兢兢,面色難堪地和林天成打招呼。

林天成並不意外,點頭致意。

李天師對白鳳雛道,「這些人,也都是鳳城的青年俊傑,和林大少也打過交道,我覺得,關於林大少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們是心知肚明的。」

說完,李天師目光落在蘇俊逸等人身上,威脅的意味有些明顯。

蘇俊逸臉上露出幾分感慨,嘆道,「坦率地說,別人我不知道,但就我個人而言,早就被林少如蘭如玉的品格折服。俗話說得好,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林少能在短短時間,在江岸省得到這麼多人的支持和擁護,足夠說明一切。」

省廳廳長家公子丁牧野面色嚴肅起來,對李天師抱拳施禮,「李天師,林大少的人品,大家有口皆碑,我在這裏斗膽說一句,希望李天師明察秋毫,當心一些別有用心之人,惡人先告狀。」

李天師滿意地點了點頭,道:「人無完人,但瑕不掩瑜,一代偉人也會有犯錯的時候。白先生,我還是那句話送給你,要心存善念,這樣你眼裏看到的才會是善。」

「多謝李天師教誨。」白鳳雛拱手道謝。

李天師又毫不客氣地讚揚了一翻林天成的善舉,然後,氣氛就有些詭異起來。

按照正常環節,林天成應該正式和李天師談一下捐助細節。

見林天成遲遲沒有開口,馬俊彪咳嗽一聲,「林大少,你剛剛說的捐款事宜?」

「我林天成言必信,行必果。」林天成道。

六十個億畢竟太多了,馬俊彪有些不放心,硬著頭皮道,「說實話,天師府也是第一次接收這麼大的捐款,所以,我想問一下林大少,善款大約什麼時候能夠到位,要分幾次?」

「一次性捐出。」林天成語氣斬釘截鐵。

所有人齊齊倒吸一口涼氣。

一眾天師眼冒綠光。

這個時候,林天成咧嘴一笑,「當然了,我剛剛和大家玩了一個文字遊戲,大家也知道,天成集團剛剛起步,還在戰略佈局階段,目前賬面上並沒有什麼資金。六十個億的人民幣,我就是當褲子也拿不出來。」

李天師心裏咯噔一下,只是當着大家的面,還是保持風度,面帶微笑。

林天成停頓了下,「我將會一次性捐出六十億的越南盾。」

所有人都用驚駭的目光看着林天成。

越南盾有多麼不值錢大家都是明白,一塊錢人民幣,要兌三千多越南盾。

六十億越南盾,摺合人民幣還不夠兩百萬。

李天師的臉色頓時陰沉的可怕起來。

其他天師也知道了人民幣越南盾匯率后,也個個臉色鐵青。

沈萬山,羅少卿,凌遠山幾個人,一顆心也緊張地跳動起來。

「林天成,你好大的膽,竟敢羞辱天師。」白鳳雛厲聲呵斥。

林天成道:「天師們一心清修,淡泊名利,想必不會介意我這個小小的玩笑。再說了,錢多錢少,都是我一番心意,而且,在這裏我可以承諾,天成集團對天師府的捐助,會一次持續下去,以後每一年,對天師府的捐助都不會低於兩百萬人民幣。」

媒體人士雖然覺得林天成此舉有些冒失,但也能夠理解。

畢竟林天成太過年輕了。

而且,兩百萬的善款,也絕對不是一個小數字,更何況林天成還承諾每年都會捐助。

林天成此舉,也不是心血來潮。

白鳳雛來龍虎山出十一億,林天成出十五億。如果白鳳雛去其他地方又出錢,林天成怎麼辦?

林天成也不會考慮去京城。

這裏是江岸省,是林天成的根據地。

如果在江岸省,林天成都要不戰而退,白鳳雛會不會藉助天師府的支持,把江岸省鬧個天翻地覆。

他可以失敗,但不可以認輸。

他敢闖天師府這個龍潭虎穴,哪怕他今天失敗了,只要有命在,江岸省的其他屑小,就不敢蠢蠢欲動。

今日有媒體人士當面,林天成行為上可能有些不妥,但捐款是真。

天師府自詡名門正派,倘若這樣就要對林天成下手,足夠證明天師府道貌岸然。

等有一天林天成步入宗師境界,再上龍虎山也是合情合理。

當然了,林天成敢走此險招,前提是他有把握打的贏就打,打不贏能跑。

「大膽!」李天師拍案而起。

他背着雙手,對坐在椅子上面的林天成大聲訓斥,「捐百億是善舉,捐一元也是善緣,錢多錢少,固然是心意。但你帶這麼多媒體記者過來,口口聲聲要捐數十億,實際上只出兩百萬,你這是什麼居心?」

馬俊彪也生氣起來,連連搖頭,「林天成,我見你今日誠意滿滿,以為你洗心革面,要重新做人,所以好心替你遮掩,沒想到你竟然變本加厲。」

白鳳雛欣喜若狂。

林天成的膽子真不是一般的大,狂的沒邊。

這裏可是天師府啊!

莫非他以為,大張旗鼓帶了一些媒體人士過來,天師府就會投鼠忌器不成。

無知真是可怕!

他立即站起身,拱手道,「諸位天師慧眼,林天成在天師府都敢如此造次,可想而知,他在外面會是何等的無法無天。肯請諸位天師給我弟弟做主。」

……孔老家主看的直挑眉,「周姑娘,你這戒子裏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有啊?」

周想不認同,「什麼叫亂七八糟的東西?我這些都是實用的東西,這不,需要的時候都不用去現找。」

孔老家主莫名覺得很有道理,便不再廢話,盤腿坐在床墊上,

「延兒,來吧!」

周裊這才放開一直抱着的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488章延兒求了情 「請問一下,陸閣主在何處?」車公公見人就問,火急火燎的樣子使得被問話的人都覺著他心懷不軌,老遠就像躲瘟神一樣躲開。

總有幾個是躲不掉的。

車公公方才開口,字都來不及吐出來半個就見被攔下的人一臉不耐煩:「不知道不知道!走開!」

望著快步離開的人車公公有些火大,握緊了拳頭,只見不遠處有說有笑的走來幾人,他快步就往前湊,然而結果和剛才沒兩樣。

觀望許久的鬼嬌見著車公公接二連三的碰壁,臉上浮出一抹嘲諷,開口就道:「你這副臉色就是來問我,我也覺著你是找我義父尋仇的。」

一聞此言車公公猛地轉身看去,見鬼嬌兩手背後一身的老成模樣,將其上下打量一番,最終目光放在鬼嬌的袖口,那兒隱約能看到反光的利器。

「說說看,你尋我義父是為何事?」鬼嬌冷麵說道,一絲不苟的面上還捎帶著幾分警覺。

車公公盡量掩蓋自己,低頭行禮的功夫就準備好了措辭,開口便回:「魚師弟身中劇毒,我們想請陸閣主救治。」

聽過這話鬼嬌嗤笑一聲,扭頭看了一眼旁處復又盯向車公公,口吻不屑:「貴組織來自異域大陸,中的毒可是我們解得了的?何況義父又不是什麼江湖游醫,豈是你們求醫便有葯的?」

鬼嬌話里話外包括臉上任何一絲變化都在表達著拒絕,那東仙可是卿莫離精心煉製出的毒藥,要煉製出解藥須得半月,余長安哪裡等得到那時候?如今已是性命難保了。

想著,車公公急的咽了一口唾沫,眉頭緊皺給鬼嬌行了一記大禮:「鬼嬌姑娘,眼下人命關天,還請您慈悲一把請陸閣主救救我家師弟!」

原本不大相信的鬼嬌見車公公神色越發急切,帶著些許疑慮說:「你若騙我,我便剜了你的心當下酒菜!」語畢思量片刻取出一枚銅牌遞給他道:「我這就去請義父,你拿著這個先去東邊葯園跟管事的要一顆鎮毒丹回去給你師弟服用下去。」

「多謝!」

火速折回陸易秋之處的鬼嬌三言兩語就將事情概括一遍,聽完此事陸易秋拿出些許瓶子就要趕往余長安住處,誰知鬼嬌遲遲不動,見狀陸易秋問:「怎麼不帶路?」

「他們來歷尚未查清,如今又指名讓您去醫治,我有點擔心……」鬼嬌將疑慮說出,誰知陸易秋只笑:「臭丫頭,當年你我二人血洗竹方宴一事你可是忘了?」說罷拉過鬼嬌胳膊就大步往出走了。

卿莫離的胳膊冷得發疼,劃破的口子放在余長安嘴邊過久,血肉貼合粘連著,稍動一下就是撕裂般的痛楚,卿莫離只皺皺眉頭,絲毫沒有收回胳膊的意思。

「夫人……」卿莫離自語。

不過多久,余長安動了動,霜打的茄子似的卿莫離瞬時打了雞血一樣提起十分精氣神仔細觀察她,然而余長安剛才的動彈好像幻覺一樣再無動靜。

門外腳步聲急促,卿莫離連忙往門口看,這才見得車公公風風火火的回來。

「陸易秋人呢?」卿莫離死盯著門口確定只有車公公一人歸來當下有了些火氣,車公公遞上手中方盒,連口氣都不帶歇的回:「稍後就來,這是鎮毒丹,先給王妃服下去吧。」

話音未落車卿莫離一把就奪過車公公手中物,血順著卿莫離的傷口汩汩而出,頃刻間衣裳便被染成了另一個顏色。

戰場上下來的車公公此刻瞧著不斷流出的血液竟覺著有些暈眩,心疼更甚:「王爺,您的胳膊需要包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