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她不動,並不代表另外的人不動。

兩個黑影一左一右,極速的朝着蟹形發射井的位置衝鋒過去。

戰場上,一旦炮台被鎖定,等待它們的只有轉移或者毀滅。

湯慶現出身形,收起刀落,紫色的緋牡丹短刀切裂它的鋼鐵外殼,如切肉般迅速從容,帶出一條流動的火花。

-187

蟹形發射井並不是生物體,緋牡丹短刀砍不出流血效果,但依然能瞬間致死。

系統的提示響起:「你們打倒了蟹形發射井,獲得12點經驗值(初級獵人小隊均分,最終額外加成5%)」

一束白光掉落,湯慶迅速轉身切槍,開槍掃射。

在他22級的戰鬥lv加成下,子彈穿裂蟹形發射井的鐵殼,帶起大幅跳動的數字,蟹形發射井的數量迅速減少。

另一邊,乞丐妹妹也切入戰場,手中的沙鷹不斷開火點射。

沐月長惜是士兵,13級的一流士兵,亂數會優先提高主屬性的加點,所以論戰鬥Lv和戰場機動,她並不比湯慶弱上太多。

甚至在【戰吼】的加持下,她能短時間達到湯慶水準的攻擊力!

極銳的矛,這就是士兵。

而且她的作戰方式更加臻於技巧,比起湯慶的蠻幹,乞丐妹妹在吸引火力的瞬間後撤,引誘蟹形發射井發射榴彈,然後瞬間點爆!

一炸一群。

但沐月長惜這種戰法也有作死的趨勢,這麼近的距離,如果榴彈的威力大一點,或者她點射偏了一點,沒有點爆榴彈,最後死的絕對是她。

湯慶在一邊看的咂舌:「小心點,能幹掉直接幹掉,不要弄出什麼么蛾子。」

乞丐妹妹穿梭其中,再度點爆一群蟹形發射井,低聲道:「沒事,我承認我有賭的成分,但效果還不錯….」

確實不錯,稍微出點情況你就沒了….湯某人無語,小隊界面是能看到隊員血條的,沐月長惜剛剛也被榴彈群波及,血量現在一半多點。

但就算只有半管血,乞丐妹妹的殘餘生命值也比安斯橙的最大生命值要高,這就是士兵的優勢,高血量、高戰場機動,外帶強大的戰鬥lv。

就是打法猛的夠嗆,看的湯某人滿頭黑線。

乞丐妹妹的所有主屬性數值加起來,可能還沒有湯慶的血壓高。

當然,最慘的還不是她,最慘的是湯慶。

因為第一波榴彈群在觸地的前一秒,忽然詭異的朝他聚集過來,然後同時爆開,炸了他一半多的血。

他生命值高大2050,大概是乞丐妹妹的三倍,安斯橙的五倍多。

這相當於瞬間造成了過千的傷害,這種程度的強襲榴彈群,現階段除了湯慶,沒有任何玩家能抗下。

這是正面傷害,避無可避。

又特么厄運發作了,果然我在哪都是渡劫….湯某人無語透頂,但也發現了其中的妙處。

因為厄運的影響下,小隊里基本都是他去吃第一波襲擊的最大傷害,這樣能有效避免老胡和安斯橙兩個脆皮被秒殺,從而起到很好的保護作用。

以身為盾….可以。

湯慶眼神決然。

簡單的治療后,胡一航和黃毛妹妹也加入的戰鬥,整個戰局變得輕鬆起來。

蟹形發射井這種怪物只適合打偷襲,一旦被近身基本必死,僅靠兩個大鉗子夾來夾去的傷害簡直沒法看。

-42

-35

這是團隊唯一的機械師和醫生打出的數據,也很難看,但好歹還能弄死怪物,不至於完全刮痧。

頃刻間,蟹形發射井被斬殺殆盡,一條條擊殺訊息在小隊消息里跳動,宣告此次的戰果。

「呼,真特么嚇人,我還以為自己要死了。」老胡抹了下汗水,心有餘悸道。

其實他沒說錯,這麼多的發射井怪,換一個正常的小隊來,哪怕全員20級也得在第一波死光。

但偏偏有湯慶這個怪物。

他能引這麼多的怪,也能抗那麼多的傷害。

「還好,隊長很強….你比那晚要強太多了。」沐月長惜淡淡道,她瞥了湯慶一樣。

作為最頂級的職業玩家,她的反應和觀察力幾乎達到了人類的極限,所以在榴彈群爆射而來的一個瞬間,乞丐妹妹敏銳的感受到它們的軌跡變化了。

它們從落體方向全部改道,直直的往這個男人衝去。

極度詭異的一幕,就像是有人用手生生掰彎了榴彈的方向。

風太大了?是特殊能力?還是什麼….乞丐妹妹露出思索之色。

在場眾人,唯有安斯橙臉色不太好,她看向湯慶,皮笑肉不笑道:「豬,那晚是哪晚?發生什麼了….講給我聽聽。」

黃毛小姐姐敏銳的察覺到了一絲不正常。

湯慶攤攤手,心想你計較個啥勁哦。

然後老老實實的把事情說了一遍。

「哦哦,原來你們早就認識啦!」安斯橙頓時笑靨如花,咯咯道:「還有你見面居然直接讓長惜姐姐滾,直男癌晚期?沒禮貌!」

湯某人在心裏嘆了口氣,不去看乞丐妹妹的臉色。

老胡在邊上攤攤手,趕忙打圓場:「其實也沒辦法,當時慶爺心裏有氣,準備動手砍人的時候被人橫插一腳,放在誰身上都不願意吧?」

「是的是的,猛獁地域真是小人一群!」安斯橙肯定的點點頭,表露了自己的不屑。

然後她拍了拍湯慶的肩膀,大氣道:「沒事,等大姐抽空給你報仇!」

湯慶掃了她玲瓏有致的身材,順帶偷瞄她的胸脯,心想你奈子大你說啥就是啥。

「大姐?」沐月長惜反倒一愣,對安斯橙無感的她吃了一驚。

安斯橙驕傲的點點頭,明媚如花的小臉滿是笑意:「嗯嗯,對,我可是他的大姐頭哦,混蛋豬親口承認的。」

乞丐妹妹皺眉,看向「小弟」。

「小弟」攤攤手,意思就這樣了,她高興就好。

乞丐妹妹:「….」

忽然,在場的人一愣,迅速備戰….樹林里再度傳來沙沙聲。 吃完飯之後斕凝也跟商略黏在一起,斕凝發現在這兒談戀愛比在市裏自在多了。

不用擔心有狗仔偷拍,白天想牽手就牽手,斕凝一點也不在意爺爺比鍋底還黑的臉色。

他越阻止,孫女越不聽話,爺爺氣的不輕。

「明天對話錄完不準把他留下來。」斕爺爺還試圖阻止。

斕凝表情淡淡,無所謂,「哦~」

斕爺爺有點詫異,孫女居然沒跟他鬧?

接着,斕爺爺又聽到孫女來了一句,「那我明天出去吧,午飯也不用給我留,我看一下……我晚上回來吧!」

反正哥哥在松桑山又不會走,爺爺不讓哥哥留在別苑,那她出去也是一樣的。

斕爺爺有點急,「女孩子在外面待那麼晚幹嘛,不準出去找那小子!」

斕凝湊過來,嘴角露出邪邪的笑容,「爺爺您覺得您攔得住我嗎?翻牆爬樹我都能溜出去哦~」

斕凝小時候就翻過牆爬過樹,長大了她依然可以做到。

孫女鐵了心要見那小子,斕爺爺跺了下拐杖,比起在外面他看不見的地方那小子蠱惑他孫女還不如隨了他孫女的意讓那小子待在他家裏。

第二日對話錄完,斕凝把商略留下來吃午飯。

午飯後斕凝想把商略帶到自己房間,說是有件東西想送給他。

除了錄對話之外其餘時間基本沒跟商略說過話的斕爺爺突然叫住商略,讓商略今天下午跟他下棋。

「爺爺,您真過分!您把哥哥叫走了,誰來陪我玩。」斕凝滿臉寫着不開心。

斕爺爺就是故意的,阻止不了他孫女去找那小子,那他可以牽制住那小子,一樣可以拆散他們,不讓他孫女跟那小子成天待在一起。

「會下棋嗎?你們年輕人可能沒那個興趣愛好,就當陪老頭子消遣消遣時光。」斕爺爺目的就是為了把商略支走,才沒管他會不會下棋。

「略通一二。」商略毫不畏懼,態度謙遜。

商略跟斕爺爺進了書房,李叔面露歉意,無情的關上書房的門,把斕凝攔在外面。

書房裏,斕爺爺聽到孫女氣惱的喊了他幾聲,然後外面就沒聲了。

棋盤對面,商略目光晦深,斕爺爺在想什麼他全都知曉,他心境平穩開始跟斕爺爺對弈。

斕凝朝屋內喊了幾聲之後一屁股坐在台階上,長吁了一口氣。

「哈哈哈斕凝同學演技不錯~」趙璧想給她鼓掌。

「沒辦法爺爺太倔,我們必須反其道而行之!」斕凝給自己扇風,她演的太賣力,喊了幾聲嗓子干還有點熱。

她這招果然管用,她越是在爺爺面前表現的離不開哥哥,每時每刻都想跟哥哥在一起,爺爺越是想拆散他們。

爺爺阻止不了她去見哥哥,那就只能阻止哥哥見她。

爺爺阻止的辦法就是把哥哥放在他眼前,這樣爺爺才能放心。

反正斕凝打的主意是讓爺爺跟哥哥多相處,這樣才能打消爺爺對哥哥的偏見。

依她對爺爺的了解,她昨天跟商略還有趙璧商量出這個主意,爺爺果然上當了。 【日向雛田:「嗯…」】

【日向雛田:「我知道了,多謝了…」】

【……】

短暫的交談結束,雛田按照凌白的指導緩緩在直播間內發了一條消息。

【漩渦鳴人:「喂喂喂喂,為什麼沒人相信我啊。」】

【春野櫻:「不是不信你,你這答案是在太離譜了,那擼多。」】

【宇智波佐助:「對啊。」】

【宇智波佐助:「我真的不信我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日向雛田:「我相信…我相信哪路多苦…我我我我…我也選B。」】

【日向寧次:「雛田大人邁出了重要一步啊…」】