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大理司帥參——江萬里,五維屬性:武力值58,統帥值42,智力值93,政治值96,魅力值93

父憑子貴——文儀,五維屬性:武力值54,統帥值56,智力值80,政治值84,魅力值87

南宋奸臣——童貫,五維屬性:武力值86,統帥值85,智力值84,政治值89,魅力值70

南宋宰相——万俟卨,五維屬性:武力值41,統帥值26,智力值80,政治值87,魅力值70

請宿主排除兩人,將在另外三位中進行選擇!」

看到系統給出來的人物,袁術直接無語,這還需要問嗎?直接排除那倆大奸臣,那倆狗賊、逆賊……

「叮!將在另外三位之中進行選擇,請稍候。

恭喜宿主獲得父憑子貴,文儀!當前植入身份為,袁氏門生,受過宿主救濟,特此率子前來投靠感謝。

檢測到文儀攜帶兒子:文天祥、文璧、文霆孫、文璋。女兒:文懿孫、文淑孫、文順孫。夫人曾氏!」

聽到系統顯示,袁術整個人都驚了!好傢夥,直呼好傢夥……這買一送幾啊?天吶!絕了。

本以為文儀就是個廢物,結果沒有想到。他竟然是文天祥的父親,還攜帶了一大幫子家人前來投靠!

袁術大喜不已,直呼好傢夥,欲要繼續趁勝追擊。選擇繼續進行召喚……

「叮!扣除宿主100召喚點,進行偏向政治值人才召喚,請稍候……

明朝官員——沈煉,五維屬性:武力值45,統帥值50,智力值82,政治值87,魅力值90

詞中之龍——辛棄疾,五維屬性:武力值85,統帥值86,智力值88,政治值87,魅力值95

南宋奸臣——童貫,五維屬性:武力值86,統帥值85,智力值84,政治值89,魅力值70

南宋宰相——万俟卨,五維屬性:武力值41,統帥值26,智力值80,政治值87,魅力值70

明代著名直臣廉吏——聶豹,五維屬性:武力值57,統帥值54,智力值87,政治值92,魅力值94

請宿主排除兩人,將在另外三人中進行選擇。」

直接不用廢話,直接排除那倆大奸臣。那倆就是大壞蛋,留着無用……

「叮!請稍候,隨機抽取中。

恭喜宿主獲得詞中之龍,辛棄疾。當前植入身份為袁氏門生,近期便要前來投靠,還望宿主細心鑒別觀察。」

聽到系統召喚出來的是辛棄疾,袁術眼前一亮。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

得辛棄疾,文天祥,張詠。這三國不愁無人矣!三澈出現后,雲采兒當真出現了。

她還是和曾經一樣穿著一身黑袍。

雖然表情上有些出入,但從神態上來看這段時間內她並沒有受什麼傷。

「遭了!」

如果面具男就是佐牢使,那他剛才提醒我的也會是即將發生的事。

……

《控魂》第二百三十四章亂戰將始璇風瓑浼氬啀璇.. 二人懸浮在星空之中,如履平地一般。身後均是漫天拳影,同為星辰之力凝聚而成,帶着刺眼的星辰之光,瞬間撞擊一處,如同流星對撞一樣,頓時靈氣爆炸,星光迸發。

極光常庚興奮無比,如同吶喊一般的聲音從他的喉嚨之中發泄出來,他的肌肉隨着每一拳的揮擊,牽動着全身的力量。

他的靈氣屬性為雷、火、金、光,均是強盛而極致的攻擊屬性。他的道韻足有二十幾種,每一種都在增幅着他的肉身,他的力量,他的速度。

“徐真,好過癮!我已經好久沒有打的那麼過癮了!”

極光常庚吶喊著,頭頂三尺,一尊全身充滿爆炸性肌肉的法相陡然凝聚,終結之力跟隨而起,星辰九萬拳,越到最後,越是恐怖非常。

徐真同樣亢奮無比,他此刻雖然施展仙法,卻為使用任何增幅靈法,只是以肉身之力施展罷了。

難得遇見一場不以生死為前提的戰鬥,加上此刻滅卻正在對付星域八蟬王,他閑的無事,這才想要與極光常庚進行一場肉搏之戰。

拳影對撞,即便是在這星空之中,真空環境之下,還是傳出了可怕的爆炸聲音,這就是靈法的恐怖,超脫科學的範圍。

當二人的靈法膠着到最後一道拳影同時潰散之際,二人的身軀幾乎是同時倒飛三千米。

徐真摸了摸胸口,極光常庚這一拳至少擁有將近萬界之力,這還是目前為止,他所遇見的唯一接近萬界之力的修鍊者。

或許之前的天王比之要更強,不過卻是被紅顏魔帝隨手廢了,死在了徐真手中。

相比於徐真的淡然,此刻的極光常庚卻是疼的有些齜牙咧嘴。徐真那一拳雖然沒有施加任何增幅靈法,但三萬多界的力量,還是瞬間斷了他胸腔數根肋骨。

對於自己的肉身強度,極光常庚自信無比,卻是沒想到只是一拳,自己就落得如此狼狽的下場。甚至,剛才那一口即將噴口而出的血液,也是自己強行咽了下去。

畢竟,對面的徐真連面色都沒有變。他若是噗嗤一口噴出血來,實在是太難看了。

“這傢伙怎麼那麼厲害,明明只是小聖境界。難道他真的也如以前那人一樣,擁有那種恐怖的東西?”

極光常庚深吸一口氣,以靈氣修復著斷裂的肋骨。但下一刻,徐真的面容就已經棲近身前,嚇了他一跳。戰鬥的本能,幾乎瞬間拉扯他的身軀躲避著徐真的攻擊。

唰。

拳風如刀,擦過極光常庚的肩頭,頓時出現一道有如刀砍一般的傷口。

“好快的速度。”

極光常庚不禁脫口讚歎一句。隨後,藉著徐真這一拳之力,他的身體三百六十度猛然旋轉起來,雙腿如同兩根鐵棍,瞬間向著徐真的頭顱踢去。

“襲身技—大熊迴旋。”

這是一種看似極為簡單的靈法,但徐真瞬間察覺極光常庚雙腿之上蘊含的恐怖之力,如同一頭向死而生的大熊反撲一樣。

“霸體。”

轟。

強橫的靈氣隨着徐真的各種終結之力,瞬間依附在徐真的身體表面之上,讓他如同披着一層紅色的靈氣之衣。

隨後。

大熊迴旋重重地踢在了徐真的身上,但並沒有如極光常庚所想一樣,徐真會遭受自己的重創。甚至,這一刻,他只感覺自己彷彿是踢到了星域之中最硬的鐵板之上。

徐真接連擋住極光常庚的踢擊,而後身軀一轉,弓步一踏,借腰身之力,雙臂彎曲,以肘為攻,瞬間擊打在了極光常庚的心口之上。

“八極拳—頂心肘。”

咔嚓一聲。

極光常庚的肋骨再斷,整個人更是倒飛千米之外,甚至此刻他也無法再強行壓下衝出喉嚨的血液。

穩定身軀的極光常庚,擦拭掉嘴角的血跡,痛快一笑:”爽!徐真,自從八千年前我敗給那人之後,再度踏入大聖巔峰,從未有人讓我吐血。你好強,你好強啊!”

被自己打成這個樣子,徐真依然沒有從極光常庚的身上感受到氣急敗壞以及殺意。

“常庚兄,徐某小小本事獻醜了。”

“厲害就厲害,何必謙虛。接下來,我要真正地讓你感受一下我的戰道之力,徐真,你要小心了。”

戰道。

需以一顆純戰之心方可領悟。

戰道。

需以戰養戰。

這一類人的一生,不是在戰鬥之中,就是在戰鬥的路上。

眼前的常庚就是如此,他不服輸,即便死亡,也要堂堂正正地死在戰鬥之中。

這時他的信仰,也是他成為大聖巔峰的力量源泉。

此刻。

面對徐真的強大,極光常庚大口深吸一口氣,頭頂法相也是雙眸大張,瞬間與其融合一處。

於是。

他的身軀開始微微膨脹,肌肉彷彿有了生命一般,不聽的蠕動。而隨着他身軀的變化,徐真明顯感受到他的力量節節攀升。

瞬間突破萬界之力。

嘭。

雙拳對碰,極光常庚的身軀頓時金光閃耀,有着無極之光開始蔓延,這正是極光族獨一無二的本命神通施展之前的模樣。

“仙法—極光星辰體。”

如同一顆閃耀的星辰,極光常庚解開了全身束縛,懸浮在徐真的眼前。

“徐真,此刻的我無論力量速度防禦還是靈法,在極光星辰體的增幅之下都提升了四成之力,我們再戰一場。”

徐真點頭,但依舊未曾施展靈法。雙拳一握,頓時那掌心之中的狹小空間瞬間爆破,那是力量的極致,摩擦出來的聲音。

極光常庚身軀陡然一震,以劃破黑夜之勢,不加任何防禦的再度向著徐真發起攻擊。

眼見如此破綻百出的極光常庚,徐真也是噙著一抹淺笑,雙眸一凜,也是不加一絲防禦,只以最純粹的力量攻擊,與極光常庚對轟起來。

“哦啦哦啦哦啦哦啦···”

“啊噠噠噠噠噠噠···”

二人的畫風瞬間jo化,也不知道對轟了多少拳,只看着二人的周圍,形成了拳影屏障,如同一座大鐘,將二人籠罩其中。

與此同時。

滅卻已經兩度逼迫星域八蟬王施展了金蟬脫殼,面對蛻變三次的八人,滅卻含笑說道:”現在的你們是不是各自最強盛的狀態了?”

八蟬雖然乃八人之中最小的,但卻是最強的,其他人全部以他為中心。此刻,八蟬站在七位哥哥的保護圈中,目光陰沉無比。

“一定要趕盡殺絕?”

滅卻聞言,不禁嗤笑一聲:”呵呵!都到了這個時候,你居然會問出這樣的話來。你以為,我在陪你們玩嗎?”

“老八,他不會放過我們的。殺人者,人恆殺之。此言不假!諸位兄弟,一起上,給老八創造遠遁的機會。”

三蟬傳音眾人,隨後一拍八蟬的胸膛,強橫勁力直接將八蟬送出數千米。與此同時,七人一擁而上,犀利的攻擊瞬間施展,封鎖滅卻的所有方向。

“你們太天真了!我不想你們走,你們哪個能走?”

滅卻輕言一語,隨手手中赤紅之劍劍鳴衝天,與這星辰都要融合一般。恐怖的劍意遮蓋了這冰寒的空間,沒有任何阻礙之力地輕易破除了七人的合擊,隨後人劍合一,瞬間棲近三蟬的身前。

“你是第一個。”

滅卻的聲音落在三蟬的耳中,還未待三蟬反應,身首異處。

經過三次蛻變的蟬族,再死亡,那就是真正的死亡。

“三弟。”

一蟬見三蟬瞬間慘死,一聲痛叫,手中雙環叮噹當一幢。

“三死蟬神功—破滅靈幻環。”

咻咻。

雙環一震,下一刻陡然出現在滅卻的面前,咫尺之間。

但是,讓一蟬錯愕的是。那滅卻竟然陡然大口一張,直接將雙環吞入口中,咔嚓咔嚓的咀嚼起來。

一蟬頓時面色一白,失去了靈寶聯繫。

與此同時,其他幾人的攻擊再次到了滅卻的身前。

六種攻擊瞬間融合一處。

“蟬吞蟬,寶同寶。以我力,滅天穹。三死蟬神功—六轉破滅波。”

滄啷。

嗜主劍陡然脫離滅卻之手,飛天而起,眨眼之間幻化萬丈巨劍,劍鋒之下,任何東西都不存在。就連存在了不知多少歲月的極光星河,在這一刻,都被劍意切斷了百里區域。

“劍嘯寰宇—世間何人敵我劍?”

萬丈巨劍出現的那一刻,一蟬等人的攻擊就徹底潰散。甚至,七人頭頂的法相,才剛剛凝聚出來,也被劍意攪得粉碎。

隨後萬丈巨劍如同雷霆閃電,瞬間壓向七人。甚至,七人連本體都沒有幻化出來,就在沒有任何防禦的機會下,直接被大劍鎮殺。

吞噬掉七人的血液與靈氣,滅卻微微吐了一口氣,正想要追擊八蟬,卻見一道身影,提着八蟬的頭顱緩緩而來。

來人面帶得意之色,抬了抬那死不暝日的頭顱,沖着滅卻嘿嘿說道:”滅卻兄,我回來了。”

看着焦潁飛那賤兮兮的樣子,滅卻切了一聲:”又跟我搶人?這段時間我看你是真的飄了啊!”

“這傢伙幻化本體速度極快,真哥給我消息,剛好此人到了我面前,我殺他,是湊巧,真的是湊巧。”

“以後咱兩個得說好,輪換著來才行。”

“呵呵!那也得等到星域定級大會結束了才行,畢竟我現在可是參賽人員,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