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州東路以南,麻徑港以東,緊挨著知名小區四季香榭。

要說關於影視和娛樂公司,大多數不是在苝京就是在上嗨。還有一些為了可以合理避稅的都開在邊緣省份,比如著名的霍爾果斯。

在類似嗨寧這樣的縣級市有影視製作公司,本地人都沒印象。雖然嘉.興是文化之鄉,名人輩出。

比如徐志摩,比如查良鏞,比如錢君匋等等。

韓錯在這裡六年了,從最遠的黑龍姜到這裡。他有點迷信,因為三十年歲之前他一事無成,14年到這裡就成就他人生高光時刻。

所以一直沒走。

他以為自己最後的事業終結也會是這裡,但是一個留言和邀約讓他似乎有了可以走在人生分岔口的機會。

而此刻韓錯坐在馬路對面就能看到那家新銳影視公司。

忠國(折江)影視產業國際合作實驗區基地。

嗨寧市影視科創中心16樓。

這是龍辰給他的地址,號稱實驗區基地,但這裡目前也就這一家影視公司。韓錯想著除了離上嗨近,這裡似乎沒有任何開影視公司的優勢。或許也有什麼合理避稅和正府支持?他不知道,也沒興趣了解。

在龍辰留下這個地址就真的說到做到果斷把韓錯拉黑了。

幾年前他成績好龍辰邀請他的時候,不但用一個美女製片的靚圖勾引他,還讓他去苝京工作。可是現在韓錯落魄了,他直接表示要去就只能在嗨寧當地的孤零零一家娛樂公司,或者說分公司應聘。

約好的時間是第二天下午兩點,可是韓錯在早上九點就抵達這裡。不是為了熟悉路線,只是為了獃獃看著肉眼可見在實驗區基地孤零零就這麼一家三層樓的影視公司。

煙不離手,但沒怎麼吸,都是風乾的。

他在這想了一上午,看著影視公司發獃。沒多少人進進出出,即便有也都是二十三四歲二十四五歲的男人女人。

說說笑笑,或者開車或者騎著電動車。

韓錯感覺那彷彿已經和他是兩個世界一般,但是距離他進入那個世界只是下午兩點的時候他要不要走進這家影視公司。

從宅了十年的自我世界,回歸現實。

「嘶~」

「呼~」

吸了一口,進肺再出來。

彈彈煙灰,已經燒沒了。丟到地上踩在腳下,韓錯繼續發獃。

那一段不短不長但或許對人生最重要的十年,他在回想。

如果說得知龍辰告知是他舉報韓錯書被404這個消息之前,他雖然頹廢有點喪還憋著一鼓勁,但當他告知自己這件事又邀請他來做編劇的時候,他卻好像瞬間輕鬆了。

不是因為解脫,是因為一無所有,是因為那一刻,他真的認輸了。

不用非得死才可以蓋棺定論,此刻他已經輸得徹底。

他為什麼變成這麼一個loser?

不看周圍,他群里的書友可以對比。

同樣36歲的年紀,他們有房有車有事業了,甚至有了家庭有了孩子,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上養老下養小,在公司是頂樑柱。中高層或自己就是老闆。

可他呢?

的確永遠25歲,他的心態,他的心智,他的能力,也定格在那。

沒車沒房,沒女朋友,沒結婚,沒孩子,沒錢。

現在連事業也沒了。

這還不是最可悲的,如果是命運的不公他還可以把鍋扣在時運不濟上。

但是這鍋他甩不掉,他走到今天,回想一切,原來都是自己造成的。多少人勸他上班也可以寫書不耽誤,他借口自己做不到一心二用而沒去,那時候又迷信自己的成績和實力,賺錢也夠花。

從來沒為以後打算過。

也沒有學一個技能,再考一個文憑。

有時間學車他不學,有時間減肥他不減,有時間做任何事他都不做,就在家宅著。

到了今天,一敗塗地。

鍋甩不出去,老天都帶不動他。

可他或許真是老了,或許真是慫了,或許真的被磨平稜角了。

他一夜沒睡早上又早早來這裡坐了一上午。

很累很困很疲憊,卻莫名亢奮,似乎又能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

「鈴鈴鈴鈴鈴~~」

這當然不是心跳聲,是他手機定得鬧鐘。

拿起關掉,2020年3月20日下午13:50,星期五。上個月他剛過完36周歲生日,今年也是他本命年。年輕時候算虛歲,希望更大。現在就算周歲了,希望可以更年輕。

此刻他來到這裡。

是進是退,前面不是一條普通的馬路,或許就是他人生的分叉口。

10分鐘不是用來讓他選擇,可能只是讓他徹底明白他沒有選擇。退回去已經沒有希望,往前邁一步或許也不會成功,但還能有點懸念……嗎?

「呲~」

用鞋踩滅煙頭,一個一個撿起,丟進垃圾箱。

濕巾擦擦手,嚼了兩粒口香糖。

13:55分的時候,韓錯將口香糖吐掉,用力揉揉臉,整理普通但還算得體的衣服,邁步走向馬路對面。

就當這5分鐘身體不受大腦控制,只要走進去見到人,他也就等於被動做出了選擇。

或許沒人能理解他邁出這一步為什麼這麼矯情和糾結。

但那也都不重要了。

——

「踏~踏~踏~」

一步一步上台階,好像每一步都能卡到心跳聲的點。

直到二樓拐角透明落地玻璃門旁邊的前台,一個女孩坐在那裡低頭。韓錯深呼吸,他似乎已經有點社交障礙了。卻還是下意識開口:「你好……」

「嚇我一跳!!」

女孩突然拍著心口抬頭,略微帶著埋怨和不太好的臉色看著他,但語氣還是保持禮貌:「你好,請問找誰?」

韓錯有點不自然:「我是來……應聘編劇的。」

女孩一愣,低頭看看日程表:「姓名是……」

「韓錯。」

果然人一旦和人交流並且具體做事的時候,就不會有那麼多胡思亂想了。

站在不遠處等待女孩,女孩拿起旁邊的電話,接通后開口:「喂?金秋嗎?這有一位應聘編劇的,叫韓錯……」

對面說了什麼,女孩掛斷看著韓錯:「稍等。」

韓錯道謝等待。

大概一分鐘,一個樣貌清秀高挑的二十八九歲女孩走出來。

用門卡在裡面刷了一下,門咔嚓一響,她推開卻沒出來,打量韓錯:「應聘編劇?」

韓錯點頭:「是……」

「進來吧。」

韓錯進去瞬間感覺裡面很暖和的同時還有一些男女說話聲傳來。

「這個要給宋經理吧?」

「趙總急著要的。」

「你幫我複印一下唄?」

「自己去,我忙著呢。」

「忙?都沒轉正呢,那麼積極幹什麼?」

「別想美事了,你實習資格都沒有。」

「明天下午……」

「過來吧。」

韓錯沒再注意聽,那位女孩已經領著他來到辦公區。

一大片辦公桌整齊又繁雜。

韓錯不誇張的說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一個房間,從入口看到盡頭他是近視,居然看著模糊。

不過好在就是公司大門進去第一塊工作區左邊,兩排五張桌子,一共五個人,都是二十多歲的男女,看著穿著打扮就充滿青春氣息。

一個個都好奇看著他,然後交頭接耳。

「這誰啊?」

「應聘?」

「看起來不得三十多了?」

「是跳槽過來的?」

「編劇?!」

「金姐領著的。」

「應聘編劇?」

「那誰不是剛走沒多久嗎?」

「沒錢拿都有人來?」

「看明星啊?」

「兒童劇你能看到明星?」

「童星,未來的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