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委書記也向胡飛開炮,「事實清楚,證據確鑿,那麼多人圍毆喬施恩,目的是什麼?是不是涉嫌故意傷害?甚至是涉嫌故意殺人?」

如果只是副市長開口,胡飛是不會在乎的,他身為公安局長,實權比尋常副市長還要大。

只是,政法委書記開口了,胡飛就不好當眾反駁,畢竟,政法委書記是市委常委,是領導班子成員。

「這件事情,胡局長不必插手。」喬鐵淡淡說了一句,也算是稍稍給胡飛留了一點面子。畢竟,政法委書記開口了,胡飛已經插不了手了。

喬鐵轉頭目光逼視林天成,「林天成,你動手傷人,不打算給我喬家一個說法?」

「你想要什麼說法?」林天成問。

大家又驚悚地看了林天成一眼。

每個人都在想,這小子是腦袋少根筋嗎?他沒看見胡飛都被壓下去了嗎?莫非他以為,僅憑沈萬山一人就能保的了他?

王仲仁一家人可高興壞了,他們巴不得林天成叼起來。

喬施恩早就氣的不輕了。

本以為,百年喬家今日起高樓,宴賓客,林天成會和王仲仁一家人一樣,嚇的跪地求饒,沒想到林天成到現在,都沒有露出分毫害怕的意思。

老實說,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林天成這麼膽大的。

不過沒有關係,很快他就會讓林天成害怕的。

聽到林天成問喬鐵想要什麼說法,喬施恩道:「我喬家也不欺負人,很簡單,上次在王家,你趁我不注意,打了我一巴掌。今天,你讓我打一巴掌,便恩怨兩清。」

王仲仁一家人就用期待的目光看著林天成。他們也見識過喬施恩的厲害。

如果林天成站著不動,讓喬施恩打一巴掌,就算是把林天成打的兩耳失聰,甚至是半身不遂,他們都不會覺得奇怪。

「可以。」說著,林天成站起身。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凌遠山和沈萬山兩人也站起身,神色凝重。

喬安泰,歐陽鵬程,和剛剛說話的副市長等人也一下就站了起來。

秦經綸一手握拳,指關節在桌子上面敲了幾下。

等到大家坐了下來后,秦經綸就看著林天成笑,「天成,我要批評你了,年輕氣盛是好事,但也不能太衝動了。幸虧你這次得罪的是喬家,喬老爺子是紅軍之後,善良正直,心胸寬廣,可以不和你一般見識。你要是惹到別人,是要吃苦頭的。」

大家又齊齊傻眼,彷彿不認識秦經綸一般。

剛剛秦書記叫林天成什麼?

天成?

秦書記不是支持喬家的嗎?這是怎麼回事?

現在,包括齊東升之流,再去看林天成的時候,目光中都帶了幾分忌憚。

秦經綸又道:「天成,不管怎麼說,動手打人是不對的。你過來,給喬老爺子敬杯酒,認個錯,喬老爺子不會和你計較的。」

王仲仁一家人的臉色就很不好看了,他們知道,秦經綸開口了,林天成今日,便算是度過此劫。

喬鐵臉上紅一陣白一陣。

這個時候,他終於明白秦經綸為什麼賴著不走,而且還慫恿他對林天成發難,原來秦經綸等的就是此刻,要幫林天成化解這次危機。

只是,不管如何,大庭廣眾之下,喬鐵可不能拂了秦經綸的面子。

他雖然滿腔怒火,但還是擠出難看的笑容坐了下去。

「天成,還不快去敬酒?」王夢欣喜出望外,看見林天成愣著沒動,就推了林天成一把。

在眾目睽睽之下,林天成端起酒杯,來到喬鐵面前。

喬鐵也露出笑容,滿上杯中酒,笑道,「年輕人難免衝動,難免犯錯,只要知錯能改,就不是問題。」

說是這麼說,喬鐵心中也想好了,今日秦經綸的面子,他不能不給,林天成算是運氣,但剛剛替林天成出頭的,他事後是一個都不會放過。

秦經綸和沈萬山保的了林天成,莫非還保的了所有人?

就算秦經綸是雲城一哥,也不能在雲城一手遮天!

林天成看著喬鐵,道:「在王家,是我打了喬施恩。不過。」

說到這,林天成停頓了下,又道,「如有下次,我還會再打一次。」

說完,林天成舉起杯中酒,卻不是一飲而盡,而是盡數朝喬鐵滿是笑容的老臉上潑了過去。

…… 【寵妻值:+3】

在廚房裡忙碌的徐晨突然聽見了系統的提示音,知道是楚冬回來了,從廚房探出身來,看見了餐桌前愣住的楚冬。

「小冬下班回來了?忙了半天肯定餓了吧,趕緊坐下吃飯吧,我這個菜做好就完事了。」說罷徐晨又回到了廚房。

楚冬愣了半天說不出話,但是眼淚已經充滿了眼眶,她趕緊擦了擦眼淚,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自己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這樣的溫暖和幸福了。

「小欣不要看電視了,過來先吃飯。」楚冬一邊說著一邊走向廚房。

「菜已經夠多了,再多就浪費了,不用忙了」楚冬進來說道。

楚冬看見徐晨把鬍鬚剃乾淨,心中一樂。

「不多不多,老婆每天這麼忙,一定累壞了,晚餐豐盛一點是應該的,吃不完就放冰箱,不會浪費的。」徐晨把菜盛了起來,看著楚冬笑嘻嘻地說道。

「哈?現在才知道心疼我累?你之前是沒看見嗎?」楚冬沒好氣的說道。

「我…」徐晨一陣語塞,無奈的低下了頭。

「爸爸還沒好嗎?快和媽媽出來吃飯呀!」外面傳來小欣的呼喊。

「來了來了,準備開飯吧!」

徐晨一家圍坐在餐桌前,氣氛格外溫馨,然而就在中午之前,徐晨還在家暴母女二人,把家裡的禍害的一片狼藉,可是現在像換了一個人。

「吃飯吧,還在等什麼呢?」楚冬有點疑惑。

徐晨趕緊瞥了小欣一眼示意著什麼。

看著二人的神情,楚冬更是疑惑這父女二人在幹什麼。

「老婆,這半年來,我做錯了很多,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渾蛋,深深地傷害了你們,對你們的虧欠也是無法彌補的,現在,我發誓,我會不顧一切的保護你們,寵愛你們,讓你們再也不會受到傷害!」

說罷徐晨突然起身,拿出了一束百合花,伸向了楚冬,大聲說道:「我愛你,老婆!」

一旁的徐小欣見狀也趕緊拿出了幾多百合花,圓潤的小臉上露出充滿稚氣的笑臉。

楚冬此時被感動的說不出話來,眼眶充滿了淚水。

看見楚冬要哭的樣子,徐晨趕忙說道:「這麼美好的一天,可不能哭呀,一定要開心的笑!」

徐晨說著向楚冬做起了鬼臉。

「噗哧!」

看著徐晨的鬼臉楚冬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就對了!」徐晨見狀說道:「老婆把花收下吧,這可是我真心誠意的禮物。」

「我收下了」楚冬趕忙接下。

「還有我的呢」一旁的小欣趕緊湊了過來。

「好好好,還有小欣的」楚冬笑著捧著花。

【成功使用技能金錢返還翻倍,花費50元將10倍返還,恭喜宿主獲得500元。】

一束百合50元,觸發了10倍暴擊,獲得了500元。

「太好啦!」

「叮!」

徐晨的手機響起了簡訊提示音,他趕緊打開手機。

【藍星高級銀行】您尾號4396的賬號匯入現金500元,餘額502.3元。

「這技能果然有用!」

徐晨內心激動無比,本來還對系統半信半疑,現在終於有效果了。

有了這個神一樣的技能,成為億萬富翁指日可待呀。

「你在幹嘛呢」楚冬看著徐晨傻楞的樣子問道。

「沒…沒什麼,別看著我了,趕緊吃飯吧。」徐晨收起手機,二人趕緊吃飯。

徐晨夾了一塊雞翅放進楚冬碗里。

「老婆快吃吧,這是你最喜歡吃的雞翅,快嘗嘗我的廚藝!」

「你怎麼這麼膩歪,小欣還在這看著呢」楚冬感覺怪怪的,沒好氣的翻了徐晨一眼。

「這算什麼事,我給小欣也夾一塊不就行了。」說著徐晨給小欣也夾了一塊。

「太好吃了!」

這一家人融洽和睦的樣子太讓人羨慕了。

吃完飯之後,楚冬習慣性的開始收拾餐具,準備洗碗。

「老婆今天已經夠辛苦了,這種小活我一個人就搞定了,你就去陪小欣玩,出去散散步什麼的都可以。」

說罷,徐晨拿著餐具走進廚房。

【寵愛值:+2】

看著徐晨這副模樣,楚冬有些無所適從,雖然他下定決心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但這速度也太快了吧。連徐小欣都沒想到徐晨會這麼迅速。

「媽媽,爸爸今天簡直是換了個人呀。」

「是不是覺得非常奇怪」楚冬表示贊同。

「太奇怪了!」徐小欣堅定的說道。

「小欣是覺得爸爸現在好,還是以前好呢。」

「肯定是現在的樣子好!」 鄭樂樂對着兩人擠了一下眼。

宋曲志還想說什麼,保爾已經哈哈大笑了起來。

「好,就這麼說定了,小野貓,既然都訂好規矩了,出於對對方的尊重,你的面具,也該取下來了吧。」

鄭樂樂嘴唇一勾,「分出來勝負再取下來也不遲。」

經理已經帶着兩個美女荷官走了進來。

鄭樂樂看到撲克牌,眼睛突然眯了一下。

「威爾斯先生,你選擇的賭約的品類,不如,我來決定賭的方式呢?這樣,對我們都公平,不是么?」

保爾眼睛危險的眯了一下,「在我這裏,可沒人敢要求公平。」

鄭樂樂笑着接過撲克牌。

「那就從我開始做起。」緊接着,她對進來的兩個荷官開口,「麻煩兩位再拿兩幅撲克牌過來。

兩個美女荷官對視一眼,齊齊看向保爾。

保爾十分感興趣的挑眉,「好,我陪你玩了。」

等另外兩幅撲克牌拿過來,鄭樂樂才說下規則。

「這裏有兩副牌,請兩位荷官姐姐徹底打亂,並且將兩副牌整理成一模一樣的順序,三分鐘后,要將兩幅全新的牌恢復成和那副一模一樣,誰的更為準確,時間更短,誰就贏了。」

聽鄭樂樂說完,保爾的眼神徹底冷了下來。

這哪裏是比賭,而是比拼記憶力。

這是赤果果的陽謀,保爾即使是想要反悔,都張不開着嘴。

鄭樂樂說完,嘴角含笑,胸有成竹,見保羅久久不說話,眉梢微挑,故意刺激保羅。

「還是說,威爾斯先生,不敢呢?」

保爾冷嗤一聲,「好,我陪你玩。」

然後,兩人來到賭桌前,兩名荷官將牌面取了下去,確定兩副牌的順序都是一模一樣的,才送了進來。

保爾將手放在牌面上的時候,鄭樂樂突然笑着開口。

「不如,我讓保爾先生一分鐘?」

保爾表情扭曲,這個女人,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