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家為了天機玄圖,不遺餘力。

以他們的準備工作來看,天機玄圖一旦出現在羊城,柳家必定勢在必得。

「柳家為什麼會這麼在乎天機玄圖?」楚塵好奇地問了一句。

柳蔓蔓一笑,「華夏十大古畫,任何人都會在乎,更何況我柳家是有著多年歷史底蘊的中醫世家,再過不久就是我家老爺子的大壽,如果能夠以天機玄圖作為生日賀禮,老爺子一定會滿心歡喜,這也是我們作為晚輩的一點心意。所以,我會想盡辦法,得到天機玄圖。」

楚塵看著柳蔓蔓,面容也露出了笑意。

女人的嘴,騙人的鬼! 第一天的訓練成績很快就出來了。

不出衛軒意料的,他關注的四個人果然牢牢地佔據了前四名。

讓衛軒有些意外的是,第五名居然也是一名女兵。

這名女兵一開始並不在第一梯隊里,後面在綜合數據評分的時候才擠上去的。

其體魄只能算中上水平,但數據分析能力極強,非常適合作為一支小隊的後台分析人員。

同時,她也是琪琳的新舍友之一,名叫蘇卿卿,長相非常可愛,有一點嬰兒肥,但並不影響其顏值。

好看的桃花眼總是帶著一抹清純的誘惑,哪怕是穿著軍裝板著臉,也掩蓋不了那一股天生的內魅。

讓衛軒在意的是,這位蘇卿卿,也是被德諾高層放棄的一名成員。

他讀取了德諾3號的名單數據,發現取代蘇卿卿的,是一個名叫蘇小狸的之名女主播。

兩個女孩之間的確是有一些關係的,不過得追溯到她們的祖上十八代了。

相同的基因遺傳,蘇卿卿的卻已經產生了變異。

從衛軒的讀取結果來看,蘇卿卿的基因能力已經從單純的向外輻**神意志便成了強化自身的大腦。

一旦她的基因開始覺醒,其大腦的信息處理和邏輯分析能力將會直線上升,哪怕是地球的高端計算機,恐怕都不能和其相比。

最主要的是,蘇卿卿的能力是可以影響暗位面的,這就意味著她本身也算是一台開發不完整的暗置計算機。

未來的潛力不可限量啊。

除了蘇卿卿之外,前十名剩下的五人也或多或少和德諾高層現正在關注的基因工程有關,他們分別為:

第六名:趙言,男,特殊事務行動組預備役第5小隊;

第七名:瑞剛,男,特殊事務行動組預備役第8小隊;

第八名:魏呈東,男,特殊事務行動組預備役第11小隊;

第九名:李墨雪,女,特殊事務行動組預備役第9小隊;

第十名:何蔚霜,女,特殊事務行動組預備役第6小隊。

這簡直就是另一個軍人版的雄兵連啊。

而且那個第十名的何蔚霜非常有意思,不僅是琪琳的好友之一,還和雄兵連名單里的和蔚藍是堂姐妹。

兩人都在一個機關工作,曾經制霸整個巨峽市的混混界,沒有一個混混不是看著這對姐妹花就繞路走的。

這就是衛軒目前得到的選拔名單,不過後面的幾位有些不穩定。

因為第八名到第二十名之間的分數差距都不大,都是差個幾分而已,隨便哪個項目表現優秀一點,就能超越前面的人。

當然,不能進入前十問題也不大。

前十不過是第一批進行基因覺醒,第一批加入特殊事務行動組的成員而已。

後面的同樣可以覺醒,可以加入。

畢竟衛軒又不是想搞出另一個雄兵連,他要的是一整個特殊事務處理團隊。

這裡面包括了戰鬥,偵查,數據分析,戰場反應,醫療救助等等,就連特殊設備操作人員也要從這批人中選拔。

只有如此,整個團隊才會變得密不可分,相互之間的配合與協作才能做到親密無間

以後相同的隊伍就可以按照這個模板複製下去,直到形成一支特殊的軍隊。

衛軒對於訓練成績優秀的成員進行了一一的慰問,一邊鼓勵他們的同時一邊告誡他們不要驕傲自滿。

這是他從華夏內部體系里讀取出來的一條凝聚人心的手段,非常的有效。

那些得到衛軒慰問的士兵們,立刻精神振奮起來,感覺自己還能再訓練幾個小時。

尤其是那些女兵們,很多眼睛里都冒星星了,有這麼養眼的長官來慰問,她們感覺這種魔鬼訓練來多少次都是幸福的。

而對於琪琳,衛軒沒有給什麼特殊的待遇,和其他人一樣。

但琪琳卻是十分的開心,因為衛軒看自己的眼神和看其他人是不一樣的,她確定自己沒看錯。

那種眼神里有溫柔,有鼓勵,有期許,有喜歡……

走出了亂鬨哄的休息區之後,衛軒不由得長舒了一口氣,因為裡面實在是太臭了,主要還是汗臭。

雖然區域很大,但幾百個剛進行了高強度訓練的人擠在一個半封閉的空間里,還是會聚集起一陣陣無比酸爽的味道。

哪怕是女兵所在的區域,也不比男兵那邊好多少,這其實才是衛軒沒有心情和琪琳進行什麼深度交流的真正原因。

他只想快速走完所有的流程,然後出來透一口氣。

一旁隱身跟隨的天使彥看到衛軒這副模樣不由得笑出了聲。

「你笑什麼?」衛軒轉頭問。

「既然你那麼討厭那種味道,那你為什麼還要去慰問呢?」天使彥笑著問。

「這是一個必須走的流程,容易凝聚人心。」衛軒回答說。

「你還在乎這個?」天使彥感到了訝異。

「代入到這個身份,我就覺得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體驗。」衛軒回答說:

「不管是好過的,還是難過的,只要不是特別反感,我都想去體驗一下。」

「越來越看不懂你了。」天使彥有些無奈的搖頭說。

「想了解我嗎?」衛軒眼神怪異的看著天使彥:

「不如和我來一次深入交流吧。

「你甚至能了解到我心底最深處的秘密。」

天使彥輕笑著搖了搖頭,說:

「你就不能消停點嗎?

「我可不是那名小警花,被你三兩句話就能撩撥到不知東南西北。」

「呵呵。」衛軒在心裡嗤笑了一聲……你沒發現你對我的戒備心越來越小了嗎?等你完全放下戒備的時候,就是你淪陷的時候。

而就在此刻,一個聲音從雲層之外傳來,讓天使彥瞬間面色一變。

「彥,你死了沒?我是冷,凱莎女王派我們來地球查看情況。

「如果你還能聽到我的聲音,請立刻回復,我不想去打攪這些地球凡人!」

衛軒不由得轉頭,雙眼微眯,笑著說:

「哇歐,好一個英姿颯爽的小天使。

「來地球找你的人到了,要不要去見一面?」

「不要!」天使彥立刻回答:

「我不會做任何不利於你的事情,請你放過她們!

「她們是無辜的!」

……

另一邊,沒有收到天使彥回應的天使冷開始強行讀取地球的信息,準備從中找到一些有關天使彥的蛛絲馬跡。

雖然她和天使彥不太對付,但天使之間講究的是良性競爭,天使彥有難,她還是會義無反顧的去救援的,只要事後好好嘲笑對方一番就好了。

很快,她就將地球大部分公開的特殊事件讀取了個七七八八,雖然沒有發現天使彥,但卻讀取到了很多不同尋常的事情。

比如地球有一名天渣,被一名金屬人給幹掉了。

又比如饕餮們復活了一千多年前被天使追消滅的鱷神索頓,又被那名金屬人給打敗了。

好像整個地球的大多數特殊事件都在圍繞著那名金屬人打轉。

至於雄兵連那群人,直接就被天使冷給無視了,那群菜雞,她一根手指頭都能打十個。

在她看來,那名金屬人一定是對地球狀況最了解的,只要找到了對方,就有很大可能找到天使彥消失的原因。

但她卻怎麼也讀取不到那名金屬人的信息和坐標。

目光一轉,天使冷給一旁的天使追調出了一個畫面,笑眯眯的說:

「阿追,你一千年前消滅的獸體戰士又活過來了。」

畫面里是索頓正在非洲大草原上追逐角馬群的場景。

天使追目光一凝,沉聲開口說:

「那我再去消滅它一次就好了!」

「不能隨便使用天刃審判哦。」天使冷說:

「因為地球來了一名非常強大的變異超級戰士,他已經收服了那個獸體戰士,我們需要通過這個獸體戰士將對方引出來。」

「好的,交給我吧!」天使追點頭答應,如今的她有自信不使用天刃審判也能擊敗那一隻鱷魚。

正在非洲大草原上撒歡的索頓忽然感到了一陣不寒而慄,一轉頭,就看到了以前一把火燒了自己的那個長著翅膀的女神仙從天上極速撲來。

PS:本章為憂鬱葉大佬加更,我就隨便在QQ閱讀說了一嘴,他就跑到起點來打賞了7500起點幣,真的是感激不盡! 傅宸厭惡的蹙眉,想到雲舒那一副舔狗樣,便覺得倒盡了胃口。

聽到答案,雲瑤眼底閃過一絲得意。

嘰嘰喳喳的議論聲不斷地響了起來,雲舒充耳未聞。

方才被打的男生不滿的盯著雲舒:「雲舒,明天月考,有本事你就拿全年級第一,到時候我他么跪著叫你爸爸!」

跪著叫爸爸?

那還不是輕輕鬆鬆的事情?

雲舒從書里抽身,眼底閃過冷意:「好啊。」

那男生冷笑一聲,「這個賭注,我贏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