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如木易所料,王明已經好了。

「你一個廢武魂,就算在努力冥想,也成不了強大的魂師,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看到木易冥想了一夜,王明冷嘲熱諷道。

廢武魂由於武魂既不能戰鬥又不能輔助,所以就算成為了魂師,也是沒有戰鬥力的魂師,而沒有戰鬥力的魂師,和他這種沒有屬性的武魂魂師一樣,成就有限,成不了強大的魂師。

「是嗎!」

木易淡然一笑,毫不在意王明的冷嘲熱諷。別說他的武魂不是廢武魂,就算是,憑藉前世的法術神通,他也能在這個世界成為一名真正的強者。

「哼,王二我可是你親舅舅,昨天晚上竟然扶都不扶我一下,你太讓我失望了。我現在雖然離開了木家,但是也只是暫時,用不了多久,我還會回去。你這個沒良心的,我以後就當沒有你這個侄子……」

譏諷完木易,王明又將一肚子氣發泄到王二身上,而王二自始至終都沒有說話,任由王明對着他咆哮。

也不知道罵了多久,王明罵累了,而王二還是無動於衷,這讓王明又憤怒又覺得不可思議,畢竟王明可是他的侄子啊!

「你小子等著!」

王明無可奈何,只能一個人鑽進車廂。

「哼!」

木易冷哼一聲,上了馬車然後示意王二走人。

就這樣,一行三人繼續上路。眾人都拿到食物之後坐到各自的床上開始吃,這時候崔大今握著摺疊刀一屁股坐在了齊跡的床上,此時和齊跡在一起的埃迪還有懲罰者紛紛看向了這個滿臉猥瑣笑容的男人。

「聽着,剛才的事情只要你們幫老子舔舔**老子就能饒了你們,要不然老子能給你們身上留點東西。」崔大今說話時,他的『小弟』們也陸陸續

《死侍的無限之旅》二百五十一章這和我看過的不一樣啊! 羅易站在辦公室門口,看見何塞特別的生氣,有點怒不可遏,正在和律所的老大正在爭辯着什麼。

羅易默默的站在門口,進去也不是,走也不是,正在猶豫。

屋內羅檳往外邊看了一眼,就看到了門口的羅易,朝着羅易的方向擺了擺手,示意羅易可以進來。

「封老大,這個就是我給您介紹的我的弟弟,羅易,今天來咱們律所來報道」羅檳待羅易走了進來,朝着全璟律所的老大封印介紹到。

何塞聽見介紹更加生氣了,本來走到封印辦公室是想要反應這個問題的,但是聽到封印打算把任曉年的案子交給羅檳,就感到特別的生氣,當場就吵了起來,也就忘記這回事了,現在正主直接出現的自己的面前,何塞打算藉機發揮。

「羅易是吧,你是羅律師的弟弟吧。我是助理律師部的主管何塞律師,全璟所有的助理律師都要接受我的管理監督。我們全璟律師事務所可是魔都最好的律師事務所之一,我最討厭濫竽充數的人,既然走後門進來了,就要努力工作!!」何塞毫不客氣的懟了幾句。

羅易本想反駁幾句,但是想到剛進來就懟上司,有點不太好,先稍微忍一下,畢竟當着律所老大的面前,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就不給自己便宜親哥添麻煩了。

可羅檳不是忍氣吞聲的主,「什麼走後門,羅易是封老大正式的接受進來的,完全符合招聘標準,並且我的助理律師也不用別的律師來管,羅易可不用麻煩何塞大律師來操心,還是想想怎麼維持大客戶吧!」

「你….你」何塞半天沒有說出話,雖然他不喜歡任曉年,但不可否認的是全璟的大客戶在他的手裏搞砸了,為全璟帶來了很大的損失。

「好了何塞,羅檳你也少說兩句吧。我說一下,羅易是ZG政法大學的碩士研究生,已經通過了司法考試,取得了律師從業資格,完全符合我們全璟的招聘標準,舉賢不避親嘛,也是感謝羅檳律師能為律所引進這麼優秀的人才,如果何塞律師,有同樣的人選的話,也可以引進嘛。」作為律所的主任,需要的不僅僅是專業能力,有時候和稀泥的能力也是很重要的。

何塞見老大這麼說了,也沒說什麼,直接離開了,朝着助理律師工作區走去,看能不能找到哪個倒霉鬼,然後痛罵一通。

「好了羅檳,你去忙吧!小易是吧,好好努力,不要辜負你哥的期待!去吧,去吧。」封印走過來,拍了拍羅易的肩膀,鼓勵了一番。

羅檳帶着羅易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裏面的戴曦也不知道去哪了,不過這都不重要。

羅易現在比較關心的是自己的薪水到底能拿多少,然後開啟暴擊獎勵,然後領取一下今日的日薪,畢竟穿越過來,錢包沒帶過來,帶過來有可能也沒啥用,昨日啃了一天的泡麵,畢竟這麼大的人了,朝着親哥要錢,有點不好意思。

「好了,耽誤了很長時間。其實平時何塞律師人也還不錯,今天估計是剛丟了一個大案子,心情有點不太好。不過,我說的,你不用聽何塞安排,聽我的就好了。」

「好的,我知道了,哥。」

「繼續說,還沒說你的薪水,咱們律所一般的情況下是試用期3個月,試用期間的工資是8k/月,你呢,我找封老大說了一下,試用期是1個月,認真努力吧,稍後把你的卡號報給栗娜,剩餘的事情,我交代栗娜來處理。我們接下來要處理一個大案子,我交代栗娜把資料給你一些,努力工作吧」羅檳示意了一下,門外栗娜走了進來,帶着羅易離開了。

【恭喜宿主,獲得暴擊獎勵合計4w/月,日薪1300元,是否領取】

羅易快速利用意念點擊了領取,大概2秒之後,手機裏面傳來了叮咚一聲,羅易拿出手機一看,是一條短訊。

【您的尾號4432的儲蓄卡電子匯入人民幣1300.0元,活期餘額1300.29元[建設銀行]】

終於有錢了,不用在繼續啃速食麵了,羅易打算下班的時候,找個好的餐廳,認真的吃一頓大餐。

栗娜帶着羅易走向助理律師的辦公區,裏面剛好有一個空位,安排羅易坐下,並把手裏的檔案袋交給羅易,然後就離去了。

羅易簡單的查看了一下檔案袋內的內容,是的,羅易猜的沒錯,就是關於任曉年公司的侵權案,任曉年公司不差錢,並且與律所的很多合作單位都是存在密切的合作關係,現在也是正值任曉年續簽律師事務所的關鍵時期,所以就顯得這個案子特別的重要。

作為大預言家,羅易明確的知道解決方案,並且完全是符合任曉年心理的解決方案。不過,羅易還沒想好,要不要正式的出風頭,直接三下五除二的給他解決掉,畢竟羅易是一個低調的人。

【恭喜宿主成功入職全璟律師事務所,現在發佈主線連環任務】

【連環任務一:幫助羅檳和任曉年簽約侵權案。獎勵:開啟連環任務二;獎勵律師執業證書。失敗懲罰:無。(這都完不成,建議直接買一塊臭豆腐撞死,PS:不要問為啥買臭豆腐)】

正在猶豫,新的任務就來了,羅易也不思考,直接意念點擊接受,心裏正在默默想等明天見任曉年到底說什麼。對於失敗什麼的,羅易也想,但是實力確實不允許呀。

律師執業證真是雪中送碳,雖然羅易是個小白,但也知道通過了司法考試並不是萬事大吉,想要穿上律師袍,上法庭替客戶做辯論,需要取得律師執業證,通過司法考試是取得了律師的從業資格,取得律師執業證,才能真正的成為一名律師,否則很多事情是不能參與的。

對於羅易來說,目前似乎也沒啥別的選擇,先這樣先混著,保持低調,等所有人知道自己實力,實在是低調不下去了,再考慮其他,羅易先這樣考慮著。 克拉克發現自己又被鄧布利多給擺了一道。

養龍場的這件事情,影響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他原來的計劃是讓鄧布利多出面頂在前頭,以這位老頭維護學生的性格,應該是毫無問題的。

但似乎他在那晚的表現實在是太過出眾了,以至於這老傢伙好像不怎麼願意讓他舒舒服服的過完後面的幾年,招呼也不打一聲,就提前把他暴露了出來。

看這樣子,是準備讓他能者多勞,站出來當作前台的誘餌了。

如此一來,與實力強大的鄧不利多相比,他就成了一顆軟乎乎的小柿子,未來的麻煩,怕是不會少。

不過好在這一切也不是全無益處,至少他還有其他方面的收穫,足以撫慰一下他那顆被鄧布利多傷害的心靈。

【叮!你優秀的行為被鄧布利多所傳揚,獲得了眾人的喜愛和敬仰,經驗+4770】

一大波的經驗讓克拉克臉上的笑容顯得真誠了幾分,這顯示他幾乎是獲得了大半學生的喜愛,連升三級怕是都沒有問題。

克拉克強行抑制住了自己衝動消費的念頭,從系統面板上挪開了目光,這些經驗值,他還有其他方面的用處。

等到學生們的狂歡過後,鄧布利多校長舉起一隻手,禮堂里又漸漸安靜下來。

「勇氣有許多種類,」鄧布利多微笑着,「對付敵人,我們需要超人的膽量,而要在朋友面前堅持自己的立場,同樣也需要莫大的勇氣。因此,我要獎勵納威·隆巴頓先生十分。」

納威聽到這個消息,驚訝得臉色煞白,這還是他第一次為格蘭芬多獲得分數。

不過其他的小巫師們已經被鄧布利多的輪番轟炸給弄得疲軟了,況且也只有十分,一個個並沒有像剛才那麼熱烈。

只有斯內普教授,還在那機械性的鼓著掌,化身為一個面無表情的鼓掌極其。

可憐的斯內普,鄧布利多無恥的加分行為讓他已經蚌埠住了,都快輸麻了。

這時克拉克突然鼓起了掌,並且沖着納威喊道:「乾的棒極啦!」

周圍的小巫師在他的帶動下,掌聲也漸漸熱烈,這是對一位平凡者的認可與鼓勵。

納威一臉不敢置信的望着他,嘴唇蠕動着,鼻尖一酸,竟然流下淚來。

「對不起,克拉克,我以為你們當時是要……對不起,我當時竟然沒有相信你們……」

克拉克上前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真的,我從來沒有怪罪你的意思,你當時敢於站出來,這真的很不錯,是一個勇敢的格蘭芬多!」

「你沒有生我的氣?!」納威期盼的看着他,「我還以為你不會再認我這個朋友了……」

克拉克下意識的想要發動【心靈感染】異能,然而一想到鄧布利多還在現場,瞬間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只是用力的對納威點點頭,「不!只要你把我當做朋友,那我就永遠是你的朋友。」

【叮!納威對你的態度升級為崇拜!經驗值+1000】

克拉克與納威之間的關係轉換,只是勝利結局的一個小小插曲,禮堂中的學院杯評比依舊還在繼續。

「這意味着,」鄧布利多喊道:「贏得學院杯的是:格蘭芬多,總分七百四十八分」

鄧布利多不得不大聲的吼出來,這樣才能蓋過雷鳴般的歡呼與喝彩。因為就連拉文克勞和赫奇帕奇的學生們,也在慶祝斯萊特林的慘敗。

小巫師們站起身來,將自己的尖頂巫師帽拋向了空中,格蘭芬多的學生歡呼著。

「我們贏了。」

「我們贏了。」

不時有學生激動的走上前來與克拉克擊掌握手,海格更是激動的舉起拳頭,喊了一聲「好樣的」,又在斯內普危險的目光注視下,訕訕的鼓起掌來。

只有馬爾福則鬱悶的摘掉頭上的帽子,砸在桌上,然後又在克拉克掃視過來的目光中,趕緊撿了起來。

「叮叮噹噹!」

禮堂外的門廳里,傳來了連續不斷的碰撞聲,如同下冰雹一般響個不停,那是放在門口的沙漏記分器,在不停的增長分數。

分數不停的增長,然後眾人就聽見「嘩啦」一聲脆響,格蘭芬多的記分沙漏竟然被內里的紅寶石給撐碎了,這還是上百年來,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

鮮紅的寶石就這樣灑落一地,閃爍着迷人的紅光。鄧不利多對這件事情,也覺得十分意外,不過他還是笑着拍了拍手。

「看來我們以後得換個大點的記分器了。」

鄧布利多說着,那掛在牆上的威風凜凜的格蘭芬多獅子,仰頭髮出了無聲的咆哮,彷彿在迎合著他的話語。

斯內普一臉麻木的同麥格教授握手,臉上連一點點應付場面的笑容也不願意擠出,他的目光與克拉克不期而遇。

克拉克立刻就讀懂了他隱藏在其中的意思,「你永遠也不要想在魔葯課上獲得一分,永遠!」

不過克拉克卻是對他回了一個友善的笑容,自己的這位魔葯課老師,還真是個傲嬌的人呢。

而當享受完精神上的愉悅后,他們又開始了肉體上的滿足。

一道道誘人的美食,就這樣出現在了面前的餐盤中。

一節節的黃油玉米棒,是克拉克熟悉的肯德基味道;拳頭大小的圓餐包,鬆軟可口;法式蒜香小羊排,搭配着豌豆泥,清爽而不油膩。

肥美的烤雞肚子裏,塞滿了翻炒過後的臘腸、松子、口蘑、洋蔥和芸豆,餡料的味道竟然比烤雞本身更美味。

還有那霍格沃茨很少見的橘子汽水,冰涼又解渴,痛飲一口,立刻就能打出長長的一個嗝。

當然,要說克拉克最喜歡的,還是那一道作為主菜的蜜汁菠蘿烤豬肉卷。

整塊的豬后腰肉被切割成四四方方的一大塊,將其片開卻又不切斷,抹上秘制的腌料,撒上鹽與黑胡椒,再鋪上一層切得並不怎麼細碎的菠蘿醬,緊緊的卷在一起,用棉線紮緊捆成卷。

豬皮上還要記得紮上洞,然後用炭火細細的烤制。

切下厚厚的一片豬肉卷夾在小餐包里,抹上一層豌豆泥,狠狠的咬上一大口。

充盈的汁水在口腔中爆炸開來,酸甜的菠蘿醬已經完全滲透進了軟嫩的豬肉里,酥脆的豬皮嚼起來咔嚓作響,增添了口感的層次。

那味道,比克拉克曾經吃過的一道德式烤豬肘堡還要美味十倍。

這一晚,或許是克拉克一生中最美好的夜晚之一,也給予了許多一年級小巫師一個美好的回憶。

他們開心的吃着美食,熱切的討論著剛才的一切,與自己的夥伴分享著假期來臨的喜悅,有的甚至還約定這個假期到對方的家中做客。

或許在許多年許多年以後,午夜夢回,他們還會記起這個難忘的夜晚。

……

當然,如果考試成績不用公佈,那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