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阿偉臉被嚇得慘白。

蘇晨凝視着他:「你在幹什麼?」

曾阿偉哆嗦了一下,一陣牙疼。

他生怕蘇晨看出了什麼。

「我回家!我鑰匙太多了!我找找鑰匙!」

他面色很浮誇的說道。

蘇晨點點頭,盯了他一眼,然後從口袋中拿出鑰匙,插入門鎖中。

502的房門被打開,蘇晨走到門口回頭看了眼男人淡淡道:「我也回家……」

說完,蘇晨關上了門。

昏暗的樓道中再次陷入安靜。

「呼……」

曾阿偉平復了一下自己狂跳的心,擦了下額頭的冷汗。

「媽的!剛剛那人走路怎麼沒聲啊!」

「嚇TM死我了!」

「趕緊的,我快點把門弄開!」

「這個時間藍潔英應該在睡覺,反應不過來……」

曾阿偉深吸一口氣,藉助樓道窗戶照射進來的日光找到了501的鑰匙。

他臉上露出奸計得逞的表情,將鑰匙插進門鎖中。

他緩緩扭動鑰匙。

「咔……」

門鎖中的機括緩緩轉動。

他按下門把手,門被他推開。

他按捺住激動的心情,剛邁進去一步,他猛得扭頭,看向身後,見到蘇晨那個神經病不在身後頓時鬆了口氣。

他剛剛着實被蘇晨嚇得不清!

他躡手躡腳的進入房門中,緩緩將門關上。

接下來就是他的主場了……

蘇晨打量著洪元寶送給自己的房子,屋內所有傢具一應俱全。

電視桌子旁更是擺放着數摞光碟。

蘇晨走過去拿起一張。

上面畫着一張肥胖的臉蛋,做出一個武打姿勢。

身後是數名各色的男女。

蘇晨微微嘆氣,他以為是那種很激烈的片子。

原來是洪元寶自己年輕時拍的。

直播間中紛紛笑噴。

「唉!白讓我激動一場!」

「我還以為是什麼光碟呢!」

「沒想到洪元寶那個大胖子居然這麼正經,放的都是正經電影……」

「啥玩意?你們在說啥呀?」

「嘿!樓上是個小學生,現在已經到周五八點了,小學生能看直播了,大家說話注意點!」

「收到!」

「收到!」

「小弟弟快去寫作業,不要看直播了!」

蘇晨放下光碟,四處查看着。

這處房子三室一廳,傢具一應俱全,打掃的也很乾凈。

蘇晨打開冰箱,裏面只擺放着一些啤酒。

推開卧室的門,裏面已經換了一床白色的新床單。

被褥也都是新的。

看來在蘇晨來之前,洪元寶已經讓人來收拾過了。

不過,電視機旁的光碟為什麼沒拿走,可能是洪元寶也想在自己這個「師弟」面前賣弄一翻吧?

蘇晨輕笑一聲。

就在這時他突然聽到隔壁傳來一聲熟悉的驚叫聲。

「啊!」

「救命!」 「原來如此。」

「永生會嗎?」

「真是很大的口氣啊。」

「生活在地球數十年,此刻才明白,整個世界都被你們七個老怪物掌控著。」

「首選,尋找到開天闢地以來就存在不朽本源的位面,而且,而且還是沒有不朽者的位面。」

「次選,藉助莫仙的投胎技術,挑選最有潛力第四步修鍊文明進行投胎,而玄黃鍊氣文明就是你們投胎轉世的最好位面。」

「想必,玄黃真宗,隱藏著不少輪迴轉世者。」

「這倒是不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畢竟,有成功的第一例,就必定有第二例,這又不是什麼獨門技術的事兒。」

「莫仙這老怪,布局甚大,我都不得不感嘆,按照他的戰略思想,終究有一天,觸摸到不朽之謎。」

「玄黃諸多煉道師豈會不知莫仙老怪的布局!!!」

「莫仙在摸索道路,他們看著就行,若是成功了,也能複製。」

「就算是不成功,天人五衰降臨,也能多出一條路選擇。」

羅青山不由感嘆人心。

同時,也明白,每一位煉道師都不簡單。

能參悟天地最玄妙的秘密,簡單的布局,他們豈能看不出來?

但是,看出來后又如何?

這些布局他們想不到的,卻是他們需要的。

「可惜,你們有人惹了我。」

「我對你們永生會不感興趣。」

「但你們兩大布局都與我息息相關。」

「玄黃的陰司地府我說了算。」

「外人,進來了,那就留下底蘊,剩餘靈識乖乖投胎去。」

羅青山狠聲說道。

「至於不朽光芒?不好意思,星光探測之術,是我發家致富的早期秘術。」

體內三百六十五道竅穴是如何開發出來的?

就是參悟了【太古星辰訣】,並使用了其中的星光探測之術。

「太宇門的前輩,當真是驚才艷艷之輩。」

「不過,【太古星辰訣】應該不是起源於太宇門,甚至其源頭不屬於玄黃大世界。」

羅青山在晉陞煉道師時候,召喚出來的周天星辰,隔著遙遠的時空,依然感受到這周天星辰的浩瀚。

其真正周天星辰本源星,已經超越第四步修鍊文明。

羅青山佇立【盛天】集團大廈良久,其實他是在神遊太虛,觀察地球的一切信息,獲取這片天地的秘密。

很顯然,莫仙的道令限制,並不能阻礙他。

「既然來了,就上去坐坐吧。」

羅青山進入【盛天】集團大廈,穿過員工通道,走向直奔頂層董事長的獨立電梯。

全程沒有任何保安攔住他,電梯更沒有因為許可權,而將他拒之門外。

甚至,他若喜歡,整座大廈,所有員工都會視他為【洪勝天】,甚至他們都不能認知到,洪勝天已經死了。

大廈66層,層高在兩百米左右,放在繁華的商業中心區域,也是地標性建築之一。

叮咚!!!

電梯緩緩打開。

此時,【盛天】集團總要的董事都在頂層傍邊的會議室開會,這羅青山開啟,讓董秘很是奇怪。

因為,除非董事長授權,否則,一般外人都進不來頂層。

「請問先生您是……」

董秘踏著高跟鞋,走上前阻攔羅青山的去路。

一般來說,這種事兒,交給行政綜合部門處理。

但是,今天會議很重要,董秘都被趕出了會議室外,更不要是其他為領導服務的工作人員了。

「葉雪玲,真是熟悉的臉孔,短短四年,從一個剛入職不久的實習生,坐上了董秘的位置。」

上市公司的董秘,是一個極為重要的職務。

對方年紀輕輕坐上這位置,該有的手段都有,若單純出賣皮相坐上這位置,未免太小看他的如今的【盛天】集團董事長了吧。

葉雪玲渾身一僵,她看向對方的眼神,卻感覺到了一絲熟悉。

但心裡極度不適,甚至否定,上任董事長,都已經死了四年。

「去做你的工作吧。」

「遵命。」

羅青山簡單的一句話,言出法隨,葉雪玲根本不受控制,迷迷糊糊,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對了,給我一杯咖啡,謝謝。」

羅青山沒有停下腳步,直奔會議室。

推開大門,立即十多雙眼睛凝視著他。

從這些小白兔的眼睛中,羅青山看到了疑惑和憤怒。

「你是哪部門的?知不知道這是董事會,還不快滾出去。」

孔祥黎勃然大怒。

「四年不見,倒是成熟不少,孔大董事長。」

羅青山臉帶笑意,再看董事會董事,面孔都極為陌生。

儘管已經知道了事因,但還不是感嘆,當年與他一起搭草台班子創業的元老們,頑固的被清算,識時務者拿著錢移民國外,不在踏入魔都這片土地。

「你是誰?」孔祥黎皺著眉,可是手機已經通知公司的安保人員,擔心這人難對付。

羅青山沒有說話,一步步走到窗前,背對著他們,俯瞰魔都,這是他最喜歡的美景之一。

如今再看,索然無味。

憶當初,意氣風發,有君王巡視自己領土的心態。

此時再看,不過是夢幻泡影。

密密麻麻的腳步聲傳來,從腳步聲聽出,都是練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