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此,澹臺浦絲毫不覺得意外,凝聲低語。

「有線索么?」

「沒。」趙信凝聲搖頭道,「我派了個金仙去替我查了一圈,就發現了兩頭仙境的凶獸,其他的什麼都沒有查到。」

卻不想,這本是沒有任何結果的線索,倒是讓澹臺浦眉頭一沉。

「仙境凶獸,在哪兒?!」

。璇風瓑浼氬啀璇.. 「這就是瑞獸嗎?好可愛~」

兩隻小龍女看着三眼金猊,兩雙冰藍與火紅的大眼睛開始閃起小星星,就彷彿女孩子看到可愛的小動物一樣。當然三眼金猊外表也確實很可愛就是了。

至於雲川為什麼沒把這兩隻小龍女帶走,主要是因為在這個地方,能夠讓她們獲得更好的成長。畢竟這兩個小傢伙終究是屬於獸類,有些東西不是身為人類的雲川能夠教的。所以他就決定,讓她們在這裏待一段時間,補補課。學習一些技能。

當然在得知暫時沒辦法回家的時候,兩隻小龍女頓時就不樂意了,好在雲川許諾了會時不時的來看她們,並且還會帶一些禮物。連哄帶騙的,總算是把這兩個小傢伙哄騙在了這裏。

……

藍銀王府。

在用植物領域,連續挪移了幾次之後,雲川就回到了這裏,化作一道彩光遁入靜室之中。在這裏,他的本體盤坐在蒲團之上,似乎在閉目養神。

一道彩光融入其中。

靈魂回歸。

讓他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與此同時,額頭上一雙豎眼猛然浮現,隨即又緩緩暗淡,消失不見。

「命運之力……這一趟星斗大森林之行,收穫當真是不小啊。」

雲川感受着眉心處醞釀的那神秘的力量,以及精神隱約間,彷彿能觸碰到某種玄之又玄的規則……對於這個號稱能控制命運的命運之眼,總覺得不容小覷。

其實他覺得這個與其說是命運,倒不如說是氣運。一字之差,可謂是天地之別!

不過這種涉及到氣運命運,虛無縹緲的東西,明顯還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探究的。所以雲川很快就暫時將命運之眼拋在腦後,轉而開始着手準備辦正事。

那就是開創一個全新的魂師體系。

一個不依賴魂獸魂環,能夠自力更生凝聚魂環的魂師體系!

……

武魂殿——天牢。

在厚實的高牆上,一面高大的黑色門扉上密佈著玄奧的花紋。大門左右兩側,有兩名魂聖級別的強者守大門。

大門頂端上掛着一塊牌匾:天牢!

雲川此時來到了這裏,那守大門的兩名魂聖看到他的到來,頓時就鞠身行禮道:「參見聖子。」

「嗯,我需要徵用一些囚犯,勞煩兩位開一下門吧。」他點了點頭,語氣平和的道。

「是。」

兩名魂聖沒有猶豫,手一伸,手上就各自多出了一把鑰匙一樣的東西。周身也浮現了七道魂環。

「啟!」

兩名魂聖周身魂環大放光芒!

隨後手中的鑰匙,猛然間化作一道光融入漆黑大門內。

伴隨着一陣咔咔咔的聲音。

厚實的大門猛然顫抖了一下。

隨後緩緩打開……

只開了一條小縫,陰冷血腥的氣息就從門縫內傳了出來!

對此,雲川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他又不是什麼嬌生慣養的小女生。

很快,牢門大開。

「聖子,請進!」

兩名魂聖各自擺出一副請的姿勢。

「麻煩兩位了。」雲川沖他們笑着說道。

「聖子客氣了,職責所在。」兩名魂聖連呼不敢。

「嗯。」

沖着兩名魂聖點點頭,隨後雲川直接往大門內走了進去。

大門內是一條長長的通道。

漆黑一片,給人的感覺彷彿是通往地獄的通道。

在雲川走進來之後,身後的大門猛然關閉。

最後的光源也消失了。

早就習以為常的雲川表情淡定,因為很快左右兩邊的牆壁上,自動燃燒起一道道燭火。驅散了黑暗,帶來了光明。

雲川走進來之後,腳步沒有絲毫停頓,繼續向前方走去。

在這黑暗陰森的環境中,只有他平緩的腳步聲回蕩。

前進了一段路后。

左右兩邊漸漸出現了牢房。

裏面關押的都是一些形形色色的人。

有老人,有中年,有男有女。

這些人無一例外都被鐵鏈束縛住了手腳,只能在狹隘的牢房裏活動,一個個眼裏都泛著紅光,沒有說話,只是直勾勾的盯着路過的雲川。

在周圍陰暗的燭火襯托下,這幅場景格外的陰森恐怖!

這些被囚禁在這裏的人,通通都曾經是作惡多端的邪魂師!

每一個犯下的罪惡,哪怕就是死上十次都不夠。而武魂殿之所以沒有把他們立即處死,並不是抱有什麼仁慈之心,或者認為他們放下屠刀之後就可以寬恕。主要還是想把這些傢伙用來充當小輩們的磨刀石,訓練實戰能力,而且還可以充當練膽的對象。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還可以把這些人渣作為實驗小白鼠,盡情的進行各種慘無人道的實驗。

這也算是廢物利用了吧,用這些作惡多端的邪魂師來進行實驗,雲川在心理上根本就沒有絲毫障礙。反倒會覺得分外解氣,因為任何人看到這些人的案底,知道他們曾經做過什麼事後,恐怕都會覺得把這些傢伙千刀萬剮,五馬分屍都不解氣。

具體都做了啥事兒,這裏就不言明了。總之只要知道在這牢裏的囚犯,有一個槍斃一個,絕對沒有冤假錯案就是了。

「來人!」

在走了一段路之後。

雲川忽然停下腳步,緩緩的道了這麼一句。

「參見聖子!」

只見周圍的黑暗中,忽然間一陣扭曲。緊接着,一名渾身包裹在黑袍中的神秘人顯現而出,單膝跪地,低着頭道:「敢問聖子有何吩咐?」

「我需要用到一些囚犯,男女老少分別給我來一些,再給我安排一處靜室,我要用到。」雲川絲毫不客氣的說道。

「遵命,聖子。」

渾身包裹在黑袍中的神秘人,低頭應是。

隨後整個人化作一道黑光,融入黑暗中,消失不見了蹤影。

雲川站在原地耐心等待。

很快,四周的牆壁開始響起咔嚓咔嚓的聲音,這是彷彿齒輪轉動一般的聲音。顯而易見,這整座牢房並不是普通的牢房那麼簡單。

片刻后,當聲音停止時。

一道暗門已經出現在了面前的牆壁上。

暗門內是一條長長的走道。

雲川沒有遲疑,緩緩的走了進去。

這一條小走道的兩旁處都有一盞小燈,照亮前行的路。

如果是一個普通人,長期生活在這樣陰暗的環境下,恐怕會不可避免的受到影響吧。

走了很長一段路。

終於,目的地到了。

一步走出。

雲川眼前猛然光明一片。

7017k 就這麼樣,三個人的生計就如此輕易快速簡潔的決定了,攝像機后的攝像師傅看著都想笑,也不怪在11人中,這三個人的人氣都是上層階段,在節目裡面有話題,能搞,性格之間還能互相湊合。

三人走出酒店,以帥氣、高昂的姿態,壓根沒有他們馬上就住不起酒店的事實,而真實情況,節目組只給大家付了一晚的住宿費。

古鎮上,人來人往,三個人穿戴整齊,防護得很嚴實,路上行人看到他們,只覺得奇怪,就算是後面又攝像機跟隨,也沒人去詢問他們是不是明星,主要是現在社會,有太多往後,隨處可見有人拿著手機自拍視屏,或者扛著攝像機拍攝美食短視頻。

「我們去哪?」原赫是三個人當中最沒有打算了,別看他鬧得歡,其實是暗戳戳要讓顧哥和老大哥動腦筋。

羅傑搖頭:「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你還讓我們跟著你?」原赫反問。

羅傑翻了個白眼,吐槽:「你哪隻眼睛看到是我帶隊在走?」

「兩隻眼睛。」原赫指了指自己得雙眼。

「我是跟著顧歸遲,二哈,你下次能不能動腦動眼?」羅傑毒舌開始直接懟人。

「羅——傑——」原赫一副我很生氣,需要哄著得模樣,這也是為什麼粉絲們愛稱他位赫赫寶,主要真的是個沒長大得野孩子,還自帶二哈屬性,羅傑一下子沒牽住,就能把家裡也給拆了。

羅傑看向上天,內心吐槽:造孽啊,上天怎麼不下降道雷,把這妖孽給收了吧!

三人,原赫需要人哄,羅傑看向上天一副生無可戀,只剩下顧歸遲,依舊緩緩地堅定著自己的腳步,走向了古鎮上的一家古鎮土產店鋪。

說是古鎮土產,實際上,就是一家傳承依舊地老手藝糖酥,因為大公司老闆就饞這一口,直接給人投資,在古鎮開了這家店,兩家四六分成,大公司四,老手藝家裡六,每每來雪山旅遊地遊客,都會從店裡買一些糖酥回去。

三人走進店裡,店鋪里正在招待客人地中年婦女,一眼就看到了三人中間比較熟悉地身影,立馬熱情地來打招呼:「歸遲啊,你怎麼來了?來了也不跟嬸子說一聲,老大哥和老姐身體怎麼樣?還好嗎?」

顧歸遲點頭,面上帶著淺淡地笑意,說:「嬸子,我爸媽身體都很好,你和叔不用擔心,我是來拍節目的,需要在你店鋪里找個工作,每天給點工資就行。」

聽到這話,中年婦女沒有立即點頭,而是問道:「有多少人?嬸子著店雖然生意挺好,可店也小,你那團有十多個人呢!」

「只有我們三個。」

中年婦女直接拍板:「行,正好我和你叔還想趁著過年休息幾天,你和你朋友在店裡面好好乾,每人一天地工資算你們一百五十。」

打零工地工資差不都是這個價錢,中年婦女沒跟顧歸遲客氣,雖然顧家對他們家是有恩,可恩情早在這些年還完了,現在大家來來往往那都是人情,人情可就不能讓自己吃虧,假意奉承。

原赫來店裡只站了五分鐘,工作就好了?他很開心地道謝:「謝謝嬸子,嬸子你真好,我一開始都還以為你是我姐呢,太年輕了。」

中年婦女笑得更開懷,「好好好,這小夥子真會說話,那店裡從現在就交給你們了,做到晚上九點鐘,晚飯都別在外面吃,不幹凈,等著我給你們送飯來,嘗嘗嬸子地手藝。」

熱情的古鎮人民離開了自家地店,很放心的把店交給了顧歸遲三人,攝像組對此結果,也是很訝異,看起來最不著調地一組,居然是最早找到工作的,而且還是長期工作,還能包飯?

「顧哥,你以後就是我哥了,太神了,我的天,我到現在都沒想到,才過了五分鐘,就有了一份工作。」原赫歡呼。

羅傑再次看向天空,他有時候真的懷疑原赫智商,三人從滑雪道回來的時候,難道就沒注意到顧歸遲的視線在那家店鋪里看了幾次?

「啊——欠——」原赫打了個超級大響聲噴嚏,一打完,就跳到羅傑身邊,質問:「羅傑,你是不是又在心裡複議我?」

原赫打噴嚏十有八九都在羅傑身邊,所以他就直接認定是羅傑在心裡吐槽他,這個傢伙不僅嘴毒,而且還經常會在心裡罵人。

怎麼這個時候就聰明了呢!羅傑心裡不得勁,他怎麼老跟個二哈過不去。

「啊——欠——」

再次一個通天大鼻涕,原赫直接上手掐著羅傑的脖子,大聲怒問:「你怎麼老在心裡罵我呢?是不是我對你太好了?」

羅傑反手也是一掐,兩人掐來掐去,所有人都習慣了,就連粉絲們也都習慣了。

「赫赫啊,你下次就不能在別的地方聰明一點點?」

一點點?是關於羅傑和原赫在網上的熱搜詞,每每當節目里原赫在拆家時,旁邊就會配上羅傑的漫畫圖像以及文字吐槽「你就不能聰明一點點?」

這是原赫的心病,他這麼個帥氣大男孩,居然被人質疑智商?多令人心痛,難道就沒人發現他其他優點?

在兩人互掐的時候,顧歸遲很冷靜的完成了一個購買十盒糖酥的單子,在遊客掃碼付賬完,冷冷淡淡的來了一句:「今天沒有完成十單,扣工資。」

要說,還真就只有顧歸遲能制止兩人。

一句話就讓兩人再次變成了哥兩好,互相給對方整理衣服,撫平衣服上的褶皺,開始給進來的遊客介紹店鋪里的產品,並且勸說著人多買幾盒。

「唉~~這位美女姐姐,你看,我們店裡的糖酥可是古鎮里的一絕,傳承百年的老手藝,我可不是吹牛啊,來雪山的遊客,就沒有不買糖酥回家的,你買回去,給家裡親戚朋友都嘗嘗,絕對的好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