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剛好握在他的手上,所以當手機響的時候,時運下意識就舉起來看了。

看到屏幕上面顯示的視頻電話是周零打來的,他面不改色的接起。

同時,他的另一隻手正漫不經心的在解西褲的紐扣……

周零突然能從手機看到畫面時,她有些激動的從床上坐了起來,順便整理了下自己的頭髮。

待她坐好后才將手機舉起,把自己的臉露出來。

不過時運那邊的鏡頭卻是面對著他身上穿的白衣,還能夠看到他的衣領,露出一小半截的喉結。

周零輕蹙眉頭,好奇的喊了他一聲:「時運。」

他很快就給了回應:「嗯?」

他嗓音低低沉沉,略有幾分磨人。

周零怔了下,她動了動唇,剛想問話的時候卻突然被一道流水的聲音給打斷。

「……」什麼聲音?

周零蹙了下眉,疑惑的問:「你在幹什麼?」

他將手機上移,露出了帥氣的容顏,看著屏幕上一臉茫然的周零,他輕緩的道:「放水。」

「放什麼水?」

時運沒再用言語回答。

下一秒,他空出一根手指點了下手機屏幕,將鏡頭切換成後置。

緊接著他這邊出現了一道白牆,再往下移一點點,周零看到了馬桶上面的水槽按鈕。

周零:「……」

她驚愕住了。

周零猛的眨眼,見屏幕上的鏡頭還在晃動,又低了一個檔次了。

「啊……」她下意識叫出了聲,還將手機反扣在被子上。

她這麼一叫,時運嚇得手抖了下,差點沒拿穩手機。

時運怔了下,而後淡定的說著:「我的乖寶,怎麼了?叫那麼大聲。」

周零臉紅紅的,甚至還有些發燙,她把手機翻轉過來,讓其對著天花板,惱羞成怒道:「你方便為什麼要跟我視頻?」

時運聞言,略微挑了挑眉:「不是你打來的么?」

「我……」周零瞬間語無倫次。

本來時運進門的第一時間他就給周零打電話,不過剛才確實想上廁所,所以趁著周零沒接之前,他就掛了。

想著一會兒出來再給她打的,沒想到周零這麼快就給他彈視頻了。

周零咬了咬唇,又羞又怒的凶他:「那你可以不接啊。」

「女朋友打來的電話,哪有不接的道理。」

「那你……也用不著特意切個鏡頭給我看吧。」周零說到後面,幾乎沒聲了。

時運聞言,一臉鎮定的道:「哦,你剛剛問我放什麼水。」

「……」周零真想咬斷自己的舌頭。

見她沒說話,時運單手整理著褲子。

代替沉默而來的是他的低聲沉吟。

周零聽得面紅耳赤。

救命!

這男人絕對在勾引她。

她沒敢把手機拿起來,只是輕輕斂眸,恍惚的看了眼手機,好聲沒好氣道:「上個廁所而已,整那麼多花樣幹什麼?」

「單手不好操作。」

他的聲音略微沙啞,帶著點勾人的聲線,讓人不禁浮想聯翩。

周零沖著他喊:「那你把視頻關了。」

「不用,已經好了。」

在時運話音落下的那一刻,同時馬桶沖水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時運轉了個身,同時也把鏡頭切換回來。

他看向屏幕的時候,周零早已經在鏡頭面前消失了。

他帶著幾分命令的說:「周零,把手機拿起來。」

「不要。」周零拒絕了。

時運見此,唇角勾起一抹上揚的弧度。

他走到洗手台前,把手機擱置在一旁,然後打開水龍頭,把雙手洗了一遍。

過了一會兒,他拿起手機走出了衛生間。

時運往大廳的沙發走去,一邊看著手機屏幕,「快,把手機拿起來,讓我看看你。」

周零遲疑著。

意識到臉上的熱意還沒有散去,周零伸手對著臉兩邊輕輕扇了扇,深呼吸了一口氣。

待她覺得自己狀態好些以後,周零才把手機拿起。

時運此時已經在沙發處坐了下來,瞥見視頻里的她神情表現得不太自然,他啞然失笑著:「臉怎麼紅成這樣?是接觸的不夠多,生疏了?嗯?」

周零:「……」

本來她覺得自己已經恢復了一點點常態,突然聽到時運那把嗓子時,眼下更不自然了。

見她視線下垂,不敢抬起頭來看他,時運唇角微勾,聲線帶著些許笑意:「在我面前害羞什麼勁?」

聽著他那愉悅的嗓音,周零有些發怒,不滿的道:「你就不會害羞?」

時運眼神溫柔的望著她,「乖,別生氣,再說你也沒看到不是。」

他剛才真的不是故意為之。

只是恰巧要提褲子,所以沒太注意手機。

不過在周零大喊的時候,他愣了下,而後才反應過來。

「你……」周零被他氣的像只小河豚。

「狗男人。」她衝動的伸出手,一氣之下將視頻電話給掛掉了。

時運:「……」

過了一會兒,時運的視頻電話再次彈來。

周零似有些賭氣,在界面彈出來的那一刻,她立馬給掛掉。

瞥見電話被掛,時運不悅的蹙眉。

數秒后,時運給她發來了一條語音。

周零本來不想理的,可手還是控制不住地點開了。

時運:「我的小公主,別生氣了好不好?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周零給他回了一個冷漠的表情包。

下一秒,時運的語音電話打了過來,周零無意識點了接聽。

「……」

時運試探性的問了句:「不生氣了?」

周零撅了撅嘴,手指圈著自己的頭髮在把玩,口吻略帶幾分傲嬌:「誰說的。」

。 「你特么的是什麼人,你丫的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指手畫腳的啊。」

「立即給老娘滾一邊去。」

「然後閉上你的臭嘴,否則的話老娘找人抽死你這個白痴。」

「呸,垃圾!」

孫家成的妻子,繼續尖酸刻薄的罵道。

說著,直接一口唾沫,吐在葉天傾的衣服上面。

「啪!」

就在她話音落下的剎那,也是在她的口水,落在葉天傾衣服的剎那。

毫無徵兆的葉天傾便是一巴掌抽出。

狠狠的抽在孫家成妻子的臉上。

「你做什麼?」

「你找死!」

看到妻子被打,孫家成猛地站起身來,怒視葉天傾。

孫瑩瑩也怒了。

她憤怒的看著葉天傾:「你是什麼人,你憑什麼打人,信不信我……」

「啪!」

不等孫瑩瑩的話說完。

葉天傾的耳光再度抽上去,這次重重的落在孫瑩瑩的臉上。

這一巴掌!

抽的孫瑩瑩頭暈眼花,面前都出現小星星了。

葉天傾的臉色也冰冷起來,他的目光掃過孫家成一家三口。

他沒有立即說話,而是將衣服脫下來,直接扔給他們。

「我這件衣服不要了,被你們吐上口水了。」

「你們也不用多賠,賠償我一千萬就好。」

「所以,現在你們需要退還和賠償,總共1.6億!」

聲音冰寒,冷的刺骨。

孫家成一家三口,只是聽到葉天傾這冰冷的話語,就是忍不住的打哆嗦。

在看到葉天傾那冰寒的目光后,更是忍不住的瑟瑟發抖,只覺得掉進冰窟窿里似得。

葉天傾沒有善罷甘休。

他冷冰冰的開口。

「哼,你們這幾隻吸血鬼,在我鄭叔叔輝煌的時候,你們攀炎附勢的跪舔我鄭叔叔,從他身上獲得利益。」

「現在,我鄭叔叔落魄了,你們倒是翻臉無情。」

「我最厭惡的就是你們這種,黑心爛肺,卑鄙無恥的人。」

「就你們這種無恥的人,能夠活在這個世界上,真的是噁心人。」

葉天傾罵道,目光里有怒火噴湧出來。

「你,你……」

孫家成氣的說不利索話,他抬起手來指著葉天傾。

「啪,啪,啪!」

葉天傾也沒慣著他,連續三記耳光,結結實實的抽在孫家成的臉上。

抽的孫家成兩眼一翻,險些昏死過去。

半邊臉都麻木了,快沒有知覺了,臉皮更是生疼無比,麻木之下還彷彿有火焰在燃燒。

現在他們一家三口,都被葉天傾的耳光招呼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