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就死吧,至少是木葉的英雄,不能去雲隱當狗熊!

身後的雲忍發覺了這一點,同樣加快速度追去,這是唯一的戰利品了,絕對不能丟掉。

一追一逃間,帶土竟然不知不覺來到了懸崖邊,其中有他潛力爆發的原因,也有榊原透給雲忍使的絆子,總之是趕到了。

轟鳴聲就是水聲,下方湍急的水流讓人望而生畏。

這樣的高度,即使是忍者也不一定能活下來,別說是一個小鬼了。

沒等眾人反應,帶土毅然決然地跳了下去,這樣決絕的態度讓他們猶豫起來。

有人湊近往下看去,「這樣的高度很難活下來了吧,早知道應該把寫輪眼先留下來。」

「或許艾大人的身體能扛下來。」

「時間有點來不及了啊。」

就在沒人拿主意的時候,艾這時候趕到了,他衣服破爛,光着膀子。

他身上雖沒有傷,看起來卻十分狼狽。

「你們在做什麼,先別管那個小鬼了,白牙那個瘋子追上來了!」

一說這話大家可就都不困了,白牙那傢伙就是帶着獠牙野獸,刀刀致命,真的兇殘至極。

經此一役,雲隱都被打怕了。

榊原透就站在懸崖邊,饒有興味地看着眾人,「朔茂前輩果然靠譜,我也該去找帶土了,時間不等人。」

他把人皮面具揭下來,對着艾笑着擺擺手,縱身躍下懸崖。

艾嗔目欲裂,瞬間閃現過來,拿起地上的臉皮猛地捏緊。

這傢伙真當他不存在,竟然都追到這裏來了,還用他下屬的臉皮偽裝,真是太囂張了!

但除了艾以外,其他人都沒看到這一幕,在別人眼裏就是艾又突然發脾氣了。

「那個逃跑的黑髮小鬼叫什麼?」

下屬怯生生地說道,「宇智波帶土。」

艾平復下怒氣,「不是這個,我說的是之前逃走的那個!」

「哦,他沒說。」

……

「這也太難為人了,我又不是在水中活動的類型,如果被巨石砸住就好辦了。」

白絕把帶土拖上岸邊,抱怨完后陷入了沉思。

就這樣直接帶回去呢,還是先做個人工呼吸再說。

在他打算怎麼把帶土打包時,一道鎖鏈突然貫穿了他的身體,尖刺的一端牢牢地釘在了地上。

白絕拉了下身上的鎖鏈,「這不是金剛封鎖嗎,雖然細了很多,但還挺有壓制力的。」

他好像沒辦法施展蜉蝣之術了,還是封印術最詭異了,不過,這個鎖鏈全忍界也幾個會用的。

白絕面露驚恐,也就是說那個嚇人的傢伙來了!

風間,不不,是榊原透!他沒來得及彙報任務呢!

「可是讓我好找啊。」

榊原透踏着水走過來,隨手將打濕的頭髮捋腦後。

額間的陰封印全開,黑色的紋樣遍佈全身,纖細的金剛封鎖沒有減弱的意思,反而又分出一道鐵鏈纏住了絕的身體。

白絕完全後悔了,他為什麼不再仔細觀察下再現身呢。

這傢伙就是惡鬼! 「殺!」

林誠怒吼一聲,提着長槍沖向了不遠處的一個牛錄額真。

鐺!

遭到突襲的牛錄額真也不驚慌,提起長刀擋住了林誠的一刺,然後捨棄了自己的坐騎,沖入了人群中,他只是七品武者,根本不是林誠這個四品的對手,硬扛只是找死!

另一邊,一個白虎百戶被另外一個固山額真布達喇一槍捅了個對穿!

「殺了他!」

被捅穿了肚子的方楷不退反進,猛地一撲,直接將布達喇牢牢纏住!

而和方楷一起纏住布達喇的其他白虎軍百戶也沒遲疑,紛紛襲向布達喇。

布達喇也沒有想到方楷會這麼不要命,只能棄了手中的長槍,一拳將方楷轟飛。

只是丟了趁手的兵器,布達喇戰力驟降,瞬間便落入了下風,被斬殺也只是遲早的事情!

而半空中,皇太極和曹毅的戰鬥也是一邊倒的局面,皇太極手中的長槍已經佈滿了坑坑窪窪的劍痕,最深的劍痕幾乎有長槍的三分之一。

「爆!」

下方戰場的局勢,皇太極也看在眼裏,眼中閃過了一抹厲色,將手中的長槍投向了曹毅,同時怒喝一聲,靠近了曹毅的長槍瞬間炸開!

一直溫養在丹田中,與自己心神合一的長槍自爆,皇太極雖然早有防範,但也是臉色蒼白。

不過皇太極也沒有遲疑,趁曹毅被自爆纏住的瞬間,燃燒了自己的精血、壽命,連神魂上泛著淡淡的紅光。

擋住了皇太極自爆的長槍后,曹毅也看到了渾身血霧沸騰的皇太極。

不過曹毅並沒有在意,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皇太極通過軍陣之力的加持,已經達到了一品戰力的層次,哪怕通過燃燒精血提升戰力,提升的幅度也有限,還會因為精血燃燒過度而陷入虛弱的狀態,得不償失罷了。

「死!」

皇太極重新取出一柄寶器長槍,只不過遠不如他一直蘊養的那一柄長槍。

看着毫髮未傷的曹毅,皇太極心中一沉,他又何嘗不知燃燒精血神魂也提升不了多少,不過他也沒得選,現在八旗騎兵已經出現頹勢,等到潰敗,他連放手一博的機會都沒有。

兩人再度戰在了一起,只不過燃燒了精血神魂的皇太極出手變得極為狠辣,幾乎招招以命相搏,哪怕曹毅的實力比他強,一時之間也只能且戰且退。

而此時,隨着布達喇被斬殺,下方戰場的局勢也逐漸明朗,一群騰出手的五品高手,其殺傷力可謂驚人,幾乎是衝到哪裏,哪裏便是血雨腥風,幾乎一招就有數十人傷亡,勝利的天秤朝着白虎騎兵的方向傾斜!

半空中,皇太極也察覺到了加持在自己身上的軍陣之力開始潰散,心中不禁暗嘆。

對於這個結果,他在出城之前便已經有了預料,畢竟曹毅不會那麼傻,沒有足夠的實力,又怎麼敢來圍赫圖阿拉城。

只不過皇太極覺得自己還是接受不了這個現實,女真八旗壓着明人打了這麼久,居然三萬打兩萬都還能打輸,八旗什麼時候這麼廢了!

不過很快崩潰速度越來越快的軍陣之力時刻提醒著皇太極,該逃了,再不逃的話,恐怕連逃的機會都沒有了。

就在這時候,皇太極只覺得一股令他毛骨悚然的致命危險感覺從他背後傳來。

皇太極還沒來得及反應,只覺得後背一涼,一截劍尖出現在自己的心口的位置,同時一股強橫的罡氣瞬間爆發,皇太極只覺得自己全身的經脈和器官都已經被完全摧毀了。

皇太極艱難地扭頭看向身後,便看到曹毅已經抽身後退,手中長劍上的鮮血是那樣的刺眼。

不過皇太極也來不及有什麼想法,便一頭栽下了地面,燃燒了精血和神魂,皇太極的生命本就處於崩潰的邊緣,再加上這麼嚴重的致命傷,哪怕皇太極是三品武者,也無法繼續支撐。

「旗主死了!」

「快逃啊!」

有八旗兵驚恐地喊道。

一時間,本就在苦苦支撐的八旗兵們瞬間崩潰,對於所有八旗兵們來說,兩個最強的固山額真戰死,支撐他們繼續戰鬥的,正是在半空壓着曹毅打的皇太極,無論局勢再艱難,只要皇太極贏了,一切都還有希望,現在皇太極一死,八旗兵們頓時失去了繼續戰鬥的信念。

「殺!」

林誠趁機大吼一聲,身先士卒地追向潰逃的八旗兵們。

面對白虎騎兵的追殺,慌不擇路的八旗兵們本能地朝着赫圖阿拉逃去。

然而五十里的距離卻是如同生死的天塹,當八旗兵們艱難地逃到赫圖阿拉城下時,只剩下不到兩千人。

除了一小部分靈活的八旗兵逃向了其它方向,撿回了一條命,其他的八旗兵都成為了白虎騎兵們的刀下亡魂!

「射!」

看到逼近了城牆的白虎騎兵,佟佳·扈爾漢大聲吼道。

叮!

叮!

叮!

利箭射在白虎騎兵的鎧甲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只是經過軍陣之力的削減,箭矢早已無法威脅到白虎騎兵們,只有城牆上的強弩和一些入品高手射出的劍矢才能夠威脅到白虎騎兵。

「皇太極已死,速速開門投降!」

高空中,曹毅提着皇太極的頭顱,高聲喊道,聲音瞬間響徹整個赫圖阿拉。

聽到曹毅的話,城牆上的女真士卒們頓時陷入了驚恐之中,士氣低落,對於所有人來說,皇太極是努爾哈赤留下的監國貝勒,還帶着三萬八旗精銳,連皇太極都死了,他們更不可能擋得住曹毅!

「攻城!」

察覺到女真士卒的士氣低落,曹毅怒吼道,同時直衝佟佳·扈爾漢所在的位置,這是軍陣之力匯聚的中心。

剛一踏上城牆,曹毅便感受到了一股壓制之力,實力瞬間被壓制了不少,只能發揮出三品巔峰的實力。

曹毅也清楚,這是軍陣之力的壓制,普通士兵的數量達到一萬便可佈置軍陣,這個程度的軍陣可壓制上品強者一個品階,實力越弱,壓製得越多!

而數量達到十萬,便可壓制兩個品階,哪怕半聖也得被壓制一個品階,每多十萬,壓制力便會強上一個層次,一旦數量達到百萬,就是聖級的至強者也會被壓制到三品的程度。

7017k 在帶來山谷中挖靈石礦的上百練氣期弟子當中,便有三五十人提供了自己知道的寶地,即便有的事重複的,也有將近五十之多。

這讓顧長生和一眾長老都面露喜色。

即便這四五十個寶地中真正的寶地可能還不到三分之一,而價值大的寶地在這三分之一中有三分一便不錯了。

可即便如此面對雲口峰來說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同時,之中長老好像能看到,在不久的將來,雲口峰會在峰主顧長生的帶領之下,將雲口峰發展成七煞宗的第一峰。

這個時候,一眾長老才對顧長生之前說的千金買馬骨的舉動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一天後,顧長生和八大築基期長老將所有練氣期弟子著急起來。

「大家好,昨天咱們大家聽說發現獎勵給發現這次靈石礦的四名弟子獎勵后,大家都踴躍的將自己所知道可能存在寶物之地上報了各個長老,我這裡便是從各個長老那裡匯總的將近五十個寶地的名單,我會讓咱們雲口峰的長老帶隊去一一勘察,只要發現有價值的寶物,便會獎勵給提供消息這十分之一的靈石。」

「不過由於這次大家太積極的緣故,有小部分上報的寶地有重複,我們長老也分辨不了誰先誰后,便只能讓你們平分這十分之一的獎勵。」

「但這種情況只是暫時的,等以後隨著我們雲口峰長老逐漸探查完這些你們上報的將近五十個寶地,即便有上報的也只會越來越少,出現同時上報一個寶地的情況應該不多。」

「並且我宣布,以後凡是練氣期弟子上報的這些寶地所獲的寶物,我們雲口峰都會用在雲口峰建設上,如給練氣期弟子和築基期弟子發放每月的靈石,改善或增加咱們雲口峰上下的實力,並且每一筆開銷都會透明,到時候我會在咱們藏書閣建立一個專門放置賬本的地方,可以供本峰弟子隨意閱覽。」

「現在我就可以先說下這次發現五級小型靈石礦的開銷,當前主要有三方面的開銷,一是獎勵發現靈石礦四名弟子十分之一的靈石,每人一千五,先發五百,等突破築基期時或成為築基期長老之後,再將剩餘靈石一千靈石一次性給他們。」

「二是你們這些派來挖礦的上百練氣期弟子,每人開雙倍月薪的話,越四千靈石左右的樣子。」

「三是此次開採靈石礦的時間約兩到三個月,因為地理位置敏感的原因,我會將八大築基期長老在這裡鎮守,所以會拿出五千靈石讓他們分下,這算是他們的辛苦費。」

「最後,我等下便會返回宗門,並且是帶著你們提供的五十個寶地回去,儘快讓雲口峰上的築基期長老帶隊前往探查,一有發現,我便會通知那些提供寶地的練氣期弟子。」

「所以,如果還向上報寶地的弟子就得抓緊了,如果等我回去后,給咱們雲口峰上剩餘的五百弟子一說,他們肯定會上報更多的寶地,到時候一旦有重複的,便只能算第一個上報之人,所以大家還有寶地沒有上報的就要抓緊時間了。」

「同時我在這裡聲明,我並不會強迫大家將自己知道的寶地上報給雲口峰,說不定以後你就有那個實力,親自去探索,在冒一定危險的情況下,說不定便能獲得百分之百的寶地寶物也說不定,所以咱們雲口峰的這次上報寶地原則全憑自願。」

「好了,我要說的就這麼多,大家散了吧!」

果然,在顧長生說完這番話后,又有十幾個練氣期弟子前來上報寶地,並且大多還都是和之前四五十個不重複的寶地,這讓顧長生和一眾長老又開心的樂不攏嘴。

之後,顧長生在這裡沒事,便考別一眾長老后,就返回了咱們。

中間當然是放出金眼巨鷹坐騎,否則光御劍飛行太累,也太消耗法力。

一個人,在讓金眼巨鷹快速趕路之下,不到一炷香便趕回了宗門駐地的雲口峰上。

此時,和黃戰天喝醉的酒瘋子已經清醒,第一時間就問起了這次去探查靈石礦的結果。

在聽說發現一座五級小型靈石礦時,便高興的大笑起來。

於此同時。

又開心的拿出腰間的酒葫蘆,灌了兩口靈酒。

「好!好!好!」

不知道是在說靈酒好,還是在說發現五級小型靈石礦好。

不過。

之後聽到顧長生瞬間就因為獎勵發現弟子,將上百採礦弟子的月薪翻倍,又給了築基期長老沒人六百或八百的辛苦費,五萬靈石還沒有開採到手,便被其花掉了一萬多,便有些心疼。

感覺顧長生花錢太大手大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