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當著八長老的面,他不敢開口。

雲凌之巔,或許會受到天靈宗這樣的小宗門挑釁,可是那些大宗門,可曾挑釁過雲凌之巔?

從未有過。

是那些大宗門不來嗎?

不一定,或許是因為大宗門格局更大,知道雲凌之巔的底蘊在那裡。

他們挑釁雲凌之巔,未必能討到好處。

天靈宗這樣的小宗門,哪兒知道其中的彎彎繞繞,只是計劃還沒實施一半,蕭執回來了。

他身上的毒素也解乾淨了。

他們腳步被打亂,所以事情就接連產生變數。 打雷擊中了超夢,方寧看到機會再次讓路卡利歐使用了Z招式,成功打中了它,之後又接着對戰了好幾個回合。

超夢眼中的狂熱猩紅色已經消散了不少,它看着方寧眼神中回復了一絲的清明,動作稍微有一點遲緩。

方寧快速道:「路卡利歐,用發勁!」

看到這個讓超夢恢復清醒的時候來了,接下來就讓路卡利歐不停地攻擊。

方寧:「路卡利歐,近身打」

隨着時間一點點流逝,超夢眼中的猩紅色開始逐漸消散,直到完全恢復清醒,超夢這才停止了攻擊。

路卡利歐所有的體力用完,變回原來的樣子之後,直接倒在了地上,他拿出精靈:「回來吧,你好好休息一下。」

超夢也變回原來得模樣,直接癱軟在了地面上,累得直接混了過去,方寧拿出製作精靈食物的工具,開始為路卡利歐個超夢製作波芙蕾。

一兩個小時后波芙蕾做好了,方寧把路卡利歐放了出來,超夢也醒了,他看着它們:「過來吃點波芙蕾恢復體力,我們在這裏休息一天再繼續前進。」

搭好帳篷弄好睡袋,準備休息。

一晚上的休息加上能夠恢復體力得波芙蕾,到了第二天它們的體力差不多已經回復得八九不離十了。

「沒有想到,那石頭得能量直接讓我直接失控了,多虧你讓我清醒過來。」超夢看着方寧直接露出了人畜無害的笑容,讓他感到非常親近。

這個時候電腦響了起來,這個獎勵但是讓他有一點意外,但也很高興。

「S+級懸賞任務超夢Z完成,好感度已滿,等祁連山任務完成再發放獎勵。」

「走吧,我們重新回到祁連山山上。」方寧背起背包,朝着祁連山的方向看去。

沒有猶豫,直接繞過這些閃光精靈,他們一人一精靈直接跑到了半山腰,超夢看着前面笑說:「現在我能控制住我的這個閃光形態,我管他叫超夢Z。」

來到半山腰卻沒有遇到前面那隻的閃光班吉拉,而且十分順利來到了剛加上前的地方,途中一個精靈都沒碰見。

方寧很是納悶:「奇怪,那些精靈去哪裏了。」

超夢也開始疑惑:「對呀,從入口直接穿過了半山腰,也似乎太順利了。」

就在他們說話的同時,所有精靈好像感到什麼了,它們全部一下子朝着山頭上跑去,就像徹底瘋了似的。

方寧看到這這一情況,看着超夢問道:「超夢,這些精靈為啥全都超著山上跑,這到底是因為什麼哇?」

超夢看着山頂的方向:「我聽它們說,山上有兩個巨頭搶佔那能夠再進化的石頭。」

石頭,難道是聖靈紫源石?

他們朝着山頂的方向跑了過去,來到了山頂並找到了一處隱秘的地方躲了起來,看到兩個精靈正文打鬥。

「裂空座,這這聖靈紫源石是我的。」

「雷電鳥,別以為你進化了就能打敗我!」

方寧和超夢躲在一邊,看着天上這兩個砰然大物為了這塊石頭,而打的人天昏地暗,一時間是難分伯仲。

「看來,雷電鳥也吸收了一些聖靈紫源石的子石,那它和我一樣呀」超夢看着天空中雷電鳥,喃喃自語道。

聖靈紫源石會給附近衍生出來一些小型得紫源石,也就是子石,雖然這小的紫源石也有能量,但是真正而精純的能量還是在母石,也就是真正的聖靈紫源石,而且是子石的千百倍。

聽到這裏當年愣住了,超夢昨天就吸收了一小塊子石,就強的不得了,那要是這一大塊母石,那不就簡直,直接進過到了神獸那個層次了么。

裂空座直接飛到了聖靈紫源石的跟前,用爪子直接觸碰了它,就直接進化成了超級裂空座:「別以為,只有你雷電鳥進化了,我就打不過你。」

閃光雷電鳥VS超級裂空座,想想都覺得筆記。

方寧和超夢在一旁的偷看它們的對戰,超夢看到這裏,已經有了離開這裏的打算:「走吧,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雖然超夢的目的達到了,但是電腦現在沒有一點動靜,方寧開始懷疑了這個任務,小聲嘀咕道:「電腦給我這個任務,現在卻沒有一點動靜。」

「它看到了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幫它趕走過來搗亂的精靈,二不幫。」

電腦的聲音讓方寧非常意外,那個精靈居然看到了自己,要是不幫,用不了多久,說不定就會對自己出手。

方寧站了起來,立馬朝着他們跑了過去,超夢直接愣在了原地:「倒霉呀,我怎麼攤上了這麼一個隊友。」

超夢也追了過去。

天上的雷電鳥看到方寧過來,立馬就把自己的電Z給了方寧:「小子,我注意你很久了,用它幫我打敗裂空座,將它給徹底趕回臭氧層去。」

方寧接住電Z,放進自己的手環里,做着運動並念出一段話和雷電鳥的Z招式:「來吧雷電鳥,億萬伏特。」

裂空座使用破壞光線。

Z招式億萬伏特和破壞光線相互碰撞,不出幾分鐘,億萬伏特直接把裂空座打的很是狼狽,而已這招威力巨大。

裂空座收到攻擊後放棄了這石頭,直接回到了天空的臭氧層里去了,雷電鳥轉頭看着方寧:「小子,謝謝你幫我使出了絕招,趕走了裂空座。」

「表示感謝,你們可以隨意在祁連山行走。」雷電鳥說完,立馬用飛到了聖靈紫源石跟前,去觸碰它繼續徹底進化。

雷電鳥囑咐了一句:「我吸收能量的時候不能離開它,保護我不受影響而打斷,讓你而且我知道你們得實力。」

「行吧,我們幫你。」方寧為了這個任務,這才答應了雷電鳥玩保護它,覺得這個也是任務的一部分吧。

兩個巨頭的爭奪戰結束了,這些過來得精靈似乎也不敢靠近,就只是眼巴巴的看着,雷電吸收能夠進化的能量。

「觸發支線任務:堅守12小時。」

隨着電腦的聲音想起后,有幾個比較強的精靈,開始冒出頭來靠近他們。

。 聽到他們已經開始聯手,來對付他這一個小小的農莊。

庄塵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嗤笑的弧度。

「這也只能夠說明,他們倒還真是看得起我。

先讓我想一想再說吧,回去早點休息。」

庄塵跟周棟說完就轉身離開。

次日。

庄塵看著外面的太陽,穿過了厚重的雲層,一束光源穿過他的玻璃。

打在他的床上,將他整個人都沐浴在清晨的陽光之下。

他舒服的伸了個懶腰,揉了揉自己睡眼惺忪的眼睛。

庄塵收拾完畢之後便打開門走出去,看著外面一片欣欣向榮的場景。

他拿著上次因為水土不服,而導致它死亡的植物來到了弄好的紅黏土地里。

手中的甘蔗苗沒了生息,軟趴趴的搭在庄塵的手中。

庄塵細心的在紅黏土上面刨出坑,把甘蔗的根部都壓在它的坑裡。

雙手用它的泥土將它遮蓋下來。

庄塵用自己的雙手,在他弄好的表面上重重地按壓了幾下。

將它的泥土壓實。

隨後掏出了自己口袋裡面的匕首,劃過自己的指尖。

聞著鐵鏽味的血腥,瞬間瀰漫在空氣裡面。

那血液滴滴答答的落在了甘蔗的旁邊,不過一會兒的功夫就看到他的手指,就恢復了痊癒。

庄塵看到自己血液,心想著可能這一點就已經足夠它的生長。

因為紅黏土的鬆軟,加上它的通氣性與雨水的滲透性能夠促使甘蔗良好的增長。

庄塵拍了拍自己手上的泥巴,在農莊裡面行走起來。

查看著是否還有其他需要移植過來的植物?

最後他將自己的目光,放在那長勢沒有蘋果樹好的桔子樹。

雖然結了果實,但是無論是它的水分還是口感,都跟末世之前的差了一大截。

庄塵摩拳擦掌的走過去,揮舞著自己的雙臂活動著他的筋骨。

隨後雙手緊緊的抱住桔子樹的樹榦,硬生生的把它給拔起來。

「次啦……」

桔子樹的根部與土地產生了分離,發出了被撕扯的聲響。

上面零零散散的果實落在了地上,連同他的樹葉也灑滿了一地。

庄塵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就扛著的桔子樹往紅黏土的方向走去。

他輕手輕腳地把桔子樹放在旁邊,扛著自己的鋤頭高高的掄起來,重重的落下去。

挖出了一個巨大的坑,適合桔子樹的根部能夠完全的放下去。

他輕而易舉的抱住桔子樹的樹榦,把它放進自己挖好的坑。

隨後再用鋤頭刨著旁邊的泥土,將它掩蓋。

從池塘裡面提了一桶水過來,澆在它的根部。

「等過一段時間之後,它就能夠枝繁葉茂。」

庄塵把自己手上的泥土拍乾淨,提著工具往農莊的前院走去。

他正好經過自己的果園,看著白團團蹲下身子撿起剛剛掉下的橘子。

她手腳麻利的剝開了它的皮,一口把橘子放入了自己的嘴巴裡面。

酸的她五官全部都皺在了一起,嫌棄的直接吐了出去。

「這實在是太酸了吧?」

「我都還沒有來得及收拾,你這個小饞貓就過來把它給吃掉了。」

「我以為你農莊裡面的東西都是好的,沒有想到還有這麼酸的東西。」

「我知道它的口感不太好,所以才把它給移植過去的。」

聽到庄塵的話語,她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嫌棄的把手中的橘子丟掉。

氣的雙手環胸,大踏步地越過他的身子。

庄塵看著她氣鼓鼓的模樣,就像是一個小松鼠樣。

他低頭輕笑著跟上了她的步伐。

「你不是說幫助高倩奪回她擁有的一切嗎?怎麼今天還有閑心去種植這些?」

「這段時間她經歷了太多事情,所以讓他現在多休息一下,你打算參與進來嗎?」

白團團地看著庄塵說的話倒還善解人意,投來了對他讚許的目光。

「我這個視情況而定,如果你需要我的話,那我當然也是會出來。」

白團團感受到了自己的重要性,傲嬌地昂起了自己的腦袋。

行走起來的步子都雀躍了些許。

庄塵不拆穿她的小心思,只是跟她並肩同行地回到了農莊的前院。

剛來到前院的他們發現,高倩獃滯的坐在院子裡面曬著太陽。

臉上的表情就是一副悲戚,身上散發著失落的氣息。

就連這樣大的陽光,都無法驅散開她的陰霾。

「也不用太過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面,大膽的往前看,才能更好的去接受。」

「對啊,不然你老是沉浸在現在,那就沒有辦法看到前面的風景了。」

庄塵跟白團團兩個人,一唱一和地安撫著她的情緒。

高倩艱難的扯出了一抹久違的笑容,抬起頭看向他們兩個關心自己的臉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