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圖索家族崛起了,但如今又已經到了新的時代……這一場加圖索家族還能抓住機會嗎?

電話這個時候突然間響起了,龐貝微微一笑,拿遠電話接通之後,佛羅斯特陰沉憤怒的聲音就不出他所料的從話筒之中衝出。

「龐貝!你打暈護衛,沒有登上列車到底是想要幹什麼!」

「誰知道呢,可能只是我想看看我最近健身的成果吧。」

龐貝語氣懶散的說道:「我今天下午可是還和聖德絲女士有一場約會,她可是一名優雅的伯爵,美麗成熟,我可不想錯過。」

「龐貝!」

佛羅斯特的話語之中彷彿壓抑著一座火山:「你真的認為你能活着見到下午的太陽嗎,對於加圖索家族的復仇者已經來了!」

「不不不。」

龐貝搖了搖頭然後突然間微微一笑:「他復仇的對象是你們這些掌權者,我只是加圖索家族的種馬,而且恰好我生了個不錯的兒子。」

電話那一頭的佛羅斯特聽見這話之後沉默了一會,龐貝搖晃着一下自己手上的酒杯,當紅酒在酒杯中轉動4圈之後,佛羅斯特的聲音這才傳來。

「你知道的,成神之路計劃之中你永遠都是候選者,凱撒成神之後,下一個最有資格的人永遠都是你。」

「沒有必要了,佛羅斯特,加圖索家族即將迎來一場變革。」龐貝嘆息一聲然後悠然說道:

「佛羅斯特啊,成神之路真的是成神之路嗎?人這種東西啊,要的是擁有自主的思考能力、獨立行動,要有自己的夢想,如果你的一生因為家族的需求而被決定,那你可真是悲慘。」

「真正悲慘的是你,龐貝!我不知道你通過自己的言靈看到了什麼,但你應該始終清楚自己是加圖索的一分子。」

佛羅斯特此時此刻話語已經冷漠了起來:

「莊園裏面暗藏着的煉金法陣已經開始運轉了,我們從遺跡之中捕獲的那個一顆次代種龍卵即將被激活,通過催生,它將只擁有10分鐘的爆發時間。」

「如果你還想活命的話,就去安全室獃著吧,我不希望以後回到家族這個地方之後,還要去照看你的陵墓!」

佛羅斯特說完這些話止步便掛斷電話,而龐貝則是隨意的把電話一扔,搖了搖頭。

地面突然間微微的晃動了起來,龐貝抬起頭看着遠處亮起的光柱,他將酒杯放下,手背放在下巴上,臉上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

解決掉坦克之後,阿斯頓馬丁向前急速前行,很快就來到了一個路口,而這裏已經升起了合金的圓柱路障。

這種路障上深藏地下的合金柱,它們足以把超重全速前行的卡車完全攔截成為一塊鐵餅。。

但當它和蘇安的阿斯頓馬丁相遇之後卻完全沒有發生撞擊,原本實體的車突然間化為了藍色虛影穿過了路障,就像是整輛車不存在一般。

第三法反轉術式,化實為虛,將已經理解的物品轉化為魔力形式,魔力沒有實體,用於駕駛的車輛之上,就讓蘇安能夠駕駛的車輛穿越很多的屏障。

穿過路障,車身綻放着藍色的玫瑰紋路,這輛車像車像是活起來一般,車身上的藍色紋路閃爍的光芒就像是呼吸一般,引擎咆哮著,蘇安很快就看見了加圖索莊園之中的巨大別墅。

真是巨大啊……彷彿整個視野之中就只剩下了他那個房子,蘇安微微感慨著,但突然間,面前的輝煌的房子開始微微的向左右搖晃了起來。

緊接着車輛也開始搖晃了,並不是故障的原因,而是因為整個地面開始顫抖,彷彿正在有什麼東西要從地底深處爬出來。

一瞬間,蘇安就嗅到了一股古怪的味道。

濃厚的鐵鏽味,混雜着劇毒的蒸發水銀……這些微小的顆粒順着風飄到了蘇安的鼻腔里,簡直就像是往煮沸的血液裏面倒入水銀,濃重的血腥之中帶着劇毒。

這個味道……蘇安倒是很熟悉,這是龍血的味道,但龍血之中的毒素成分被放大了很多,簡直就像是有人刻意的把龍血里的毒素放大。

有意思。

蘇安眼底微微閃過一絲金色的奇特閃電,雷電的感知蔓延而出,無數信息被傳回,蘇安臉色頓時一般,悍然之下便踩下剎車。

情況有些怪異,雷電的感知告訴蘇安,地下出現數量眾多的正在向上挖掘的「人型」生物。

砰!

一隻只乾癟的,枯瘦的,指甲殘破漆黑手,突然間從地底下悍然伸出,關節猙獰的用力,像是往天空抓取一些什麼能夠拯救他們的希望。

著場景有些像是小時候玩的植物大戰殭屍裏面點擊遊戲開始之後,那從方碑之中探出的殭屍爪子。

只不過如今爪子是4K寫真,而且帶着令人作嘔的血腥味,有的手掌甚至是殘破的,斷指和斷肢簡直就像是活死人從地表爬出。

即便是堅毅的混泥土地面,都無法阻擋他們從地下鑽出,場面極度驚悚恐怖,他們組成了一個軍團,開始鋪滿整個蘇安所視之地。

「什麼玩意?!」

這超級在蘇安的車底之下伸出的爪子開始拚命地抓撓著阿斯頓馬丁附魔的車底板。

通過開着的車窗,蘇安除了鼻子聞到了劇毒的味道之外,身為一名超級混血種,對於龍文極度敏感的蘇安聽見了一曲從大地深處傳來,正在瘋狂吟唱着的悲慘樂章!

言靈:趕屍。

這是可以驅動屍體行走的法術,最早被發現於華國,在古代,華國人特別眷戀自己的鄉土。不管怎樣,葉落必須歸根。客死異地的遊子,本人的意願一定要入葬祖塋。

但山地崎嶇,路遠水長抬着屍體顯然是不好走的,能夠操控屍體的混血種接任了這個任務,他們控制屍體的年齡也被定名為:趕屍。

在華國的趕屍言靈擁有者操控較多屍體的時候,需要拿一根草繩將屍體拴住,並且通過特殊的黃紙煉金陣將屍體的活動固定。

因為人的念頭複雜,操控一具屍體還好,但操控多的話容易出現多具身體亂跑的跡象,所以需要輔助的手段。

但此刻,調動起這個言靈的並不是混血種,而是一隻純血的龍族,在煉金法陣的激活下,祂的身體極快從胚胎的狀態被催生為龍軀。

這種催生是致命的,幾乎在損耗胚胎的底子,這樣催生出來的龍族智商是不正常的,但現在看起來有一個東西祂會保存的很好,那就是蘇醒之後對整個世界的憤怒。

普通純血龍族的思想很是單純,但並不是沒有智慧,如今他的憤怒通過這次爬起的屍體宣洩而出。

帶着惡臭劇毒的屍體在言靈的附加之下身體堅硬入鐵,他們從深深的地底爬出,當他們完全出來的那一瞬間,蘇安的臉色陡然陰沉了起來。

原本隔着泥土還無法察覺,但他們真正的露出頭來之後,蘇安的鼻子瞬間嗅到了一種可怕的病毒……

「智慧」術式開始解析,結果出來的很快——狂犬病毒的變種版本,能夠攻擊人的中樞神經系統,使病人認知能力出現極度的障礙,意識出現混亂,並表現出瘋狂和攻擊傾向……

簡單來說……這就是喪屍病毒,並並且極有可能通過空氣傳播,本來應該出現在科幻片裏面的病毒泄漏,在加圖索家族的莊園出現。

一個又一個人影從地底爬出,他們有身上或多或少都是鮮血,面目獃滯但卻陡然間開始四散而逃。

沉默、死寂、令人發瘮,當喪屍在你面前爆發的時候,真正讓你感到絕望的並不是它們向你緩慢的的走來,而是它們有組織的向四周瘋狂的奔去。

你只要稍微有點腦子,就會意識到這已經不再是自己的危險,而是整個人類的命運都將受到威脅……

后怕的汗水會從背後瞬間滲出,你會想起之前的安逸生活,會強起自己的親朋好友,面對四散而逃,瘋狂地想要自己體內傳播病毒的猙獰喪屍,你才會渴求真正的暴力。

「羽斯緹薩!搞定空氣之中的病毒微粒!」

蘇安毫不猶豫的衝下車,手中出現了金黃色的浴火之怒,代表真實的燃燒的槍尖點在喪屍的身體之上,將他們的身體完全燃燒。

加圖索家族是瘋了嗎?敢搞出這種反人類的東西出來?!

蘇安一直以來都沒有露出憤怒的情緒,但在這一刻,當普通人類和百姓的安危受到威脅之時,蘇安心中的怒火幾乎凝為了實質,眼瞳之中陡然亮起了一點不滅的金色光芒。

五虎上將英魂於亂世之中出現護一方百姓安定,這種以病毒形式殘害生靈的行為……

流毒天下,如此惡劣……蘇安精神世界之中的五虎將軍們也同樣和蘇安一起進入極度的憤怒狀態。

這絕不是一個人的事情!病毒對於人類來說是需要花費畢生精力去抗爭的敵人!無處凄慘的事迹告訴世人,如此傳播性極強的病毒,必須在源頭得以遏制。

幾乎是毫不猶豫的,蘇安通過自己力量極速開始阻攔病毒的傳播,而此時此刻,正在房間里平靜觀察龐貝已經站了起來。

此時此刻,龐貝已經亮起了自己灼熱的黃金瞳,他望着一個方向,輕輕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卡爾·克勞伯格……你該死啊。」

龐貝說着……而在他目光之處那個遙遠的地方,卡爾·克勞伯格穿着的白大褂,優雅的跳着華爾茲。

在他身邊是兩名忠於加圖索家族的告死天使軍團戰士,但此時此刻他們身上佈滿著滑稽的塗鴉,而在一旁,羅德加圖索的無頭屍體倒在一旁,流淌著血液。

忠於加圖索皇帝的告死天使軍團戰士的叛變了,肆意的大笑從卡爾·克勞伯格嘴裏發出,彷彿是在嘲笑着整個加圖索家族。 王鴻扛著的發射器,上面標示了一個黃色的骷髏頭,尾部還噴塗了紅艷艷的夏國國旗。

發射器頂端裝著一枚尖頭導彈,正是地星僅次於核武器的殺手鐧——雲爆彈!

相比麻煩多多的核彈,雲爆彈個頭極小,正常士兵就能單人發射。

它的核心毀滅範圍,是一個半徑一百多米的圓形空間,而間接殺傷更能達到五百米左右!

此刻四輛血靈玄車為了更好掩護士兵,幾乎都靠在了一起,正好方便將雲爆彈的威力徹底發揮出來。

隨著「嗖」的一聲響,雲爆彈以極快的速度,飛向鎖定的血靈玄車。

正在緩緩推進的普甘大軍,誤以為這次飛來的雲爆彈,還是之前的普通火箭彈,紛紛躲到血靈玄車的後方,想要儘可能減少死傷。

這四輛車哪怕變得再大,也不可能將幾萬人都裝進去,所以整個場面頗為混亂,氣得車內的三位先天,連連高聲喝止靠近的士卒。

還不等那些士卒退開,雲爆彈已經飛到了他們上空,隨著一聲奇怪的金屬碰撞聲,科技武器的真正威力,初次在此界爆發出來。

轟!

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在路西新城前方不到千米的地方炸響。

巨大的火球瞬間覆蓋了周圍上百米,從地面掀起無盡的熱浪,隨後忽如其來的煙雲,緩緩的騰空升起。

高溫、高壓伴隨著那個大火球,不斷的輻射向周邊區域,使得沒進入車內的普甘士兵,幾乎瞬間死傷殆盡。

核心區域近萬人遭受超高壓,內臟嚴重毀傷,隨後在熾烈的火焰下,被燒得面目全非。

即便那些後天境界的軍官,也僅僅能多掙扎一兩秒,然後在無盡痛苦中徹底失去意識。

超出核心區域的士兵,也一樣沒能活下來,數百米內的氧氣,全都被雲爆彈徹底被燒乾,每一口吸進去的空氣,都彷彿火焰一般,使得他們很快就窒息而死。

而處於最中間的四輛血靈玄車,在超高壓下僅僅支撐了一秒鐘,外部血光流轉的結界,就徹底的破裂開來。

沒了結界的庇護,車內的狹小空間,簡直是雲爆彈發揮的最佳環境。

高溫、高壓、烈焰、缺氧……使得血靈玄車的內部,彷彿是煉獄一般。

也就那三名先天武者,還能勉強靠護體罡氣撐一下,眼睜睜的看著其他人瞬間死亡。

護體罡氣這種先天武者特有的手段,雖然擅長應付大範圍傷害,但上限也談不上多高。

兩個先天中期的實罡武者,還能拚命的往外逃跑,剩下的那個先天虛罡武者,僅僅撐了三秒就罡氣破裂,很快便死於烈焰之中。

而那兩名先天實罡也沒好到哪裡去,雖然多撐了幾秒鐘,但云爆彈的傷害範圍足有數百米。

而且高壓下行動嚴重受阻,他們連核心區域都沒能跑出,就耗盡了體內的先天真氣,然後滿懷著恐懼和不甘,慘死在異國他鄉。

其實此刻恐懼的又何止是普甘人,前來助陣的路西武者,甚至連王鴻直屬的城衛軍,這會兒都陷入了深深的恐懼。

雖然此界存在超凡力量,甚至有能拔山填海的超級強者。

但別說路西這偏遠邊城,就是雲州的州治明城,也沒人能施展如此大範圍大威力的攻擊。

這會兒城頭上的人,全都懵逼的看著遠方蘑菇雲,腦海中回蕩的信息,儘是城主府里傳出的那一句髒話——卧槽!

不是他們語言能力匱乏,而是雲爆彈造成的場景,實在太震撼人心。

沒人想到自家的城主大人,居然能拿出這種檔次的寶物,已經超出雲州強者實力上限的恐怖之物。

「嘿嘿,看來不需要用第二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