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夜用脊柱屠刀分解著那個長著大鉗子,赤紅顏色的怪物,乍一看像是螃蟹,仔細觀察又像是牛鬼。

吃起來有一種天然的辛辣感,就像是在口腔中升起了火柱。

【吞噬赤鬼較為完整身軀】

【壽命+28天】

【屬性點+2】

【腸道+0.5%】

「口感一般,這股辛辣很不錯,有種生吃辣椒的感覺。」

相比而言飛蚊怪的口感就太差了。

姜夜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咀嚼風乾了的樹根,還有種吃海螺的時候嘗到海螺尾部黑色物質的感覺,直讓姜夜皺眉頭。

伸出舌頭看了看,舌頭上鋪滿了一層青灰色的東西。

這東西也不叫飛蚊怪,程序鑒定的是「蜻鬼」。

這東西提供的壽命還比不上赤鬼,好在飽和度還是上漲了的,屬性點也有因為初次涉獵的一點。

姜夜吃了那多的怪物,口感不好的比比皆是,但要說不好吃,這東西絕對能排進前三,吃了之後渾身不得勁,當然這是心理作用上的不得勁。

扁平的甲蟲型怪物,姜夜敲開甲殼也沒見到多少血肉,更多的是交錯著的角質層。

這東西還行,有種吃螃蟹的意思,不過比正常煮的螃蟹要腥些,姜夜記得以前下水摸螃蟹,那些螃蟹煮了後會帶腥味,後來也不知道怎麼得,從市場上買的螃蟹就沒有那種腥味了。

進化型大青皮更皮實了,口感反而變得沒有最開始的大青好,而且冷凍液真的很影響口感,這多怪物血肉,其中一大部分姜夜都感覺味同嚼蠟。

「還湊付吧。」

打了一個飽嗝,姜夜感覺自己的身軀涌過暖流,通向四肢百骸,胸口洞都長出了細小的血肉觸手,不過恢復程度依舊不高。

姜夜估摸著也就恢復了三分的實力。

接下來看向了重頭戲。

展櫃實際的高度是六米,裡面的這個怪物的身高五米多。

黑色的甲胄皮膚,猩紅色的紋路,頭頂上有兩隻蜿蜒著通向後腦的鬼角,面容猙獰卻又帶著肅穆,頭顱就像是一座碩大的黑暗聖騎士頭盔,紫黑色的眼睛已經熄滅了光芒。

這種形態的怪物更像是從地獄走來惡魔君主,整個江陵城也就只有兩隻,一隻大的在研究所,另外一隻小的現在就在他的面前。

【吞噬『天鬼冠軍』(幼生期)完整身軀】

【壽命+77天】

【屬性點+12】

【腸道+8.5%】

多的評價沒有。

這東西的口感能夠排在姜夜吃過的所有東西前三位。

【檢測到不明印記,是否消耗一百天壽命碾碎】

姜夜猛的睜大了雙眼,他本來以為是這個幼年期的天鬼精神意志,沒想到竟然不是精神意志,而是所謂的【不明印記】。

【警告,不碾碎印記將會出現不明後果】

姜夜依舊沒有使用壽命碾碎這道出現的印記,他聽到有人在呼喚他,就是從這道印跡散發出來的。

「轟!」

姜夜高大的初始屠夫形態竟然生長出了黑色的甲胄,他的身形也在迅速的增長,眨眼間就已經長到了三米高,而且還沒有停下,仍然在繼續攀升。

外層的斗篷也跟著姜夜身軀的增長而擴大,畢竟是畫皮鬼的獨立衣櫃,能夠隨著體型的改變而改變。

初始形態的屠夫形態本就強橫,背後的那道血紅色的十字架圖案也在增長,圖案覆蓋住了初始屠夫的整個後背,兩側收攏著,就像是小翅膀。

初始屠夫的身軀竟然生長出了黑色的交織成,連姜夜破破爛爛的身軀都長出了不少的血肉。

最後身軀停在了五米多高,依舊是破爛的模樣,只不過身上有三分一變成了黑色的角質層盔甲,姜夜的腦袋也有三分之一變成了天鬼的模樣。

【天鬼共生(殘缺)】

【冠軍印記(殘缺)】

黑色甲胄的縫隙中也燃燒起了熊熊的黑紫色火焰。

畫皮鬼的地獨立衣櫃幻化的斗篷被身軀中的熊熊火焰給燃燒殆盡。

【當前形態:天鬼冠軍(殘缺)】

【詳細1:全屬性提升25%。】

【詳細1:統帥】

【詳細2:天鬼黑極斬】

【詳細3:紫極天鬼焰】

【……】

【感召大君的呼喚,契合化提升。】

【同類威懾,契合化提升。】

一大排的細長數據讓人應接不暇。

姜夜低頭看向自己的身軀,他現在三分之二是初始形態,三分之一是天鬼形態,如果裹上斗篷,戴上兜帽的話,正常人看到的絕對會認為是天鬼冠軍。

還有一股莫名的感召,只不過這種感召並不強烈,沒有姜夜曾經化身屍魔王形態的時候受到的感召強烈。

後來姜夜也明白了,為什麼會有那麼強烈的感召,那是亞歐斯頓的召喚。

打個比方,亞歐斯頓就是那個即位的小皇帝,而姜夜化身的屍魔王就是受到小皇帝完全信任的『封疆大吏』,小皇帝身邊沒有將軍用,自然會想念它的封疆大吏,所以才會極力的想要召喚姜夜化身的屍魔王回去守護它。

只不過後來那群人非要控制姜夜,並且想把他獻祭,姜夜只能先砍了自己的腦袋擺脫控制,然後順藤摸瓜找到了小皇帝的藏身之處。

正巧那個小丑玩家所化的『封疆大吏』要篡位,姜夜也沒有含糊。

現在雖然有感召,卻十分的微弱,也有可能是因為姜夜的天鬼冠軍形態是殘缺的,所以受到的感召十分有限。

「報告將軍,東部戰線的青皮大軍突然沸騰了,也不知道它們是在喊什麼。」

東部戰線的青皮大軍多數都是小青皮,數百個小青皮中才會出現一隻大青皮,不過它們全都看向江陵城的方向,發出具有著特定節奏的嘶吼聲。

以至於軍部的那些人還以為青皮大軍現在就要攻過來呢。

「它們嘶吼的頻率有些不對勁兒。」

「提高警惕,很快就會有一場惡戰要開啟了。」

身著軍服的將軍放下了手裡的望遠鏡,神色嚴肅,儘管不知道這些青皮鬼在嚎什麼,但是既然東部戰線這邊有了這麼多的壓力,南部戰線那邊的壓力只會更大。

好在江陵城的軍備還很充足,甚至還儲存著小、中當量的核彈,必要時刻可以進行核爆處理。

如果姜夜知道軍部這些人什麼想法的話,多半還會說和當時對戰序列一一樣的話。

不過姜夜顯然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情況,姜夜感覺這兩次的形態問題似乎給他打開了不一樣的思路,但是想抓住的時候卻又沒有想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恢復了人類形態,姜夜暫時沒法動用天鬼冠軍形態了,不過這東西也有好處,他的身份在怪物中肯定不錯。

雖然是人類形態,姜夜的個人實力也得到了不小的恢復,幼年天鬼冠軍給姜夜提供了6分的實力恢復。

如今姜夜已經恢復到了接近五成的樣子。

統計了一番獲得的壽命、屬性和飽和度。

【壽命+346天】

【屬性+22點】

【腸道+13.5%】

姜夜不得不感嘆,有儲備就是好,就這麼一天的功夫就收穫了這麼多,飽和度也快了。

加上原先的屬性點,姜夜現在攢了40點的屬性點,壽命更是多了十一個月。

「研究所。」

姜夜沉吟了一番。

決定去一趟研究所,也許把研究所的那隻天鬼冠軍吃了的話,他的天鬼形態就能補充完整了。

不僅僅是形態的問題,那裡肯定還有很多的怪物血肉,足夠姜夜的實力更近一步,甚至連壓制的屬性恢復都能恢復到六七成,這樣姜夜也就能安穩了。 雷綺毓這邊最後還是拒絕了元成的邀請。

祁元還是蠻意外的,按理說現在元成的綜藝,藝人們都是搶著上的。

不說別的,單看看胡採薇。

參加《嚮往的生活》之前,一個一線代言都沒有,節目完了之後,增加了三個。

都是千萬級別的代言。

這就是元成的綜藝捧人的能力。

能夠在元成影視的一檔綜藝裏面做常駐MC,一般的一線明星都是不會拒絕的。

「老闆,那我們邀請誰?」胡大晶給祁元遞了一份名單,上面有二十多個名字。

其中的一半元成都邀請過了,沒來。

不過這樣的大佬,錢都賺夠了,不僅是元成,別人其他的節目也拒絕,一視同仁的。

祁元指著趙雲朵的名字,說道:「這位大姐邀請了嗎?」

「還沒有。」

「看看她要不要來參加吧。」

胡大晶給趙雲朵的團隊打了電話,很遺憾地得知對方今年的檔期基本上已經滿了,騰不出時間來,錄一檔大概要持續三個月左右的綜藝。

「要不讓紅鯉上吧?」胡大晶說道。

顧紅鯉在她這個年齡段,已經算是做到了頂點,人氣實力俱佳。

但是她的年齡畢竟還是年輕了些,這樣的年紀當一個導師,可能不是很合適。

見到祁元有些猶豫,胡大晶說道:「要不你問問紅鯉的意思?我覺得以她目前的地位,當這個導師還是可以的。畢竟我們的選手們,絕大部分都是素人。」

祁元想了想,還是點了點頭。

現在兩個人就在劇組的臨時小棚子裏,於是他給顧紅鯉打了個電話,她就從外面進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