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狀,關小羽拉着楊真,催促。

楊真正在為難,卻聽見吳雨晴鄙視道:「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人家一位是端木家族族長的孫女,一位是公主殿下,關小羽,就你這色胚子,還想泡她們?」

關小羽立即反駁道:「我說吳雨晴,你這說話多難聽,什麼叫我想泡她們?我很有自知之明的好嗎?我自然知道自己的身份配不上她們,所以也不敢有什麼想法!但是,認識認識她們,這總歸是對我和我的家族有幫助吧?」

「誰知道你安的什麼心?」吳雨晴翻著白眼道,「你可別忘了,像咱們這種人,永遠都別想這些大家族扯上關係!二十年前的事情,你忘記了嗎?」

「二十年前,啥事情?」楊真好奇的問道。

二十年前,楊真還未出生。

「還能有啥事?不就是百里家族那件事嗎?」關小羽不情願地撇撇嘴。

「百里家族?」楊真繼續追問。

「二十年前,百里家族族長百里奚的女兒百里雪蓉,與一位遠征軍的將領相愛!」吳雨晴說道,「那位將領叫楊逍,他的楊家軍戰鬥力極強,在遠征軍團中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可因為楊逍出生於普通家族,這就已經註定了這段愛情的結局是悲劇!楊逍與百里雪蓉相愛又如何?他們真心又如何?百里家族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帝國也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最後,楊家軍被解散!楊氏家族全族被打入大獄!而楊逍據說被封印了丹田,發配到了崑崙界域,和那些大奸大惡之徒在一起開礦採石!」

沒想到這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事情,楊真蹙眉,問道:「那百里雪蓉呢?」

他之所以有這一問,是因為他母親的姓名叫雪蓉,和百里雪蓉的名字似乎有點相近。

「百里雪蓉么?」吳雨晴搖搖頭,「楊逍被鎮壓之後,便失去了百里雪蓉的消息,很多人猜測,她應該是被家族給雪藏了,又或者……被家族處以了極刑!」

「這樣啊?」楊真恍然。

本來他心裏還對端木雪抱有那麼一丁點兒想法,但聽了吳雨晴的話,這丁點兒想法瞬間就化為灰飛,消失殆盡。

以後,再也不要提及自己和端木雪的同學關係了。

因為,自己不配!

吳雨晴非常得意地看向關小羽:「癩蛤蟆,這件事情,你不會沒有聽說過吧?」

「誰?你叫誰癩蛤蟆?」關小羽頓時不高興了。

「你,就你呀!」吳雨晴呵呵笑道,「剛才你這隻癩蛤蟆不是還想吃天鵝肉么?」

「去去去!誰想了?」關小羽要瘋了,「方才我不是已經解釋了嗎?我只是單純的想認識七公主殿下和端木雪而已,並沒有其他的想法!」

「我信了你的鬼!」吳雨晴做了個鬼臉。

此時,想通了的楊真也順勢拍了拍關小羽的肩膀:「關兄,雖然你的家世比我好,但是對比於七公主殿下和端木雪來說,你只能算是垃圾,我看呀,你還是別想了。」

「我……我……」關小羽無語了。

他行走江湖這麼多年,經驗老道,自然知道這世間的諸多禁忌。

只是沒想到今兒個,倒是被楊真和吳雨晴教訓了,心中頗為不爽。

但他又不好反駁。

因為剛才,他還真動了心思,想要去會一會這位端木雪和七公主殿下。

現在想起來,自己這是在自尋死路啊!

不止是在自尋死路,而且是差點給家族帶來大災難。

古今往來,像楊逍和百里雪蓉這種事情可不少。

但這數萬萬年來,卻沒有一對戀人成功過,往往都以悲劇而結局。

如果不想連累家族,那關小羽就必須老實一點,找個與他相近的家族結合,這才是大道理。

「扣扣扣!」

就在這時,房間門敲響。

伴隨着輕微的嘎吱聲,方才那個旗袍美女走了進來,沖着楊真、關小羽和吳雨晴三人笑道:「三位客官,你們點的菜已經備好!」

說完,便有另外幾個男服務員端著大小不一的幾個大盆依次走進來。

他們身着統一的藍色服飾,頭上戴着一定白色的廚師帽子,全身上下看上去非常乾淨。

第一個服務員端著一大鍋乳白色的湯底擺放在餐桌上,然後說道:「鮮味虎妖鞭湯,歡迎三位客官品嘗。」

第二個服務員則端著一鍋焦黃色的肉類擺放在餐桌上,然後說道:「現烤虎妖鞭,歡迎三位客官品嘗。」

接着是第三位、第四位。

讓楊真驚訝的是,點菜的時候關小羽分明就只是點了虎妖鞭和虎妖腿,其他的什麼都沒說,但旗袍美女卻直接加工出了好幾種菜肴。

虎妖鞭,有鮮味虎妖鞭湯、現烤虎妖鞭,還有一種爆炒虎妖鞭。

同時,虎妖腿也是如此,有鮮味虎妖腿湯、現烤虎妖腿,還有爆炒虎妖腿。

至於其他的素菜,則比較單一,都是簡單的爆炒之後,便端了上來。

據服務員介紹,這樣炒熟的素菜,才能鎖住其中的靈氣,吃出它最為純正的味道。

這一刻,楊真感覺自己真的是鄉巴佬。

像這樣的大飯館,他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果然,帝都就是帝都,任何東西都是雷州城那個地方比不了的。

整個房間里,立刻飄蕩著一陣陣肉香味兒,完完全全掩蓋了那些素菜的味道。

在關小羽的催促之下,三人入席而坐。

關小羽還讓旗袍美女拿了一壇靈果酒,就著美味的菜肴,三人開始吃起來。

不過吳雨晴作為女生,對各種虎妖鞭十分抗拒,拒絕食用。

其實楊真也是第一次吃這什麼什麼鞭,但在關小羽的逼迫之下,隨便嘗試了一下之後,立刻就愛上了這種味道。

半個時辰之後,三人才酒足飯飽。

關小羽結賬,這一餐飯,竟然花費了足足十萬零六千顆靈石!

楊真直呼太貴。

但是仔細一想,這隻虎妖,那可是元嬰境的虎妖,對於他們三個金丹境的修鍊者來說,有大補之用,如此想來便不覺得很貴。

幾人在包廂里休息了一陣,眼瞅著時間差不多了,楊真才說道:「吃飽喝足,這時間也不早了,要不然咱們先回神機營吧?」

「回啥神機營?」原本靠在椅子上的關小羽突然坐直身體,「除去今天還有兩天時間,這麼早急着返回神機營幹嘛?」

「這不是馬上就要試煉了嗎?」楊真苦笑,「咱們趕緊回去多熟悉熟悉巨靈神,這總歸對咱們的考核會有好處。」

「你呀你!太認真了!」關小羽道,「以你楊真的資質,還怕無法通過考核?」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嘛。」楊真抿嘴笑道。

「別。」關小羽抬手制止,「這帝都城可大著呢!我說了要帶你玩遍整個帝都,那就要說話算話!咱們今兒個只是來到美食街,連這條美食街都還沒有逛完,此時回去真掃興!」

這時,吳雨晴也贊同道:「對啊楊真!考核時間還早,咱們到帝都玩個兩三天怕甚?」

面對這玩心大盛的二人,楊真有些無奈,很想拋開他們自己返回神機營。

但想到自己來到神機營三個多月,也就只是交了這兩個朋友,於是只能作罷。

「好吧好吧!」楊真擺擺手,「那這三天,就任你們安排!」

「那還差不多!」關小羽鬆了口氣,然後起身,叫道,「好了!吃飽喝足!下午咱們繼續!」

對於逛街,女孩子似乎有着天生的喜愛。

吳雨晴當即就蹦起來,拍着手道:「好耶好耶!下午咱們去哪兒?」

「去……」帝都有太多好玩的地方了,三天時間肯定逛不完,關小羽想了片刻,才道,「要不然咱們去斗獸場?」

所謂斗獸場,和擂台有點相似。

只不過擂台是修鍊者挑戰修鍊者的地方,而斗獸場是修鍊者挑戰妖獸的地方。

雖然雷州城沒有斗獸場,但是楊真早就聽說過斗獸場的名號。

作為一個男人,楊真骨子裏也喜歡這種刺激而又血腥的遊戲,正想回話說就去斗獸場。

「不去!」可忽然,吳雨晴打斷道,「斗獸場太血腥了!我不喜歡!」

楊真憋了半天,這才沒有開口。

關小羽則問道:「那你想去哪兒?」

「去……」吳雨晴想了想,「我想去買衣服!要不然,咱們去逛逛『織綉街』?」

「織綉街?」關小羽頓時沒了興緻,「不去不去,我不去,那都是娘們兒喜歡的地方,就是織布、刺繡的地方,我和楊真兩個大老爺們去那裏作甚?」

吳雨晴不服了:「誰說織綉街只能是女人逛的地方了?你們不用穿衣服嗎?你們從來都不買衣服的嗎?你們……」

「等等!」忽然,楊真打斷了吳雨晴,看向關小羽,「你剛才說織綉街是幹嘛的地方?」

「我?」關小羽想都沒想,就道,「那是賣衣服的地方啊,怎麼了?」

「不是,你把剛才說的那句話再說一遍!」楊真催促道。

「我,我剛才說什麼了啊?」關小羽皺起眉頭,但發現楊真的眼神非常認真,於是才回憶了一下,說道,「剛才我好像說,織綉街?不去不去,我不去,那都是娘們兒喜歡的地方,就是織布、刺繡的地方,我……」

「夠了!」楊真打斷關小羽,臉上立刻露出了一抹欣喜。

是的!

剛才,楊真就抓住了關小羽這句話中最重要的兩個字……刺繡!

因為楊真的母親,就是以為綉娘!

而看見楊真如此激動,關小羽和吳雨晴都是不解,前者問道:「楊真,咋了?」

楊真興奮道:「關兄,你記不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我母親也在帝都?」

被楊真這麼一提醒,關小羽也恍然大悟。

當初他和楊真剛剛認識的時候,楊真就說想去帝都找他母親,也說過他母親是一位綉娘。

「呀!我倒是把這件事給忘記了。」關小羽猛地拍了一下額頭,「那下午,咱們就去織綉街,一邊逛街,一邊幫你找母親?」

「好!」楊真滿心歡喜。

「那還杵著幹嘛?走啊!」關小羽催促道。

說罷,拉着楊真快速走出包廂。

吳雨晴苦笑一聲,只能快速跟上。

只是楊真不知道的是,他母親雪蓉,壓根就沒有來帝都。

他的這趟『織綉街之旅』,註定是無功而返。

接下來的三天時間,楊真領着關小羽和吳雨晴,在織綉街來來回回逛了一遍又一遍。

他們問了許多人、打聽了許多人,但仍舊沒有人聽說過『芸娘針綉坊』這個店鋪,也沒有聽說過『雪蓉綉娘』的名號。

這些天,他們沒有去美食街。

餓了就到附近的小攤上將就一下,累了就到最近的客棧講究一宿。

時間匆匆。

第四日。

清晨。

天微微亮,太陽還未升起。

楊真就已經站在客棧的窗戶旁,眺望着前方的織綉街,滿面愁容。

找了兩天半,他們什麼都沒有找到。

對於目前的刺繡活兒,楊真很有自信。

目前的刺繡那是一絕!

別說是在雷州城,即便是在帝都這個地方,也肯定是數一數二。

所以楊真斷定,母親的名聲,肯定會有很多人知道。

除非,母親不在帝都!

如果母親不在帝都,那又會去哪兒了呢?

「扣扣扣!」

就在楊真滿腦子都是疑問時,房門被敲響。

「楊真,醒了沒?」

門外,傳來關小羽那熟悉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