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莽見狀,臉色更加難了掃視了一場四周幸災樂禍的眾人,他一咬牙,徑直站在了林天成身邊,表明自己的立場和態度。

眾人見狀,不禁冷笑,在光叔面前,就徐莽這樣的,再來一打也是多餘,一招就能搞定!

到時候,等林天成和徐莽這兩個傢伙被處理后,自己等人再出聲討要,相信以光叔的性格,肯定少不了他們的好處的!

就這樣,眾人看著光叔走到林天成面前,一個個心中都在吶喊打死他!

而林天成的表現則是耐人尋味,只見他不禁收回了自己的氣勢,而且還一臉淡笑的看著光叔,不過這一切在眾人眼中就是林天成膽怯的表象。

正因為林天成害怕光叔,不敢和光叔出手,所以只好乖乖的束手就擒以免自討苦吃。

光叔走到林天成面前,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之下緩緩拔出了長劍,然後重重斬出。

下一刻,眾人驚呆了,只見光叔的劍斬向的卻是林天成身邊的那些叛亂之人,手起刀落,瞬間將那些原本剛止住血的眾人斬殺,然後畢恭畢敬的朝林天成拱手彎腰行禮。

「廖光青見過隊長,從今日起,我自願加入您的站隊當中!」光叔一臉正色的說道。

聞言,在場的眾人頓時石化,這裡最強的光叔,竟然投誠林天成了?

就在眾人感覺腦子有些不夠用的時候,林天成卻絲毫不意外的淡笑著點頭,示意對方起身說話,「看來你是個聰明人!」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光叔的確是知曉了他真實的實力,明知自己不是對手,所以一開始就沒有散發出一絲對林天成的殺意,這才讓林天成收回了氣勢。

而且光叔也很懂得揣摩人心,知道林天成是故意縱容眾人露出貪婪的一面,然後再出手鎮壓,從而達到震懾宵小的目的。

積威已久的光叔出手,自然震懾住了眾人,光叔也是想以此做為自己的投名狀,而且看效果,很不錯的樣子!

光叔畢恭畢敬的行禮,「多謝大人賞識,我出自廖家,排行老大,下面還有五個兄弟,如果大人不嫌棄,我想帶著我那幾個殺才的弟弟一起加入大人的戰隊!」

光叔這話一出口,頓時周圍的人臉上毫無血色,要知道廖家可是五重天的老牌家族,光叔的那五個弟弟更是一個比一個強悍。

就這樣的情況,光叔也心甘情願的臣服於林天成這個誰也沒有聽說過的人,簡直聞所未聞!

而且,一想到光叔都加入進這個戰隊,那麼他們的商隊好像還真的跟對方比不上了,一時間大家的臉上都沒有了血色,紛紛思緒爆轉的思考著如何處理和林天成之間的關係。

要知道,他們之前都聲援過那些準備搶奪林天成血肉的人,算得上是幫凶,如今林天成得勢,再不想象怎麼低聲下氣,那真的就是在找死了。

一想到林天成有可能讓光叔出手對付他們,他們一個個嚇的直冒冷汗,雙腿忍不住發軟。「這個以後再說吧,先處理一下眼前的事再說!」林天成淡淡的說道。

他明白,光叔之所以如此,就是想藉助自己的手儘快的晉陞而已,並不是自己身上自帶主角光環,身具王霸之氣,讓人納頭便拜。

簡單地說,就是相互利用的關係,林天成需要光叔為他造勢,然後擴充自己的實力,光叔也想借林天成的手為他尋更多的資源用於修鍊!

所以,林天成並不意外光叔現在做的一切。

「是,隊長,今後有什麼事儘管吩咐,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請問隊長,眼下這些人如何處置?」光叔恭敬的道。

聞言,林天成轉身看向徐莽,淡淡一笑道,「徐莽,剩下的事情你看著辦吧,這些人是殺是留我不管,但有一點,儘快把我戰隊的規模搞起來,能做到嗎!」

聽到這裡,徐莽先是一愣,旋即微微點頭,雖然他不明白林天成看中了他什麼,竟然願意將這種二把手的位置交給自己。

但是,他明白,機會只有一次,林天成既然願意相信他,放權給他,那他就要做好不能讓林天成失望。

「能做到!」徐莽堅定的說道。

林天成把事情交代給徐莽之後,便不再管了,帶著光叔朝遠方走去。

相信這些人如果不是想死的話,一定會很願意服從徐莽的差遣,無論是實力不濟他的,還是實力遠超他的,相信這時候沒有人會找徐莽的麻煩。

林天成帶著光叔遠離眾人,也是想從他的口中多了解一番異靈城堡的事情。

要知道,林天成可從來沒有放棄過異靈城堡的打算,再加上他剛剛聽光叔自報家門,眾人臉上的瞭然之色,顯然是五重天內有自己不知名的家族勢力劃分。

既然如此,林天成決定嘗試著借勢,找幾個家族開刀立威。

「光叔,既然一開始這麼叫你,以後我也這麼叫你吧,你剛剛說到你們廖家的時候,我看大家的反應及其一致,想問的是,你們廖家之外還有什麼世家嗎?」林天成問道。

「不知大人想做和打算?」光叔問道。

「自然是想找幾個傢伙開刀立威了!」林天成如實回答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大人大可不必如此,再有一月,就是我們世家約定排名的時候,當然,這個排名只是我們百城聯盟搞得,如今城池已經荒廢,所以規模也就小了寒酸了不少,但是其代表的意義還是不變的,如果大人能奪得第一,不但能得到一些不錯的獎勵,而且也能輕易的揚名立萬!」光叔說道。

聞言,林天成心中一動,既然還有這樣的好事,既然能兵不血刃的揚名,林天成自然是很滿意的。

當然,林天成並沒有小看眾人的意思,只是相信以自己的實力自然能取得一個不錯的名次,從而達到揚名的效果。

據光叔所說,凡是能留名的存在,自然能吸收到不少強者的加入,成立自己的戰隊,甚至商隊,以這樣的方式建立自己的班底。

…… 黑兔越是怎麼說,十六夜越是想要嘗試一下,遇到這樣有趣機會,他當然不能放過!

「黑兔,別那麼緊張嘛!」葉塵和善一笑:「我們都是文明人,當然不會濫用暴力,畢竟打壞花花草草也不好。」

「……」黑兔翻了個白眼,才不信葉塵這鬼話呢。

十六夜咧嘴笑道:「有點迫不及待了,說吧!要比什麼?但事先說明,我現在可是一窮二白,恩賜什麼的,我可不會賭。」

「賭注當然不是恩賜!我也沒有那麼不近人情!」葉塵輕笑道,雖然饞十六夜的【恩賜】,但十六夜的【擊碎天地的恩賜】和【擊碎恩賜之力】兩大恩賜,他可以通過別的方式複製過來。

在葉塵看來,十六夜厲害的地方可不是實力,而是解謎頭腦,這是個人天賦!

葉塵自己博覽群書,但他發現,他對神話解謎並不在行,因此,他更欣賞像十六夜這樣的頭腦型人才。

「這樣吧!你輸了,我今後就是你大哥,你贏了,那麼——」葉塵抬手往空氣一抹,一張張能量匯聚的金色卡片亮了出來,林林總總,共有50張,全部都是加護類恩賜!

沒錯,從RE0世界中得到【加護】,在箱庭中可以凝練成【恩賜】,【加護】的本質是世界賦予的一種權能。

葉塵拿出【加護】當獎勵,不是嫌棄加護多可以隨便送,而是他已經收錄加護的所有信息,花費一點能量,又可以凝練出一個新的。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葉塵和能賜予別人【恩賜】的神佛差不多,不過神佛通常通常需要『切割』自己的靈格,分離出同源【恩賜】(猴版),之後需要時間恢復,因此神佛不會大方到隨便送【恩賜】。

這也是為什麼,神佛舉辦的大獎【恩賜遊戲】難度極大,通常九死一生的主要原因之一!

「這些都是【恩賜】你可以隨便選一個!」葉塵大方道。

「…葉塵,你居然如此富有?!」黑兔瞠目結舌,不管這些【恩賜】是什麼級別的,但既然夠得上恩賜,哪怕很垃圾,都有價無市。

葉塵拍了拍額頭:「遭了,忘了財不外漏,你們就當做沒看到好了。」

說完,又重新手一抹,全部收了起來。

「……」耀和飛鳥瞬間無語了,你丫的哪裡是害怕了,根本就是在炫富吧!

十六夜掃了一眼,驚奇道:「你居然有賭神類的恩賜,怪不得黑兔不願意讓你參與遊戲。」

恩賜真的極多,方方面面都囊括進去了,可以說,擁有這麼多的恩賜,基本沒什麼短板可以讓人針對了。

「還有賭神類…唔,黑兔今後不和你賭了!」黑兔警惕看著葉塵,雖然還不知道這恩賜源自於哪裡,但看名稱就知道,和葉塵賭骰子之類的,贏面極小。

「別這麼說嘛,和熟人玩,我通常不會作弊的。」葉塵一本正經道。

「呵呵~!」耀和飛鳥表示呵呵,顯然不相信,以己推人,她們自己剛剛都選擇作弊,只是因為十六夜的掀桌,她們的方法才沒派上用場。

「放心好了,不是賭博,也不是猜謎,而是用男人的方式來一場恩賜遊戲。」葉塵打了一個響指,一張契約文件生成落到十六夜面前。

恩賜遊戲名:力量的角逐。

完成條件:扳手腕獲勝。

完成方法:以力服人。

落敗條件:認輸或者參賽者無法完成以上條件。

宣誓:尊重上述內容,基於榮耀和旗幟與主辦者許可權之名,舉辦恩賜遊戲。

【ThousandEyes】印!

十六夜一看是『以理服人』,不由笑起來,比力氣,他可沒怕過誰,他自己的力量有多大,說真的,他自己都不清楚,因為大到沒邊,壓根不能全力施展,否則,地球危矣!

葉塵眼底露出一抹狡黠,十六夜的能力是什麼,他門清,真要PK,贏的概率並不大,而且也沒必要親身體會【擊碎天地的恩賜】的鐵拳。

「簡單,公平!我同意了。」十六夜捏了捏骨節,他想要知道,神的力量究竟有多大,就算輸了,憋屈一點,大不了叫人家一聲哥,認一個力量比自己強的神當哥,也不算丟人的事情。

「那好,契約成立!」葉塵一拍手,一座黑石搭建而成的桌子出現在兩人中間,還有兩張黑石凳子。

「來吧!我也想知道,人類最高的恩賜,究竟有多強。」葉塵擼起袖子,肘部頂在桌子上,邀請道。

十六夜絲毫不虛,和葉塵的手捏握在一起,臉色微微驚訝,行家一出手,就能知道雙方的虛實。

「黑兔,你來發號施令。」葉塵對一旁的黑兔道。

「準備好了嗎?」黑兔詢問道。

葉塵和十六夜都全神貫注,雙方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比賽開始!」隨著黑兔一聲宣布。

十六夜立馬加大腕力,強大的力量狂涌而出,葉塵同樣面露認真,他在觀測十六夜,右眼的光輪隱隱閃動。

「咔——!」十六夜面色開始漲紅起來,更多的是不可思議,他現在使用的力量能托起一座巨山,居然沒有取得成效,就連放置桌子的地面都開始龜裂下陷。

暑期看書天天樂,充100贈500VIP點券!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7日到8月9日) 官沐鴻看了一下時間,他們剛開始喝,現在只有耐心的等待機會。

酒店客人吃飯,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洗手間了。

官沐鴻來到男洗手間,進入臨門的大號里,反手鎖上,像個忍者一樣的等著潘洋上廁所。

閉目中,官沐鴻的耳朵過濾著時常進來的客人,終於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原來是周奇陪著趙局長,一邊走一邊殷勤的說著奉承的話。

「趙局,一會兒吃完飯,我安排你去夜總會,放鬆放鬆一下。」

「呵呵,不好吧!」

趙局一聽假意的拒絕,可語調里以經按耐不住的興奮之色。

周奇趁熱打鐵的小聲說道「那裡的小姐正點的很,我給哥哥弄個全套泰式按摩。」

「哈哈哈,周總你可真會來事。」

隔著廁所門,官沐鴻聽的一清二楚。這就是官商勾結的手段,作為一名穿越執法者,有時感到很無奈,自己要是檢察院的就好了。

「那個潘洋怎麼還沒來,難道他沒喝酒嗎?不應該啊!」

官沐鴻正思索著呢,周奇話鋒一轉,問道:「趙局長,潘洋是怎麼認識你這個貴人的?」

「奧,小潘啊!這小子可有個貴人,但不是我,他的貴人我都要聽她吩咐。」

周奇一愣,很吃驚潘洋的交際這麼廣泛。以前倒是小看他了。

趙局長正在興頭上,站在那裡一邊解手,一邊示意周奇過來。

周奇此時的動作很高難,同樣的解著手,身體不動的,上半身側移靠過去,還要注意下半身不尿到外面,更要注意自己的頭不能高過趙局長。

「潘洋這個小白臉,傍上區長了,你說這小子厲害不?」

周奇聽得眼睛大大的,呆立半天。

「王區長?」

「是的,這事不要亂傳啊!」

周奇繫上褲子,心裡嫉妒的罵道,這個小子好命,你看就是小白臉,我咋沒傍上呢!

王秀蓮王區長,四十多歲的年紀,主政區里以經二年了。

時間過得很慢,官沐鴻出來,要去看看情況,剛要出來,手臂里的晶元加強的跳動起來。潘洋哼著小曲,推門而進。

官沐鴻忙一轉身,背對著他。

一身酒味的潘洋撇了一眼穿著廚師裝的官沐鴻,無聊的搭訕道。

「哥們,干廚師幾年了,想當年我也是廚子,這行太他媽的累。」

潘洋自言自語的說著,官沐鴻等著他把褲子系好。總不能讓他抵楞著褲子回到現實社會吧!萬一穿越的時候在掉了,那可就出醜了。

「潘洋,你在這裡也爽夠了,該回家了,你媽很想你。」

官沐鴻突然冷冷的沖他說了這句話。

潘洋聽官沐鴻這麼一說,手一激楞,沒尿完的液體全尿在褲子里了,像尿了褲子一樣。

「你到底是誰?」

潘洋驚恐的眼神看著轉過身的官沐鴻。

「時空管制局緝拿警察,官沐鴻,你最好不要反抗,你已經是一類對抗了,在不聽話將對你採取強制措施。」

官沐鴻以經準備擰脫臼他的胳膊,這麼簡單的任務,弄得太久了,自己都有些下不了台。

這時,一個客人進來小解,也沒在意他倆的舉動,直接走到官沐鴻和潘洋中間撒起尿來。

潘洋突然從兜里拿出一把匕首,反手摟住那個客人,歇斯底里的向官沐鴻喊到。

「你別過來,你這個瘟神,我是不會跟你回去的,你要是動一下,我就捅他一刀。」

「你不怕違法?我不抓你,當地警察也會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