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牧就那樣靜靜的站立在哪兒,很久,很久。

知道從元神感知中再也感知不到汝清顏的靈氣波動后,才算作罷!

……

「警報,警報!」

「大荒,提前陷入歸墟,請宿主儘快脫離,請宿主儘快脫離!」

急促的警報聲突兀地響起,與此同時蘇牧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腳下的太虛山核心界域正在緩緩上升,雖然很慢但的確是在向著天外天飛去。

「究竟是怎麼回事?」

混沌梭回答道:「靈氣的極具損耗造成了大荒提前陷入歸墟,宿主現在修為境界已經達到虛空旅行級別,請儘快前往天外天!」

該走了,他本以為還有二十年的時間,卻沒想到會如此之快!

從教祖降臨太虛山聖地的時候他就應該猜到的,不問世事的教祖又怎麼會因為兩名弟子的糾葛,而履步凡塵呢?

放眼望去被遮掩起來的大道毫無遺漏的展現在修行者的眼前,這或許是大荒陷入歸墟前留給修行者的最後禮物!

大道至公,至正!

天道無情,故能一次又一次地渡過歸墟!

一次又一次地孕育出教祖,大羅仙家等能夠追星逐月,移山填海的大修行者!

山河倒灌,靈脈崩毀,除卻正在超脫大荒的仙宗聖地之外,其餘存有靈脈的仙家福地內,噴涌的地火直入天幕!

修為高深的散學修士修為快速的衰敗,如果說普通修行者是魚兒,那麼大荒就是水。

魚兒離開水,怎麼能夠存活!

普通修行者離開大荒又如何能夠存活!

大荒各處正在超脫的修行者盡數伏地向南叩拜不已,天道無情因其對萬物有情!

所以這一拜,天道當得!

世界歸墟靈氣不存這是針對修行者的劫難,雖然教祖以及大羅仙家已經在儘力拖延歸墟到來的時間,但這一天終究還是到來了。

相較於仙家福地的悲慘之狀,世俗間的名山大川依舊保存完好!

或許有一天大荒也會重新煥發新的生機吧!

……

……

思過崖頂莫道人看著逐漸走上崖頂地蘇牧說道:「蘇師侄你該走了,馬上就到天外天了,太虛山要回家了!」

看著荒涼地域外星斗莫道人又一次說道:「生而知之,蘇師侄願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家鄉!」

蘇牧作揖行禮說道:「多謝莫師叔吉言,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咱們虛空再見!」

有時候一旦離開又哪兒還會有什麼再見,尤其是在茫茫的虛空之中。

「去吧!去吧!」

莫道人知道此次一別,今後在難以相見。

蘇牧轉身身化虹光朝著域外星斗飛去,在哪兒有大荒世界的世界胎膜!

出去之後便是茫茫的虛空,哪裡有著諸天萬界,蘇牧的歸家之路將從此開始。

在天幕與星斗交織的那一片界限內,無數道虹光劃破了寧靜的夜幕!

每一道虹光都代表了一個大修行者,都代表了一個生而知之的人。

……

蘇牧身化虹光穿過了域外星斗,穿過了那層世界胎膜!

世界之外一片混沌,是為虛空,其中有無數地世界隱藏其中,不過若是沒有星圖很難找到!

所以看上去滿目的荒涼!

他看著虛空中緩緩流動地氣流,那很危險至少對於不朽金仙以及世界境界之下地修行者來說很危險!

「再見,大荒!再見,太虛山!」

一方小千世界出現在虛空之中,將蘇牧籠罩進去!

小千世界的世界胎膜不斷地吸收著混沌氣息壯大自己,在這裡沒有時間與空間的存在,過去與未來在這裡詭異的交織在一起。

所以未成就元神真人之境界根本難以在此地存活!

世界之內蘇牧站在龐大的混沌梭前問道:「混沌梭檢索離我們最遠的時空坐標!規避平行時空直接前往真實的大千世界!」

「指令輸入成功,開始執行!」

「目標,已知最遠的大千世界!」

機械合成音不斷地響徹在小千世界之內,這方萬里方圓的世界就是蘇牧敢於遨遊諸天萬界的倚靠所在!

這方世界就是他修了三百多年的大道,上善若水的道!

虛空中閃過一道光華,那是蘇牧的小千世界,向前急速飛行產生的光影!

在沒有時間概念的虛空,尋找著下一個可供停靠的落腳點!

或許在新的世界,也會發生新的故事也說不定!

……

…… 「抱歉……那個抓的俘虜死了,她似乎是嘴裡藏有毒藥,在跟你通話后,很快就死了,我也沒救下了。」

奧爾加瑪麗老老實實的跪坐在墊子上,頭頂的貓耳下垂,一幅很失落的樣子。

她覺得自己任務完成的不行,第一次被羅恩需要,交代的任務沒有完成的最好。

「已經很完美了,那個俘虜根本就不重要……屍體處理下就得了。」

衛宮切嗣都死了,久遠舞彌留著也沒用,本身就要被斬草除根,她自己自殺,也省的功夫。

「這樣嗎……」

奧爾加瑪麗點了點頭,頭頂的耳朵也豎了起來,微微顫動,顯得十分可愛。

「對了……」

羅恩看了一眼小提媽。

「咿咿呀呀……」

小提媽一甩,一層黑泥形成了一道簾幕,梅莉被從簾幕里甩了出來。

梅莉被以團成團的姿勢,圓潤的與地面接觸之間,頭撞到牆,停了下來。

「啊~好痛啊!羅恩……」

梅莉雙手抱頭,眼角含淚,鴨子坐姿勢坐在地上,呈現了一幅讓人很想欺負的樣子。

「喂!你沒把莉莉怎樣吧?」

「怎樣?嘶溜~~」羅恩做出了一個舔嘴唇的回味表情,若有其事的說道:「不虧是大名鼎鼎的亞瑟王,很潤~~」

「切,少騙人了,我都知道了……」

梅莉只是順嘴一問,其實她通過千里眼也都看到了。

「呵呵~~」

羅恩突然冷笑一下,他若有所思的對梅莉問道:「我記得你是可以看到未來對吧!你說你看到了我的未來……你的未來呢?」

「之前不是說過嗎?你是救世主,我是你妻……」

此刻,梅莉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

「梅莉,猜猜你接下來的未來?你的莉莉我現在不知道潤不潤,但是我一會兒說不定會知道你潤不潤哦~~」

「額……羅恩…Master……我們是朋友不是嗎?你怎麼會對朋友……」

「什麼時候,我說咱們的朋友關係是正經朋友了?」

「!!!還……還有不正經的?……」

有沒有梅莉當然是最清楚了,但是這時候哪敢呀……

「知道象棋嗎?那個隔山打牛的友,懂嗎?」

「額……」

其實羅恩也就是在跟梅莉開一些惡劣的玩笑而已,而梅莉也知道,這就是他們之間的相處方式。

畢竟,雖然羅恩……卑鄙、流氓、lsp,在時鐘塔當村霸,對於肯尼斯有時候也會有「要不幹脆乾死」算逑的想法。

但是,他其實是個好人,額……準確說,是個有原則的人。

比如說……不會去強迫女性。

主要是強迫沒什麼意思,畢竟以羅恩的實力,想要硬來,那全世界都能肆意,並且光是血脈這一條,放出話來,有的是魔術家族送自己閨女來。

什麼樣的平台,有著什麼樣的追求,羅恩對於另一半們?的要求,就是在好看的軀殼之上,也要有有趣的靈魂。

當然,對於這個沒節操的比,隨時可以不注重有趣的靈魂……

他堅信著某句名言:男人好色有什麼錯?

面對羅恩與梅莉的互動,奧爾加瑪麗已經有些習慣了。

羅恩也不說真的要對梅莉做什麼,也沒必要去特意避著奧爾加瑪麗。

真要去做什麼的話,也沒必要了,完全可以一起嘛!

奧爾加瑪麗看著羅恩出神,不知道為什麼,她現在覺得羅恩莫名其妙的順眼,令人心醉。

而梅莉已經知道了原因……

「這是……女難之相……」

梅莉知道了羅恩把芬恩當成養料分解消化了,但是沒想到羅恩居然也有了這樣的概念性質。

羅恩因為華美的外表,所以命犯桃花。

這並不只是芬恩概念的功勞,而是羅恩本身就有,主要是羅恩自身的力量,只是芬恩的概念將其徹底激活,且結合了羅恩本身金星的特點「藝術」,蛻變了。

形成了一種,近乎於規則級的詛咒。

就連梅莉本身也不自覺的被羅恩吸引。

不對,有些能力對於弱者來說的確是詛咒,但是對於強者而言,就是祝福。

「原來如此……」

梅莉大約猜到了為什麼之前愛麗絲菲爾與阿爾托莉雅的表現會稍微有些過激了。

感情是被美色迷了眼……

這不是一般的力量,是一種近乎於影響因果的力量。

它會讓羅恩更容易產生艷遇,令故事發展更容易達成「美滿」。

而這力量最可怕的是……雖然這些事件理論上來說,都是類似於人為的,但是在這些事件中所積累的感情不是假的。

因為就連羅恩自身也無法掌控事件的發生,有了經歷,理所當然會產生相對應的感情。

這力量羅恩現在甚至不知道,也就是梅莉有著那世外觀測命運的心境,才能看出。

而當局者,反而不自知。

就像是芬恩自己,他那註定的桃花運,他自己都不知道。

而梅莉又能看清楚多久呢?

當千里眼ex,也就是能夠看透命運者入世之後,她所觀測的世間命運還准嗎?

即使是她刻意去契合,但是心態與細節終究不可能完全一致,終究會失去同步。

那時候……看不透命運的她,又是否能夠意識得到自己也身陷局中?

又或者……她現在本身,就已經身陷局中,但是卻依舊尚不自知,反而自以為是,得意洋洋?

「今天晚上,想要吃什麼?」

奧爾加瑪麗溫柔的看著羅恩,自從來到了這邊,她開始變得很少發脾氣。

不是因為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